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张君宝郭青青小说-先贤归来入花都免费阅

发布时间:2018-12-05 16:11

张君宝郭青青小说

先贤归来入花都全文阅读

  主角叫张君宝郭青青的小说名字是《先贤归来入花都》,又名《异界回归之黑道王者》,这是由作者想你不容易所著的一部超级好看的现代都市小说,小说先贤归来入花都全文讲述了主角张君宝仙界下来,只想安安静静的做个大哥闯荡红尘的他会如何面对接踵而来美女……
  金氏财团,金大公子,金鸿文。
  听着这几个字,我将目光集中在了郭青青前面那个青年男子身上。
  西装革履,油光粉面,长长的国字脸。不知喷了多少“涂料”的头发上反射出黑亮的光芒。
  这就是金财团,也可以说是我的后人吗?
  我摇头叹息,这些所谓的后人真是堕落了,竟然做出这样哗众的事来。
  此时的金鸿文单膝半蹲,手中的戒指盒高高举起,悬在半空,就等着郭青青玉葱般的小手前去摘取。
  可不知道为什么,郭青青娇嫩的脸上除了那一成不变的微笑外,竟似迟迟未动手,似乎在犹豫什么。
  舞台下,疯狂的粉丝们见郭青青迟迟没有动作,更加卖力地喊着,我想,等会治疗喉咙肿痛的诊所可以发一笔小财了。
  郭青青犹豫了很久,似乎在心里做了很大的挣扎后,最终慢慢地伸出了手。
  下面又是狂热的吵嚷声。
  我正想堵住耳朵,突然,一种长久练就的第六感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危险。也就在这时,“啪啪”数声响,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里,舞台上下所有的灯光全部熄灭。灯光璀璨的体育馆内,顿时陷入了一片恐怖的漆黑当中。这一突变,在这拥挤着数万人的场子里,无疑是一个大灾难。有的人想趁此机会冲上舞台,跟心目中的梦中情人来一个近距离接触。而有的人则是在故意制造混乱。于是乎,真正的混乱开始。
  一时间,人挤人,人喊人,甚至人踩人混成了一锅粥。哭声,喊叫,痛骂声充斥耳鼓。
  舞台上,一个黑影在漆黑中冲向郭青青,一脚将旁边的金鸿文踹倒,而后夹着郭青青冲向了后台。这速度让周围的保镖们措手不及。
  望着那个黑影,我皱了下眉后飞身跃起,追了上去。

第1章 萝卜

  某军事基地,某导弹旅正在进行导弹实验发射。

  突然,在导弹即将接近目标时数据出现错误,导弹偏离目标,拖着炽烈的火焰横亘天际向另一个方向轰去。

  基地内顿时鸡飞狗跳。

  “命令防空导弹将其拦截!”

  “报告旅长,已经来不及了,导弹正向一处农田击落。”

  …

  某农田内,一个年轻人眼珠滴溜溜转了一圈,看看四周无人,跳进农田的萝卜地里,拔起几大萝卜,嘴巴里兴奋地嚷着:“好久没吃到地球的萝卜了,真是让人回味无穷啊。”

  “你很喜欢吃萝卜吗?”年轻人脑门上空,隐现出一个人头的影子,四方脸,满脸皱纹,目中总带着一种似乎笑非笑的寒光,看上去很邪气。

  “废话,你不知道,我离开地球都好几百年了,以前我可是很喜欢吃萝卜的,还以为再也吃不上了,没想到现在又能吃了。”

  “你就吃吧,天上好象有东西掉下来了。”

  “掉就掉呗,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们还怕这些普通的鸟东西。”年轻人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只顾自己啃萝卜。

  轰然巨响。瞬间,山摇地动、尘土飞扬、烟雾弥漫。巨大的火焰彻底将年轻人吞没。

  周围的农户被这巨大的响声惊动,纷纷赶集似的朝这边蜂拥而来。

  当众人将这片农田围成一堵人墙的时候,惊异地发现:农田内,一个巨大的土坑里站着一个人,浑身衣服破烂,乌漆麻黑,嘴巴里还叼着半截萝卜。

  “我靠,老子吃几根萝卜而已,犯得着用大炮来轰吗?…,哎,这什么大炮,这么厉害。罗刹王,你知道吗?”年轻人问的是自己头顶的影子,这个影子普通人无法看见。

  罗刹王歪歪嘴,“我怎么知道?你张君宝是地球人你不知道吗?”

  被称做张君宝的人也就是我,将头一甩,立即几根被焦枯了的头发飘落下来,“我没看见他什么样,怎么知道?”

