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楚云汐男主墨念琛的小说《绯色豪门:首

发布时间:2018-12-05 15:42

楚云汐墨念琛免费阅读

绯色豪门:首席旧爱轻点宠全文阅读

  女主楚云汐男主墨念琛的小说《绯色豪门:首席旧爱轻点宠》是一部非常好看的现代都市言情小说,为网络作者一庭芳菲所写,全文讲述了楚云汐是个不起眼的小演员,而墨念琛是高高在上的商界大亨,她成了他见不得光的私宠,从此夜夜痴缠,可下了床却和她假装不熟。
  怎奈墨念琛直接推了她一把,虽然力道没有大到把她推得摔倒在地,但也踉跄了好几步。
  李紫妍就算火大,也不敢对墨念琛下手,眼看着墨念琛就这样放楚云汐走了,一副有心要护着她的样子,便无力地跺了跺脚冲楚云汐离去的方向怒吼:“你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
  楚云汐匆匆赶回片场,盒饭已经领完了。
  正在吃饭的赵冉见她回来了,便笑嘻嘻地问:“云汐,你怎么回来了?不和刚才那个小鲜肉一起吃饭了吗?”
  楚云汐尴尬地去收拾自己的衣服,佯作平静地回应她:“你别多想,我和他之间没什么。”
  “那多可惜啊,这么帅,是新进剧组的吗?小鲜肉?”
  “不知道呢,他想请我吃个饭,我说不吃,就走了,谁知道他的事儿呢!”楚云汐小心说着,故意别过头去,不想被人察觉到她脸上仍未消散的掌印。
  楚云汐用最快的速度换了衣服,离开了剧组。
  “念琛,刚才那个女人就是楚云汐吧?你说你有事,你的事就是背着我来见她吗?原来你们的绯闻是真的!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我才是你的未婚妻啊……”

第1章 扇耳光

  “啪!”

  清脆的巴掌声回响在雕梁画栋的明代庭院内,大约是动静太大,震得枝头新叶尖上一滴雨水落了下来,无声没入了楚云汐脚下的地砖缝里。

  她没有躲开,静静地承受了这一巴掌。

  未施粉黛的脸颊上已是红肿一片,但她不怨不怒。

  “玉妃,你这个贱人,别以为你背地里使得那些小手段没人知道……”楚云汐的眼前,一个宫装美人横眉冷对,声音尖锐地对她说:“本宫得了太后娘娘的旨意,今日一定要好好地收拾你!”

  “卡!”一道沉稳有力的男声不悦地响起。

  “导演,又怎么了嘛,人家已经表演得很卖力了!”楚云汐面前的女人娇嗔起来。

  “跟你说了多少次,你这眼睛里要有戏,放大镜头特写的时候你在看哪里?跟个木头一样!”大胡子导演咆哮了两声,起身来到院子内,亲自给饰演恶毒皇妃的演员赵冉做示范。

  就在导演讲戏的时间里,楚云汐一直静静看着他们,连脸上的红肿都顾不上了。

  作为替身演员楚云汐一直背对镜头,所以她根本不需要化妆,也不需要演技,但这并不能阻碍她想从这里得到提升,导演到底是导演,说得总不会错。

  经纪人江小菲趁机扑了上来,给楚云汐披上了一件大衣,然后用浸过冷水的毛巾帮她敷脸,小声担忧地问:“云汐,疼不疼?”

  “不疼,我没事儿。”楚云汐微微抿唇算是笑过了。

  作为一名替身演员,这种辛苦的戏份很多,她早已经习惯了。

  小菲心疼查看着她的伤势,因为演对手戏的女演员演技不过关,这一场扇耳光的戏都卡了十几遍了。

  楚云汐实打实的挨了十几个耳光,脸颊肿得都快不能见人了。

  “晚上我会给你准备好冰敷的,明天晚上,你一定要按照我的安排去应酬!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啊?”楚云汐总算是变了脸色,她按住小菲的手,弱弱地说:“不要吧,又是那种应酬的话我不想参加。”

  “你傻啊!空有一身演技,却只能当替身挨打,这样的日子,你还想继续过下去?”江小菲十分不满。

  楚云汐咬着下唇没做声,她纤长的睫毛微微一颤,然后眉眼低垂,清澈的眼眸满是无奈:“就算挨打,我也不想去给那种乱七八糟的男人投怀送抱。”

