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宁墨沈北霆小说-柔情漫过窗棂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05 16:11

宁墨沈北霆小说

柔情漫过窗棂全文阅读

  主角叫宁墨和沈北霆的小说名字是《柔情漫过窗棂》,又名《总裁的替嫁丑妻》,这是一部超级火爆的现代言情小说,作者是轻晚,小说柔情漫过窗棂全文讲述了女主角宁墨因为丈夫无情,让她沦为整个A市的笑柄,她和沈北霆之间会有怎样的爱恨情仇呢?
  林东再次警告她:“记住了吗?如果你在沈家有半点闪失,我们整个林家都会遭遇劫难,到时候你在外面认的那个干弟弟,就保不住了。”
  宁墨抿着唇,手握成拳头,却也只能乖乖地说:“你不要伤害他,我会按照你说的去做。”
  林东终于收回了捏住她下巴的手:“接下来应该怎么做,你知道吧?到床上躺着,很快沈大少就过来了。”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走廊上就传来了脚步声,宁墨站着一动没动。
  林东眯起眼眸:“难道要我安排人‘伺候’你躺床上去?”
  宁墨知道他口中的“伺候”是什么意思,无非就是强制性让她以羞耻的姿势躺在上面。
  思及此,她紧咬牙龈,走向了卧室那张毫无喜庆之色的大床,洁白的婚纱裙摆逶迤在身后。
  林东见她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等不及了,直接招呼那两名保镖,将宁墨扔到床上。
  “啊靠!”宁墨低咒一声,后背一阵疼痛。
  林东带着人出去的时候,还把卧室的灯给关了。
  出去之后,林东正好碰上沈大少沈北霆,他点头哈腰地和沈大少交代了几句,沈北霆就稳步走过来了。
  躺在床上的宁墨,还没来得及换个姿势,她的新婚丈夫已经站到床边,强大的男性气息瞬间铺满她的鼻尖,危险的气息将她彻底笼罩。
  昏暗的光线中,她不知道他在打量什么。
  即便看不见,她也能感受到他极具侵略性的目光,这让她心中涌进一股一股的羞耻感,仿佛自己是个进贡的女奴。
  “你在紧张?”他说着,在她旁边坐了下来:“呵,你应该是在紧张我不碰你。”
  他语气轻蔑,忽然倾身而上,压住了她的双腿,一只修长的手,也直接扣住了她的肩膀,让她瞬息之间,成为砧板上的鱼肉,

第1章 婚纱被拽掉了

  A市,沈家别墅二楼,宁墨被人强行推进一个陌生的房间。

  刚刚勉强稳住身形,她就猛地往门口冲,却在冲了半步之后,倏然停下来。

  只因老男人林东,出现在了她的面前,正以一种看“失足女儿”的眼神痛惜地看着她。

  那神色,仿佛她犯了极大过错。

  “你这人到底怎么回事?要我说多少遍我不是你的女儿,你才相信?”宁墨哑声嘶吼道,她简直不可置信,自己和弟弟流落街头半个月后,居然还能被人强行认作女儿。

  林东一步一步朝她走过来,宁墨后退半步之后,不退了,他的手强势地捏住她的下巴。

  “女儿,我知道你不想嫁给沈家大少,但你不能因为不想嫁人,就不认我这个父亲啊。你是不是我的女儿,我养了你十八年,我还能不知道?沈家在A市是有头有脸的人家,这里就是沈大少的房间,你看看,你嫁进来的这个地方难道不好吗?”

  他这番言语听起来像是爱她这个女儿至深,可他的声音却冰冷得吓人。

  “好吗?如果真的这么好,你亲生女儿为什么不嫁?非得抓我过来顶替?”宁墨一肚子的怒火,她被迷晕抓回林家,被绑住、被迫化妆穿婚纱、再被送到这里来,全程一点自由都没有。

  这是正常的婚嫁吗?是吗!

  林东冷笑一声,没有回应她的反驳,只是道:“女儿,你在外面认的弟弟,我会替你好好照料着,只要你在沈家安宁一天,你这个干弟弟,在我们林家就能安然一天。”

  话语间,他捏着她下巴的手微微用力,宁墨觉得自己的下巴几乎要被他捏碎了。

  而他,居然还在对着她笑——冷笑。

  “你!真是卑鄙!”

