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龙下山小说全文哪里有?小说猛龙下山是

发布时间:2018-12-05 16:10

猛龙下山陈天

猛龙下山全文阅读

  猛龙下山小说全文哪里有?小说猛龙下山是由网络作者徒有琴创作的一本现代都市小说,非常的好看,陈天是小说的主要人物。全文讲述的是陈天只是一个小农民,初入大城市的他,打扮邋遢,连当一个保安都因为太瘦弱而被看不起。谁想他竟是内里深藏不露,还被美女老板徐楠给收编了!
  这下就尴尬了,陈天不知道该不该跟进去,徐楠也没理他,自顾自的开了门,就在电梯门快关上的一瞬间回头瞪了陈天一眼:“过来啊,准备修电梯吗?”
  陈天赶紧挡住门,跟了上去,在徐楠家门口往里面探了探脑袋小心翼翼问:“徐老板,你老公…”
  “老个屁的公!”徐楠甩给他一个白眼:“我要是有老公,能带你回来?”陈天应了两声,这才跟了进去。
  徐楠把包往沙发上一扔,甩了甩头发说:“你坐一会,我去洗澡。”说完就去了卫生间,一会里面就传来了水流声。
  陈天在屋里转悠了一圈儿,这别墅装修的很气派,就是进门左手边有个黑漆漆的柜子和屋子整体有些格格不入,陈天凑过去,看到一个刀柄露在外面。
  他一下警觉起来,想到了以前一些不好的事情,刚要把柜子打开,就听到徐楠在卫生间喊:“小陈,把门口浴巾给我拿过来!”
  陈天忙跑过去,拿着浴巾敲了敲门,徐楠打开一条门缝,伸出一条白花花的胳膊。
  浴室中的水汽夹杂着徐楠身上的香气扑在陈天脸上,让他有些迷乱,赶紧把浴巾递了过去。

第1章 应聘

  “你就是陈天?打电话应聘保安那个?”

  夜色酒吧的保安办公室,一肚子肥肉的保安队长耷拉着三角眼看着面前那个小伙子,差点就没憋住笑出来了,他当保安也有七八年了,还第一次见这么不自量力的人。

  “对,就是我。”

  说话这人二十来岁,一身粗布衣服,脏的像是刚从地里除草回来一样,脚上那双肥大的皮鞋和沾满泥巴的麻布裤子格格不入。

  他这话一说完,另外几个刚才还在后面捂嘴偷笑的小保安“哄”一声就笑出声来了,其中一个大块儿头上来拍了拍土小子的肩膀说:“老弟,你根本不是干这块儿的料,瘦的像根儿草一样。”

  陈天厌恶的拍落大块头的手说:“我不喜欢别人碰我肩膀。”

  “呦,火气还挺大。”大块头明显有点不高兴了,指头捏的嘎吱作响:“你不是应聘保安吗?能打吗?知道这酒吧什么来头吗?!”

  倒不是他吓唬人,要说这夜色酒吧,整个山城只要是有头有脸的人,没有几个不知道的,特点就是一个字:乱。

  吵架常有,打架基本一天两三次,但就是这样,夜色酒吧每天晚上还是人头攒动,要说原因,那就是酒吧晚上不定时的“神秘福利”了。

  这是夜色酒吧的特色服务,至于哪天晚上有,全看老板心情,据见过的人说,神秘福利那天晚上,老板娘会来到酒吧,半夜带一个男人上楼去套道,享受过神秘福利的人,更是任别人怎么问都不说,也不知道为啥。

  “想你也不知道,所以赶紧走吧,别哪天被人打死在这儿了,惹的我们一身晦气。”

  大块头说着又想把手放在陈天肩上,陈天脸色一沉,侧身一眨眼的功夫就把大块头的手腕紧紧的卡在了手里阴沉沉说:“我说了,不要碰我肩膀。”

  大块头疼的直接跪在地上了,额头上冒了一层白毛汗,刚要说话,办公室门突然被推开了。

  一个年龄三十左右的女人走了进来,气场之强大让陈天都为之一震,好美的女人!

  鲜红的高跟鞋,细长小腿上的黑丝袜,束腰的小西装,傲人的上围以及脸上冷若冰霜的表情,把陈天都给震住了。

  保安队长刺溜一下从凳子上站起来跑到女人面前一脸媚笑说:“徐总,您怎么来了?”

  徐楠,夜色酒吧的老板,在山城也算小有名气。

  “怎么回事?”

  徐楠压根没理保安队长,直接坐在了他刚才的座位上,轻轻翘起二郎腿,露出一截秀美的小腿,点上一根儿烟问。

  “您好,我叫陈天,来应聘保安。”

  陈天放开大块头的手腕,后者还跪在地上疼的龇牙咧嘴,徐楠眉头微皱的看了一眼大块头说:“衣服脱了,滚。”

  大块头愣了一下,本就没有想到这个叫陈天的小子这么能打,更没想到就这么一句话的功夫,自己就丢了工作!

  徐楠这才看了眼陈天,虽然灰头土脸,不过长的还算阳光,看似弱不禁风,但刚才那一幕已经展现了他的实力。

  徐楠把烟掐灭,撂下一句话,头都没回的走出了办公室。

  “给他拿套衣服,今天就来上班。”

  保安队长赶紧点了点头,奇怪的瞥了一眼陈天心里暗想,这小子什么了来头?他可从来没见过徐楠这样。

  他估摸着陈天的体型,给准备了一套衣服扔了过去:“今天晚上七点,衣服穿好来上班。”

  陈天看着手里的衣服,心头的石头终于落地了,妹妹的病有救了!

