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浩天、李舒曼是《堕落少女》小说男女主

发布时间:2018-12-05 16:10

叶浩天李舒曼小说

堕落少女全文阅读

  叶浩天、李舒曼是《堕落少女》小说男女主角,网络作家梦里梦外是此书的作者,小说又名你是一场不朽的梦。主要讲述了刚毕业的李舒曼,在一家外贸公司做秘书,从小出生在农村的她虽然才22岁,却已经学会了女人拜金的欲望。而后来对于那个男人来说,她不过是一场交易,或者说是他的玩具...
  我狠命推开他,第一次觉得眼前的男人是这么陌生。
  “你给我滚!”我拼命扭动身体,但是怎么敌的过他一米八的大个子,我一再地抗拒,却没有想到,这对于一个常年漂泊在海上,一年都没有碰过女人的男人来说,又是一个多么大的诱惑。
  “老婆。”他忽然喃喃地说,让我有些恍惚,仿佛回到了那些青涩年代,我一踟蹰,他的身体就强行进入了,一阵剧烈的疼痛,让我的心缩成一团,一年都没有见过安峰了,我的身体仿佛被冰冻了,此刻的他,也撩拨不起我的热情。
  看着我痛苦的表情,他更加的兴奋:“小**,老子不在,你都不知道被几个男人上过了,还在这边装清纯,绿帽子都不知道给老子带几顶了。”他虽然愤怒,但是脸上带着兴奋的光芒,那是长久没有尝试过女人滋味的兴奋。

第1章 我叫李舒曼

  “舒曼,你好漂亮!”一双色眯眯的眼睛在我隆起的双峰上上游移着,仿佛要把我吞下,他的手也要不安分地伸向我的裙底。

  我恶心地咽了口唾液.还是陪笑地看着他:“刘局长,我敬您一杯!”我有些哆嗦地推开他一双油腻的手,不由地扶了下额头,该死的,今天怎么头这么晕,难道我斜眼瞧了一下身边的大哥安凯。

  我叫李舒曼,今年24岁,但我已经是一个孩子的母亲,老公安峰在海上上班,终年出海,所以,我几乎是一个人独居,平时,上班的时候,孩子会放到婆婆家。

  我父亲早逝,母亲没有正经工作,她是靠着做零活把我拉扯大的。

  我在一个小公司做销售,日子虽然辛苦,倒是也能顾上我们母女平时的开支。

  今天,下班时候,婆婆给我打电话,让我去丰宁酒店接老公的大哥安凯。

  却没有想到这是一个局!

  刘局长的手马上就要伸进我的裙底,他一双眼睛里充满了情欲,在他的眼睛里,我就像是一个猎物一般:“早就听说舒曼美女秀色可餐,今天一见果真名不虚传!”他猥琐地笑着,接着酒劲就要揽我入怀。

  “不好意思,刘局长,我今天有点不舒服。”我强忍住心中的恨意,挤出一个笑容.对于,安凯,我不想在此刻撕破脸,我还是给他留下点情面的。

  但是心中的耻辱又该怎么说?来酒店之前,我喝了一杯他递给我我的橙汁,现在我越来越肯定,他在里面下药了,我可是他的弟媳阿!”

  但是他们又把我当过家人吗?

  我脸上露出一抹冷笑。

  “刘局长,舒曼有点不舒服,要不我让依依陪你吧。”安凯压低声音对刘局长说到,不过还是被我听到了。依依是安凯的媳妇,没想到他竟然无耻到这种程度,拿自己的媳妇取悦上司。

  不过我也早有耳闻,田凯的媳妇依陵几乎睡过他们单位所有的男人。至于原因,就不言而喻了。

  “还有晴晴。”见刘局长不语,安凯又赶紧补充到,“她们两姐妹的功夫可是众人皆知的哦,刘局长你不想试试双飞吗,爽得很,保证让你飘飘欲仙。”晴晴是依陵的亲生妹妹,两个人的名声半斤八两的,我只知道他们无耻,却不知道他们无耻到这个程度。

