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作者想你不容易的小说-先贤归来入花都

发布时间:2018-12-05 16:33

张君宝郭青青的小说是先贤归来入花都,是想你不容易作者的都市小说,花生小编给看官们带来先贤归来入花都小说精彩阅读:一个戴着墨镜,玩酷装逼的胖子冷笑着站在最前面,望着三个奄奄一息的人。

先贤归来入花都

推荐指数:8分

《先贤归来入花都》在线阅读全文

先贤归来入花都第10章 黑帮

前面,三个逃跑的人没有想到,正当他们要甩掉尾巴时,从前方大街的一条岔街上蜂拥出十几个人,高举木棍砍刀朝他们冲了上来。

后有追兵,前有堵截。三人还没反应过来,就淹没在了刀棍拳脚之下。

我站在黑暗中,再次点燃了一支烟,就这么观看着。

过了一阵后,痛打结束,众人散开,三个血肉模糊的人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像是死了一样。

一个戴着墨镜,玩酷装逼的胖子冷笑着站在最前面,望着三个奄奄一息的人。

“哼,双棍党,一个光头一个卷毛一个猴子,就想在这里混,笑话?听着,死光头,西门街北路永远是我青龙帮的地盘,没我们的允许,谁TM想进来,那就站着进来横着出去。现在老子命令你,二十四小时内带着你那帮兄弟滚出西门街,否则你们就等死吧。”

“谁这么嚣张啊?”我叼着烟,双手插进裤兜慢腾腾地走了过去。

“刷”的一下,几乎是在同时,所有的人都转身望向了我。

“豹哥,就是他,他刚才管我们青龙帮的事,还打了我们。”里面,原先被我追赶的两个混混猛地跳了出来,指着我大叫。

胖子取下了墨镜,两眼望向我,嘴角露出了一丝怪异的笑。

“还是个小白脸,挺斯文的,是大学生吧。”

一听这话我怔住,心里大感受宠若惊。想当年,将迟到旷课视作家常便饭的我,常被老爸老妈唠叨不是读书的料,没想到这兔崽子竟然语出惊人,看第一眼就把我当作了大学生,激动,还真不是一般的激动。就差没冲上去握住他的手热泪盈眶地道:“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兄弟也。”

“小子,你不好好的去上学,跑这来出风头,是不是活腻了。”胖子冷冷地说着话,又将墨镜戴了上去。

“豹哥,废了他。”那个站出来的混混指着我,狠狠地提议道。

胖子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废你妈B,两个废物,连一个软弱书生都对付不了,滚下去!”

“是是,豹哥。”两个混混冒着冷汗,哆嗦着退了下去。

胖子再次瞪向了我,目光中凶光渐渐强盛,“小子,这里是青龙帮的地盘,谁得罪我们那就只有死路一条,看你是学生就对你斯文一点,说吧,是把手留下还是把命留下?”

我在心里骂了一句,“MD,不是留手就是留命,这也叫斯文吗,真是一群凶残的流氓。”心里虽然在骂着,但是我没有立即出声,而是笑笑,走向了躺在地上变得血肉模糊的三个人。

“哼,别看了,如果你不把手留下的话,这三个人就是你的榜样。”一个流氓扬起手中的刀,得意地道。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烟,烟头发出了一点火红的亮光。

“你们最好马上给老子滚,否则这三个人就是你们的榜样。”我的声音已经冰冷,烟已被我取下摔在地上,狠狠地一脚将其磨得粉碎。

“你说什么?操,砍死他!”一伙人骂着脏话,怒吼着举刀扬棍扑了上来。我急忙脚下一勾,掉在地上的双节棍凌空飞起。一个漂亮的飞跃,横手一抄,双节棍在手,下一刻,棍影便冲进了汹涌的人海中。