  那种人,他们通常有着光鲜的身份。

  导演、制片人、投资商、成功人士……

  所谓应酬,不过是权色交易罢了,女艺人们奉上自己的年轻资本,男人们拿钱或是角色来对等交换。

  她曾经参加过一次,还是一年多之前,结果是被人灌了不少,然后落荒而逃。

  因为拒绝潜规则,她被人私下封杀,从此不能露脸,只能当替身演员。

  “不管,明天你一定要去,如果不去,连我都要放弃你了!”江小菲眼见导演已经指点完了赵冉,这就取下大衣赶紧离开。

  楚云汐轻叹一声,站好位。

  “啪”的一声,又是一巴掌。

  心事重重的她,根本就没心情注意到赵冉演得好不好,只听到导演又喊了一遍“卡”,然后一切又重来。

  不远处,一抹高大的人影正在树荫下静静地看着这一出NG了许多次的挨打戏。

  *

  楚云汐也记不清自己挨了多少个巴掌,她的左脸红肿得不成样子。

  好在导演还挺人性化,当天收工后就把她叫过去,私下塞了五百块钱给她,让她回去自己抹点药膏消肿。

  多赚了五百块,楚云汐很满足。

  楚云汐虽然有经纪人,但江小菲手里要管着好几个像她这样默默无闻的小演员,在她下戏前就因为有事离开了,所以,下了戏后,楚云汐从摄影基地步行了二十几分钟,才到达地铁站。

  她戴了一顶鸭舌帽,故意把帽檐压得低低的,不想被人看见自己肿得老高的左脸颊。

  可当她疲惫不堪地靠在车里时,她从玻璃子里看见了自己的样子。

  江小菲的话再次回响在耳边,当替身挨打的日子她不想过,可是,她更不想接受潜规则。

  *

  回到租住的房子后,楚云汐倒头就睡,全然把那些讨厌的问题抛在了脑后。

  昨晚八点到片场一直折腾到今天中午,她实在是累坏了。

  等楚云汐在出租房里醒来的时候,脸颊上不知何时已经被人拍了一张用冰水浸过的毛巾。

  江小菲已经帮她打包了一份盒饭,就坐在床边玩手机。

  楚云汐赶紧爬起来,简单洗漱后吃饭。

  晚饭很简单,一小碗米饭,一些寡淡没有油水的素菜。

  她吃着,江小菲就在一旁拿着手机开始敦敦教诲:“云汐,你赶紧看看我这几张照片,这几位将是明天应酬的重点,这个秃头的是导演张鹏,新片将由他当总导演,这个啤酒肚的是副导演,还有这位很帅的是制片人娱乐巨头荆鹤东,不过人家已经结婚了,听说老婆也厉害,就不指望了,重点是,这个……”

  说着,她把照片放大,给楚云汐看。

  照片上的男人俊朗无双,有着令人过目难忘的深邃五官,鼻梁高挺有型,墨色的发丝略显张狂。

  他薄薄的嘴唇紧紧抿着,似乎带着几许严谨,眼中也透着睿智的精光。

  到底是事业正得意,男人意气风发的样子是那么的帅气。

  那是知名企业墨氏的长子,C城著名的高富帅墨念琛。

  楚云汐的目光瞬间黯了黯。

  那微不可查的神色江小菲并没有注意,还在喋喋不休地说着:“看,帅吧?这个男人名叫墨念琛,就是我想让你抓紧的男人了。”

  “这个很帅嘛,不比刚才那位荆先生差。”

  “对,这是他为一家财经杂志拍摄的映照,听说本人更帅。他就是张鹏导演现在筹拍的新电影的主要投资人之一,如果你能搞定他,你就能当女主角!”