  “他们有舒曼漂亮吗?”刘局长色眯眯地看了我一眼,附在安凯的耳边说到。

  “刘局长,您放心吧,依依晴晴的滋味保准你尝了再也不会忘记!”两个无耻的男人咬着耳朵,他们以为我听不到,却不知道,那声音刺耳的很。

  我冷笑了一声,眼睛里却含满了泪水。

  没想到,丈夫经常不在家,连他的哥哥都这样拉我下水。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不好意思,刘局长,大哥,我有点不舒服,我先回家了,我还得接妞妞放学呢。”我还是有礼貌地对他们笑了笑,逃也似地拿着我的小包离开了。

  “哎,美女,别走啊。”我听到刘局长恶心的声音,但我还是头也不回地走了。

  坐在自己的小破车上,我瞬间泪如雨下,想当初,我和老公是多么的恩爱,那时候我们是在一个学校毕业的,他对我简直好到骨子里。

  结婚的时候,婆家什么钱都没有出,我几乎是裸嫁的,我们贷款买了一套房子,简直是借遍了所有的亲戚,丈夫只好去出海,刚开始待遇还是很好的,没想到现在越来越不行了,他的脾气也变得愈加暴躁。

  但是我对他还是有感情的。

  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做对不起他的事情。

  我开着我的小破车慢悠悠地回到了家。

  因为心情不好,我连锁都打不开了,出去的时候明明锁好的,真的的,人倒霉起来锁也要和我作对!

  忽然,门开了,一双手把我拉进了屋里,我还没有反应过来。

  一双手,使劲地掐住我的脖子。

  我刚要喊救命,却发现那是我的丈夫安峰。

  “你个不要脸的,你去哪儿了?”安峰恶狠狠地看着我,眼睛里尽是愤怒,“听大哥说你在酒店里和男人又搂又饱的,你个浪货!”

  安峰更加恶狠狠地撕掉我的衣服,我胸前顿时春光大泻!我赶紧用衣服挡住了胸口。

  “怎么了,贱人,那些男人能看我就不能看吗?”安峰看着我,目眦尽裂,他的眼睛里,简直要喷出火来,“你就这么骚,就这么耐不住寂寞,我不在家这段时间,你都和哪几个男人鬼混了?”他轻蔑地看着我,“看你的裙子,大腿都露着,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呢。”他伸手一拽,我的裙子就被他拉了下来,紫色的蕾丝内裤露了出来。

  “变态。”我狠狠地给了他一耳光。

  “骚娘们,我都嫌你脏,我只是为解决生理需要。”安峰忽然使劲将我抱起来,狠狠地甩到了沙发上。

  我使劲挣扎着,却让他更加兴奋:“骚娘们,怪不得那么多男人对你感兴趣,你的身体,还是这么诱人。”

  他一双手使劲揉着我的胸,同以往的怜惜相比,这次更多的是情欲,此刻,他只把我当做他的一个玩具。

  我的眼睛里含满了泪水,什么时候,我爱的男人变成了这样?

  他伸手撕掉我的内裤,一双大手开始揉捏我。

  “安峰,不要!我还得去接妞妞!”

  “你装什么纯!”他贪婪地揉捏着我的蓓蕾,眼睛里充满了情欲,“李舒曼,即便再多男人玩你,我也要玩你最后一次,你是我的!”

  他的身体愈加坚硬,就要长驱直入。

  我却觉得异常耻辱,只想把他推开。我不能在这样说不清道不明的情况下和他发生关系,尽管他是我的丈夫!

  安峰使劲打了我一耳光,一个翻身压到我身上。他嘴里喃喃念着:“小贱人,我都不该对你这么好,是我太惯你了,竟然给我戴绿帽子!””