  他昨天刚从村里到山城,来的路上听老乡说夜色酒吧招保安就跑来了,身上没有钱,一路踏着泥水来的,家里的妹妹还躺在医院等着治病,每个月5千的医疗费虽说不多,但对于务农的一家也是笔重担了,陈天在家想了一个星期,觉得再继续种地根本没法救妹妹,只能前往山城打工。

  晚上七点陈天准时出现在了酒吧门口,今天晚上人不是很多,陈天一直站到晚上三点快下班了,队长才从酒吧出来,胳膊里面搂着两个穿着暴露的女孩,一嘴酒气的让陈天替他轮后半夜的班,到时候给他算加班费。

  有钱陈天当然愿意了,只是一晚上不睡,对于他来说完全不是事儿,那时候在农村,整夜整夜的割麦子,陈天都能连续干一个星期,别说站一晚上班了。

  四点半的时候,酒吧已经没什么人了,陈天这才稍微放松一点,一扭头看到一个女人晃晃悠悠从街角走过来,再仔细一看,那不是徐楠吗!

  陈天赶紧迎过去扶住她,徐楠喝多了,脸绯红绯红的,眼神也有些迷离,看了半天才认出陈天,甩了甩胳膊,差点一屁股坐地上。

  陈天抓的更牢了,别看徐楠快三十了,但这皮肤保养的还是像少女一样柔滑,冰冰凉凉的,要不是陈天定力好,换个别人估计早在她身上揩油了。

  “徐总,我扶你进去。”陈天扶着她往酒吧里面走,徐楠摇摇头,胸前跟着一阵起伏,看的陈天忍不住吞口唾沫。

  “小陈,会开车不?”

  陈天有驾照,就是没怎么开过,但还是点了点头,徐楠扔给他一把钥匙说:“你把我送回家吧。”

  徐楠很有钱,但不知为何只开了辆很普通的大众,陈天把车开过来,徐楠往后座一躺,说了个地址,就把眼睛闭上了。

  一路上陈天车开的很慢,一来是怕把徐楠晃晕了,二来是因为徐楠刚才上车躺下的时候,根本没注意仪容,她本就穿的短裙,大半条白花花的长腿露在外面,上身的低胸衬衣,扣子早就开到第三个了,两只柔软的大白兔眼瞅着就要撑破衬衣出来,春光一片,身上散发的女人体香和红酒香味交融在一起,就如同在车里撒上了一把迷魂药一般,让陈天有些心猿意马。

  陈天定了定神继续往前开,走了一会就看到后面一辆车不停的给自己闪灯,可旁边车流拥挤,根本没机会变道,过了会后车硬生挤到了陈天左边,超车到前面,一个急刹把陈天的车拦住了。

  从前面保时捷卡宴上下来一个光头男人,满脸横肉的拍了一下陈天车前盖,大声吼着让他下车。

  看他涨通红的脸,陈天就知道这人喝酒了,刚才自己急刹车,把徐楠弄醒了,迷迷糊糊问陈天怎么了。

  “没事,你睡你的,我去处理一下。”

  陈天轻手轻脚下车,光头男看到他还穿着保安制服,眼神轻蔑的瞟了一眼大众车说:“一个逼保安,开个破车,开那么慢你找死呢?!”

  陈天笑了笑说:“一个光头,开个卡宴,开那么快给你妈送丧呢?”

  光头气的眼睛都红了,大喊了一声“草泥马”就再次起身朝陈天扑过去。

  陈天没有躲避的意思,也没有出手,而是挺起胸膛,硬生生的接住了这一下。

  要说两个人的体重,光头估计能顶两个陈天,可就是看似柔软的陈天,光头撞到他身上的时候,像是撞在了一堵墙上一样,非但没有把陈天扑倒,反而是被撞的直接往后退了两步,晃晃悠悠才站稳。

  “就这么点力气?”陈天轻蔑的问他,本以为这光头身上有点功夫,没想到就是个外强中干的窝囊废,陈天慢慢朝光头走去,不自觉的就捏紧了拳头,脑海里不停的闪过几年前那件事的画面,那些场景像是电影一样在他脑袋里面过了一遍又一遍,陈天的愤怒也随之逐渐加深,脑袋里一片空白。

  等他缓过神的时候,刚才还坐在地上的光头,这会儿已经变成一滩烂泥一样瘫在那里,陈天正拽着他的领口,捏成拳头的右手,指关节处正往外蹭蹭冒着血。

第2章 和老板娘深夜共处一室

  光头满脸都是血,眼睛已经肿的不成样子,鼻梁早已被打歪,带着哭腔让陈天饶了他,可牙齿已经掉了好几颗的他,说话都往外漏风。

  “小陈,放手!”

  陈天还在闭眼体会着这种感觉,耳边突然想起了徐楠的声音,回头一看,徐楠已经下车了,正靠在车门上看着他。

  陈天把胖子扔在地上说:“没事了,我们走吧。”

  徐楠没理他,快步走到光头旁边,弯腰看了半天才惊呼:“王哥?”