  “呃,长长的,有些像你吃的萝卜。”

  “啊,什么时候地球人造出萝卜炮弹来了?…,哎,等等,莫非是导弹?我靠,吃个萝卜而已,竟用导弹来轰老子。哎,不对,啥时候连农民也会用导弹了?”我自然不知道这是因为导弹部队发射失误所至。唉,离开地球都好几百年了,没想到变化这么大,连农民都可以用导弹了,不知道真正的部队到底用的是什么恐怖武器。

  “我看你就别在这里嘀咕了,快走吧,当然,如果你想站在这里继续让人免费观赏,我也不反对。”罗刹王邪邪地笑道。

  我醒悟过来,这才发现四周围满了人,一个个看怪物是的对着我指指点点,不远处甚至传来了刺耳的警笛声,空中还有飞机的呼啸声。

  问题好象闹大了,我真不明白,吃一萝卜而已,弄出这么大麻烦了,没办法,不喜欢没麻烦的我只有急忙闪人,随即,一道黑色的残影便在围观众人的目瞪口呆中消失。

第2章 疯子

  “我亲爱的地球,我亲爱的故乡,我回来了,哈哈哈!”此时,我已换了一套干净衣服来到繁华的大都市,冲上大街大吵大嚷地疯叫起来,“三百年,三百年了。”

  确实,三百年的时间,这个对于普通人而言无法想象的漫长时间里,我终于又回到了久别的地球,我生长的地方,这怎能不让我高兴。

  我这样大喊大叫,自然引来了路人怪异的目光,人人都像看白痴似的远远看着。

  “喂,你能不能别这么白痴,连带我都被人看作是白痴了。”我头上,那个黑色的影子,那张邪气的面孔又隐现出来。这家伙自称什么罗刹王,在来的途中经过一地方,这家伙正在那里大发神威、涂炭生灵,于是就将这鸟人收复并用禁制困住,被我用意念控制着。这个禁制的作用除了能困住他外,就是外人不能发现他,当然,本人另当别论。

  “你唧唧歪歪个屁?别人看的是老子又不是你。”我熊了他一句,又继续发起疯来。路人于是纷纷闪避,连路旁一真正的疯子都骂了我句疯子。

  “哈哈,老子自由了!”我继续大叫着。

  “你自由?就你这变态的实力,谁还能困住你的自由啊?”罗刹王在我头上嘟囔了一句。

  “你懂屁!”我随口甩出一句很不客气的话,“你根本不知道那帮子女人有多烦,每天把老子折磨得头昏眼花。还有一只老鼠和猫,整天吵吵个没完。”

  “哼,那帮女人肯定不是美女,否则…。”罗刹王后面的话不敢再说下去,因为我那一双带着杀气的眼睛正抬起狠瞪着他。

  “你个老东西最好闭嘴。”

  “你以为你很年轻吗,都几百岁的人了。只不过是你修为高,不但不老,反倒更年轻了而已。”罗刹王似乎是很不服气地嘀咕着。

  我得意地哼了一句,“那谁叫你修为不高一点呢,要不然你也就不会是这副难看的德行了。”

  “这还不都怪你,我很快就要返老还童了,可是你,你,你…。”罗刹王越说越愤怒,越说越激动,头上的黑影在扭曲。可惜得很,他没有任何办法冲破禁制。“哼,张君宝,你听着,有一天老子出去了,让你好看!”

  “你想让谁好看,我吗?”声音变冷。

  罗刹王看这气势,急忙把头一缩,闭上了嘴巴。

  我懒得再去理他,继续观赏这跟我久别了三百年的故乡。

  没想到地球变化这么大,以前城市里,一百多层的建筑那就是世界上最高的建筑,一个城市标志性的大楼,而现在,放眼望去,一百多层的建筑鳞次栉比,已经不再是什么罕见的标志性东西。街道上,以前流行的贵族车是奔驰、法拉利什么的。可是满大街的出租车倒是很多法拉利之类的,私人车倒没发现这样的车。

  “哎呀,变化真快,连农民都会用导弹了,自然这法拉利只配当出租车用了”我一边走,一边大声感叹着。

  罗刹王在上面很鄙视地瞪了我一眼,“乡巴佬。”

  “你说什么?”我停住脚步,狠狠向上瞪去。

  罗刹王急忙把头一缩,“我什么也没说。”

  我哼了一声,继续向前走去,至于要去哪里,不知道,只知道四处乱走着,眼睛好奇地盯着四周变化了的城市风光。

  “哎,你真的三百年都没到过地球了?”罗刹王突然问了一句。

  我兀自兴趣盎然地观赏着繁华的都市,头也不抬就随口甩出两个字,“废话!”

  “那你到底是谁啊?地球人能够冲出这个地球空间,据我所知,千年来可都没谁有这实力?”