第2章 这是一场羞辱

  我狠命推开他,第一次觉得眼前的男人是这么陌生。

  “你给我滚!”我拼命扭动身体,但是怎么敌的过他一米八的大个子,我一再地抗拒,却没有想到,这对于一个常年漂泊在海上,一年都没有碰过女人的男人来说,又是一个多么大的诱惑。

  “老婆。”他忽然喃喃地说,让我有些恍惚,仿佛回到了那些青涩年代,我一踟蹰,他的身体就强行进入了,一阵剧烈的疼痛,让我的心缩成一团,一年都没有见过安峰了,我的身体仿佛被冰冻了,此刻的他,也撩拨不起我的热情。

  看着我痛苦的表情,他更加的兴奋:“小婊子,老子不在,你都不知道被几个男人上过了,还在这边装清纯,绿帽子都不知道给老子带几顶了。”他虽然愤怒,但是脸上带着兴奋的光芒,那是长久没有尝试过女人滋味的兴奋。

  我只能在他的身体底下默默忍受着,没有丝毫快乐。

  “你给我叫,大声地。”安峰忽然给了我一耳光,“如果你叫的好的话,说不定离婚的时候我还能多给你点赡养费,只要你能把我伺候舒服了。”

  听到他这样说话,我觉得自己之前的想法是多么的可笑,他不再是之前那个安峰,岁月如梭,他早已变成一个麻木不仁的男人。

  “安峰,不要这样对我,求求你。”我有一种被强暴了感觉,从来没有觉得的羞辱,那一刻,我甚至想从此和他恩断义绝。

  他按住我的双手,不停地从我身上索求快乐,一遍又一遍,仿佛要把他的恨,都狠狠地发泄出来,痛苦加上羞辱,我觉得我一度要昏过去。

  终于,他发泄完了,翻身下去,脸上尽是冷漠,没有一点温情。

  我抱着衣服缩在墙角,感觉从未有过的寒冷,什么时候,把日子过成了这样!

  忽然一阵剧烈的敲门声。

  我迅速地整好头发,穿上衣服,门外,是抱着妞妞的公婆。

  安峰冷漠地坐在一边:“爸妈,你们怎么来了?”

  婆婆何等聪明,她一下子都看出来我们两个“搏斗”的痕迹,她鼻子冷哼了一下:“峰儿,安凯说的都是真的吗,这个女人,就这么饥渴?”

  她指着我,满脸的愤怒。

  真的假的,想必她心中最清楚了,这个老太婆,可真能装!

  安峰仿佛受到了奇耻大辱,他指着我,眼睛里的火焰仿佛能将我吞噬一般,“这个女人,我要和她离婚!””

  “对,这样的女人不能要,她能给你戴绿帽子,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有第二次就会有第三次,我们家丢不起这个人。”婆婆苦口婆心地教育着安峰,仿佛我是这个世界上十恶不赦的女人,“女人阿,最重要的是身子干净,在古代,她这个样子可是要浸猪笼的啊!”她一个劲的煽风点火,唯恐天下不乱。

  这话让安峰听起来更加刺耳,他的眉毛蹙成一团,双手紧紧握拳,常年海上工作,他手上的青筋突起,看起来狰狞可怕。

  “离婚。”他狠狠地从牙缝里挤出这样一句话,

  “离婚可以!”我的语气异常平静,“身正不怕影子歪,我说过,我没做过的事情绝对没有做过,结婚这两年来,我一心都扑在家庭上,照看妞妞,赚钱,我哪里有什么闲工夫做那龌龊事!”

  “休想骗人,大哥不会说谎的,出轨的女人脸上不会写着出轨这两个字的,李舒曼,不要给自己狡辩了!”安峰恨恨地说到,语气里充满了不信任。

  我知道,如果夫妻之间信任出现了裂痕,那么夫妻之间的关系就完了,不过我已经无所谓了,我早就看清了这个男人的嘴脸。

  “妈妈妈妈!”妞妞忽然伸出双手,要我抱抱,瞬间我的心里变得非常柔软,唯一值得留恋的也只有我的孩子了。

  “不要理她,这个贱妇!”婆婆恶狠狠地说到,把妞妞紧紧抱在怀里。

  我冷哼了一声,终究不能把婆婆当亲人的。

  这一刻,我心中冰凉。

  “对于这件事情的始末,我相信有些人心里最清楚!”我冷冷说到。

  我看到婆婆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

  “都给我滚!”安峰忽然发飙了,他的声音很大,整个楼层都觉得颤抖了起来,“李舒曼,你给我留下。”

