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素未情深华佐棠容素免费阅读章节 - 仙人

发布时间:2018-12-05 16:10

由咸鱼惠翻身出品的新书《素未情深》里,华佐棠容素的故事拉开了帷幕,他们要如何走下去,快来阅读这本小说吧。素未情深第10章 跟容母一样的女人。数日阴沉的天气,今天忽然晴了。被雨水洗净的天碧蓝铮亮,一抹艳阳高高悬在蓝天上,给寒冷的冬天增添了些许暖意。

素未情深

推荐指数:8分

《素未情深》在线阅读全文

素未情深第10章 跟容母一样的女人

容素推开落地窗,赞了声好天气。突然一个沉乎乎的手臂搭在她肩上,语气低沉慵懒,“容小姐是不是又在谋划整垮我们全家的大计划?”

容素面色沉了沉,斜睨着华佐棠,“你离我远点。”

华佐棠站直身,捏了捏鼻梁,哈哈笑道,“昨晚真是喝多了,断片了,我有没有做什么奇怪的事?”

容素微愣,心脏漏了一拍,耳垂不着痕迹地染上粉红。昨晚的场景像电影投影般又在她脑海里一幕幕闪过,吓得她面红耳赤。

华佐棠突然俯下身,吓得容素连动都不敢动了。华佐棠轻笑,温热的指腹捏了捏容素的耳垂,冷笑道,“不是吧,我昨晚这么饥不择食?我去!太恶心了!”

容素气愤地推开华佐棠,深吸了一口气,又恢复往日的清冷淡漠。她甚至想狠狠拧自己一把,对于仇人,她竟然也会动心!

桌子上的手机振动把容素从思绪中拉回,她接听电话,耳边传来顾天涯略微沉重的声音,“素素,出事了,你马上来公司一趟。”

容素直觉出了大事,顾天涯是多阴狠冷静的一名商人,遇事从来波澜不惊。能让他觉得重要的事,一定是大事。容素也不想跟华佐棠纠葛了,马上开车赶到公司。

一进办公室,容素整个人都惊得瘫软了,顾天涯马上抱住容素,在她耳边轻轻说道,“她不是你妈妈,别怕。”

容素抬起脸,已经哭得泪流满面了。她哽咽地深吸了几口气,痛苦地咬着嘴唇,边摇头边直勾勾地睁着泪眼,“顾叔叔,怎么可能,她,是妈妈吧!我妈妈没死吧!她可能真的是!”

顾天涯还未出声安慰,那边妆容精致的妇人突然轻笑了一声,脸上笑意满满,“哎呦喂,别哭错人了,我可不是你妈!我跟你妈是双胞胎姐妹,长得虽然像,但是我们气质可不一样。”

看着妇人脸上的浓妆,容素慢慢冷静下来。她的妈妈从来不喜欢这些脂粉气,而且说话温声细语,确实与这妇人不同。她贪婪地盯着妇人,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落个不停,她从来不敢奢望,有生之年还能再见她妈妈一面。

妇人掩唇笑了起来,“怎么说清楚了,还哭个不停,别把我福气哭没了。你妈就是个农村妹,要不是因为我,你爸会看上你妈?不过谁也没想到,你爸从一个穷小子能变成富豪。不过呀!”她高兴得眼睛都眯起来了,“我也给你爸生了个女儿。”

轰!犹如一道惊雷在容素耳边响起!容父还有一个私生女吗?容素脑子一片空白,整个人如置冰窖。

顾天涯马上抱紧容素,沉声安慰道,“她就是华官若的亲妈。”

“哈哈哈哈!”妇人大笑起来,“你妈只能捡我不要的男人。如果我想要回来,你爸还不是死乞白赖地对我好!就算是我给他生的私生女,他也要送到华家好好照顾。”

“够了!”顾天涯马上出声制止,“人都死了,你就积点口德吧。”

容素蹭的一下拿起桌上的水,朝妇人泼过去,妇人马上尖叫起来,“容素!你竟然敢拿水泼我!你妈就是这么教育你的!”

容素像发了疯一般,力气大的惊人,一把推开顾天涯,冲过去把妇人摁在沙发上,左右开弓扇起耳光来,“对!我妈都没了!我就是没家教!谁她妈说我妈一句坏话,我她妈弄死她!”

顾天涯马上冲过去抱起容素,拉开两人。

妇人精致的妆容,一丝不苟的头发,此时显得有些狼狈。

妇人啊地叫了一声,声泪俱下地哭道,“我是你姨!你竟然敢动手打我!呜呜!我要把你赶出容氏集团!”她哭着朝桌上扔出一打材料,哭得红肿的眼睛闪过一丝小得意,“你爸的遗嘱里面,把所有的钱都就给我跟小若了!”

容素脑子一片空白!什么意思!他爸真的那么糊涂,早就打算把所有的财产都留给小三和私生女!不可能呀!这是她视为天神的爸爸呀!

只见遗嘱上清清楚楚地写着,容家所有财产全部归为曾雪莲及容若!可笑!连华官若的姓氏,都改为容姓了!

曾雪莲看着容素失魂落魄的样子,大为兴奋,也不顾一身的狼狈,拍着沙发笑道,“看你这野丫头还拿什么跟我斗!哈哈哈,就算你有顾天涯这个姘头帮你,又如何?以后只要华佐棠娶了小若,我们两家强强联合,顾天涯怎么可能斗得过我们!”

顾天涯冷笑一声,眼睛像涂了毒一般阴狠摄人,他道,“那我可要拭目以待!我今天就把话放这里了,容氏,我顾氏要定了!”他转过头看着容素时,却换了一副温柔的神态,“有我呢,别怕。”说罢,大摇大摆地牵着容素,走出容氏。

容素坐在车上,突然呜呜痛哭起来,小脸埋在臂弯里,似乎要哭断气了。

“她跟我妈妈长得好像!每打她一次,我的心像被刀子割一样,好难受!”

顾天涯紧紧握着容素的手,沉声道,“我在呢。”

容素痛苦地摇摇头,“我从来都知道我爸不喜欢我妈,但是明明都长着同一张脸,为什么爸爸能够心狠到这种地步?他竟然把所有的财产都给华官若母女了!还叫她容若!那我呢!我也是他的女儿呀!”

顾天涯想伸手过去好好抱抱容素,突然一块砖头迎面而来,只听砰的一声,顾天涯的挡风玻璃裂了一大块印迹。

华佐棠走近车窗,敲了敲,痞气十足地笑起来,“我不管你在哭个什么鬼,马上给我滚下来!敢给老子带绿帽,我弄死你!”

顾天涯冷笑一声,拉开车门,直视华佐棠,“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流氓!”

华佐棠勾了勾嘴角,冷笑道,“你他妈想趁虚而入泡我女人,还敢说我流氓!顾叔叔,你可真是个正人君子。”他拉开容素那边的车门,粗鲁地把容素拉出来。

容素哇哇痛哭起来,“华佐棠你个疯子,你放开我!我恨死你们全家了!你滚,你滚!”

华佐棠哈哈笑起来,一把抱起容素,扛在肩上就走。他道,“我他妈就是疯子,疯狗,神经病,你他妈咬我呀!”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