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致夏与羁绊》(慕亦辰夏淼)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05 16:09

连载中小说致夏与羁绊是著名作家月落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慕亦辰夏淼,该小说划分在女频小说,都市小说致夏与羁绊精选篇章:慕亦辰今天心情大好,连夏淼露出那样的表情他都无心与她计较,明天要打的是场硬仗,自己得好好部署,好让凌铭轩好好地尝尝那种生不如死的滋味,当然这个还免不了需要夏淼的配合。

致夏与羁绊

推荐指数:8分

《致夏与羁绊》在线阅读全文

致夏与羁绊第15章 果然是你的那块好吃

虽然夏淼并没有帮到袁主厨,她对这袋子小点心受之有愧,但这并不妨碍夏淼那雀跃的心情。

自从她被迫和慕亦辰绑在一起以后,受到的都是侮辱和伤害,这袋小点心是她到慕家后得到的第一份有人情味的礼物。礼轻情意重,这袋点心对夏淼的意义非同寻常。

夏淼珍惜地把点心拿到自己的卧室里打算一个人细细品尝。

到了晚上,夏淼特意嘱咐了冯管家不要准备自己的晚餐,她要细细品味带有爱的美味小点心。

美食要有美景配,她靠在落地窗前,把窗子开了一条小缝,风顺着缝隙吹进来吹拂着夏淼的长发。

夏淼看着远处的灯管璀璨车水马龙,看着万家灯火一片又一片地亮起,心中突然涌起一股温暖的错觉。那些美好的光景啊,仿佛一伸手就能碰到,可是自己却是知道,这手伸出去,能够触碰到的只有泡影,全是孤寂。

与此同时,慕亦辰也已经回到了别墅。他见餐厅里并没有夏淼的踪影,也没有多余的碗筷觉得奇怪,“人呢?”

冯管家为他拉开椅子,“少夫人说她不吃晚饭了,让我们不用为她准备。”

慕亦辰眉头一皱,“简直胡闹,那个女人是不想活了吗?”可能连慕亦辰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自己说这话时的语气带着不自在。

“早上袁主厨为了感谢少夫人送了她一袋点心,少夫人很高兴地带回了卧室,我想少夫人应该是打算在晚上吃那个。”冯管家解释。

“哦?”慕亦辰勾了勾嘴角:“这么说起来我也不饿了,你把桌子上这些饭解决了吧,我先回房间了。”

冯管家一头雾水,明明少爷回家前还特意打了电话让加两个菜,难道是为他这把老骨头加的?

冯管家抬头看到慕亦辰进了夏淼所在的卧室这才哑然失笑,怪不得突然不饿了,心上人可不比这饭菜管饱吗?自己到底是老咯老咯。

听到门响,夏淼本以为是冯管家来喊她吃饭,她拿起一块糕点递到嘴边,“冯管家,不是告诉过你吗我今天不下去吃——”“饭”字还未出口,自己嘴边的糕点已经被别人抢了去,顺着那只骨节分明的手看上去,夏淼看到了一张帅得让人血脉喷张的脸,拜托,这么帅的一张脸别总是干这种让自己掉价的事好吗?

见夏淼看着他,慕亦辰怒视回去:“怎么了,我饿了,吃点糕点不行吗?”

“可是这是袁主厨送给我的?”

“哦?袁主厨做的。材料是我出的,工具是我出的,就连袁主厨都是我请的,所以这糕点也姓慕,这是慕家的。”

夏淼睁大了双眼看着他:“喂,我说,你难道就不能去楼下餐厅吃吗?”

慕亦辰看着她气急又对他无可奈何的样子心情大好,于是乎他睁着眼说瞎话:“你说你不吃饭,冯管家以为我也不吃,所以今天晚上我们俩都没饭吃,你不饿还好,我今天可是一点东西都没吃,早上那杯牛奶还被你给抢了。”

一听这话,不明真相的夏淼不由得怪起了冯管家,她不过是说不吃饭,冯管家怎么能自作主张也没安排慕亦辰的饭呢?一想到早上那杯牛奶夏淼隐隐有些心虚,她恋恋不舍地把糕点袋子递给慕亦辰,“你慢点吃,这是袁主厨送给我的,我可还一个没吃呢。”

慕亦辰拿过袋子哪里还管她这一套,直接开吃,夏淼一看一袋子糕点马上就要见底,不由得出手拽了下慕亦辰的袖子:“你,给我留一个。”她也好饿。

慕亦辰看到夏淼那想吃还吃不到的样子只觉得心里一阵爽快,从袋子里挑出最小的一块放到夏淼的手心,“赏你的。”

夏淼刚把糕点放进嘴里,还没来得及咬,就感觉到一个有些凉又有些软的东西附了上来,自己嘴里的糕点被人用嘴直接抢了去,夏淼气得不得了,那个做了坏事的人却舔着嘴角,“我一猜就知道给你的这块肯定味道最好,这么一尝,果然验证了我的猜想。”

夏淼气结。

只觉得慕亦辰无理取闹,他白白吃光了自己的糕点不说,居然还趁机轻薄她,“慕亦辰你别欺人太甚!”夏淼终于爆发了。

慕亦辰手里拿着吃空了的糕点包装袋难得地只是皱了皱眉,没有说话。

她为别人给予的小恩惠就开心得不像话,他不能容忍,也决不允许,所以他帮她解决掉开心之源很有必要。

夏淼见慕亦辰哼都不哼一声,感觉自己用尽力气的一拳打在了绵软的棉花上,所有的愤怒都被慕亦辰的怀柔政策给携裹住,分毫得不到疏解。可是又苦于无力抵抗,她只能恶狠狠地瞪着他。

慕亦辰今天心情大好,连夏淼露出那样的表情他都无心与她计较,明天要打的是场硬仗,自己得好好部署,好让凌铭轩好好地尝尝那种生不如死的滋味,当然这个还免不了需要夏淼的配合。

“明晚你要陪我去出席一个慈善晚会,你好好准备一下”就在夏淼下意识地想要拒绝的时候,慕亦辰已经大力带上了门,连拒绝的机会都不留给她。

直到慕亦辰出去了良久,夏淼才到床上坐下。

自己的人生仿佛一直掌握在别人手里,以前是掌握在卖了她的父母手里,现在是掌握在了买了她的慕亦辰手里。

以前她的反抗尚且偶尔奏效,现在慕亦辰直接束缚住了她的手脚,他做事如此一向决绝且不留余地。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