  楚云汐乖巧地点点头,然后说:“哦,不去。”

  “啊?云汐你没搞错吧,我可是好不容易争取到的机会!”江小菲尖叫起来,抬手捏了楚云汐一把,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思。

第2章 被出卖了

  楚云汐放下筷子看着她,再次郑重道:“我不会去的。”

  应酬,她不去。

  有墨念琛的应酬,她更加不会去。

  *

  最终,楚云汐还是推开了包厢的大门。

  江小菲骗她说今天傍晚要上个时装剧做群演,所以给她发了一套大红色的包臀连衣裙,楚云汐也没多想,换了衣服到了包厢才知道自己上当了。

  然而她已经不能走了,江小菲硬是将她拖去了硕大的圆桌边,热情地与已经到场的男宾介绍起了她:“这位是我们公司的艺人楚云汐,虽然不是科班出身,但演技很不错……”

  听着江小菲那些话,楚云汐觉得小菲此时的表现就像是旧社会的老鸨,正在孜孜不倦地与人推销自家的姑娘。

  一听“楚云汐”三个字,包括导演在内的所有人都露出了心领神会的神色。

  去年楚云汐就被人封杀了,对方可是不得了的人物,从此在娱乐圈没有人敢用楚云汐。

  江小菲就算为楚云汐操碎了心,也只能拿到一些群演或是替身这种不能露脸的机会。

  就算有导演欣赏楚云汐,但也碍于某位高官的面子不敢启用她。

  这点,楚云汐自己也清楚。

  所以,楚云汐索性板起了面孔,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

  既然走不了,但求自保。

  只是……

  她的目光默默瞄向了身边的几个空位,心情瞬间忐忑起来。

  江小菲说这个饭局墨念琛回来,不知道墨念琛来了场面会有多尴尬。

  一时间过往那些过往画面在脑海中飞速浮现,楚云汐低下了头,不知所措地挽玩着手机,企图掩饰自己的心慌。

  当包厢门再次打开时,楚云汐心跳加速,她默默地抬眼看去,然后松了一口气。

  不是墨念琛。

  “哎哟,这不是小楚嘛!今天不出去给人做替身了吗?”

  来的人一袭清纯白裙,美眸灵动,是时下炙手可热的当红小花张子瑜。

  楚云汐冲张子瑜瑜点点头,不卑不亢地说:“瑜姐你今天没戏,所以我也有机会休息一下。”

  她是张子瑜的替身,张子瑜正在拍的宫廷剧中扮演一位经历坎坷的妃子,因此,楚云汐没少替她挨打受虐,扇耳光夹手指挨板子,宫斗标配是一样没落下。

  张子瑜出现在这里意味着什么,楚云汐清楚,江小菲更清楚。

  江小菲这就俯身拍了拍楚云汐的肩膀暗示她小心张子瑜,这就装模作样地跟大家打了招呼说有事先走了。

  张子瑜在楚云汐身边坐下,笑吟吟地一撩长发:“我就说嘛,小楚你长得好,也有演技,肯定不会只想做替身而已,张鹏导演和我曾经有合作过,我会跟他说你的好话的,争取在新剧里得到一个角色。”

  “谢谢。”楚云汐淡定回答。

  “不用太客气,照顾新人,是我应该做的。”

  就在楚云汐准备闭嘴不搭理假惺惺的张子瑜时,一道低沉富有磁性的男声在身后响起:“麻烦楚小姐让一下好吗?你坐了我的位置。”

  那熟悉的声音,让楚云汐瞬间像是触电了一般。

  循声望去,楚云汐愣住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有见过墨念琛了,一年、两年……亦或是三年?

  江小菲说的不错,墨念琛本人比硬照更好看,其实这点,她比谁都清楚。

  再次相见,他似乎比从前更加成熟有魅力了。

  高大的他穿着一袭高定西装,就连纽扣都闪着低调奢华的光芒,帅气的面容上满是成功男士应有的自信,全然不输明星的气势十分富有压迫感。

  若不是知道他是此次新电影的投资人,恐怕都会以为这是娱乐圈哪个大明星。

  楚云汐不敢多看他,她默默起身,这就准备到一边坐去,力求离墨念琛远一点。

  “站住。”他忽然叫住了她。

  楚云汐下意识地回头,强压住内心的慌乱,目光沉静如水地看着他:“什么事?”