刀影闪烁、棍影纵横,哀号四起。寂静的夜生生被震天的撕杀声打破。远方,刺耳的警笛如一把利剑刺向黑沉沉的夜幕,中途市西门街北路的夜空被撕裂。

望着躺了一地的人,望着满地的鲜血,我扔下已满是鲜血的双节棍。

深深地吸了下夜晚清凉中夹带着血腥味的空气,我再次点燃了一支烟。

浓浓的烟雾喷出,感觉真爽。

“警察来了,来收场吧。”我自言自语地说着,弹了弹烟灰大踏步离去。

“等等。”身后突然响起了叫喊声,喊声带着喘息,步子带着颤音,似乎有些站立不稳。

我回过头,之前地上躺着的光头、卷毛、瘦猴子三个人已爬了起来,最前面的光头正一步一个趔趄,朝我追上来。他后面,卷毛搀扶着猴子也拖着艰难的步子紧紧跟上。

“有事吗?”我问了一句后,转身继续走路,不过步子明显放慢。

“有。”

“有事先离开这里再说,我不想警察找麻烦。”我平淡地说着,朝向街道黑暗的巷子走去。

渐渐远离方才打斗的地方,进入一条漆黑的小巷子里,我停住了脚步。

里面,没有灯光,很黑很暗,只有我的烟头像一颗火星在忽明忽暗地闪烁着。

等了约莫三分钟,三个人终于出现在了视线里,踉跄着脚步走到了我面前。如果要是胆小的人,在这漆黑的地方看着眼前三个血肉模糊的人,恐怕以为自己真的看见了鬼,吓得连尿都会蹦出来。

我倒是有点佩服这三兔崽子,受了这么重的伤竟然还能爬起来,并追着我走到了这里。

“有什么事就说吧。”我灭了烟头,悠然问道。

三个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最后卷毛和猴子都望向了光头。我的目光也盯在了光头身上。光亮的头,块头很大,下巴有一抹胡茬。

“大哥,我们,我们想跟你学双节棍。”

就这点屁事竟要憋半天才说出来,太不像一大老爷们,“就这事吗?”

“对。”三个人都一齐点头。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学双节棍?”

“我们?”光头犹豫了一下,接着道:“我们是刚组建的双棍党,都使用双节棍,本想在西门街这里混口饭吃,没想到…。”

“没想到饭没混到却被打了个半死,是吗?”我打断了他的话,没好气地道:“你们好好的混什么不行,非要混这没前途的黑社会。”

“大哥,我们,我们除了这样混就不知道怎样混了。”

“放屁,你们不可以去打工吗?看你的身板去干苦力应该不错吧。”我冲着光头大声指责着。

光头猛地摇头,“我们干过苦力,可那太不是人干的了,不但遭受工头的压榨,还要被一些人收保护费。”

我一愣,“保护费?没这么夸张吧,连打工仔也要收保护费,这年头的人还真会赚黑心钱的。”

“就是。”光头三人连声附和,“正是他们太黑了,我们几个兄弟才要反抗。”

“反抗你们就组建黑帮,然后去收别人的保护费,这和那帮兔崽子有什么区别?”

“有!”光头三人振振有词地反驳了我的话,“我们和他们不同,我们只是向那些赚得流油的店子收保护费,那些生意差的,和那些打工仔我们绝不会收一分钱,更不会压榨他们,不像青龙帮那帮狗杂种,为非作歹。”

这样听起来似乎很不错,有点以前看的那些古装片里的江湖大侠的作风,“恩,有这种想法不错。对了,你们有多少人手,帮派有多大?”

三人听我这么一问,都怔了一下,之后光头迟疑着道:“有,大概五十来人。大哥,你想干什么?”

“你们都叫我大哥了还问我干什么?从现在起,我是你们老大,走,到你们的窝去。先灭了青龙帮那帮狗娘养的再说,算是为民除害吧。”说完我大踏步向前走去,不知为何,这个时候,心里特别痛恨青龙帮那帮兔崽子,尤其是想到那两个混混在我面前欺负那个小美女的时候,心里更加痛恨几分。何况我已经答应不给她们祖孙俩添麻烦,这最好的办法就是灭了那帮混蛋。

我走出了老远,三个人却还愣在后面没反应过来。

“还愣着干什么?白痴了,走啊,我当你们老大不愿意吗?”

“愿意愿意,太愿意了,老大您走好,我来带路。”光头忙不迭地跑过来,表情无比激动。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