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花式撩妻老公别放肆》(纪修渝夏惜之)

发布时间:2018-12-05 16:09

连载中小说花式撩妻:老公,别放肆是著名作家萌宝阿璃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纪修渝夏惜之,该小说划分在女频小说,现情小说花式撩妻:老公,别放肆精选篇章:可对夏惜之来说,这一幕却很刺眼。眼睛很疼,疼得发红。男人温柔缱绻的目光,更像是对她的嘲笑。喝一口香槟,难以下咽。

花式撩妻:老公,别放肆

推荐指数:8分

《花式撩妻:老公,别放肆》在线阅读全文

花式撩妻:老公,别放肆第2章 祁先生,我们只是炮友

豪华别墅里,此刻正上演浪漫的生日宴。夏惜之安静地站在人群里,双眼寸步不离地追随着那对恋人。女孩依偎在男人的臂弯里,幸福写满脸颊。而男人则是宠溺地凝望着自己的娇妻,目光温柔,两人看上去十分登对。

可对夏惜之来说,这一幕却很刺眼。眼睛很疼,疼得发红。男人温柔缱绻的目光,更像是对她的嘲笑。喝一口香槟,难以下咽。

女孩挽着男人的手臂来到她的跟前,微笑地说道:“夏惜之,今天你能来,我很开心。”

收起惆怅,夏惜之展颜一笑:“姐姐愿意邀请我,我当然不能辜负姐姐的一片盛情。姐姐,我祝你生日快乐,和准姐夫幸福甜蜜。”说到那句准姐夫,夏惜之的心脏一疼。

夏雪琪热情地张开手拥抱她,甜美地说道:“我的好妹妹,我和默凡能相爱走到今天,多谢你的成全。”

夏惜之冷笑,只因夏雪琪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音量在她耳边说了句:你还是输给我。淡然地推开她,夏惜之眉眼弯弯地回应:“姐姐不必客气,这幸福,是姐姐自己‘争取’来的。”

吴默凡搂着夏雪琪,温柔地说道:“该去招待其他宾客了。”从头至尾,吴默凡不曾多看夏惜之一眼。看着他们相携离开,夏惜之的视线有些迷糊,连忙仰起头望天。

生日宴还在热闹地举行,夏惜之想要冷静,却管不住手,一杯又一杯地喝着。酒过三巡,夏惜之想出去吹吹风,却在走廊遇见他。看着那张熟悉的脸,夏惜之侧身,从他的身边走过。

“听说你被抛弃了,我该笑吗?”吴默凡冷不丁地说道。

僵硬地停住脚步,夏惜之侧目,近距离地看清他眼里的鄙夷,夏惜之扬起嘴角:“如果你想笑,我不介意。”

闻言,吴默凡嘲讽地说道:“夏惜之,这就是你贪慕虚荣的结果。当年你为了钱放弃我们的感情,嫁给残废的纪修渝时,没想到会有今天吧?这一切,都是你自作自受。”

鼻子酸楚,但夏惜之却不会落泪。回应着他的视线,夏惜之笑着说道:“准姐夫还在纠结过去的事,我能理解为,准姐夫还没放下我吗?”

吴默凡愠怒,讽刺地回应:“我会放不下你?少往脸上贴金。雪琪比你好十倍万倍,我当初瞎了眼才喜欢你。看到你痛苦难堪,我很高兴。”

指尖用力地抠着肉,夏惜之别过头,不再看他:“既然你那么爱姐姐,我祝你们幸福。准姐夫还是别和我说太多话,免得被误会你对我余情未了。”说完,夏惜之头也不回地往前走去去。

想要抓住她的手,却扑了空。吴默凡回头,看着她决然的背影,拳头紧握着。这个女人,还是这么狠心。

夜幕渐深,夏惜之喝了不少酒,终于熬到生日宴的结束。她可以选择提前离开,但她不想让夏雪琪看到她的狼狈。就算输,她也输得起。

踉跄地走出别墅,夏惜之刚准备拦车离开,双腿忽然僵硬。只见不远处,夏雪琪和吴默凡抱在一起,正火辣地热吻。夏雪琪勾着他的脖子,主导着索吻。而吴默凡的目光,越过人群落在她的身上。

麻木的心脏阵阵抽疼,夏惜之死死地盯着他们。她终于明白亲眼看着他们亲热,是什么心情。指尖泛白,夏惜之攥紧拳头,面色如常地转身。

走出一段距离,夏惜之颓废地坐在台阶上。双手插入发中,夏惜之的眼里满是痛苦。眼前不停浮现出他们接吻的桥段,刺激她的心脏。

拿起手机,打开陌陌软件,在一个界面输入文字:在吗?

