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素未情深小说咸鱼惠翻身-素未情深小说

发布时间:2018-12-05 16:10

为大家找到了一本主角是华佐棠容素的小说,想知道华佐棠和容素之间的故事吗,想知道他们会迎来怎样的结局吗,在本站可以阅读到这本主角是华佐棠容素的小说《素未情深》。素未情深第8章 眼泪的威力。这天,A市最大的龙头企业温氏举办了一场大型元旦酒会。

素未情深

推荐指数:8分

《素未情深》在线阅读全文

素未情深第8章 眼泪的威力

容素一入场,坐在最显眼位置的一桌女孩都看向她,表情特别丰富。

容素强忍着心里的恶嫌,挤出一个难看的笑脸走过去。

只有一个空位,坐下才知道,旁边着一袭白裙的人是华官若,心里的不适瞬间挤到嗓子眼了。

其中一个皮肤略黑,长相美艳的女人,毫不掩饰脸上的嘲讽,“容素,从小你跟官若最好,所以我们特地帮你留了位置,不用谢。”

华官若闻言一顿,默默地低下头。

林莫斯最见不得华官若楚楚可怜的样子,轻嗤了一声,继续道,“就是想不到,你们两个竟然是亲姐妹。”

容素冷眼扫了眼华官若,她在别人面前还是一副盈盈欲泣的可怜样,可怜自己被她骗了二十多年。

“不只是亲姐妹,我还是她嫂子呢。”容素盯着林莫斯扬起一脸娇羞,“不好意思了,我知道你喜欢华哥哥,但是,他是我的了。”

林莫斯紧紧捏着高脚杯,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你有什么得意的,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女人,逼别人娶你。”她突然呵呵冷笑了几声,“也是,你没家教,你爸妈都没了,没人教你大家闺秀该有的教养。”

旁边的曾怡蓦地脸色一变,轻轻地推了推林莫斯,示意她别说了。

容素双手紧握成拳,恶狠狠地盯着林莫斯,怒目圆瞪的凶狠样,不由得让人后背发凉。

“我容家的教养问题,不需要你操心。倒是你,回去跟你爸说一声,欠容家的钱,该还了。”

林莫斯蹭的一下站起来,脸羞得通红,“我怎么不知道我爸欠你们家钱?”

容素轻抿了一口红酒,斜睨着林莫斯,“你家公司出问题不是一天两天了,你以为强撑的这几年靠的是谁的钱?”她一步步走近林莫斯,轻拍了拍她的脸颊,“如果我是你,我会学你爸,在我爸面前夹紧尾巴,好好做人。不过,我爸是冤大头,我不是。钱什么的,我最计较,特别是对你这种,从小一起长大的塑料姐妹。”

林莫斯恨恨地看着容素,脸上又羞又气,家里的情况她大概有些底,但是想不到容素把这些事拿到台面上说,她气急败坏地推了容素一把,容素踩着恨天高,没站稳直接往后跌去。

华官若离得极近,连忙伸手去拉容素,结果两人都狠狠摔到了地上。

林莫斯刚想露出笑脸,华官若突然哭得梨花带雨,好让人心疼。

她道,“素素好心借钱给你们家周转生意,你竟然不懂得知恩图报,还打她!”声音不大不小,正好整个大堂的人都听到了。

林莫斯吓得脸色惨白,慌乱地看向不远处跟别人赔笑脸的爸爸。这下谁都知道林氏经营有问题了。

林父气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严厉地道,“滚回家去,丢人现眼的东西!”

林莫斯哇地痛哭起来,带着满腔的恨意剜了两人一眼,边哭边跑了。

华官若突然笑了一声,满是泪痕的脸隐在阴影里,“弱鸡,从小到大的仇,我让她一次还清!”再抬起头时,又是那张楚楚可怜惹人心疼的俏脸。

容素恶嫌地推开华官若,冷语道,“别叫我素素,我恶心。”

华官若楚楚可怜地伸着手,糯糯的声音恰到好处,委屈极了,“嫂子,对不起。”

众人对容素的跋扈样都见怪不怪了,不由得对容家的这个私生女多了几分心疼。

两人重新回到酒桌上,会场又重新热闹起来,觥筹交错的欢笑声,仿若刚刚的小插曲没有发生过。

另一边何必拿着酒杯轻轻碰了一下华佐棠的杯子,才把华佐棠的视线拉回来。

“心疼了?”何必笑道。

华佐棠哼了一声,“心疼倒谈不上。”

何必遥遥望了容素一眼,笑道,“女人的眼泪就是厉害,现在恐怕没人敢借钱给林家了,实在高!”

华佐棠轻嗤了一声,“那是她活该,容素还挂着华家长媳的名头,轮不到外人欺负。”

何必一脸好笑,“我看你挺讨厌她的,想不到还挺护短。如果不是顾天涯,你也不用被逼着娶她,毕竟你心里一直有个白月光。”

华佐棠脸色变得有些难看,摩挲着戒指的手微微顿了顿,“你别跟我提简慧,这辈子都别跟我提她!她就算从国外回来,我跟她也不可能。”

何必哈哈大笑起来,狠拍了几下华佐棠,才憋住笑,“那你还戴着人家送你的婚戒?”

华佐棠闻言眉头微皱,语气不由得沉重起来,“小简是劈腿我才跟她分的,我也有男人的尊严,再喜欢她,也不可能放弃我的底线。这个戒指,就是我对自己的警示。”

何必轻叹一声,“你们一个个都被爱情折磨成什么样子了!顾阎哥现在还在牢里待着呢,就是不知道他出来后,温大小姐还要不要他。”

华佐棠拿起酒杯,一饮而尽,“现在这些女人,真会折磨人呀。”

何必无奈一笑,指着容素道,“说到容素,我想起来一件事。”

华佐棠探究地看过去,“什么事?”

“听说前几天,容素为了拿下盛唐国际的合约,差点被王总轻薄了。”

轰!华佐棠耳边宛若响起一道惊雷,全身汗毛倒竖,连脉搏都惊得停了一拍。

“怎么回事?”语气里难掩怒意。

何必道,“我也是听人说的。王总也真不是个东西,容叔叔对他有知遇之恩,他倒好,容叔叔一不在,马上想染指人家的女儿。”

华佐棠声线不由得打颤,“那,容素没事吧。”

何必深深看了眼华佐棠,摇了摇头,“容素脾气多硬,你不是不知道。听说王总把她推到玻璃渣上,这件事才算了了,合约也才签了。”

华佐棠瞳孔缩了缩,前几天容素带着一身伤回来,他不是不知道。他跟容素说不上两句话,就吵了起来,最后他也没再过问容素背上的伤。

想想这几天对容素的恶劣态度,华佐棠一阵懊悔,仿佛有人拿着细针在划他的肉肠,浑身一阵哆嗦。

他双手紧握成拳,压着全身上下想要咆哮发狂的冲动,阴狠的目光落到隔壁桌的王彦博身上,阴冷的语气像来自地狱的恶魔,“这老头,胆子真大!”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