  陈天心里一紧,怎么,这俩人认识?

  徐楠也顾不上光头身上的血了,赶紧把他扶了起来,眼前这个满脸血的男人,如果不是她看的仔细,一般人肯定看不出来这人就是在北城混的风生水起的王振!

  光头几乎已经处于一种半昏迷的状态了,也没认出来扶自己起来的人是徐楠,依旧满脸害怕的说:“我错了我错了,我求求你放了我,放了我吧!”

  徐楠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从她刚才听到车外有人吵架,到她开门下车,不过半分钟的时间,一个精壮的汉子就被打成了这样,而且还是山城北城出了名的混子王振!

  她不禁悄悄瞥了一眼旁边站着的“穷小子”,这人到底什么来头?

  陈天看徐楠这个样子,心里也明白个大概了,这俩人就算不是朋友,那也绝对认识,忙跑过去想从徐楠手里把王振扶过来,王振虽有些迷瞪,但依旧能赶紧到陈天身上的气场,刚一靠近,就被吓的直摇双手还害怕的说:“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徐楠看王振这是被吓坏了,冲陈天摇了摇头说:“你去车上,把我包里的手机拿过来。”

  她自然是有打算,自己是在山城开酒吧的,白的黑的免不了都要上下打点一番,而这个王振,虽说不上让徐楠害怕,但总归是道上混的人,朋友靠山多,多一个敌人不如多一个朋友,平常她对王振也是客客气气,在夜色消费总给免单,真是没想到自己苦苦经营几年的关系,就被这么个愣头青几拳给打垮了!

  那边陈天也是憋着一肚子窝囊气上了车,在徐楠包里翻了半天,手机没找到,倒是翻到一条黑色内.内,看的他一阵脸红,最后才把手机递到徐楠手上。

  徐楠拨了个电话出去说:“毁子?我是你楠姐啊,王哥这会在广场边上呢,你来接下他吧。”

  她挂掉电话,陈天想解释两句,徐楠一摆手说:“把人给我看好了,我上车休息一会。”

  陈天扶着王振到路边坐下,这光头害怕的浑身都在发抖,陈天只能扶住他的肩膀,脑袋里却全都是刚才包里的事情,看徐楠这个样子像是喝酒去了,怎么包里还装着条那玩意呢?难不成是去…他正琢磨着,路那边一阵引擎的轰鸣声传了过来,一辆奔驰轿车急刹停在了陈天面前,一个浑身纹身的汉子从车上跳下来,一把从陈天手里抢过王振,匆匆忙忙的喊了两声大哥。

  徐楠从车上下来,还没开口呢,那男人猛的往前一步窜到徐楠面前,一脸杀意的问:“楠姐,这是怎么回事儿?”

  陈天马上向前一步挡在他和徐楠中间,把徐楠紧紧挡在自己身后,直接和那人眼神对上说:“你往后点,一身酒气,别呛了人。”

  徐楠见气氛紧张起来,把陈天拉到一边,笑着对那人说:“毁子,我这小伙计是新来的,和王哥闹了点误会。”

  “误会?”叫毁子的男人看了看被打的快要认不出来的王振,冷笑一声说:“楠姐,那我看这误会是有点大啊,你也是道上的人,该不会不知道王哥是干什么的吧?你们也是老朋友了!”

  “呦,这还威胁上了?”陈天甩开徐楠,尽量让她远离那个醉汉说:“人是我打的,有种干我来,冲个女人发什么火?”

  “小陈,你别说话了!”

  徐楠一脸怒容瞪了瞪陈天,扭头换上笑脸对毁子说:“今天这事儿的确是个误会,要不这样,你先带王哥去看看有没有大碍,回头我一定登门致歉!”

  毁子盯着陈天看了半天,他跟着王振混了有段时间了,道上的规矩他还是懂的,该给的面子还是要给的,这才耸了耸肩膀说:“行,今天我就给楠姐个面子,人我带走了。”

  他说完又狠狠瞪了一眼陈天,才把王振带上车走了。

  “上车,回家!”

  徐楠没给陈天好脸看,转身就上了车,陈天也觉得委屈,但看徐楠那么生气,也不好多问什么,只能默默开着车。

  丽水小区,山城数一数二的别墅区,徐楠家就在这里,陈天停好车,轻轻喊了喊已经熟睡的徐楠。

  徐楠晃晃悠悠下车,陈天赶紧扶住她,进了电梯。

  密闭的空间里,徐楠身上的香味更浓郁了,她半睡半醒的靠在陈天肩膀上,陈天比她高出一个头,稍微一低头,正好看见两座山峰间的春光无限,他赶紧把头摇到一边。

  徐楠家在十八楼,电梯刚到十楼的时候,哐铛一声猛的停在了半空中,随之,电梯内的灯也在忽闪了两下之后熄灭了。

  “怎么了?”

  这一下就把徐楠惊醒了,她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不免有些害怕。

  陈天知道这是停电了,本想拍拍徐楠肩膀安慰几句,但手一拍,不知怎么就拍到了一个软绵绵的东西上,陈天想着是不是她吓的都站不稳了,就又拍了拍,拍了两下突然绝对不对劲了!

  “流氓!”

  徐楠大叫一声,接着就感觉被人狠狠扇了一巴掌,脸上火辣辣的疼!

  “嘭!”