信息很快得到回复,简短的两个文字:在哪?

二十分钟后,男人高大的身影出现。夏惜之双手抱着膝盖,扬起头,冲着他灿烂一笑:“我想了,你还行吗?”酒店里,娇媚地躺在床上,夏惜之脸颊绯红:“祁先生,我错了,休息下。”

男人刘海上挂着汗水,结实的肌肉闪烁着晶莹的光泽,肌肉伴随着他的呼吸而有规律地上下:“我只是在用行动告诉你,我行不行。”

闻言,夏惜之欲哭无泪,她不该质疑男人在这方面的能力。

手掌在她的臀上捏了把,男人的眼里跳着火焰:“再来一次。”

看着他的动作,夏惜之心领神会。拉下他的脖子,含住他的喉结。男人闷哼声,喉结滚动。下一秒,迫不及待地发起侵略。

不吝啬魅惑的声线,夏惜之配合地吟唱。在上床这点,两人一拍即合,都能给彼此想要的感受。

床战结束,夏惜之靠在床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今晚受什么刺激?”男人平静地开口。

夏惜之抬起头,把玩着肩上的头发,唇角扬起浅淡的笑意:“我们约定过,不打探彼此的事。祁先生,我们只是炮友。”

是的,他们只是炮友,各取所需。周二和周六,是他们上床的时间。其他时间,不过是陌路人。对彼此的了解,只是停留在不知真假的名字上。而今晚,夏惜之因为吴默凡,打破了规矩。

男人神色淡然,没有追问,拿起浴袍走向浴室。夏惜之侧着身躺好,闭上眼睛,眼前却浮现出她早该放下的过去。想到他,她心痛。

男人冲好澡出来,只见夏惜之已经熟睡。而枕头上,却湿了一片。好看的眉毛皱在一起,男人眯起眼。

第二天醒来,房间里不见男人的身影。夏惜之抚了抚额头,瞥了眼茶几上的早餐,轻声嘀咕:“还算有良心。”说着,夏惜之下床吃早餐。

抵达公司,夏惜之淡然地走进部门,却迎面和夏雪琪相遇。看到她,夏惜之的眼底闪过惊讶,却依旧带着职业性的笑容:“姐姐,你怎么来我们部门?”

“你们部门?夏惜之你还不知道吧,爸爸昨晚,把销售部总监的位置送给我,作为我的生日礼物。”夏雪琪娇笑地说道。

眼睛眯起,夏惜之疑惑:“让你给?爸爸这么做,有原因吗?”

“整个夏氏都是爸爸的,爸爸想怎么任命,还需要经过你的允许?当初要不是见你顶着纪家少奶奶的头衔有点用,爸爸会让你做销售总监?既然现在已经没有价值,当然要舍弃。”夏雪琪得意地说道。

听到这相似的话,夏惜之的神情紧绷。她知道,对他们而言,她不过是枚棋子,用过则弃。调整心态,夏惜之仰起头:“既然这是爸爸的决定,我当然支持。”

满意地笑着,夏雪琪上下打量着她,嘲笑地说道:“昨晚我去找你,你没在家,今天却能清爽地来公司。该不会是寂寞难耐,养了个小白脸吧?”

眼底闪过紧张,很快便恢复平静。眉眼弯弯,夏惜之娇笑:“这就不劳姐姐费心,姐姐还是管好准姐夫,免得不小心好不容易抢来的,又被别人抢走。”

愠怒地看着她,夏雪琪瞪着眼:“你!”

满意地看到她生气的模样,夏惜之面带笑意地离开。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