  “我是张君宝,不早告诉你了吗?白痴。”我甩出这么一句话,但是很快我似乎想到了什么,急忙转口问道:“听你的口气,好象你对地球并不陌生,你以前来过。”

  “当然。”罗刹王得意地道。

  我脸色一变,“你在地球上做了什么坏事,老实交代。”话一落,我身上的真元运起,准备随时让他接受最痛苦的惩罚。

  罗刹王一张黑脸吓得立即变成了绿脸,“没没没,没有,…。”

  “你以为我会信你吗?”我的头部已经泛起了微光。

  “我说的是实话,我倒是想做坏事,可是每次到地球都被叫什么异灵族、金蝴蝶、幽冥族的一帮家伙追得像条狗一样,我怎么做得了。”

  一听这话,我愣了下。

  三百年前,地球上存在着三大修行家族,金蝴蝶、异灵族、幽冥族,当时我还是他们三大家族的共同首领,只是三百年前,我不告而别离开了地球。这三百年来,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不过凭罗刹王这实力都被他们追得像条狗一样,应该发展得不错。

  “嘿嘿,这么说,他们发展得还不错?”我欣慰地笑了起来。

  “不错个屁,全乱套了,三帮家伙的的头不知道发什么神经,打得乱七八糟。也真让老子搞不懂,看他们彼此间如同仇人似的,可是每次我一出现,一帮家伙就联合起来追着老子撵。”

  我没有注意罗刹王后面的话,而是停下脚步沉思起来,这些年,三大族肯定发生了什么异变。

  唉,三百年啊,对我那个世界来讲不算什么,可是对于地球来讲,这可是三个世纪,一个极其漫长的历史。任何事情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发生潜移默化的改变的。三百年前,也就是我离开地球之前,我好不容易将三大族恩怨化解,看来,三百年后的今天,他们的恩怨又开始了。

  我正沉思间,两个警察站在了我面前,跟着的还有几个穿白大褂的,路旁还开来一辆救护车,车里面刚才那个骂我疯子的真疯子正在叫嚷着,“我不回去,我不回去,放开我!我不是疯子,我不是!”

  我自然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正要开口问,但是很快停住了,因为我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警察同志,快将这疯子抓回去吧。”有人朝警察喊着。

  “你们疯人院是怎么搞的嘛,老是让病人跑出来,万一出事了怎么办?吓得小孩怎么办?”有人向那些白大褂责问起来,而几个白大褂一边不停地说对不起,一边向我扑过来,抓住我就往人行道路边的救护车上拖。

  我急得大喊,“喂,抓错人了,我不是疯子。”

  “还说不是,一路上大嚷大叫些疯话,说什么三百年了,又回地球了,好象他是外星人啊?”

  “还有呢,他一路上自己再跟自己说话。”

  …

  围观的一大帮人吵嚷过不停,让我哭笑不得,也无话可说。我刚才跟罗刹王说话时他们看不到罗刹王也听不到罗刹王的声音,自然就把我当成是自己跟自己说话的疯子了。也是,我这种奇怪的人来到这里不被当成是疯子那就怪了。

  没办法,面对这些普通人,我又不好伤害,只有让他们当疯子拖到了疯人院。

  疯人院里,我和几个逃跑出去的真的疯子被关进了牢固的“铁笼子”里,应该称之为精神病病房。

  进来之后,我自然是想着赶紧神不知鬼不觉地开溜,四周全是些目光呆滞、表情木讷,怪模怪样的疯子,我可不想多待片刻。可是,奇怪的一幕却让我停住了脚步。

  那几个被跟我一同带进来的疯子,等医生们都走后,旁边一伙人轰地围了过去,拥挤成一团。

  “喂,打听到了什么?快说,那个东方第一美女是不是真的要来这里搞演唱会?”

  “打听到了,真的要来,地址是体育馆。而且,听说在演唱会上,金氏财团的大少爷金鸿文要亲自向她求婚。”

  …

  我是越听越纳闷。这,这帮家伙还是精神病人吗?

  当然,这个时候我可管不了他们是不是精神病人,也懒得去管,我感兴趣的是他们口中的东方第一美女和金氏财团。

  东方第一美女。谁这么大口气,竟然敢打这么大的招牌,三百年前,美女我可是见得多了,可都没谁打这么大招牌呢。难道那个人真有这么漂亮?那老子倒是要去见识见识。

  其实最让我感兴趣的是他们口中的金氏族财团。

  三百年前,金氏财团是我老妈一手经营起来的,后来我老妈、老爸跟着我离开地球后,财团就交托给了我老姐和姐夫。三百年过去了,作为普通人的他们,估计已经早不在人世了,他们口中的金鸿文也不知道是他们的多少代后人了。

  “喂,大家现在想想,到了晚上,我们该怎样逃出去看演唱会。”那一窝精神病人开始想出逃的办法了。

  我倒想听听,这精神病人是不是真的能想出好办法,要真能想出来,那我今天可是大开眼界了。

  “很简单,我在墙上画一扇门,然后再画一把钥匙,把门开了,咱们大家一起冲出去。”

  我一听这主意,顿时直翻白眼。

  “好主意,好主意。”有人大声附和,突然一人猛地提醒了一句,“小声点,别让别人听见了,嘘…。”

  一阵嘘声中,一伙人警惕地望了一下周围,最后都将目光盯在了我身上,因为我离他们最近,而且正做出听他们谈话的样子。

  “你刚才听到我们的秘密了?”一个人猛地冲过来,拖着老长的鼻涕瞪这我问道。

  我急忙摆手,“没有没有,我什么都没听见。”

  “你骗人,你肯定听到了。嘿嘿,你是不是想去告密?”