  电梯一声巨响,灯又亮了起来,电梯慢慢继续往十八楼爬着。

  电梯间里,徐楠羞红了脸,双臂环绕在胸前,死死盯着陈天,眼神里不知道是生气还是愤怒,貌似还有一点别的东西。

  “徐徐…徐老板,我…”陈天一时语塞,他明白自己犯了个大错,就像是他不允许别人碰自己肩膀一样!

  可刚才明明徐楠还靠在他肩膀上打瞌睡呢,自己怎么一点就反感都没有呢?

  好在电梯很快到了十八楼,门一开,徐楠就出去了,看都没看陈天一眼。

  这下就尴尬了,陈天不知道该不该跟进去,徐楠也没理他,自顾自的开了门,就在电梯门快关上的一瞬间回头瞪了陈天一眼:“过来啊,准备修电梯吗?”

  陈天赶紧挡住门,跟了上去,在徐楠家门口往里面探了探脑袋小心翼翼问:“徐老板,你老公…”

  “老个屁的公!”徐楠甩给他一个白眼:“我要是有老公,能带你回来?”

  陈天应了两声,这才跟了进去。

  徐楠把包往沙发上一扔,甩了甩头发说:“你坐一会,我去洗澡。”说完就去了卫生间,一会里面就传来了水流声。

  陈天在屋里转悠了一圈儿,这别墅装修的很气派,就是进门左手边有个黑漆漆的柜子和屋子整体有些格格不入,陈天凑过去,看到一个刀柄露在外面。

  他一下警觉起来,想到了以前一些不好的事情,刚要把柜子打开,就听到徐楠在卫生间喊:“小陈,把门口浴巾给我拿过来!”

  陈天忙跑过去,拿着浴巾敲了敲门,徐楠打开一条门缝,伸出一条白花花的胳膊。

  浴室中的水汽夹杂着徐楠身上的香气扑在陈天脸上,让他有些迷乱,赶紧把浴巾递了过去。

  门关上后,站在门口的陈天还能从毛玻璃上隐约看到徐楠那令人发狂的身材,长发的每次摇摆都像是一条皮绳轻轻抽打在他心上,若影若现的两座山峰和纤细的长腿更是让他眼睛都抽不回来了。

  陈天赶紧摇了摇头,回到客厅打开那个柜子,里面的东西让他震惊不已,仿制木刀,皮鞭和蜡烛…“你看什么呢?!”

  正在陈天还在困惑的时候,徐楠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悄悄来到了他身后,正俯着身子看陈天在搞什么鬼。

  陈天吓的赶紧关上柜子站起来,却不想一头顶在了徐楠鼻子上,徐楠吃痛,双手捂住鼻子,却不想身上裹着的浴巾猛的往下一滑……

第3章 神秘福利夜

  “啊!”徐楠一声尖叫,下意识的抱住了肩膀,还好浴巾只下滑了几公分,眼看着就要滑到肩膀以下了。

  几乎是同时,陈天也扭过了头,他是个保守的人,更何况自己可是指着这份工作吃饭呢!

  可徐楠妖精般的身体还是在他脑袋里面转来转去,刚才陈天几乎什么都没看到,只看到白花花一片,可就是这一片白,也让他心跳加速,甚至有些喘不上气来。

  徐楠收拾了一下把浴巾弄好,才让陈天转过身,跟着她坐到了沙发上。

  “你知道晚上你打的那人是谁吗?”

  徐楠翘起二郎腿点了一支烟,粉嫩的小腿在陈天裤子上一蹭一蹭的,浴巾伸出,顺着迷人的大腿曲线,陈天甚至能看到…“我问你话呢!”

  陈天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把目光移向别处,摇了摇头。

  徐楠把王振的事情给他讲了些,不过这些陈天都没听进去,因为在他眼里,无论是王振还是李振,只要欺负到自己头上来,就是欠干!

  人不犯人,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干他妈的!

  这是陈天的处事之道,但现在不一样了,他自己和王振的恩怨还好说,可把徐楠牵扯了进来,就不好办了。

  “这样吧,我这几天去找王振说说,看这事能不能翻篇,不过这几天我估计他会找你麻烦,你可别再给我捅娄子。”徐楠瞪了他一眼。

  陈天点点头,寄人篱下,该低头的时候还是要低头,这道理他懂。

  “老板,你要是没事儿了,我就先回去…”陈天站起来,他在这里总感觉不自在。

  “别叫我老板,我这不兴那一套,你以后喊我楠姐,对了,我听说你是才到山城来?找到地方住了吗?”

  “还没有…”陈天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他对山城还不是很熟悉。

  “那你就先住我这儿,今天也这么晚了,你跑出去出什么事我这当老板的还得负责。”徐楠掐灭烟头站起来说:“卫生间有洗澡的东西,一楼你找间卧室睡就行。”

  她说完就上了二楼,留下陈天目瞪口呆的站在那,这意思,她是让我和她同居??