  宁墨被气得胸口疼,什么狗屁的干弟弟?那是她的亲弟弟,林东这个老男人不仅抓了她,还抓了她弟弟来威胁她。

  她狠狠瞪了林东一眼,咬牙切齿道:“你利用我弟弟来威胁我嫁入沈家,就不怕我告诉沈家你的阴谋吗?如果他们知道,我不是你的亲生女儿,你说会怎么样?”

  “那你要试一下吗?去告诉沈家人说,你不是我的女儿,你看看到底沈家的人相信你,还是相信我。对了,在你决定要不要这样做之前,你可以先想想你的干弟弟。”

  宁墨的脸色刷的苍白下去,林东说得对,弟弟在他手上,她不能跑,更不能告诉沈家人说自己不是林东的女儿,否则最先遭殃的就是她的弟弟。

  林东见她如此,心中了然,便轻声说道:“女儿,一直以来你都很乖巧听话,从不与任何人发生争端,我想沈大少也是看上你这一点,才说要娶你的。到了沈家之后,你要好好做沈家大少奶奶,千万别招惹事端知道吗?”

  宁墨脑子一转,便知道林东这是在告诉她,她要代替一个怎样性格的人,嫁给沈家大少。

  林东再次警告她:“记住了吗?如果你在沈家有半点闪失,我们整个林家都会遭遇劫难,到时候你在外面认的那个干弟弟,就保不住了。”

  宁墨抿着唇,手握成拳头,却也只能乖乖地说:“你不要伤害他,我会按照你说的去做。”

  林东终于收回了捏住她下巴的手:“接下来应该怎么做,你知道吧?到床上躺着,很快沈大少就过来了。”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走廊上就传来了脚步声,宁墨站着一动没动。

  林东眯起眼眸:“难道要我安排人‘伺候’你躺床上去?”

  宁墨知道他口中的“伺候”是什么意思,无非就是强制性让她以羞耻的姿势躺在上面。

  思及此,她紧咬牙龈,走向了卧室那张毫无喜庆之色的大床,洁白的婚纱裙摆逶迤在身后。

  林东见她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等不及了,直接招呼那两名保镖,将宁墨扔到床上。

  “啊靠!”宁墨低咒一声,后背一阵疼痛。

  林东带着人出去的时候,还把卧室的灯给关了。

  出去之后,林东正好碰上沈大少沈北霆,他点头哈腰地和沈大少交代了几句,沈北霆就稳步走过来了。

  躺在床上的宁墨,还没来得及换个姿势,她的新婚丈夫已经站到床边,强大的男性气息瞬间铺满她的鼻尖,危险的气息将她彻底笼罩。

  昏暗的光线中,她不知道他在打量什么。

  即便看不见,她也能感受到他极具侵略性的目光,这让她心中涌进一股一股的羞耻感,仿佛自己是个进贡的女奴。

  “你在紧张?”他说着,在她旁边坐了下来:“呵,你应该是在紧张我不碰你。”

  他语气轻蔑,忽然倾身而上,压住了她的双腿,一只修长的手,也直接扣住了她的肩膀,让她瞬息之间,成为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他的动作太过突然,宁墨本能地想要挣扎,辩驳道:“我没有紧张,你别……”

  她的声音戛然而止,只因她身上的婚纱,在这一刻被他大力而无情地拽掉了……

第2章 真丑

  天!!

  宁墨呼吸一窒,瞳孔瞬间睁大!

  卧室的灯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沈北霆打开了。

  宁墨只见洁白的婚纱被一只修长好看的手甩开,在空中划出一道抛物线,然后掉落在地上。

  紧接着,她对上了新婚丈夫深邃的眸子,他眼中蓄着惊涛骇浪,像是要将她卷到沙滩上拍打成肉酱。

  他这么生气是为什么?

  她怔忪地看着他的脸,这个男人真是长了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好看得过分。他的身上甚至散发出一股隐隐的贵气,那是常年身居高位的人才会有的。

  只不过他生气的样子,让人望而却步。

  很难想象,这样的人,现在成了她的新婚丈夫。

  沈北霆将她剥得只剩下小衣小裤了,他继续扣住她的身板,不给她乱动的机会。

  他炙热的呼吸都喷在她的脸上,她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下意识地想逃开……

  岂料,沈北霆道:“我的床,是你能躺的?谁给你的资格?”

  他的语气像是含了冰渣子似的,将刚才那一抹暧昧彻底驱散。

  靠!这就是他撕掉她婚纱的原因?这简直就是暴君啊!