  “没有没有。”我一边后退一边陪着笑。

  “谁信你,大家揍他,揍到他不能去告密为止。”

  这一声一出,“哗啦”一声,一伙人如狼似虎地冲了过来。***,还真的是神经病,做事不可常理论之。

  我自然不能去跟这帮人纠缠,否则那我就是神经病了。

  在他们扑上来之际,我急忙心念一动,心诀发出,一个“瞬间移动”消失在了原地。

  就在我使出瞬间移动那一刹那,意念出现了稍许分散,被困的罗刹王立即抓住机会,疯狂地撞击着我给他做下的禁制,幸亏发现及时,这才控制住了他。

  这老东西,每次都会乘人之危,在我意念分散的时候来这一手,弄得老子现在几乎都不敢展现身手了,不到万不得已,我还真不敢使出身手。唉,要是能一刀把这老东西结果了,自己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吗?可偏偏是这家伙是个不死之身,弄得丫的让老子郁闷。

  “咕咕,咕噜咕噜…。”

  当我从瞬间移动中睁开眼,一看目的地的时候,真的差点没晕过去。可是我又不敢真的晕过去,因为四周全是水,要真晕过去那只有死路一条。原来自己竟然是出现在了一个水池底,什么地方不好,偏偏在这种鬼地方。

  我一边说着自己倒霉,一边赶紧朝上游去。突然,“哗”的一声大响从上面传来,接着头顶上水纹涌动,水泡翻涌,再接着我的鼻孔里冒出了鲜血。

第3章 美女

  我一边说着自己倒霉,一边赶紧朝上游去。突然,“哗”的一声大响从上面传来,接着头顶上水纹涌动,水泡翻涌,再接着我的鼻孔里冒出了鲜血。

  抬起头,透过清幽的池水,眼睛里,一具女人的雪白裸体在上面欢畅地游弋着。

  真受不了了,大爷的,游就游呗,干吗脱得一丝不挂。这下可好,女人那点东西,该看到的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也看到了。这不是诱惑老子犯罪吗,可怜啊,我的鼻血还在流。

  “咳,吼!”由于一时看得走神,一口水勇猛地冲进喉咙里,让我猛地一呛,不得已,赶紧从下面冲上,冒出头来。

  随着我的头冒出,“哗”的一声,两边的水向四面散去。

  “我靠。”我骂了一句,使劲地抹了一把脸,将水甩掉,睁开了眼睛。

  “咕噜咕噜”眼睛刚睁开,就发现自己前面冒出了水泡,接着看见了一头乌黑的头发,再接着“哗啦”一声,一张女人娇美的脸出现在了我面前,下面,两只雪白的兔子从水中弹跳而出,带着水珠就这么昂首挺胸地展现在我眼前。

  “唔…。”女人哼了一声,用手抹了一下面孔,头向后猛一甩乌黑的长发,然后她睁开了眼。

  幽深的瞳孔,在睁开眼的那一刹那猛地扩大,刚好和我正面对视着。接着,我就发现那一张秀气的小嘴呈惊恐状迅速扩大。

  “啊…。”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她要发出惊天地泣鬼神的尖叫时,我及时清醒,两手齐上,一边手蒙住了她的嘴,另一边手勒住了她上身,让她不能动弹。

  “唔唔,啪啪,哗啦哗啦…,呜呜…。”

  少女,虽然被我制住,但是却极不甘心地奋力反抗着,嘴里不停地发出“呜呜”声,双脚则在水里乱蹬乱踢,偶尔一两次踢得过猛过高,下面无限春光便泄露无余。这不要老子的命吗?我的血啊,来的是那样的欢腾。

  最后,我只有一闭眼,赶紧道:“小姐,小姐,别怕,我不是坏人,真的不是坏人,你别吵也别动了好不好?只要你不吵不动,我就放了你。”

  这女人似乎没听到我的话似的,挣扎反倒越来越厉害,头也更是猛烈地摇晃起来。

  “喂,小姐,你没听见我的话吗,你再动老子丫的立马奸了你!”我的火气一上来立即凶狠地冲她道。

  这话倒很灵,她真的慢慢停了下来,只是那双水灵的大眼瞪得老大,仍是惊恐无比,胸脯更是在激烈地起伏着。

  “好,就是这样,这就对了,可别叫了啊,否则…。哎,怎么下雨了。”我突然发觉自己头上有液体滑落下来,急忙抬头一看,却发现上面罗刹王那老东西正瞪着我手上的美女,嘴巴大张,大把大把的口水不要钱似的直往下掉,害得我脑袋上是水灾泛滥。

  “靠,你个老色鬼!”我狠狠地骂了一句。

  罗刹王醒悟过来,抹了抹嘴,鄙视地瞪了我一眼,然后振振有词地道:“不知谁是色鬼?我只是看看而已,可是有人呢,竟然抓着别人的胸不放。”