  婆婆公公带着妞妞迅速地离开了。

  “李舒曼,本来我还想着我们离婚的话,就把这套二居室给你,但是现在,你出轨在先,你是选择赔偿我还是净身出户。”安峰斜晲着我,那一刻,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陌生人,不,他本来都是一个陌生人。

  我冷笑了一声,刚才这个还侵犯我身体的男人,此刻就像是一个小丑一样。

  “房子是我辛辛苦苦打工赚的,为什么要我净身出户,当初为了付房子的首付钱,我借遍了家里所有的亲戚,还拿出来了自己辛苦攒下的八万块钱,要说净身出户的人是你,安峰!”

  “是你出轨在先,竟然还向我提条件!”他一手握住我的下巴,眼睛里露出凶狠的光芒,“我没有让你赔我青春损失费就是好的了。”

  “你是你是处女吗,你为我剖腹产生孩子了吗?”我没有想到眼前这个男人是如此的无情,想当初在大学时候,在他生命中最贫穷的日子,我陪在他身边,并将自己的初夜交付于他,后来舍命为他生孩子,我不敢想,想起来就寒心!

  男人无情起来真像一把刀。

  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我看见他的眉毛蹙成了一团:“舒曼,出事了!””他忽然像一个孩子一样对我说。

  我抬眼并不理他。

  他又说到:“我们部门出事了,出大事了,一个刚入职的大学生掉到海里淹死了,正是我的班,怎么办,我是偷偷跑回家的!”他的双拳紧握着,“舒曼,我该怎么办?”

  这个男人变脸可真快。出事了想到我了。

  我知道他的意思,他的上司一直对我有意思,他想让我,去勾引他。

第3章 一场交易

  迷蒙的灯光下,我的脸色微红,看着眼前这个男人,我一时间有些呆滞,对于安峰这个上司,以前我从来没有认真看过。

  原来他竟然是这么帅气。

  他有着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微醺的眼睛,这让他在灯光下看起来格外的迷人,哦,我竟然用迷人这个词语来形容一个男人。

  我都有些轻视自己了。

  本来来这里都是经过婆婆和安峰的苦苦哀求,我本来想着经过这件事情就彻底和他们做个了断,没想到我也是外貌协会的,一看见帅哥就动了心思。

  不过我深深了解自己的处境。

  对于这个男人来说,我不过是一场交易,或者说是他的玩具。

  “你洗好了吗?”男人打量着我,他的眼神中充满了讨好,让我瞬间觉得不是那么不自在。

  “嗯。”我点头,有些羞涩地拽了拽身上的浴袍。

  男人用手指轻挑一下,我瞬间全身赤裸地出现在他面前。

  我对于自己的身材还是充满信心的,虽然生过孩子,但是,我依然有着充满弹性的傲人的双峰,而且我的臀部,是男人最喜欢的那种翘臀,用闺蜜的话来说,我就是那种让男人一看就想上的女人。

  可惜,我嫁给了安峰。只因为青涩年代他对我的关怀。

  不过,那些都已经成为过去。

  “你的下巴很漂亮。”男人把手放在我的肩膀上,坐怀不乱地盯着我。

  他的眼神很平静,好像是我叫来的小弟一样。

  “谢谢领导夸奖。”我低头,我忽然有点不适应,就这样全身赤裸地站在他面前,全身上下都被一览无遗,明知道来的目的是什么,还是让我很羞赧的。

  “你有没有玩过角色扮演?”他忽然说到,双眸充满了平静。

  “没有。”我摇头。

  “今天就陪我玩一次吧。”他揽我入怀,可怜我连一个内衣都没穿,就这样硬生生坐到他的腿上。

  “怎么玩?”我问到,在他的眼睛里我看不到任何答案。

  忽然他变戏法地拿出一个护士服,扔到我面前:“给,穿上!”他的眼睛里闪烁着暧昧的光芒,“你穿上这个,一定很漂亮!”

