(完本)先贤归来入花都张君宝郭青青小说阅读-先

发布时间:2018-12-05 16:33

先贤归来入花都小说是著名作家想你不容易的原创小说,小说讲述了张君宝郭青青的故事,小说先贤归来入花都已上线,一起来本小说阅读网阅读吧:他们还真会享受,三十几个,个个都是年纪轻轻的妙龄女郎。一个个站在那里,跟一朵朵花儿似的,水灵灵的。要屁股有屁股,要胸有胸,要腰有腰,要白嫩的皮肤就有白嫩的皮肤,要美丽的脸就有美丽的脸蛋。一看上去,让人忍不住就想冲上去将他们全吃了。

先贤归来入花都

推荐指数:8分

《先贤归来入花都》在线阅读全文

先贤归来入花都第15章 暗藏的高手

三楼,一间宽敞的房间里,我正坐在沙发上,望着眼前排成三排的三十几个年轻少女,不知如何是好。

这些女的不用问,就知道是青龙帮这帮兔崽子找来寻欢作乐的小姐。

他们还真会享受,三十几个,个个都是年纪轻轻的妙龄女郎。一个个站在那里,跟一朵朵花儿似的,水灵灵的。要屁股有屁股,要胸有胸,要腰有腰,要白嫩的皮肤就有白嫩的皮肤,要美丽的脸就有美丽的脸蛋。一看上去,让人忍不住就想冲上去将他们全吃了。

更要命的是,这帮家伙在我进来的时候,一个个都躲在被窝里,有的衣服都来不及穿,只裹着一条毯子,什么乳沟什么白嫩性感的大腿在这里都有。

现在这些人都站在我面前,望着浑身血淋淋的我,一个个望得胆战心惊,有的还在小声抽泣。

我身上的血可不是别人的,大部分是自己的。打那帮人我用的是双节棍,又没下杀手,只是将他们打倒为止,所以他们根本没流什么血。倒是我自己,太过轻敌,被几百人群殴,挂彩无数,衣服都被血染红了。

娘的,还真以为自己是以前那个千军万马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般容易的张君宝,区区几百普通人更是不放在眼里。企不知我现在只是个剩下百份之零点一真元的张君宝,只是比普通人强悍那么一点,可不是什么绝世高手,真的一个人可以对付千军万马。

当然,要是我全部真元都放出来,老子就是站在那里让他们砍,也砍不进半分毫,可现在我不敢全放出来。

真TM的疼,好久没有疼的感觉了,有一次也不错,至少发觉自己还是个真实的人,而不是什么怪物。其实,做为一个真实的人更好。在修行道上混了太久的人,往往会生出留恋普通人世生活的念头,我也一样。

好在我毕竟不是普通人,而且当初又是修炼医道,所以自愈能力很强,受这点伤休养些日子就会没事了。

“你们都是些什么人?”我这是明知故问,也属于没话找话问。问完后,没忘了点燃一支烟,然后慢慢地吸起来。有时人无聊的时候,吸烟是个打发无聊的好方法。

“我,我们都是苦命的女人,跟他们没有什么关系。”有的人开始细声回答。

我皱着眉头,深深吸了口气,“我知道你们跟他们没有关系,我也知道你们是做什么的?”

“知道你还问?”突然,一个牛B的妞甩出了这么句话。

我立即将目光投向了他。

高挑的个子,水嫩的鹅脸蛋,坚挺的胸,纤细的腰,尖翘的臀,修长的腿。不错,很不错的美女,可惜了,竟然来做小姐。其实她们中谁又不是可惜呢,好好的漂亮姑娘,都沦为了别人的玩物。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吗?要不要老娘全脱光让你看过够。”

“你叫什么名字?”我打断了她的话。

“老娘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江丽。”真TM嚣张,小姐做到这份上也够牛B的了。

“很好。江小姐,你可以滚了。”我冷漠的声音,让所有的人都怔住,那个江丽明显呆了一下。

“先生,那,我们也可以走了吧?”有几个女人胆怯地问道。

我正要回答,光头和卷毛等人冲了进来。

“宝哥,你在这里。”光头一见我就大叫,接着发现了里面一大票美女,立即将目光转了过去。

MD,都是色狼窝里放出来的,我这里受伤了都没问候一下,以表关心,见到美女立即就什么都看不见了。看见的只有女人的屁股女人的胸。

“咕噜咕噜”我熟悉的吞口水声立即此起彼伏。好色的卷毛最夸张,嘴巴半张开,一条长河悬空降落,“吧嗒”滴落在了地上。

一些已经没有了羞耻的发女,看见这些色狼,故意将裹住身子的毯子掀开一角,将雪白的大腿往外一露再露。

几个白痴鼻子里已经冒出了血。

“光头,看够了没有。”我冷冷地声音猛然让他惊醒。

“啊?宝哥,有,有什么吩咐,呵呵。”嘴巴在跟我说话,眼睛则不停地望女人的大腿处瞟。

“你带几个人下去收拾残局。愿意留下加入我们的就留,不愿意的就让他们滚。”