  我急忙低头一看,发现自己那只手正好在两座坚挺的山峰上,我说呢,刚才怎么感觉这么怪,原来…。

  “我靠,你还不放开,遮老子的视线了。”罗刹王突然一声咆哮,眼睛色光大放,直勾勾地盯着我这只手。

  这一声让我清醒过来,急忙放开手,很不好意思,很抱歉地对少女道:“对,对不起啊,我…,我不是故意的。”一边说着话,我赶紧一边连滚带爬地上了岸。

  美女急忙将身子沉到水中,只露出那张羞红的脸,胸脯在水里激烈地起伏着,嘴里喘着粗气。

  “你,…,能不能帮我把衣服拿过来。”低低的声音,仍然带着恐惧。

  我急忙点头,“可以,当然可以,衣服在哪?”我一边答应着,一边迅速搜索,视线里,发现了不远处的一张椅子上放着的衣服。

  我走过去将衣服拿过来放在泳池旁边,“衣服放这里了啊,赶紧穿吧。”说完话我就立即走开,转过身去。

  刚站没多久,头上又下起了雨。

  我抬起头,发现那老东西早已转过身正在看美女穿衣服。这家伙倒好,反正别人看不见他,他倒是可以堂而皇之地偷窥。

  “老东西,上辈子没见过女人啊。”我压低声音吼道。

  罗刹王没有理会我,继续不要钱似的流口水。

  “好了,你可以转过来了。”轻柔的声音就如那九天之上仙乐在吟唱,悠悠地飘进了我的耳朵里。

  我尴尬地咳了一声,转过身去。

  那一刻,我似乎又看到了九天之上,那美丽仙子。

  如云的秀发,精致的五官。

  水灵的大眼,小巧的秀鼻,鲜嫩的肉唇,加上那白嫩似玉的肌肤,这一切看上去是那样的完美,那样的让人无可挑剔。下面,修长的身躯在白色紧身裙的衬托下,完美的身材该凸的凸该翘的翘。

  她整个人就那么站在那里,就如一枝清丽不可方物的小荷,亭亭玉立于眼前,让人不得不赞叹造物主的伟大。

  “你,你到是谁?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美女眼中满是疑惑,声音里仍然还带着害怕。

  对这个问题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我是谁,我说我是三百年前的地球人,她会信吗?

  我怎么会在这里?我说我是用啥瞬间移动,不知不觉就到这里了,她又会信吗?

  做为一个普通人,她绝对不会信,还会以为我是一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疯子,在这里说疯话。

  “呃,那个,我叫张君宝,至于怎么到这里嘛,我也不大清楚,反正你只要知道,我不是故意到这里来的就是了。”我只有这么说了。

  “哦,是这样啊,那…,你,你好。”少女嘴巴里是这么说的,可是从她的表情里,我没看出她有向我问好的意思,除了惊恐外就是愤怒。

  “郭青青小姐,你的游泳时间已到,你的游泳时间已到。”游泳池上空,突然响起了喇叭声音。我抬起头,这时才发现,这里是一座豪华的大楼,从游泳池到大楼的有机玻璃大门,是一道大约呈四十五度斜度的台阶。声音就是从大门上的喇叭里传出来的。

  这被叫做郭青青的美女听到喇叭的声音,脸上喜色一闪而过,而后冲着我道:“有人…,叫我了。我,我该回去了…。你…。”听着这话,从她那表情里,我看出了她的意思,那就是好象我会继续绑架她,不让她回去一样。

  我自然不会绑架她,大老爷们一正人君子,怎么会去欺负一美丽的弱女子呢。我爽快地一点头,“你上去吧。”

  “谢,谢谢!”话一说完,郭青青便逃命似的冲上了台阶。

  “你要倒霉了。”罗刹王突然阴笑着说了这么一句。

  我抬起头瞪了这色鬼一眼,“我倒什么霉?”

  “嘿嘿,很快你就知道了。”说话间,郭青青已经冲进了玻璃大门里。而罗刹王那双色眼一刻都没放过别人美女的屁股,从下面一直盯到上面,直到现在还不舍得将目光收回来。

  “老色鬼,我们该走了。”我白了他一眼,就要离去,突然,“砰砰”而起的开门声却留住了我的脚步。

第4章 美女蛇

  我愕然抬头,望着从大门里气势汹汹地冲出来的五个彪形大汉,心里在想着,这帮家伙不会是要找我干架吧?

  在我想着这个问题的时候,郭青青也跟了出了,身旁还跟着一位一身黑衣的高挑女郎。面孔看上去不是很漂亮,但身材确实很好,那种高挑苗条形的。而且更令我动容的是,这女人不是一般的女人,是个武道高手,估计是郭青青的贴身保镖。

  “把她围起来。”一声愤怒的命令,竟是从郭青青嘴巴里发出来的。这个时候的她已经是完全换了一个人样,方才是个胆小怯弱的女生,现在则是一个凶神恶煞的美女蛇,满脸的愤怒与仇恨,似乎转眼间我变成了她苦大仇深的阶级敌人。

  我现在终于明白刚才罗刹王那句话的意思了,“我要倒霉了。”原来他早看出这妮子是要上去叫人下来收拾我。刚才我怎么就没看出来这妮子会来这一手呢,唉,都怪我太相信美女的善良了。