  我晕,我有些诧异,有钱人都是这么玩的吗,不过我还是穿上了护士服,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极其让人厌恶的事情,我却讨厌不起来!

  换上护士服后,我看到他眼睛一亮,仿佛看着一个猎物一般看着我。

  “你好漂亮!”他认真地盯着我的眼睛,“你是我见过的最漂亮性感的女人!”他一只手板着我的脸,开始吻我,他的吻很霸道也很温柔,瞬间把我挑拨的也意乱情迷起来了,我甚至希望他的手,能迅速触摸我的蓓蕾。

  他撕掉我的衣服,开始疯狂地在我身上吮吸,很快,我就发出了一阵呻吟。

  我竟然很喜欢这种感觉,丝毫没有反抗,仿佛我们是一对浓情蜜意的恋人。

  “你真美!”他轻喃,一个直挺,进入我的身体,瞬间,一种从来没有的感觉涌遍我全身,那是安峰从来没有给过我的美妙。

  明知道这种感觉不真实,可是,我竟然动心了。

  我知道,自己身材较好,面容精致,大学时候,有许多男生都打过我的主意,可是我唯独选择了不怎么优秀的安峰。

  主要还是源于我的不自信,我的家庭,我的出身,我以为,我是世界上最苦命的女孩,我没有一个幸福的家庭。

  而那些男人,却以为我是最性感妩媚的女人,是上帝的宠儿。

  我也知道我很美,所以在面对那些男人时,我总是尽量隐藏我的光芒。

  我在他身体底下扭动着,可耻的,我竟然有了生理反应!

  他一手扶着我的身体,一手在我胸前揉捏着,我瞬间也意乱情迷了起来。

  过往像是放电影一般在脑海中掠过,安峰和我相恋的一幕幕,我知道,我们之间完了,今晚过后,我就要和他签离婚协议,这个男人,从此陌生的连路人都不如。

  一阵令人迷醉的颤栗之后,我们两个一起筋疲力尽地躺在了床上。

  “你和你家人求我的事情,我会尽快办妥的!我叫浩天。”他看着我,眼如明镜,在这样的时刻,在他脸上看不出一点龌龊,仿佛这不是一场交易,而是我们两个的倾情演出。

  我竟然有些迷醉了。

  是的,像他这样一个权势滔天而又年轻帅气的男人,哪个女人能不心动。

  而我,也仅仅是心动而已。

  忽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浩天!”一个女人嗲嗲的声音,这声音让我听起来格外熟悉。

  我看到浩天的眸子一沉,似乎有些不耐烦。

  但是他披上衣服,打开了门。

  “浩天!”一个打扮的十分洋气的女孩说着就要往他怀里扑,她看起来很漂亮,但是给我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哦,我想起来了,原来她是我的大学同学玉肖。

  她马上就发现了我,她看着凌乱的床铺,很明显的刚刚欢愉过的痕迹。

  “浩天,这是怎么回事?”她看着我,满脸的愤怒,“李舒曼,你怎么在这里?怪不得我给你打电话你一直不接,原来和这个狐狸精在一起。”

  “不是你看到的那样。”我赶紧解释,很明显,她是浩天的女朋友。

  “你有什么资格管我?”浩天冷冷地看着她,“我爱和哪个女人上床就和哪个女人上床,和你有什么关系!”

  “浩天,我是你的未婚妻啊,我们双方家长都是见过面也同意了的,你怎么能这样。”玉肖看我的眼神简直要把我吃掉。

  “谁说你是我的未婚妻阿,我没有承认。”浩天的眼神里充满了不耐烦的冷淡,“你赶紧给我离开这里。”

  “是因为她吗?”玉肖更加愤怒了,“浩天,你找谁不好,非要找这个已婚妇女,她还带着个孩子。你知道她家人的名声有多差吗,她弟媳,还有她弟媳的妹妹,和别人双飞是出了名的!”