  那张毫无表情的脸也同样静静地看着她,忽然,他薄唇一动,扬起了一抹略显残酷的笑意:“真没想到,楚小姐你也有今天,这样的重遇,真是想不到。”

  楚云汐没有回答他,她选了距离他最远的位置坐下。

  *

  论酒量,楚云汐属于三杯就倒的那种,所以她恨透了参加这种应酬。

  相较前来应酬的其他女艺人,楚云汐的酒量简直是稀烂,全凭一股毅力才没彻底倒下。

  这一顿,她没少被人灌。

  楚云汐今夜以为自己是要做群演,所以只是换了衣服,也没化妆。

  完全素颜的她坐在一群花枝招展的美女中间并不逊色,反而因为清丽脱俗的气质让人不得不多瞩目。

  一顿饭下来,她不断找借口去洗手间想要打通江小菲的电话声明自己应酬完毕就会离开,可江小菲根本就不接电话,摆明了今夜她得自力更生了。

  眼看着饭局即将结束,楚云汐再一次去了洗手间。

  楚云汐头重脚轻地靠在洗手间外的洗手池边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嘟嘟”声,陷入了一片绝望。

  今夜,她必须想办法自己脱身了。

  她基本可以肯定,导演张鹏看她的眼神很不对劲,没准等下会对她发难。

  江小菲始终不接,楚云汐挂掉了电话,给自己的发小楚小河打了一个过去。

  所幸没有等太久,楚小河就接了电话。

  “喂,小河……我喝醉了,等下来接我……”她恍恍惚惚说着,看着走廊不远处有一道熟悉的身影正在走来。

  “喝多了?你在哪里?”

  “我、我说不清楚……”

  “微信发个定位给我,我手里有点事儿,办完了就来。”

  “嗯……”

  她拖着长长的尾音把电话挂了,努力眨眨眼让眼前的画面不要旋转重影,就在此时,墨念琛已经走到了身旁。

  他根本没有理她,只是俯身在感应龙头下洗了洗手,然后开始对着镜子整理发型。

  楚云汐打开微信,给楚小河发了一个定位,这就摇摇晃晃转身要走。

  她醉了,根本没注意到脚下有个台阶。

  当她一脚踏空整个人往下倒去的时候,视线急速旋转。

第3章 我潜你,要不要

  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儿,楚云汐已经软软地靠在了一个怀抱中。

  “墨先生,对不起……”她手忙脚乱地想要站稳,然后离开。

  可他似乎不想松手。

  两个人是如此贴近,楚云汐甚至能感受到他略带酒气的温热气息扑面而来。

  这个姿势太过暧昧,只要他一低头,后果就不堪设想。

  墨念琛的目光紧紧地盯着她,邪魅一笑,然后低头。

  “唔,不要……”她嘤咛一声,浑身僵硬地往后躲。

  他并没有吻她,而是将薄唇停留在了她的耳边,语气略带残忍地说:“楚小姐既然想被潜规则,我潜你,要不要?”

  楚云汐猛然睁眼。

  听着墨念琛的冰冷语气,她忽然清醒了几分。

  “不,不用!”

  她使劲推开他,趔趄两步。

  她慌乱地离开。

  他在身后看着她,大声说:“楚小溪,你是什么人我最清楚,在我面前你装什么清高?”

  “听闻韩先生已经有未婚妻了,就不要这么花心了。”楚云汐撂下一句话,头也不回走了。

  *

  夜已深,还下起了雨。

  散局的时候,墨念琛是搂着张子瑜走出餐厅的。

  张子瑜是目前炙手可热的新星,自然姿色过人,一张脸蛋千娇百媚自不必说,身段更是柔软,走着走着就似乎没有骨头似得往墨念琛的身上靠去,墨念琛很绅士地搂着她,谨防有些微熏的张子瑜摔倒。

  楚云汐脚步不稳地跟在后面。

  导演张鹏见状一把扶住了她,很是暧昧地搂住了她柔软的腰肢,摸了摸,然后语气暧昧地说:“哎呀,小楚你酒量真是差,才两瓶啤酒就不行了,以后我多带你出来吃吃饭,练练酒量。”

  那亲昵劲儿,让楚云汐混身都起鸡皮疙瘩。

  她连连摇头:“谢谢张导,不过不用了,我不喜欢喝酒,今天……今天也是难得……”

  “你不用跟我见外,小菲既然把你托付给了我,以后我自然是要多照顾你的,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张鹏表现得很殷勤。

  刚才在酒桌上,他就对这个女人颇有兴趣,所以拼命地给她灌酒,就是为了晚上好带回去,至于带回去之后,一切就水到渠成了。

  楚云汐忙不迭地婉拒:“不用了,我家挺远的,等下有朋友来接我。”