  “呼啦”一下,五个打手二话没说,冲上来就将我围了个严严实实,摆出一副要好好收拾我的架子。我有些想笑,这些家伙虽然个个五大三粗,一副很能打的样子,那是对于普通人而言,对于我,我只能说这些人连做蚂蚁的资格都不配。

  “小姐,我刚才没对你怎么啊,你这样对我有点过了吧。”我故意装做很无辜的样子道。

  我不说还好,一说过后,郭青青紧咬肉唇。如玉的脸白一阵红一阵,最后冲过来愤怒地尖声道:“你…,你这个流氓,你还说没对我怎样?你,你,你…。”或许是气过了头,她你你你的说了一串竟然没说出任何具体的话来,最后她狠狠一跺脚,一声咆哮,“给我打,狠狠地打!”

  “是。”打手们响亮地回答,就要冲上来。

  “等等,我不想看打人。”郭青青说着转身冲上了台阶,她身旁的那个黑衣女郎怪怪地看了我一眼后也跟着上去了。

  几个打手看着郭青青进去后,狞笑着向我逼过来。

  “上!”一声喊,五个人的拳头便从四面八方向我轰过来。

  我站着没动,让他们雨点般的拳头落在我身上,别说是他们的拳头,就是他们拿着铁棒来揍我,我都懒得理会。

  “哎哟,哎哟,喔嗬…!”几个家伙揍到我身上后,迅速把拳头收了回去,然后握住自己的拳头直哀号。

  开玩笑,我只要稍稍一运那么丁点的真元,就可以硬似钢铁,他们的拳头一轰过来就不是轰在我身上,而是轰在钢铁上,够他们受的了。

  “抄家伙!”几个人吼叫着,从身上抽出一根根漆黑的短棍雨点般向我砸落。

  我依然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嘴角带着微笑,就这么看着他们。

  不知过了多久,一帮家伙打得筋皮力尽后,满头大汗地委顿在地,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喂,怎么不打了?”我笑着凑到了一家伙面前,这家伙眼睛惊异地望着我,那眼神就像看一外星人,嘴巴里一边喘气一边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你,你…,你…。”

  “我什么我啊,你下去吧你。”我懒得听他罗嗦,手一挥,“扑通”一声,这家伙就掉水里去了。

  其余四个人一看,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一骨碌全爬起来,就要逃跑。想得倒美,我一个穿梭,几下甩手,一时间“扑通”“扑通”声大作,几个家伙全喝水去了。

  “喂,你们慢慢在里面享受吧,老子先走了。”我拍拍手,纵身一跃跳过泳池的围墙,飞出了外面,嘴巴里犹自不甘地嘀咕道:“***,早知道那妮子是这样,老子刚才该奸了她,这他娘的亏大了。”

  “就是,你整个就一白痴,这么正点的女人,这么好的机会你竟然放过了,我他娘的怀疑你是不是阳痿。”罗刹王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老子更窝火。

  “你个老东西,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不知道老子的厉害。”

  罗刹王那张难看的老脸“沙”地变成了绿色,颤抖着声音问:“你,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刚才老子用瞬间移动的时候你乘人之危要逃出来的帐还没跟你算呢,现在还敢这么嚣张,你去死吧你。”说着话,我猛一运真元,一股电流迅速窜了上去。

  “喂,小子,你别乱来,有话好商量。”

  “商量你个大头鬼。”我恶狠狠地说完,再一用力。顿时,头顶之上血色的电芒大作,形成一张恐怖的电网,带着毛骨悚然的“”声瞬间将那张难看的老脸彻底吞没,然后我的耳里便传来了惊天地泣鬼神的惨叫声。

  我出去后,水里的五个人从水里爬了才出来,你望望我,我望望你,无不是全身湿漉,狼狈不勘。

  “我们…,这样回去,怎么向郭小姐交代。”一个人担心地说了一句。

  其余人皱着眉,最后将目光集向了五人中最为高大雄壮的那名男子,“黑豹哥,我们…。”

  黑豹一挥手,“你们什么都别说,跟我上去就是了。”说完,黑豹抖了抖身上衣服的水,然后带着人走上台阶。

  豪华的大厅内,郭青青和方才那个高挑的黑衣女郎正在喝咖啡。这时黑豹等五人推门走了进来。

  郭青青听到脚步声,不用抬头也知道是他们五个进来了,“那人怎么样?”

  “呃,这个…。”黑豹正要回答,郭青青身边的黑衣女郎突然吃惊地叫了一声,“你们怎么了?”

  郭青青听到惊叫,猛一抬头,瞳孔里五个落汤鸡狼狈不堪地站在旁边。郭青青脸上随即涌现出一丝迷惑,“你们…。”

  “呵呵,郭小姐,我们将那小子拖进水里狠狠教训了一顿,所以我们也就全湿了。”黑豹急忙回答。

  其余几人自然是急忙应和,“是啊是啊。”

  郭青青对这话倒是没什么怀疑,而旁边的黑衣女郎却皱着眉,脸上表情明显带着疑惑,“是这样吗?那么他人呢?”