  “滚!”浩天冷冷地从牙缝里挤出来这句话。

  玉肖狠狠地撞了一下门走了。

第4章 嘲笑

  “舒曼,让你受委屈了。”浩天忽然充满温情地看着我,他递给我一张名片,“这是我的名片以后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的,一定要找我。”

  “不必了。”我接过他的名片,上面写着叶浩天几个大字,某某集团的总经理,这样的男人,是我触摸不到的。

  “这只是一场交易,我用我的身体换取了我应得的。我出了这个门,我们之间就没有关系了。”我依旧很是平静地说。

  “哦?”他挑眉,似乎很不信任地看着我,他的脸上带着玩味的光芒,仿佛我是他的猎物一般。

  此刻,我的心中倒是很平静。

  “记得打电话给我。”他温柔地看着我,见我要走,他抖了抖手中的名片。

  “嗯。”我微微点头。

  推开门,婆婆竟然反常地在我家里做饭,见我回来,她眼皮都不抬一下:“我就是这劳碌命阿,从年轻到这时候,从来都没有休息过一天,又是照顾老的,又是照顾小的,你说我的命怎么这么苦阿!”

  我没有理她,我知道,她主要是说给我听的,在他们家里,我怎么样都只是一个外人。

  曾经也想过真心相待,不过她的表现,让我一次次的寒心。

  安峰坐在电脑前,不知道在查些什么,公公在逗着妞妞玩。

  这样的日子,看似平静,其实锋烟四起。

  走近安峰的时候,我清楚地看到了他电脑上的内容:离婚财产的分配,原来,他在算计我!

  不过他们一家已经算计我很久了。

  我为了他的前途,将自己的身体交付给一个陌生的男人,他竟然还这样算计我,我真真真的寒心了。

  我在最青春年少的时候和他相恋,陪他度过了人生中最贫穷最黑暗的日子,他爸妈都没有正经工作,上大学时候他的学费都是自己赚的,和他谈恋爱的时候,我几乎没有花过他一分钱,出去吃饭,也尽量找最便宜的地方。

  男人真的让人心寒。

  安峰常年在外工作,而我做销售,平时要接触形形色色的男人,婆婆总是对我冷嘲热讽的,她总以为,我是用身体来换取钱。

  如果戴着有色眼镜来看待一个人,这个人的全身上下都没有好的地方。

  而我对待工作勤勤恳恳,做销售的工作,大家都知道,从早到晚,累的跟一条狗一样,睡觉的时间都没有,哪里还有时间周旋于这些男人之间。

  “安峰阿,妈听说现在好多女人都花心的很,男人不在家的时候,耐不住寂寞,陪单位里好多男人睡觉,等男人回来了,马上装的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为了孩子,还是凑合着过日子。舒曼那小狐狸精,一看都不是什么正经女人,你可得防着她,天天要和她聊qq和微信,千万不要让她给你戴绿帽子,丢我们安家的人。”听说,婆婆经常这样教育安峰,本来我在安峰心中老实本分的,婆婆老是这样挑唆,真是说不清也道不明了。

  偏偏安峰常年不在家,对我也没有安全感,婆婆说的多了,就老以为我在家里守不住寂寞,给他戴绿帽子。

  所以,他每次回家都冷不防,目的就是为了逮我有没有和别的男人鬼混。

  这让我对他很是厌恶。

  特别是这次,给我扣了这么一顶帽子。

  而且平时,虽然我早上上班之前把妞妞送去给婆婆,晚上下班回来再把妞妞接回家,可是婆婆还是一口咬定我不守妇道,有好几次,我下班回家,发现她鬼鬼祟祟地在我家门口盯梢,她还叮嘱安峰:“你看舒曼天天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你可千万记得,一定不要把工资卡交给她,如果你交给她工资卡,就相当于帮她养野男人,而且,一旦你们之间出了问题,还容易分的清楚。”

  所以这么多年,他们防我就像是防贼一样,除了妞妞幼儿园的学费,我几乎没有花过安峰一分钱。

  所以,我的处境相当艰难。

  本来想着就这样凑合过一辈子,没想到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我是决心要改变我的生活了。

  我要离开这个无情的家!