  “你放心吧,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我已经决定起码在新戏里让你当个戏份挺重的女二号了……”隔着大衣,张鹏的手不老实起来,色眯眯地说。

  楚云汐险些快哭出来,她拍开张鹏搭在腰间的手,脸色极度难看:“谢谢张导厚爱,不过我最近挺忙的,也没准备要接什么戏……”

  她有理由相信江小菲私下把她给卖了,这饭局根本就是鸿门宴。

  一个晚上张鹏都在卖力地灌她,摆明是想潜她。

  就在楚云汐混身无力挣扎的时候,下一秒她就被人从张鹏身边拽开。

  她有些惊慌地抬眼,发现墨念琛不知何时来到了她的身边。

  他高大的身子挡住了她,对张鹏笑着说:“张导,我知道楚小姐家住哪里,我送她回去好了。”

  “那多不好,墨先生不是还要送张小姐回去吗?”张鹏小心说着,瞄了一眼一旁同样满脸不爽的张子瑜。

  “我和楚小姐是旧相识,我送她回去比较好。”墨念琛说得淡定,把楚云汐一把揽进了自己的怀中。

  此情此景,不傻地都能看出来墨念琛看楚云汐的眼神不对劲,似乎很有内容。

  张鹏见状也明白了点什么,立即有些悻悻地笑了:“既然墨先生这么说,那就麻烦墨先生送送楚小姐了。”

  到手的美人就这么飞了,张鹏那叫一个失望。

  更失望的是张子瑜,她本以为自己成功地钓上了鼎鼎大名的墨念琛,没想到楚云汐临时插一脚,把人就这么拐走了?!

  在C城,墨念琛的大名谁人不知?

  这么好的机会,怎么可以拱手让给楚云汐!

  楚云汐一脸愕然。

  墨念琛一把握住了她的手,把她往外拖去。

  他的动作有些粗鲁,楚云汐甚至能感觉自己的手被捏得很疼很疼。

  张子瑜恶狠狠地瞪了楚云汐一眼,楚云汐现在也没空搭理张子瑜了,赶紧低头就跟着墨念琛走了。

  *

  楚云汐就像是踩在了棉花上,头重脚轻。

  她跟着墨念琛向停车场走去,清冷的月光和暖色的路灯光交织,眼前的画面有些不真实。

  她不知不觉地有些鼻酸,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朦胧不已。

  一时间,楚云汐竟有些分不清现在发生的一切是现实,还是梦境。

  因为在过去漫长的岁月中,她无数次地梦见过他,可醒来,只有被泪水打湿的寂寞的夜。

  他原本走得很急,脚步渐渐地慢了下来。

  握着她的手,很暖,很暖。

  墨念琛忽然毫无征兆地叹了一口气。

  楚云汐不知道他为什么叹气,她不敢猜这和她有关。

  他的司机在察觉到他们的身影之后就启动了引擎,刺眼的前灯猛然亮起,打碎了楚云汐的迷离。

  “好了,楚小姐住哪里?要么,去酒店?”男人问着,语气十分轻佻。

  她眺望着看着不远处驶来的一辆加装了霓虹灯的摩托车,拒绝说:“不用了,我朋友来接我了,谢谢刚才墨先生帮忙解围!”

  说着,楚云汐就要下车。

  眼看着那辆摩托车越来越近,墨念琛几乎能猜到来接楚云汐的男人是谁。

  一股无由来的酸意在心间弥漫,他忽然不想让那个爱慕楚云汐已久的男人把她带走!

  墨念琛不由分说,一把将她拉上了车,锁死车门,然后命令司机道:“开车!”

  “诶,我……我要下车……”

  “你喝醉了,需要休息。”

  “不用的,我没醉!”

  “所有喝醉的人,都会说没醉。”墨念琛霸道的语气不容她拒绝。

  楚云汐急了,她已经和楚小河说好了来接她的,等下楚小河找不到她怎么办?