  “被我们扔出去了。”黑豹倒是回答得很利索。

  “真的吗?”黑衣女郎继续追问。

  “真的。”黑豹坚决地回答。

  “玫瑰姐,我想他们是不会对我说谎的,你就别为难他们了,让他们去换衣服吧,晚上体育馆还有演唱会呢。”

  被称为玫瑰的黑衣女郎听郭青青这么一说,也不好再说什么,于是道:“你们去吧。”

  “谢谢郭小姐,谢谢玫瑰小姐。”一伙人如获大赦,急忙千恩万谢地迅速离去。

第5章 疯狂粉丝

  晚上,体育馆里里外外均是***辉煌,热闹非凡。一浪高过一浪的疯狂叫声声震九宵,远远传荡开去,撒遍整座城市的每一个角落。

  为了一睹那个什么东方第一美女的风采,同时也是为了知道一些金氏财团的事,一向不喜欢追星的我也来到了体育馆。

  这个时候时间已经不早,里面的演唱即将开始,外面一条条长龙似的队伍正朝里蜂拥而入。各色灯光下,显露的是一张张年轻男女狂热的笑脸,有的人还忍不住发出兴奋的尖叫,大声催促着前面的人快点进去。

  疯狂的年轻人啊!

  我在心里感慨着,径直走向了售票处。

  “门票一千元。”

  我看着外面标注的价码,心里骂了一句,“还真他娘的贵。”好在我是个不在乎钱的人,顺手从储物皮带里掏了半天,终于掏出一千元,递进了小窗口里,“小姐,买票。”

  里面有两个年轻的MM正背对着窗口在自顾聊天,听到我的喊声眼睛都不瞅一下,就甩出一句话,“早买完了,这时候还来买票,没病吧你?”

  我一听这话,火气冲了上来,管你是公的还是母的,老子先骂为快,“你才有病,没有就算,干吗骂人?”

  我这一发火,这两MM猛地转过身,刚才骂我的那个一脸怒容,那样子是准备回骂,可是当那双眼睛看到我手中的钞票时整个人触电般僵住了,目光里透露出无尽的惊喜与贪婪。

  “天哪!”另一个MM发出了一声惊叹,好象是发现了什么奇世珍宝。

  “怎么了?”我没好气地瞪了他们一眼,随口问道。

  “没,没什么?先生,还有票,不过是前排的,价格要贵一点。”

  “贵多少?”

  “呃,那个那个,两,三千。”

  “到底是两千还是三千?”我不耐烦了。

  “三,三千。”那娘们声音颤抖起来,不知道她在激动什么。

  听她说出三千,我二话没说再掏,可惜只能掏出两千,之后就没了。

  “就两千,你卖不卖?”

  那MM两眼放光,“卖卖卖,当然卖,两千就两千。说完,她立即忙乱地在

  身上一阵乱摸,最后摸出了一张门票递给了我。我接过门票的时候发现她的手在颤抖。

  我疑惑地扫了她一眼,然后转身离去。刚没走多远,就听后面传来了惊喜兴奋的声音,“天哪,小红,2000年发行的钞票,三百年前的啊。现在市面上这样100元的大钞,一张别人收一千呢,你发财了。”

  “啊,我亲爱的钞票。我发财了,发财了。两千,就是两万啊,发财了,MYGOD!我不是在做梦吧!”

  听到后面兴奋得近乎狂热的欢叫,我才发觉自己亏大了。***,我用的可全是三百年前的钞票,现在那绝对是古董啊。靠,亏大了亏大了。

  “嘿嘿,你真够白痴的。”罗刹王幸灾乐祸地阴笑起来。

  我眼睛一横,“你说什么?”

  “大哥,我什么都没说。”罗刹王脸色一寒,头一缩急忙闭上了嘴巴。

  “老东西。”我骂了一句后随着人流也挤进了体育馆。

  里面,相对于外面而言更是恐怖。人山人海,吵声震天,荧光棒四乱飞舞,刺耳的尖叫一声胜过一声。这对于别人来说可以说是场面火爆,可对我来说简直就是乌烟瘴气。

  我看了看自己那张票,果然是前排,这下麻烦了,原因是前面水泄不通的人群让我怎么到前面去,当然,如果我用上身手,这些人统统都得给老子滚蛋,可是我能吗,自然不能。

  早知道是这场面就不来了。可惜现在后悔已经迟了,两万啊,现在要是退场的话,那就真的亏大了。

  没办法,我只有往前挤,不挤也不成了,后面蜂拥而上的人群就像一座山,硬生生地将自己往前推,瞬间淹没在了黑压压的人潮里。

  人置身于这蜂拥的人潮,如同狂风骤雨中的独木小舟,在前后左右飘摇。自然,这样拥挤的场面,也为某些人揩油创造了良好的条件。就连我这么“纯洁”的人,都在这一大片年轻男女中无意识地碰了不知多少胸部和屁股;有的胸部甚至主动送上门来,压在自己背上,那种感觉真让人欲罢不能。而那些色狼级人物此时更是大展身手,一只魔手从这个女生的胸部摸到那个女生的屁股,混乱中,纵使女生知道自己被猥亵,但也毫无办法,只能继续让自己的胸部和屁股承受着别人的抚摩。

  我庆幸自己是男生,要是女生,这会自己的胸部和屁股可就惨了。

  好不容易挤到了自己的座位号上,人此时已是大汗淋漓。

  “砰”的一声大响,一屁股坐到了座位上,差点没把个座位给坐趴下。

  这一动作自然引来了前后左右各个座位上的人怪异的目光。后面一满脸青春痘的肥妞猛地站起来,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讨厌!”

