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桃医香录张晨牛寡妇王翠兰小说阅读-桃医

发布时间:2018-12-05 15:30

桃医香录小说是著名作家天下的原创小说,小说讲述了张晨牛寡妇王翠兰的故事,小说桃医香录已上线,一起来本小说阅读网阅读吧:“你还敢躲,竟然染指我的女人,我看你是不想活了,找死!”郑峰红着眼睛说着就扑了上去。秦雅挡了一下,郑峰不敢硬来怕伤着秦雅。秦雅冷着脸整个人都冒出黑气,看着很是冷硬:“郑峰,你说谁是你的女人?”

桃医香录

推荐指数:8分

《桃医香录》在线阅读全文

桃医香录第15章 回村

“谁呀,大晚上的。”秦雅起身打开房门。郑峰一个人怒气冲冲的站在门口,看见只围着浴巾的秦雅,头发丝还滴着水。

郑峰眼睛一亮,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秦雅看见郑峰就来气,怎么阴魂不散啊。“找我什么事啊?这都几点了?不能明天说?”追问三连把郑峰问的脸色都变了。

“我这不是担心你吗?你一个人住?”郑峰在门口探头探脑的往房间里面瞅,没看到什么。送了口气,听到秦雅把那村医带到城里玩,郑峰马上就追过来了。缠了这么久还让人截胡,面子往哪搁。

张晨看秦雅出去了很久也不回来,就过来看怎么回事,被郑峰看到,脸都绿了。抖着手就要冲进屋里揍张晨,张晨避开了。

“你还敢躲,竟然染指我的女人,我看你是不想活了,找死!”郑峰红着眼睛说着就扑了上去。

秦雅挡了一下,郑峰不敢硬来怕伤着秦雅。秦雅冷着脸整个人都冒出黑气,看着很是冷硬:“郑峰,你说谁是你的女人?”

郑峰慌了神,秦雅真的生气了,她还没这么重的语气对自己说过话,都是这个村医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惹的事!郑峰恶狠狠的瞪了瞪张晨,转头小心翼翼的赔不是:“我瞎说的,你别生气。”

“瞎说就可以乱说了?我是谁的女人用不着你来指导。”秦雅不屑的说道。

这女人,本少爷帅气有钱,要什么还不是分分钟的事,看上我是迟早的事。秦雅你就等着吧,有你求少爷的一天。还有这个癞蛤蟆,不给点颜色看看就不知道天高地厚!

秦雅看着郑峰还不走,拉下脸:“走不走,等我叫人?”说完就把郑峰推出房间,啪的关上了房门,也不理会郑峰在外面喊得厉害。

房间里的两人尴尬的相对无言,半天张晨开口:“要不还是再开一间房吧。”

“不行!”秦雅急忙拒绝了,“住酒店我一个人睡不着,你就带着这里。”

那晚上怎么睡?郑峰闹了一场,再在床上一起睡,彼此都不自在吧。虽然可以美人在怀,但张晨觉得还是缓一缓吧。

最后决定秦雅睡床,张晨睡地上。什么毛病,带我出来玩还让我睡地上,是这么报答恩情的啊,睡过去前张晨昏昏沉沉的想。

第二天一早,郑峰就在门外敲门了。张晨被打断美梦,很不耐烦的擦了擦嘴边的口水。坐起来的时候感觉屁股底下硬硬的一根棍子,咯的屁股难受。起来一看是秦雅的胳膊,她怎么也睡地上来了?

张晨没工夫多想,被门外的声音吵的脑子疼。打开房门郑峰冲了进来:“秦雅,起来了吗,看我给你带了什么?”

郑峰提着一大堆吃的喝的放在桌子上,挑衅的看向张晨,比起追女人的方法郑峰可是能说一整天也不嫌累。像张晨这种土包子怎么能比。昨晚郑峰仔细想想,不应该在秦雅面前和张晨起冲突,破坏自己的形象。

“我也给你带了,好好学着吧。”郑峰傲气的扭头,“秦雅呢?”

浴室门开了,秦雅穿着昨天买给张晨的衬衫就出来了,微微透明的衬衫都可以看见秦雅底下的小内内。衬衫秦雅穿着宽松,一边的领子从肩膀上滑下来,露出圆润饱满的肩头。修长的大腿从衬衫底下伸出来,又白又长。张晨鼻血都要下来了,赶紧揉了揉鼻子看向别处,一大早就这么刺激。

郑峰也被秦雅的风情迷得神魂倾倒,眼睛跟着秦雅转动。没听见回答的秦雅看见郑峰这番模样,厌恶的皱了皱眉。

“啊,哈哈我是来给你们送早餐的,怕你起得晚吃不到。”郑峰回神咽了咽口水,讨好秦雅,又瞪了眼张晨。

莫名其妙!三人在气氛很安静中吃完了早饭。看到郑峰这么识相,秦雅也难得的夸了几句。郑峰开心的大笑。

说好要带张晨在市里转转的,吃完早餐,几人就利索的出门了。

不得不说,城里真是大,转了三天也没有转完。期间为了让郑峰死心,秦雅多次调戏张晨激怒郑峰,却被郑峰打哈哈圆了回去,张晨乐得配合。秦雅气闷不已。正在她想办法赶走郑峰的时候,王翠花借村长的电话打过来希望张晨赶紧回村,说她生病了。为了不耽误病情,张晨连夜匆匆回村。

一大早王翠花就在张晨家门口等着了,张晨开门被吓了一跳。

“嫂嫂,是你啊,来了怎么不叫我?”

“我听人说你是连夜赶回来的,想着你也累得慌,想让你多睡会。嫂嫂也不着急。”王翠花把提着的碗筷递给张晨:“还没吃饭吧,快趁热吃,刚做好的,知道你爱吃。”

在城里呆了几天,都是大油大盐,张晨是挺想念嫂嫂做的饭。坐下来狼吞虎咽,吃完一抹嘴问:“嫂嫂,你打电话来说自己生病了,是哪里不舒服?”

王翠花指了指自己的胸口:“就是这,这几天一直涨疼,一碰更疼。”张晨随着王翠花的手指看向她的胸部。张晨看到王翠花不同以往穿着一件特别紧身的花色短袖,胸前的大奶牛都要挤出来了,说话的时候一动一动的。

张晨心里一动:“疼怎么还穿这么紧的有衣服,不勒吗?”

“不穿紧勒住了,碰到衣服来回摩擦更疼,你看,已经磨破皮了。”王翠花把衣领往下扒了扒,漏出两个红点来,竟然没穿内衣。张晨没想到出了一趟村子,王翠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点也不害羞了。就这么让自己看她的小樱桃。

张晨心里的念头越发的旺盛了,身子下面也快要爆炸。“嫂嫂,这么严重了啊,怎么不早点说,再晚点化脓就麻烦了。”

王翠花也只是心痒难耐罢了,之前被张晨摸的快乐,男人又不在家,自己怎么也做不到,只好再来找张晨了。她并没有把胸前的破皮当回事,过几天就自己结痂了。

看张晨的语气严肃,王翠花也着急了:“啊?那怎么办,你可一定要帮帮嫂嫂啊。”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