  她赶紧掏出手机,准备给楚小河打电话。

  墨念琛眼看着楚云汐掏出了手机准备打楚小河的电话,这就抢过了她的手机。

第4章 不该发生的事

  楚云汐奋力去抢手机,怎奈她醉醺醺地怎么抢不过墨念琛。

  几乎绝望的她看着墨念琛熟练的按了六个数字解锁了她的手机,然后找出了短信记录,锁定了楚小河的名字然后发短信说她已经安全离开了。

  做完这些后,墨念琛果断按下了关机键。

  手机屏幕很快黑了下去,墨念琛把手机塞进了自己的裤袋中,冷淡地对她说:“今天晚上,你哪里也别想去!”

  她只觉得一颗心像是被什么捏住了,疼得就快不能呼吸,柔嫩的唇瓣几乎快要被她咬得渗出血丝来。

  酒精的作用占了上风,楚云汐眼前发黑,完全没有精神跟他计较什么。

  楚云汐的手机锁屏密码很简单,就是她的生日。

  她是个孤儿,父母不详,更不知道她的生日是哪一天。

  她曾因为这个而哭泣,那时候她宿命般地碰到一个小男孩,小男孩对说,傻瓜,没有生日,你可以把今天当做是你的生日啊,这样你就有生日了。

  三月二十八,墨念琛和楚云汐初第一次相遇的日子,也成为了楚云汐的生日。

  墨念琛几乎不用多猜,就用她的出生年末两位加上“03”和“28”解锁了她的手机。

  这个日子,墨念琛一辈子都不会忘。

  *

  当司机把车停在了一家外景奢华的酒店喷泉前时,楚云汐已经好在座椅上睡着了。

  司机试探地问若有所思的墨念琛:“墨先生,这家酒店可以吗?”

  墨念琛抬眼看了看窗外,说:“可以。”

  司机得了指令,立即把车行驶向了酒店大堂门前。

  墨念琛下了车,门童上前来点头哈腰地问好,他没有什么心情,冷面应对。

  当墨念琛把目光望向了已然醉得有些发晕的楚云汐身上,顿时目光一紧,呼吸也有些不顺畅。

  她今夜打扮得十分惹火,火红的裙装勾勒出她的性感曲线,略显暴露的款式展现出了大片白皙惹眼的肌肤,黑色如缎的长发被烫成了略显风尘大波浪,就这么柔滑地垂在胸口。

  不施粉黛的她仍然是那么的美,有着举世无双的绝美睡颜。

  她醉了。

  他看得出来。

  墨念琛俯身,把楚云汐给搂在了怀中。

  她喷了些香水,味道显得十分廉价,但还是令他有些难以自持。

  墨念琛微微定了定心,用车上备着的空调毯将她包裹,然后打横抱了起来。

  他面无改色地往酒店大堂内走去。

  *

  豪华的总统套房内,有清冷的月光透过落地窗倾泻在柔软的地毯上,纯白的圆床整理得有条不絮,墨念琛抱着楚云汐走了过去。

  这个女人简直清瘦得只剩骨架子了,他抱在手中毫不费力,只感觉轻飘飘的,就像是抱着一个小女孩。

  楚云汐迷迷糊糊间能感觉到自己被人放在了一张柔软的大床上。

  喝多了之后,她浑身火烫,无意识地伸手拽了拽领口,想要凉快几分。

  大片白皙的肌肤迷人眼,她戴了一条精致的锁骨链,小小的银质吊坠反射着精光,刺疼了墨念琛的双眼。

  原本想给她盖上被子的男人在看到她的勾人醉态之后,情不自禁地咽了一口口水。

  秀色可餐,形容她毫不为过。

  他深吸一口气,心中蹿起的怒火大有燎原之势。

  她长发凌乱,墨念琛在床沿边坐下,抬手把她的长发轻轻的拢在了耳畔。

  这一瞬间,墨念琛手指微微有些颤抖。

  他已经三年多没有见过她了。

  一千多个日夜,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

  想起当初他们以惨痛分手为结局的爱情,墨念成的眸子瞬间如同鹰隼一般散发着锋利的冷光。

  “楚小溪!醒醒!”他拍着她的肩头,叫出了她曾经的名字。

  她是个孤儿,在孤儿院时就叫楚小溪。

  楚云汐是她踏入娱乐圈时经纪公司给改的,说是楚小溪太普通。

  她原本已经坠入了梦中毫无反应,在听见有人叫着自己的名字的时候她才艰难睁眼,迷离的眸子微微睁开,望着他。

  他薄凉的指尖正捏着她尖尖小小的下巴。

  见她醒来,他的唇渐渐勾出一道残忍的弧度,用一种讽刺的语气说:“楚小溪,你现在真挺出息的,如果我没有把你拖走,你是打算陪那个张导共度春宵么?我是最大的投资商,你与其讨好他,不如讨好我,孰轻孰重你分不清吗?”