  在这个家里我没有半点温情,甚至于依陵,一个外来的女人,也老是在婆婆面前嚼舌根,说我长得漂亮,一身狐媚相,生来就是勾引男人的!

  她倒是不说说,她是怎么和那些男人打情骂俏的。

  她那肮脏的身体,都不知道被几个男人上过了。

  昨晚被叶浩天折腾了一晚上,我几乎身心俱疲,他像是一只发情的野马一样,一直拍打我的臀部,一次又一次狠狠地进入,虽然让我欢愉,但是身体却累的散了架一般。

  我已经懒得理婆婆了,反正我也快离开这个家了,随她怎么说。

  “孟可,你回来阿,看阿姨给你做了你最爱吃的里脊肉,一会尝尝阿姨的手艺。”我听见婆婆有些尖利而又谄媚的声音响起,我特别讨厌她的声音,平时她就像是一个农村的老太婆一样胡搅蛮缠。

  然而对于孟可,她却是很喜欢的。

  我知道,对于这种喜欢,也只是一时而已,她主要是为了气我。

  此刻,孟可就像是一个女主人一般,而我,仿佛是外来的保姆一样。

  一股怒火涌上我的心头。这几年,真是白白浪费我的大好青春了。

  婆婆现在已经把我狠狠地排除在外了。

  而我们离婚的推手,就是她。

  不要忘了,这一场又一场戏,都是她导演的,她一步一步将我推向那个男人,推离这个家。她简直就是一只狠毒的蛇!

  虽然她一直想让安峰好好地看住我,让我们好好过日子,可她的潜意识里,却是想把我赶出家门的,婆婆没有一个好东西。

  而我,已经无所谓了。

  “嫂子,你回来了啊。”看见我,孟可赶紧打招呼,我却从她的眼睛里,看出了一抹不易觉察的嘲笑。

  她居然在嘲笑我!

第5章 对他失望透顶

  我看都没有看孟可,径直向卧室走去,对于这些小人,我真是一眼都懒得看。

  “你看看你,这么不讲礼貌,人家孟可和你打招呼,你连回应都不回应一下,你以为你是谁阿。”婆婆在那絮絮叨叨地说着,我知道,不管什么时候,她对我的意见都挺大的,不管我做什么事情,在她眼睛里都是错的。

  孟可是婆婆老家远亲的女儿,小时候就经常去婆婆家玩,所以婆婆对她很是喜爱,大学毕业了,一时间没找到工作,她妈妈让她来我们这边投奔婆婆,婆婆不假思索就答应了。

  她说反正我一个人住,也太寂寞了,还不如让孟可来我边住,一来我有个伴,二来孟可也可以省点房租。

  我知道,婆婆的目的主要是监视我,孟可就是她安排到我身边的小眼线,不过我就装作没看见,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我就当做没有听见,走到卧室哐当一声关上了门。

  昨晚被叶浩天折腾的腰酸背痛的,我觉得全身简直要散架了,我得好好地休息一下,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

  突然,门被推开,安峰轻手轻脚走了进来:“舒曼,他讨好地看着我,你要不要吃里脊肉,你最爱吃里脊肉的,妈做的,我给你端进来了,你趁热吃一点吧。”

  “不吃。”我冷冷地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刚才他还在查离婚财产的分配,此刻竟然装的如此殷勤,真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舒曼,我们好好过日子吧。”他看着我,欲言又止,“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你也知道,我也是没有办法,那个孩子溺水的时候正好是我的班,我偷偷跑回来了,如果这件事情被查到了,我就完了,你也知道,我们的经济条件不好,我的前途不说,主要是钱,这件事情如果被查起来少说也得罚几万块钱的,这样妞妞怎么办,妞妞快上小学了,我们要给她多攒钱的。”