  沈北霆略掉她眸中的控诉,目光从上到下、从下往上,将宁墨打量了个彻彻底底,像是用目光在要她,这让宁墨感觉万分羞辱,瞬间涨红了脸。

  最后,他的目光停留在她左额角处,颇为嫌恶地给出两字评价:“真丑。”

  丑?这男人的审美观究竟扭曲到什么地步,居然说她丑?他确定他评价的人是她?

  不过,现在不是计较他审美水平的时候。

  “沈先生,首先,我以为您将我娶进门,我们就是夫妻了,夫妻睡在一起是天经地义的。其次,我还以为,你们家的人将我送入这间房里,就说明我可以睡在这张床上。基于以上两个原因,我才睡上来的。既然您介意的话,我现在就下去,还请您让一下。”

  宁墨的声音微微打着颤,要知道她和弟弟的生命安全,现在都掌握在沈北霆手里,但凡她一句话说错了,就很可能没命的。

  她刚说完,沈北霆就递了枚镜子到她跟前,讥诮道:“既然这么想躺到我床上,为什么换上婚纱的时候,不顺便化个妆?”

  没化妆?不可能!林东找人给她化了妆的!

  就算不化妆,她的长相也不至于丑到见不得人!

  宁墨不爽地往镜子里看了眼,顿时就愣住了。

  她的脸上有一块褐色胎记,从左额头,横亘到左耳上方,就如同一张精致的脸,被劈掉了一小半,恐怖又吓人。

  怎么会这样?

  她用手去搓,却搓不掉。

  林东那个老家伙,居然还动了她的脸,她记得自己被迷晕了一段时间,却没想到他动的是自己的脸!

  这是怎么弄上去的?为什么搓不掉?

  冷静!冷静!

  林东的警告,瞬间回到她的脑海中,她现在扮演的人是林沫,不是她自己,也许因为林沫脸上有胎记,林东才给她弄上去的。

  还有,她刚才对沈北霆说的话,显得太理智了,在来之前,林东告诉过她,沈北霆要娶的林沫是个胆小怯懦的……

  想到这些,宁墨顿时警觉起来,就见沈北霆的眸子,已经再次危险地眯起。

  他俯下身子,更近一步逼视着她,性感的薄唇轻启:“你认为——你有和我洞房的资格?你说,我要不要成全你呢?”

  低沉的嗓音,带着冰冷的杀气。

  她一下子就如堕冰窖,看来这个洞房夜,她是凶多吉少了。

第3章 扔出门外

  “开始期待了?”沈北霆轻轻一问,语气里全是嘲笑。

  有毛病啊这个人,他哪只眼睛看到她期待了?

  不等宁墨作答,沈北霆又是冷然一笑,“呵!”

  这一笑,语气太冷,也太不屑。

  宁墨大气不敢喘一口,沈北霆给人的压迫性太强了,她全身的神经越发紧绷,就在她大脑飞速运转着该怎么办时,他忽然松开了她的肩膀,压着她双腿的身子也从她身上起来了。

  宁墨还没来得及松口气,他的双手就已经飞快地动起来,等宁墨反应过来时,她整个人都已经被床单包裹住了,沈北霆像拎小鸡似的拎着床单和床单里的她,朝门外走去。

  他要干什么?

  砰!

  宁墨被扔到门外!

  头晕眼花中,她又听“砰”的一声,男人将卧室门关上了。

  宁墨傻眼了,她缓了好一会儿,才缓过劲儿来,新婚夜的她,被新郎扔出了房间,身上只裹着床单。

  卧室门忽然又开了,宁墨看到有东西从里面飞出来,盖在自己的头上和身上,她将身上的东西拽下来时,发现是自己的婚纱、还有刚才的被子。

  卧室门又关上了。

  宁墨呆愣半晌,猛地明白过来,她的新婚丈夫,将她、她的衣服,还有她碰过的东西,都扔了出来。

  还好还好,成功躲过一劫!宁墨大大地松了口气!