“宝哥,你放心,我保证让他们一个也不敢说‘不留下’三个字。”光头拍着胸脯保证道。

“你要这么做老子打爆你的头,踢破你的烂鸟,记住,我说的是自愿,不是强迫。”

“好好,我明白了,我这就去。”光头答应着,一步三回头,走出门外,朝几个人吼道:“看什么看,回家看你妈去,你们几个跟我下去。”几个人极不情愿地跟随光头下去了。

这时猴子、黄仔和癞头上来了。

“光头哥,宝哥在里面。”

“在,你自己去。”

猴子三人立即屁颠屁颠地走进了房间。看见一伙美女,虽然也猛吞了几口口水,但是还不敢向其他人一样,眼中只有美女没有我。

“寒,宝哥。”

我望了一下猴子三人,缓和了下语气,“怎么,还在害怕吗?”

“没有。”三人立即挺起了胸脯,“我们其实一点都不害怕。”

我知道他们在吹牛,但懒得点破,只是点点头道:“那就好。现在你们三个人去清理一下这里的财产,然后拿出一部分,分发给这些小姐,让她们走人。”

“啊?”猴子似乎有些想不通。

“怎么,有问题吗?”

“没,没有,只要宝哥吩咐的,我保证办到,走。”猴子说着带着人火急地离去。

房间里,几十个小姐听到我吩咐猴子的话后都面面相觑,似乎有些不相信我说的是真的,就连刚才那个很嚣张的江丽都怪怪地望向了我。

“宝哥,这样,这样是不是太可惜了。”卷毛没走,带着肉麻的笑凑了过来。

“有什么可惜的?”我不解地问。

“哎呀,宝哥,他们本就是做小姐的,我们还发钱给她们干吗,应该拿她们为我们赚钱啊,或者我们自己享用更好,呵呵!”卷毛说完一脸的笑。

“你最好马上从我眼前消失,否则后果你自负。”冰冷的声音,怒火在房间里蔓延。

卷毛肉麻的笑脸渐渐僵硬,最后干笑了两下,“好好,呵呵,宝哥,我消失,我消失还不行嘛,您老人家千万别发火。”

所有的人终于走了,里面又只剩下单独一个我面对三十个漂亮女人。

这时候我也很奇怪自己,心竟然出奇的冷静。不被美色所迷惑。

我没有说话,只是自顾吸着烟。而面前的三十几个小姐则在窃窃私语,表情各异。似乎她们都想不明白,我为什么会这样做。

“宝哥。”低低的声音,在这沉默的气氛中尤为响亮。

我抬起了头,原来是刚才那个很牛B的江丽。

“怎么,江小姐,有什么问题吗?放心,我不会因为刚才的事不发给你钱,大家都有份。”

“谢谢宝哥。”一大帮女人都笑花了脸,当然,有的没有笑,包括这个江丽。

“不是钱,我是想跟你说声对不起。”

我一怔,眼睛怪怪地望着她,笑了起来,“是吗?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

“我为我刚才的卤莽道歉。”江丽的表情很是诚恳。

我随手一挥,“免了,这道歉我可受不起。”

“我…。”江丽欲言又止。

我吐出一个烟圈,摆摆手,“你什么也不用说,让我说两句。”说着话我扫过

一张张年轻美丽的脸,“我知道,你们其中有的是被迫做这一行的,所以我希望这次你们出去后,回家好好过日子,别再做别人的玩物。”

“瞧瞧你们,一个个既年轻又漂亮,做什么不好,干吗做这种可耻的事呢?当然,我不是说那些被迫的啊,我是说那些自愿沦落风尘的。”

“你是不是很瞧不起我们,告诉你,我们同样是靠自己的劳动吃饭,自己养活自己,没什么可耻的。”一个只裹着一条毯子的女生站了出来,气势十足。

我望向了她,眼里无奈中带着些许悲悯和讥讽,“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琳琳,你要怎样?”同样很嚣张。

我无奈苦笑,无话可说。

“你笑什么,是在嘲笑我们吗?告诉你,其实最该嘲笑的是你们男人。没有你们男人,我们怎会沦落到这样的地步。”这倒好,向我抗议男人起来了。***你们自己不尊爱自己,自己要往这条路上走,能怪得着我们男人吗?笑话!