  陈天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也不敢多想,收拾了一下就进了卫生间,水汽中还弥漫着徐楠身上的香味儿,陈天有些陶醉其中,脱掉衣服,身上结实的肌肉在镜子里展现出来,就是腰上的那条伤疤有些碍眼,要不是几年前…想到这陈天又开始头疼起来,索性不去想了,冲了个澡就睡下了。

  第二天他起来的时候徐楠已经不在了,陈天赶紧跑到夜色酒吧,今天他站白班。

  一般白班是没什么人的,结果今天不知道咋了,从下午三点开始就有人往里面钻,四点多的时候,里面人已经很多了,陈天正琢磨怎么回事儿呢,就看到两个满头绿毛的混子吊儿郎当的往里面走,腰上鼓囊囊的。

  陈天一下就意识到可能是匕首,这要让他们带进去还不出事儿?所以他赶紧拦住绿毛说:“先生,不好意思,您腰里别的东西,可以拿出来看一下吗?”

  绿毛愣了一下,拍了拍陈天的肩膀挑衅的问:“知道老子是谁吗?”

  要放平时,陈天这会早就把绿毛打的满地找牙了,但他想到自己刚给徐楠捅了个大篓子,暂时还是低调点为好,客气的侧身甩掉绿毛的手说:“我是新来的,还真不认识大哥您是谁,不过我们这酒吧不让带管制刀具,您看您要不先放我这儿,我保证原物奉还。”

  “放你这儿?”绿毛夸张的笑起来,笑的腰都弯了,戳了戳他旁边那人说:“这个穷逼保安让我把刀放他那儿,我他妈没听错吧?”

  他说着掏出了腰上的匕首,华丽的套子,锋利的刀尖和雕文的木把,价格绝对不便宜。

  绿毛拿着匕首在陈天眼前晃了两下讥讽道:“老子这刀,够买你一条狗命的,你信不信?还他妈给老子保管?滚一边去。”

  他说着就要推开陈天往里走,但这么一推,陈天居然丝毫不动,像是块石头一样站在那,绿毛火了,抬手就给了陈天一巴掌骂道:“草泥马的敢挡老子道儿?龙哥的名字没听过?!”

  这巴掌打过来,陈天本能的想躲,也随便都能躲开,但他转念一想,他这么一躲开,绿毛估计闹的更大,索性也就吃了这一巴掌。

  这绿毛看着凶恶,但手上一点劲儿都没有,巴掌打在陈天脸上,像是挠痒痒一样,但陈天还是装作一副很疼的样子,捂着嘴巴又赔了个笑脸说:“现在知道了,龙哥,我喊您一声哥,您收我一小弟,小弟帮大哥保管东西总没错吧,您看您那匕首…”

  绿毛哈哈大笑了两声说:“老子还他妈第一次见这种人,你说让我收你做小弟我就收,那我龙哥的面子往哪放?我龙哥收小弟有自己的规矩,你现在跪下给老子磕三个响头,喊声大哥,我就算收了你这小弟了!”

  陈天一下子把笑脸收起来,眉宇间瞬间爆发出一股杀气,一字一句说:“先生,我们这个酒吧不允许带管制刀具,还请您配合我们的工作!”

  绿毛一下就火了,举起拳头就想朝陈天脑袋上招呼,就听到酒吧里面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呦,这不是龙仔吗?”

  徐楠慢慢从酒吧里面走出来,她今天一身黑色的职业装,特别是下身的高岔包臀裙,看的绿毛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呦,徐老板,好久不见!”绿毛赶紧收手给徐楠递上了一根烟。

  徐楠没接过去,看了一眼陈天对绿毛说:“我这伙计是新来的,有什么照顾不周的,你还多担待啊!”

  “哪里哪里,徐老板的人,那就是我家兄弟,哪有什么照顾一说。”绿毛虚伪的应和到。

  “那你这匕首,”徐楠笑呵呵的看了一眼那把价值不菲的匕首说:“要不就交给我保管?伙计做事儿你不放心,我徐楠你总信得过吧?”

  “徐老板你这话就严重了,我还能信不过你吗?”绿毛说着把匕首交到了徐楠手上,打了声招呼,带着人就进去了。

  陈天心里想笑,其实他刚才就看出来了,徐楠没有喊龙哥,而是叫龙仔,光这一点就说明这个绿毛,徐楠根本没有放在眼里。

  绿毛进去之后,徐楠冷哼了一下把匕首扔给陈天问:“刚才怎么不还手?”

  “徐老…啊不,楠姐,这怎么说都是你的客人,我就一保安,和他们动手,这不给你找事儿吗?”

  “呵呵,还挺懂事儿,行,这匕首就送你了,拿着玩吧。”徐楠笑呵呵的说。

  “这不是他的…”

  “让你拿着就拿着,哪跟我这么多废话?”徐楠秀眉一横说:“我不收拾他就算好的了,还敢找我来要?”

  有了徐楠这话,陈天就放心了,赶紧把匕首收了起来。

  徐楠在外面打了几声招呼就往酒吧走,还不忘交代陈天说:“今天晚上夜班,你和别人换一下,你来站,给我盯紧点儿,晚上别出叉子。”

  今天也不知道咋了,人流量比以前多了好几倍,才下午七点,酒吧里就已经人满为患,连下脚的地方都没了。

  “你听说没,今晚夜色酒吧有神秘福利啊!”

  “听说了啊,要不我咋大老远跑来了呢!那个姓徐的老板娘,真尼玛骚啊,看的老子想干她,也不知道到底带人上套房干啥去了…”

  原来是今晚有活动,陈天又站了一会,九点多的时候,徐楠从酒吧出来,把陈天拉了进去,指着里面熙熙攘攘的人说:“今天晚上,把人给我看紧了,不要出任何事情!”