  冷静下来之后,宁墨抬起双手抚摸自己的脸,却找不到如何将那块褐色的东西弄下来的办法,只好等明天再问问林东这老男人了。

  四周寂寂,她环顾周围一圈,毫无一人。

  过了半个小时,她知道自己已经无处可去,便拿着床单和被子在走廊的一角,简单地弄了个可以睡觉的地方。

  她躺在地板上的时候,总忍不住听周围有没有任何动静,直到过了凌晨十二点,她才抵挡不住困意,睡着了。

  但她一睡着,就做噩梦,梦见大火要烧到自己和弟弟身上了,在梦里的她大喊大叫的,带着一身冷汗醒过来。

  走廊的灯光微弱,她慢慢地平复着心情。

  以前她在桥洞下做噩梦,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都是漆黑的,她唯一能够感到安全的就是她的弟弟还被她搂在怀中。

  枯坐半个小时后,她再次睡去,又再次做噩梦,梦见桥洞下那些男人逼迫她就范,她不答应,他们就对着弟弟的脸撒尿。

  在梦中的她,痛苦极了。

  画面一转,就成她落在那些男人的手里,她惊慌失措到极致,居然将一个男人的手臂给咬了下来。

  然后警察来了,要抓她去坐牢,宁墨一下子又醒了,额头和后背湿漉漉的,全是汗水,手腕也传来剧烈的疼痛。

  原来她梦中咬住的手腕,不是别人的,正是自己的,此刻正在流血。

  宁墨胡乱地撕开婚纱的一截,将自己的伤口包裹住,很快就不流血了。

  她抱着被子,枯坐在走廊上,心中想着弟弟在林家过得怎么样,想着想着,等她回过神来,天色已经蒙蒙亮了。

  卧房里还没传来任何动静,她将被子扔到一边,裹着床单站起来,小心翼翼地四处查看,要到哪里去找一身衣服穿上呢?

  “你在看什么?”

  身后忽然响起的声音,将宁墨吓了一大跳。

第4章 落泪的冲动

  宁墨快速转过身来,只见眼前站着一个年轻姑娘,她穿着白色的公主睡裙,一头青丝如瀑,越发衬得她一张脸白瓷如玉。

  这张脸和她的新婚丈夫,长得有些相似,精致得无可挑剔。

  沈南思打了个哈欠,目光上下看了她一眼,“我哥欺负你了吗?你到我房间来吧,我先找衣服给你穿上——你的衣服都在我哥的房间里吧?”

  这是沈北霆的妹妹?兄妹两个的性格相差真大。

  一个动不动就说别人没资格做什么什么,另外一个就是沈南思这样的,温柔善良。

  宁墨低垂着头,她根本没有什么衣服,被塞进婚纱之后就过来了。

  林东似乎也忘了给她拿衣服这一茬,毕竟昨天太匆忙了。

  她跟着沈南思去了她的房间,很大很大的一间卧室,里面还另外开了衣帽间。

  天还没完全亮起来,沈南思开了灯,在衣柜里翻找一阵,拿出了一条白色的连衣裙,还有一件粉色的呢子外套。

  “我没穿过的衣服里面,就只剩下这个颜色的裙子和外套了,不知道你喜不喜欢,你先将就着,回头我哥房间开门了,你再去拿你的衣服穿。”

  沈南思将衣服塞到宁墨手里的时候,宁墨感到心中淌过一阵暖流,让她有一种落泪的冲动。

  已经很久没有人对她这么好了。

  在各种人想要各种欺负她的时候,她一点不想哭,也哭不出来。

  但别人的一点点温暖,就让她的防御力瞬间降低了。

  “你快把衣服穿上吧,家里暖和,你可以不用穿外套,但是你出门的话,还是要穿个外套比较好,我去给你找袜子和鞋子啊,就是不知道我的鞋子合不合你的脚。”

  “谢谢你。”宁墨哽咽了下,她拿着衣服,走到一边,将衣服换上。

  宁墨有一米七,沈南思和她身高相差不大,穿上沈南思的衣服,竟意外的很合身。

  沈南思拿了一双白色的板鞋出来,“你试试这双,看能穿上不能。”

  将鞋子放在宁墨的脚边,沈南思直起身来,正好看到宁墨的脸,还有宁墨脸上的那块胎记,她脱口而出:“你的脸……”

  刚才宁墨一直低着头,沈南思没有看到她脸上的胎记,纵然之前听说过自家哥哥要娶的是个丑女,可也不如亲眼得见的冲击大。

  经过一个晚上的时间,高强度的压力已经逼迫得宁墨能够基本适应自己扮演的角色,她抬手抚上自己的胎记,弱弱道:“吓、吓到你了吗?”