  我冷哼了一声,安峰还是知道我的软肋的,对于这个家,我丝毫不留恋,唯一留恋的,也只有我的孩子了,不过我不会上他的当的,我现在的经济能力,完全可以养起女儿,

  “你不要拿女儿当挡箭牌。”我冷冷地看着他,“你知道不知道,你让我看不起你,你还是不是一个男人,为了自己,将自己的老婆逼上别人的床。”

  “曼曼,我也是无奈阿,你想下,有哪个男人愿意自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有染阿,我心里比谁都难受,可是你想想,我也有我的苦衷。”我看他的眼睛里充满了泪水,我甚至有些心软,可是我很快就让自己坚定起来了。

  这一次,我是无论如何都要离婚的,如果没有我和叶浩然的事情,也许我会心软,会为了妞妞,凑合着和他过日子,可是这次,我是绝对不会妥协了,他的嘴脸,让我恶心。

  “你还是不是个人?”我用尽全身的力量说到,“我想世界上任何一个男人都不会做这种事情的,除了你安峰,你就是个小人。”我拿住枕头就要砸他,想起来这几天的事情,我真是委屈的想掉泪,我真是命苦,嫁给这样一个男人。

  “你小声点,舒曼!”他坐到床上挨着我,“你看爸爸妈妈还有妞妞孟可都在外面,你这样大嚷,被他们听到了多丢人。”

  “你还知道丢人了两个字!你让自己的女人在别的男人的胯下承欢,去伺候别的男人。”你没有一点儿羞耻之心吗?”我尽量用狠毒的语言去刺激他,尽管我知道,这也是对我的羞辱。

  “舒曼,我已经给你解释过了,这件事情我实在无奈得很,你听话,我们好好地过日子,以后我手里所有的财产都交给你支配,好不好?”

  我冷笑一下,他能有多少财产,结婚之后又给过我多少钱,连我们现在住的房子大部分的钱都是我出的,当时婆婆家里故意使坏,买房子之前玩集体消失,无奈,我只能借遍了所有的亲戚,那时候一心想着和安峰好好过日子,咋知道是今天这种局面,当初我是怎么都不会嫁给他的。

  我几年的青春,所有的美好时光,都在和这个渣男的相处中消失殆尽了。

  想想真是委屈。

  “你以为我还会继续和你过日子吗?”我冷冷地看着他,眼睛里没有一点情意,“我要的是对我好,爱我的男人,而不是一个处处算计我,和家里人合伙欺负我的人!”我声音决绝,似乎下一刻,就要离开这里。

  是的,心意已决,不管他说什么,我都不会改变了。

  “舒曼。”安峰忽然一把抱住我,用他的脸来蹭我,这是我们谈恋爱时候他经常做的动作,那时候,我沉溺在他的动作里不可自拔,觉得是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现在,我却觉得他是那么恶心,恶心的让我想吐!

  “放开!”我冷冷地,“放开你的脏手!”我已经彻底看透了这个男人,他的虚伪,他的算计,都让我恶心的想吐!

  “舒曼,你不要和我离婚,求求你了。”他依然没有放手,脸上带着祈求的光芒,“求求你看下妞妞的面子上,不要和我离婚,我知道我错了,我以后会加倍补偿你的,你也不想妞妞变成单亲家庭的孩子,对吧?”

  “安峰,你听着,我心意已决,在我踏进叶浩然的门的时候,我就已经决定和你离婚,在这个世界上,我做的最错误最后悔的事情,就是为你生了一个孩子。无论如何,我都要和你离婚!”

  这个时候门忽然被推开,婆婆走了进来,我最后一句话正好被她听到,她立刻就不依不挠了,“什么,你这个贱人,你要和安峰离婚?早就知道你没安什么好心,非要搬出来不和我们老两口住,就是为了偷汉子吧,你个不知廉耻的女人!”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