我冷笑着举起手,“好好,我不跟你说。其实我没有要嘲笑你们的意思,我只是想说,今后你们回去后,好好的找个男人,好好的过日子。”

“像我们这样的女人,能有好日子过吗?再说了,回去又怎样?家里又穷又累,还不如在城里。”又有人站出来反对。

听到这里,我才幡然醒悟。原来他们中有人并不想回去,她们喜欢上了这样的生活,而我现在做的,仿佛是在推他们进火坑,或许我真的落伍了。

我呼出一口气,“这么说,你们中有人是不想回去了。好吧,人各有志,我这人从来不想逼迫别人做什么,这样吧,想回家的站到这一边来。”说着我指了指门的这一边。

一群人互望了望后,等了半天,终于走出来了五个人站在一边。

这世界疯狂了,竟然只有这么几个人。

我站了起来,走到五个人前面欣慰的目光望了望,而后走到门口,大喊:“猴子,猴子!”

“宝哥,来了来了。”猴子一溜小跑,从楼下冲了上来。

“宝哥,什么事?”

“清理得怎样?”

“恩,目前现今有二十万,还有一些存折,帐本之类的。”猴子一边回答,

眼睛不时地朝里面女人身上瞟。是男人的正常心理反应,我懒得理会。

“拿出十万,每人两万给这五个人。”

猴子看了看门边的五个人,立即道:“好勒,等一下,我马上来。”

其余的人一听说只给五个人钱,又唧唧喳喳开了,“为什么只给她们,不是说都给的吗?”

我回头瞪了他们一眼,“因为他们要回家,而你们要继续做你们的老本行,那就继续去做吧,很抱歉,我不会给你们一分钱,你们可以走了。赶紧收拾行李走吧。”

一群人面面相觑后,有人开始走了出去,表情都有些失望。

不一会,猴子拿来了钱,分到了五个人手上。

我望着他们,心里很是高兴,无论怎样,还是有人想好好过日子的。

“恩,看到你们能站出来,愿意回家好好过日子,我很高兴。你们让我看到了生活的希望,人类的未来。”

“宝哥,没这么夸张吧,您怎么看到这么多东西?”猴子瞪大眼睛夸张地望着我。

我白了他一眼,“你懂什么,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好好,我这就去。”猴子两脚抹油立即消失在门口。

“恩啊,我希望你们都能找到好男人,过上幸福美好的日子,走吧。”

“谢谢宝哥。”

五个人也走了,可是却还有人留在里面,总共十二个,包括刚才那个江丽和琳琳。

我扫了她们一眼,走到了窗台旁,向下望去。

光头在正吆喝着收编队伍,而那些离去的女子正拖包带被的,成一条线走出去。一帮色狼在后面大叹可惜可惜,尤其是卷毛,就差没冲上去跟着那帮女人一起私奔。

“她们都走了,你们为什么不走?”我回转身,坐到沙发上,用奇怪的眼神望着她们。“是想要钱吗?我刚才说过,我不会给你们一分钱。”

“我们不要钱。”江丽回了一句。

“那你要什么?”

“我们要留下。”

我真的无奈了,“拜托小姐,我这里不需要你们的伺候,你们走吧,爱伺候谁伺候谁去,与我无关。走走。”

“你让我们往哪里走?”那个叫琳琳的甩了一句。

我双手一摊,“哪里都可以去啊,最好是回家。不回家就出去找个好男人嫁了,或者我给你们一笔钱,去做些小生意,这不都是好出路吗,难道非要做小姐吗?”

“我们一没家,二找不到好男人,三不会做生意。”

这样一说我算是没辄了,“这样看来你们还真的只能去做老本行,如果你们真要做的话,那就去别的地方,我这里不需要。”

“我们更不想再做老本行。”十几个人几乎是异口同声地回答出来。

我呆了半响才反应过来,“那你们要做什么?”

“加入你们?”是江丽坚决的声音,“宝哥,请收下我们。”

“你们的意思是要加入…,黑帮?不会吧。”我简直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可是她们再次的齐声回答,却是实实在在的。

我抓了抓自己的头,有些反应不过来,“你们…,开什么玩笑?刚才没看见下面这么惨烈的砍杀吗?你们也敢那样去砍去杀?”

一帮人又沉默了。

“怎么样,不行了吧,还是听我的话,走吧。”

“我可以。”江丽的声音打断了我。

我的笑僵住,望向那坚决的表情,顿了下后道:“好,那么你就证明给我看,满意的话,我可以收下你。”

江丽二话不说,手一扬,一道流星闪过,“砰”的一声,旁边桌子上的茶杯破碎,最后又“咄”的一声,桌面上被划出了一条长长的伤痕。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