  沈南思立即矢口否认:“没,没有,长相是爸妈给的,我们只需要负责将人生过得精彩就可以了,何必在乎外在的那么多东西?你快把鞋子穿上吧,如果不合脚,你只能暂时穿着拖鞋了。”

  宁墨心想,沈南思和沈家大少,分明是一母同胞生下来的孩子,为什么气性就相差那么大?

  想到沈家大少那张竣冷的脸,宁墨肩膀一抖,迅速将脚放进那一双白鞋里,可惜,鞋子偏大。

  最后,宁墨穿了沈南思给的一双新拖鞋,顺道在沈南思的房间里洗漱了,之后她才重新回到沈北霆的门前。

  刚好看到沈北霆开门出来,他着一身剪裁得体的灰色西装,里面是一件白色的衬衣,系着蓝色条纹领带。

  宁墨竟在他身上,找不出一处缺点来,可她深知,他暗地里坏着呢,昨晚他就很恶劣,不仅言语羞辱她,还将她扔出门外!

第5章 乖乖听我的

  沈北霆的目光从她身上扫过,一个字都没有说,举步下楼去了。

  宁墨乖巧地跟在他的身后。

  还有一步台阶就到楼下时,前面的沈北霆忽然停下来,宁墨见状及时刹车。

  沈北霆转过身,忽然抓住她的手腕,宁墨浑身一惊,惊恐且不解地看着他。

  沈北霆并未解释,只是用力一拽,宁墨的脚步被迫往前一跨,和他一起并排着走下最后一节楼梯,整个过程都是他在主导着她。

  忽然,他松开她的手腕,转而搂住了她的肩膀。

  宁墨更加惊讶地看着他,只见他唇角微勾,性感的唇凑到她耳边,低声道:“如果你想继续做沈家大少奶奶,就乖乖听我的,不许反抗。”

  说罢,他长臂微收,她整个人都贴着他的身体了。

  除了爸爸、弟弟以及跳舞时候之外,宁墨还从没和任何异性这么亲密过,浓烈的男性气息铺天盖地地席卷而来,让她有瞬间的眩晕。

  沈北霆搂着她,一路走向餐厅,宁墨能够感受得到,周围佣人看自己的目光,很灼人。

  “哥,早上好。”进了餐厅,就听到沈南思的声音。

  “早。”沈北霆应了声,扶着宁墨坐在一把椅子上。

  宁墨这才发现,餐厅里还有另外两个人,一个是沈北霆的父亲沈凯儒,坐在沈凯儒旁边的就是沈凯儒近期才娶进门的妻子,梁馨月。

  这会儿公公婆婆正在看着她,她有点明白为什么沈北霆忽然和自己扮演恩爱了,他是为了演给公婆看的。

  为了弟弟,她要安然留在沈家,所以她一定要表现好!

  这么想着,刚坐下的她,又站了起来,礼貌道:“公公、婆婆早上好。”

  岂料,她话音刚落下,旁边就发出一声巨响,竟是沈北霆一脚踹倒了椅子,他眸子眯起,危险的眸光盯着宁墨。

  “我让你喊人了?”

  他声音低沉,却仿佛具有雷霆之势,这些日子以来,始终担惊受怕的宁墨,戒备心猛地一起,就要闪到一边。

  但她很快反应过来,自己现在是林家胆小怯弱的姑娘,即便惶恐,也肯定是瑟瑟发抖而已,万万无法快速闪到一边去。

  于是,她迅速低下头,绷着全身,“我、我……”

  “哥,你都吓着人家小姑娘了,你自己开口要娶进门的老婆,你不疼着,反而吓唬人家,应该嘛?”沈南思嘟着嘴巴“控诉”起来。

  沈南思二十岁,在上大三,比宁墨还要大上两岁,这一声“小姑娘”,她喊得并不过分。

  宁墨也能理解,沈南思一时间无法接受自己是她的嫂子这个事情。

  毕竟沈北霆是那样的丰神俊秀,一个丑陋无盐的女人站在他身边,谁能接受他们是夫妻呢?