第4章 两个大哥又如何

  看到徐楠一副严肃的表情,他知道,今天晚上这里要有大事发生,狠狠的点了点头。

  徐楠爬到二楼,继续招呼包厢的客人去了,这一层的人大都是些混混,真正有头有脸的都坐在包厢里,那些人,都是徐楠得特殊照顾的人。

  陈天不喜欢这种氛围,大厅里面放着重金属音乐,舞蹈池中央一群人在跳舞,姑娘们就像是要热的发疯了一样,一件一件的脱掉自己的衣服,惹的周围的男人们一阵欢呼,个别时候,有些长相又好,身材有好的女人在舞池里搔首弄姿,就有男人大把大把的往女人身上扔钞票,还想上去把女人带走。

  就像现在舞池中的那个女人,长得的确不错,身材更是火辣惹眼,正穿着比基尼在舞池上不停的扭动着身体,底下男人喊个不停,特别是其中两个男,一个大光头和一个瘦猴,两人叫的最欢。

  比基尼女人扭了半天也累了,直接弯下腰,把脑袋从两腿之间露出来魅笑到:“今晚,谁想把我带走?”

  下面男人呼啦啦一片叫好,光头先忍不住了,一下跳上舞台,在那女人腰上摸了一把,从兜儿里拿出好几张红票子,直接塞到了女人手上,淫笑说:“妹子,今晚跟哥快活去!”

  底下似乎有不少人认识这光头男,他一说要带走这个女人,很多人直接不敢吭声了,倒是那个瘦猴,紧接着就跳了上去,更是直接的拍了拍那女人的屁股,略带挑衅的看了一眼光头说:“这妞儿,老子今天带走了!”

  底下的人彻底没人说话了,反倒是一个二个脸上一副兴奋的样子,陈天还听到有人窃窃私语说:“卧槽这下好玩了,猴子和强哥要是干一架,老子今天算是来着了!”

  陈天发觉事情有些不妙,赶紧挤到了人群里,警惕起来。

  瘦猴说完,光头马上拽了拽那个女人,强硬的说:“猴子,老子的女人你也敢抢?活腻歪了?”

  瘦猴倒是没去拽那个女人,反倒是悠然自得的点上一根儿烟说:“光头强,老子平时给你脸了?喊你一声强哥那是给你面子,别给脸不要脸,赶紧把你脏手撒开滚下去,别几把碍眼!”

  他这话说完,陈天就感觉到那个强哥身上一股怒气起来了,姑娘也不管了,一下甩到一边,凑到猴子面前说:“别几把给老子废话,今天这人,老子带走定了!”

  他说着,右手就已经捏成拳头直接往猴子脑袋上砸过去,这猴子也不是吃素的,一侧身就躲过了,同时一拳打在了强哥肚子上。

  底下看热闹的人马上吼叫起来,陈天赶紧一个翻身跳到舞池中间,挡在了强哥和猴子中间客气说:“两位,两位,好好说,别动手嘛,大家都是自己人!”

  看热闹的人又安静了下来,紧接着一起发出了震天的笑声。

  “这他妈是个保安吧?老子没看错吧?”

  “哈哈,笑死老子了,哪来的保安,敢在这两个大哥面前搞事情?不想活了?”

  那边猴子和强哥也一脸疑惑,猴子问陈天:“你小子新来的吧?不懂规矩?”

  “懂懂,您两位的大名我可是如雷贯耳。”陈天说着给猴子递上了一支烟:“只不过实在是不好意思,这里真不能打架。”

  “我去你妈了个逼!”猴子一巴掌打掉陈天手里的烟,揪着他的领子骂道:“赶紧给老子滚下去,再多说一句话,老子把你牙打碎!”

  陈天身后那个强哥也走过来,拍拍陈天的肩膀说:“小兄弟,你一边呆着去,这是老子和那个傻逼的事情,你不管。”

  陈天看只是这样劝说是没用了,轻轻叹了一口气,抖掉肩膀上强哥的手,突然脸色一冷说:“我再最后警告你俩一遍,这里不许打架。”

  他声音不大,底下看热闹的人却听的清清楚楚,又是一阵哄堂大笑,好几个人甚至笑的腰都直不起来,指着陈天说:“这他妈真是个找死的傻逼啊,哈哈哈!”

  陈天没理会他,猛的伸出两只胳膊,在猴子和强哥身上一推,两个人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给震退了一样,猛的往后退了好几步,一脸的不可思议。

  底下的笑声也在这一瞬间停下了,所有人脸上都写着“不敢相信”四个字儿,目瞪口呆的看着陈天,就连包厢里,都走出来了几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看着陈天。

  猴子比强哥反应快,刚站稳当,一个健步就扑了上来,拳头直奔陈天的脑门。

  看猴子有了动作,刚才同样丢了大面子的强哥也像是只恶虎一样扑了过来,被人前后夹击的陈天并没有慌张,反而是嘴角掠过一丝不易被人察觉的微笑,轻轻往后一退,躲过了两人的进攻,反而是猴子和强哥撞了个满怀,拳头都打在了对方身上。

  底下人又开始笑起来,他们都是山城本地人,猴子和强哥的名号还是听过的,虽算不上北城的霸主,但也算是叫得上名的人,平日里飞扬跋扈,现在却被一个保安耍的团团转!