  “我,我现在走……”楚云汐挣扎地坐起身来。

  她已经发过誓了,此生不会再出现在墨念琛的面前,今夜的相遇她是没想到的,这是一场意外,所以,她必须赶紧离开。

  他却拉住了她,不悦道:“你现在再来玩欲擒故纵的把戏有什么意思?既然来了,乖乖陪我。”

  “不……不要……”

  她咬着唇蜷缩退开,墨念琛却越逼越近……

  楚云汐的唇是娇艳的粉色,他越发热切的目光紧紧盯着,忍不住想要摄取那样的美好。

  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吻过她了啊……

  墨念琛将她按在柔软的大床上,狠狠地捏住了她纤细的脖子,迫使她无法反抗,他将她的樱唇封住,带着贪婪狂狷的气息……

  楚云汐头晕目眩,被他近乎粗鲁的动作弄得简直快要无法呼吸。

  她的心猛烈跳动,全身的血液似乎都在沸腾。

  不,不行!

  前尘往事在脑海中萦绕,她绝不可能跟他在一起的!

  楚云汐清醒了几分!

  墨念琛吻得忘乎所以,忽然一阵刺痛从嘴唇传来,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道在口腔中蔓延开来。

  她疯了似的推开他,因为红唇上沾染了鲜红的血迹,模样看起来十分骇人。

  “你走开,不要碰我!墨念琛,我们分手了,你不要碰我!”她近乎疯狂地抄起柔软的枕头砸了过去,清澈的泪水潸然滑落:“我随便找谁也不会找你的!”

  男人混身一震,显然是生气了。

  她的抗拒和口不择言的话语让他愤怒不已,他用舌尖舔了舔嘴唇上血淋淋的伤口,看着她的眼神更加冷血起来。

第5章 我们早就分手了

  他毫不怜惜地见她压在身下,随着他的粗暴动作,楚云汐身上的红裙被撕开。

  一颗颗的眼泪没入了纯白的被单,她无力地哭喊起来……

  *

  这一夜,无比漫长。

  在半睡半醒间挣扎,在欲孽中沉浮,楚云汐也不知道自己最后是怎么睡着的,等醒来时,天色已经是微微亮了。

  身边的男人似乎还在熟睡,楚云汐沉默了好一阵子,因为宿醉头痛的她才能勉强找回几分思绪。

  这里,是酒店?

  她迷茫地打量着总统套房内金碧辉煌的摆设,头疼欲裂。

  她想起身,发现浑身疼得像是快要散架了。

  原本还在沉睡中的墨念琛觉察到了她的动作,他猛然睁眼,开口用低沉的嗓音说:“你醒了?”

  “昨天晚上我们只是喝多了,我们没有任何关系的,我现在就走。”她紧张兮兮地说着,赶紧掀开被子准备离开。

  俯身捡起地上凌乱的衣物时,她听见身后的人也起身了。

  楚云汐下意识地回头,在看见不着衣物的他时顿时面红耳赤,捧着衣物就要去浴室避开这尴尬一幕。

  他从身后抱紧了她,将她纳入怀中。

  曾几何时,他们也曾朝夕相对,每天相拥着醒来,可一切早已经变了。

  楚云汐整个人都是僵硬的,咬着唇说:“别这样,我们……我们早就分手了。”

  是的,他们分手了。

  他全然就当听不见,低头吻着她娇美的耳垂,温热的气息萦绕身边,楚云汐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她凝固了一般僵立着,任由他温热的指尖在她柔美的肌肤上游走。

  她想拒绝,却像是被施了魔法一般。

  “别走……”他说,“再陪陪我。”

  楚云汐鼻腔一酸,很没骨气地想哭。

  他扳过她的身子,迫使她面对自己,她双眼中蕴含着泪水,凄楚的模样让他难受不已。

  他知道自己昨夜没有温柔待她,可是,他真的忍不住。

  她不知道,在她无情地选择了离开之后,他会有多想她。

  一千多个日夜,他孤独,他煎熬。

  纵使所有人都认为他早已经走出了情伤,可只有他知道,他从未放下过她。

  楚云汐咬着唇,恨恨地对他说:“墨念琛,别拦着我,我不想看见你,一点也不想!”