  沈北霆似乎是烦躁地扯了扯领带,“坐下。”

  “……哦。”宁墨乖乖坐下,却不敢抬头。

  主位上的沈凯儒,看着这个儿媳妇儿,怎么看怎么不喜欢。

  “你也不用喊我公公,我不同意你进我们沈家的大门!我儿媳妇儿,就算没有一等一的姿色,也要有不一般的胆魄,我不知道你哪一点附和我沈家儿媳妇儿的标准。现在北霆在和我这个做父亲的闹别扭,才胡闹娶了你,你以后总归要走的。但你也别担心,我们沈家会给你赔偿的。”

第6章 咬破了,我心疼

  宁墨心中三百六十度全是“卧槽”!

  她本来以为,沈北霆已经够凶残了,没想到,沈北霆的父亲说话更直接、更凶残,像一把钢刀,直接扎进人的心脏里。

  好在她不是真正的林家女儿,否则得被气死。

  她低头、咬唇,一副受尽委屈却不敢说话的模样。

  沈北霆修长微凉的手,轻轻捏住她的下巴,让她抬起头来,他的指腹轻轻摩挲着她的嘴唇,“别咬,咬破了我心疼。”

  宁墨瞳孔瞬间扩大,如果不是看到他眼底一片冰凉,毫无情意,她真的要被他的话语欺骗了。

  他用手指弄开了她咬着唇的牙齿,拿着手帕擦了擦手,将她的早餐推到她面前,“吃吧,不烫了。”

  宁墨看着他的侧脸,心里在揣摩,林家女儿在面对这种状况的时候,该是什么反应呢?

  她想不出来,就只好讷讷地点头,安静地吃早餐。

  她这边才吃了两口,沈凯儒就拍着桌子站起来,“我吃饱了!”

  他一走,他的新婚妻子梁馨月,也跟着一起走了,隔了很远的距离,宁墨都还听得到梁馨月安抚沈凯儒的声音。

  她没说话,沈北霆和沈南思也没说话,一顿早餐就这样过去了。

  沈北霆要去上班,沈南思要去上学,只留下宁墨一个人待在偌大的别墅里。

  门外,沈北霆刚坐进车里,沈南思就坐到副驾驶座,他扭头拧眉看着她。

  “哥,我觉得吧,你这事儿做得太不地道了。爸爸将养在外面的小三娶进门来,我也很生气,但你为了气爸爸,就娶一个你不喜欢的姑娘回家,你不觉得亏待自己吗?你拿自己的婚姻,去膈应父亲,这样做真的值得吗?”

  沈北霆手指屈起,轻敲方向盘,只是看着沈南思,没有回应。

  “还有,我看人家小姑娘,很害怕你的样子,你昨晚让她在门外过了一夜吧?这事儿我们家佣人都知道了,今早我下楼时,大家都在议论呢,她这样在我们家生活的处境,会很糟糕的。”

  沈北霆道:“当初她可以拒婚,但是她没有。”

  这就说明,林家很想攀附他沈家,既然有所求,他们就肯定要有所牺牲。

  不过话说回来,他们将一个丑女儿嫁入沈家,已经算是无上的荣光了,哪里还有什么牺牲?

  “好吧好吧,你总有你的道理,但是哥,你别太欺负她,我看她挺可怜的,早上她都没有衣服穿,回头你把她的衣服拿出来,我来安排她住到另外一个房间。”

  “她没有衣服在我房间里。”沈北霆道,如果有的话,昨晚他就扔出去了。

  “咿——哥你这样太欺负人了,她现在住在我们家里,总不能让她没衣服穿吧?”

  沈南思拍拍他的肩膀,就下车了,让他自己思考。

  她去学校的方向,和沈北霆去公司的方向不一样,她要坐另外一辆车。

  沈北霆抬眸往楼上的方向看去,刚好看到宁墨站在阳台上往下看,不期然间,他们的目光在半空中相撞,她立即往后缩去,避开了他的视线。

  沈北霆嘴角微勾,发动车子离开。

  阳台上的宁墨,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刚才她是脑子秀逗了吗?居然跑到这儿来往下看,还被沈北霆抓了个正着。

  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这部手机是林父给她的,上面留了林父的电话号码,打电话过来的,也正是林父。

  宁墨躲在角落里,压低声音说话:“林先生,我已经按照你说的,嫁给沈大少了,你什么时候放了我弟弟?你明明知道我不是你女儿的!”

  林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在沉默一秒后,反问:“你和沈大少昨晚过得怎么样?他碰你了没有?”

  宁墨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让她一个连恋爱都没谈过的姑娘回答这种问题,羞不羞耻?

  她支支吾吾地没有说话。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