  陈天冷冷的看着猴子和强哥说:“我再说最后一遍,这里不允许打架,不要逼我出手。”

  这两位啥时候吃过这么大的亏,两人像是发疯了一样,吼着喊着就扑了上来,陈天心里暗叹一口气,这是老天为难我啊!

  陈天没有躲避攻击,反而是直接迎面朝猴子冲了过去,再还有半米就要接触到的时候,突然一个弯腰,同时右手捏成的拳头狠狠砸在了猴子肚子上!这还没完,几乎是出手的同时,强哥已经扑到了他背后,陈天下身横扫一腿踹在了强哥脚腕上,那个比他高出两个头的男人一声惨叫就倒在了地上。

  下面的人看的话都说不出来了,前后不过十几秒,北城两个大混混就被一个不知名的保安给打倒在地,他们不禁抬头仔细观察陈天,这人到底什么来头?!

  此时猴子和强哥只能躺在地上哼唧,陈天虽然没有下狠手,但他也知道,猴子的肋骨至少断了两根儿,而强哥的脚腕,没有两个月是没办法好好走路了。

  那件事后,陈天曾答应过自己,不到迫不得已,一定不能鲁莽行事,更不能闹出人命,今天如果不是他答应徐楠会看好场子,根本不会出手。

  “还打吗?”陈天看着地上躺着的两人,一字一句的问。

  “不打了不打了!”

  猴子和强哥几乎是同时脱口而出,都像是见了鬼一样坐在地上往后蹭,屁滚尿流的爬下了舞池。

  陈天站在舞台中央,看着底下的人说:“今天大家给我一个面子,也是给楠姐一个面子,不要闹事,”他说到这,眼神突然凶狠继续道:“但有谁想和我玩玩,我陈天绝对奉陪到底!”

  陈天说完就跳下了舞台,只剩下一众人等站在下面发呆,大家心里都清楚,山城这是又出了个牛逼的人物,还他妈是个小保安!

  没一会儿,刚才的事情似乎就被人忘却了,舞台上的女人继续跳着舞,底下男人继续嘶吼着,陈天抽着烟,不知为何又想起了几年前。

  “铛铛铛!”

  陈天被一阵敲锣声惊醒过来,看看时间,自己一时发呆,居然已经三点多了。

  这时站在舞台上的正是徐楠,就连包厢里的人都跑出来依靠着栏杆看着她,不得不说,徐楠今晚这一身装束加上精致的妆容,是个男人都想犯罪。

  她围着舞池转了一圈儿,好几次还故意差点摔倒,若隐若现的走光一下,惹的众人一阵欢呼。

  回到中央,她又敲了敲手里的小铜锣,邪魅的说:“我宣布,夜色酒吧六月神秘福利夜,正式开始!”

第5章 冲突

  陈天自然不知道夜色酒吧的神秘福利活动,但其他人听了徐楠的话之后,都是一副近乎疯狂的表情,老板娘带人去楼上套房到底做什么,大家都想知道。

  每个神秘福利夜,都有一个主题,比如上次的主题是金钱,就是大家竞价,谁出的钱高谁就能被徐楠带上去。

  陈天虽然对套房里面的事情也挺好奇,但他也有自知之明,自己刚到山城没多久,要钱没钱,要权没权,根本没戏,他要做的是维护好现场秩序,不要让这些人闹事。

  “大家静一静。”徐楠笑着说:“今天神秘福利夜的主题是,欲望!”

  很明显底下的人都没听懂是啥意思,徐楠笑着拍了拍手,舞池后面的地板打开一个口子,三个穿着热辣的性感少女走了上来。

  就连定力一向很好的陈天眼睛都被吸了过去,这三个女孩儿看年纪不会超过二十五岁,三人分别穿红黑白三色比基尼,迈着猫步走在台上,好不惹眼。

  随着这三位女生出场,把酒吧气氛推向了第一个高潮,底下人欢呼一片,台上三个女孩儿抱着舞台上的钢管,搔首弄姿,时不时的还伸出灵巧的粉红舌头在抿一抿嘴唇,惹的下面男人疯狂喊叫。

  三人扭动了一会儿,徐楠才拿着话筒继续说:“今天的主题是欲望,谁能冷静面对我们台上的三位妙龄少女,谁就能享受神秘福利!”

  随后徐楠说了详细规则,要求男士只穿内裤上台,少女不会触碰参加人身体,十分钟之内只要男的保持“冷静”即可。

  徐楠说完,给台下的陈天使了个眼色,让他到舞池后面。

  规则说完,很快就有人报名,徐楠通过选号方式选出了第一个参见人,是个大胖子,只穿着内裤上台像是个相扑运动员一样滑稽,站在台上还不到两分钟,在三个女孩的性感热舞下就把持不住了,被人哄了下去。

  后面又来了三四个人,基本上都是两分钟不到就下去了,倒是陈天在后台大饱了眼福。

  不得不说这三个女孩儿肯定是徐楠特殊训练过的,举手投足间都带着一股子神秘的性感,虽然和参赛者没有身体接触,但就连一个眼神都像是在挑逗着对方的神经,更别说是不是的舌头轻抿嘴唇,手掌在胸前不经意划过这样的动作了。

  “我来!”

  二楼包厢上突然有人吼了一嗓子,接着直接从包厢上跳了下来!