  我扭头一看,娘的,那浑身的肥肉让我直恶寒,尤其是胸脯前的那两大肉球,像两大冬瓜似的愤怒地晃荡着,我担心要真晃下来,会把我砸死。

  “呵呵,不好意思。”我道了声歉,然后急忙扭转头,再看两下我担心自己会吐。

  舒服地躺在座位上,重重地呼出一口气。虽然里面很吵、乌烟瘴气,但是对于我这个已经是疲劳不堪的人来说,这些已经不重要了。

  ***,刚从大老远的地方耗了不知多少力气才回到久别的故乡,可没想到一到这还没歇上一口气就被人用导弹轰了一炮,接着被人当精神病人抓精神病院里去,再接着一个瞬间移动移进了水池里,还跟人打了一架,加上刚才拼着老命挤进来,已经弄得我浑身无力,腿脚酸软了。

  或许是真的很累了,我坐在座位上竟然不知不觉地睡觉着了,置周围震天的吵嚷声于不顾。

  不知过了多久,睡得正香的我耳朵里突然是吼叫声如雷,惊天动地,似乎天即将坍塌下来。

  猛一睁开眼,发现周围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狂热地挥舞着手中的荧光棒以及巨幅标语。上面写着:“郭青青,我爱你。…。”

  “郭青青!”这个名字让我猛地一怔,不可置信地站了起来。

  由于我的座位在靠前排的位置,而且本人视力超乎普通人千倍甚至万倍,所以金碧辉煌的舞台上,上面人的面孔我可以看过一清二楚。

  瞳孔里,那张熟悉的面孔迅速扩大。不是白天那个被我看光光的郭青青还是谁?这个时候的她,在璀璨夺目的舞台灯光下,显得更加美丽迷人。

  完美无暇的脸蛋,打着薄薄的粉底,看上去是那样的红嫩诱人。眼睫毛细细烫过,又长又卷,衬着水汪汪的眼睛是那样让人痴醉。细腻的眼线,鲜亮的唇彩,浅浅的微笑…,美,美得让人几乎窒息。

  “各位观众,现在,金氏财团的金大公子金鸿文先生正式想郭小姐求婚,大家鼓励,给他加下油。”女主持人带着职业性的微笑,清脆的声音通过音筒在四周回荡着。

  接着,一浪高过一浪的“加油”声汹涌而起,震天撼地。

  金氏财团,金大公子,金鸿文。

  听着这几个字,我将目光集中在了郭青青前面那个青年男子身上。

  西装革履,油光粉面,长长的国字脸。不知喷了多少“涂料”的头发上反射出黑亮的光芒。

  这就是金财团,也可以说是我的后人吗?

  我摇头叹息,这些所谓的后人真是堕落了,竟然做出这样哗众的事来。

  此时的金鸿文单膝半蹲,手中的戒指盒高高举起,悬在半空,就等着郭青青玉葱般的小手前去摘取。

  可不知道为什么,郭青青娇嫩的脸上除了那一成不变的微笑外,竟似迟迟未动手,似乎在犹豫什么。

  舞台下,疯狂的粉丝们见郭青青迟迟没有动作,更加卖力地喊着,我想,等会治疗喉咙肿痛的诊所可以发一笔小财了。

  郭青青犹豫了很久,似乎在心里做了很大的挣扎后,最终慢慢地伸出了手。

  下面又是狂热的吵嚷声。

  我正想堵住耳朵,突然,一种长久练就的第六感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危险。也就在这时,“啪啪”数声响,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里,舞台上下所有的灯光全部熄灭。灯光璀璨的体育馆内,顿时陷入了一片恐怖的漆黑当中。这一突变,在这拥挤着数万人的场子里,无疑是一个大灾难。有的人想趁此机会冲上舞台,跟心目中的梦中情人来一个近距离接触。而有的人则是在故意制造混乱。于是乎,真正的混乱开始。

  一时间,人挤人,人喊人,甚至人踩人混成了一锅粥。哭声,喊叫,痛骂声充斥耳鼓。

  舞台上,一个黑影在漆黑中冲向郭青青,一脚将旁边的金鸿文踹倒,而后夹着郭青青冲向了后台。这速度让周围的保镖们措手不及。

  望着那个黑影,我皱了下眉后飞身跃起,追了上去。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