  *

  楚云汐头重脚轻地回到了自己的住处,感觉整个人都是眩晕的。

  她在简陋的浴室冲了一个澡,洗去了那属于墨念琛的气息。

  她的心无比慌乱。

  她很害怕。

  在这世上,墨念琛就是她不能碰触的禁忌,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因为这一场意外相遇而受到什么惩罚。

  从浴室出来时,楚云汐就听见搁在包里的手机响个不停。

  来电话的是江小菲。

  楚云汐一接电话,江小菲就在电话里喋喋不休地庆祝她昨夜终于搞定了墨念琛,想来一夜云雨,墨念琛一定能成为她最有力的靠山。

  楚云汐根本就没有心情听她说这些,她奇怪地问:“菲姐,你怎么知道我昨夜和墨念琛在一起的,你不是饭局还没有开始的时候就走了吗?”

  “我哪能放心你啊,所以一直在外面等着的!所以我看着你上了他的车,一路跟着你们去了酒店。”江小菲为显示自己对楚云汐的关切,一顺口就这么说出了真相。

  楚云汐立即冷笑了一声。

  她昨夜喝多了的时候打了江小菲无数个电话,江小菲果然是故意不接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让她搞定某个男人以换取在娱乐圈的前途。

  心寒彻骨的感觉阵阵袭来,这不是江小菲第一次这样对她了。

  楚云汐忽然想到一个严重的问题,那就是如果她昨夜和墨念琛在一起江小菲知道了,那岂不是后果不堪设想?!

  楚云汐忽然急了,她心急如焚地质问江小菲:“那菲姐你是不是要炒作这件事?”

  “那肯定了,照片通告已经都发到各大媒体了,你就等着火吧!”江小菲很得意。

  自从去年楚云汐在饭局上的罪了一个政界高官之后,楚云汐就被该高官封杀了,从此娱乐圈没有人敢让楚云汐在镜头前露正脸,只能沦为替身演员。

  身为楚云汐的经纪人,江小菲深知楚云汐有颜值有演技,绝非池中物,她比谁都希望楚云汐能有机会翻身,这样她这个经纪人也可以跟着沾光。

  江小菲的算盘打得很好,墨念琛在C城可是响当当的人物,不论如何先把绯闻散播出去,只要楚云汐的知名度提升了,后面一切好说。

  在江小菲眼中,这就是楚云汐翻身的最好机会。

  哪怕这个机会并不怎么光彩,但破釜沉舟没准能博一个光明未来。

  听到江小菲这句话时,楚云汐瞬间有如雷击。

  她用最快的速度挂掉江小菲的电话,还裹着浴巾的她连头发都来不及擦干,这就立即用手机上网查看今天的热门新闻。

  果不其然,她被墨念琛扶上车去了酒店的照片已经被各大媒体纷纷转载,炒得颇为火热。

  楚云汐咬了咬唇,捏着手机的手不自觉地攥紧。

  *

  分手多年后,楚云汐第一次拨了墨念琛的手机号。

  他的号码,她早就深深地记在了心底,连一个数字都不曾忘记过。

  楚云汐只是试探性地打过去,想着这么多年了或许墨念琛已经换了号码,但是他没有。

  短暂的墨氏集团的彩铃广告后,他低哑的声音终于响起:“打我电话,什么事?”

  楚云汐暗自吸了一口气后,鼓足勇气沉声道:“对不起,我才看到新闻,那些绯闻都是我的经纪人炒作的,给你造成了困扰……真是不好意思。”

  她的声音很清美,说得有些小心翼翼的。

  电话那头,出奇的安静。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楚云汐默默咬牙,等着墨念琛对此事表态。

  终于,墨念琛笑了。

  然后他说了一句话:“那又怎样?”

  楚云汐一愣。

  她以为他会勃然大怒,然而他没有。

  她歪着头想了一想,说:“那我能麻烦墨先生澄清绯闻吗?昨夜的一切都只是意外,我们都清楚。”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