  陈天定眼一看,这人居然是那天晚上来接王振回去的那个叫毁子的男人!

  这二楼虽然不高,但要想跳下来以后毫发无伤,还是得要点功夫的,这就更让陈天确认这个毁子不一般的身份,绝对不仅仅是个狗仔小弟那么简单。

  他也不啰嗦,上来直接把外套脱了个干净,一身的肌肉和几条触目惊心的伤疤,几乎要赶上陈天。

  他是不会单独来这里的,王振估计就坐在二楼,他是想让毁子赢到这次机会,好趁机报复徐楠吗?

  徐楠也明白这一点,但这活动毕竟是面向全部人的,她也没多说什么,使了个眼色,就让三个少女开始了。

  不知是徐楠的眼色,还是因为毁子的满身肌肉让三位少女动了春心,三人这次格外卖力,一度让陈天都要把持不住,更别说台下那群男人了,每一次少女们樱桃小口吐着热气慢慢划过毁子大腿的时候,下面的人都像疯了一样叫喊着,就连陈天都感觉身上痒痒的,就好像那些热气是吐在自己身上了一样。

  奇怪的是毁子毫无反应,甚至连看都没看那三个女人一眼,而是把目光锁定在了徐楠身上,眼神冷峻,毫无感情。

  时间过去的很快,三位少女使尽了浑身解数,都无法让毁子起一点反应,终于,在十分钟时间到达的时候,徐楠不得不宣布,这次神秘福利的获得者是毁子。

  “好!”

  二楼上一个人夸张的拍着手走了下来,他身后跟了好几个人,还拄着拐杖,正是王振。

  他的伤好的差不多了,走路还有点问题,走到舞池中央,清了清嗓子对下面的人说:“行吧,你们都散了吧,没你们什么事儿了!今天是我王振的场子!”

  其他人知道王振的名号,自然不敢不走,很快人就散去了,王振转过身色迷迷的在徐楠身上扫了一圈儿说:“老板娘,今天晚上你可得让我好好快活快活啊!”

  “王老板您可能要失望了,这神秘福利可不是您想的那样,”徐楠尽量保持着镇定,但陈天能看出她有些害怕:“具体的,您跟我上楼再说?”

  徐楠不知道王振会不会在楼上对自己动手脚,但毕竟这活动是夜色酒吧的招牌,不能不做,所以临上楼前,她偷偷看了一眼躲在舞池后面的陈天。

  待那几个人上了楼,陈天慢慢跟了上去,二楼的套房很多,特别是尽头的那一间,豪华程度几乎可以媲美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徐楠打开门,把王振引了进去,毁子在门口待着。

  陈天藏在角落,心说自己就在这里藏着,里面如果出事儿了他就冲进去,再怎么样也不能让徐楠出事儿。

  “出来吧,不用藏了。”

  毁子突然对着陈天藏着的地方喊道,连陈天自己都愣了一下,居然被发现了?

  他对自己隐蔽的功夫还挺有信心,毕竟之前那些年,跟踪潜伏算是陈天每天都在做的事,这人到底什么来路,能发现自己?

  陈天也没必要继续躲着了,从角落里面走了出来,笑呵呵的站到了毁子身边,想听清楚屋里面的声音。

  两人都没说话,但彼此心里都清楚,一旦屋里面出什么事儿,这两人必定要在门口大干一架。

  好一会屋子里面都没声音,正在陈天略微放松的时候,突然听到里面徐楠尖叫了一声!

  他马上转身准备踹门,但腿刚抬起来,就被毁子硬生生的用手掌给压了下去,挣扎两下,居然摆脱不了!

  陈天这会才意识到自己错了,他原本以为这个毁子只是有些功夫,但两招下来,他马上意识到,这人极其不简单!

  “我老板办事,不喜欢别人打扰。”毁子冷冷的说。

  “我劝你放手,别给自己惹麻烦。”陈天略显兴奋,他已经好久没有碰到能让自己兴奋起来的对手了!

  毁子不和他啰嗦,拳头直奔陈天面门而去,后者轻松躲开,却发现毁子另外一只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按在了他的腰上,手腕轻轻一发力,陈天就感觉下半身一点力气都没了,腿一软几乎要摔在地上!

  这招数他实在太熟悉了!

  但时间上不允许他多想,既然要倒在地上,陈天趁着摔倒的劲儿,上身发力猛的往身后的门上砸过去,结实的房门在他大力冲击之下,轰然倒地。

  屋子里,王振正把徐楠压在身下,徐楠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扯下了一大半,两只大白兔快要跳了出来,更可气的是,徐楠脸上红红的,一个巴掌手印赫然印在脸上!

  陈天不知为何一股子邪火就从肚子里窜了上来,五年了,那件事之后他从没有这么愤怒过!

  陈天从地上窜起来,眨眼间就到了王振身边,一脚狠狠踹在王振肚子上,几乎把他踢飞出去!

  陈天把床上被子裹好抱住徐楠,刚想带她走,就感觉后腰位置被人狠狠踢了一脚,这下位置和力度都很大,他疼的直接摔在了地上。

  毁子锁上身后的门,过去把王振扶起来,王振被陈天踹的嘴角都开始流血了,狠狠吐了一口血唾沫瞪着陈天说:“好小子,老子今天不仅要上了这个婊子,还要干死你!毁子,过去给我把徐楠扒了!”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