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主角是纪修渝夏惜之的小说by萌宝阿璃《花

发布时间:2018-12-05 15:30

花式撩妻:老公,别放肆小说是一本女频小说,主角是纪修渝夏惜之,此书正处于连载中,本站极力推荐阅读:夜晚,天桥上,夏惜之坐在栏杆上,手中拿着酒瓶,望着桥下湍急的河流。仰起头,将剩下的酒全部喝掉。用力一甩,将酒瓶丢到江里。“下来。”低沉浑厚的嗓音突兀地响起。

花式撩妻:老公,别放肆

推荐指数:8分

《花式撩妻:老公,别放肆》在线阅读全文

花式撩妻:老公,别放肆第6章 嫂子,今晚约吗?

夜晚,天桥上,夏惜之坐在栏杆上,手中拿着酒瓶,望着桥下湍急的河流。仰起头,将剩下的酒全部喝掉。用力一甩,将酒瓶丢到江里。

“下来。”低沉浑厚的嗓音突兀地响起。

夏惜之回头,醉眼迷离地看向某人。指着他,身体摇晃地开口:“祁先生?”

“你想找死吗?下来。”看着她醉醺醺的样子祁先生阴沉着脸,命令地说道。

靠在栏杆上,夏惜之半眯着眼睛:“不要,要么你上来,这里感觉好。”

祁先生伸手落在她的手臂上,刚准备拽下来,眉宇间闪过担心。沉默片刻,祁先生单手支撑着栏杆,利落地跳了上去,稳稳地坐在她的身边。

侧过头,夏惜之好奇地问道:“你怎么在这?”

“找你。”祁先生没好气地说道,“夏惜之,你让我在酒店里等一个小时。”

夏惜之噢了一声,拍了下脑门:“我给忘记今天星期六。不过今晚,我没心思陪你做。”

见她久久没出现,祁先生担心她出意外,让人调查过她的行踪。“下次补上。”祁先生淡然地回应。

浅笑出声音,夏惜之忽然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祁先生,给我靠会吧。除了你,我找不到可以靠着的人。”

闻言,祁先生心里咯噔一声:“你的家人呢?”

苦涩地笑着,夏惜之似是嘲讽:“家人?我没有家,哪里来的家人?自从我妈妈去世,我就没有家。跟前男友分手后,就真的是孑然一身。”

祁先生偏过头,只见夏惜之的眼眶里闪烁着泪水。这一刻,祁先生忽然心生怜悯。那种感受,他知道。

见他不语,夏惜之同样沉默着,泪水悄然落下。望着夜空里的星辰,夏惜之流着泪,唇角带着苦涩的笑意。

感觉到肩膀已经湿润,祁先生悄悄地扶着她的腰,确保她的安全。谁都没有打破寂静,这世界仿佛只剩下彼此二人。

阳光洒落在床上,夏惜之不舍地睁开眼。瞧着熟悉的环境,大脑有片刻的失神:“我怎么回家了?”

坐起身,夏惜之吃痛地捂着头。刚要开口,猛然瞧见身上的睡衣,脑子瞬间一片空白:“怎么回事,我怎么穿着睡衣?”

惊恐地双手捂着头,夏惜之不停地回忆昨天零星的片段。房外传来声响,夏惜之立即掀开被子,快速往外跑去。厨房里,只见一个男人背对着她,穿着内裤在那走动。

“该不会昨晚被人……”夏惜之害怕地捂着脸。刚思考着怎么质问时,熟悉的嗓音响起。

“穿上鞋子。”祁先生强势地命令。

霍地抬起头,夏惜之惊诧地看着那张熟悉的脸庞:“祁先生?”

祁先生没回答,只是阴沉地盯着她的脚丫。见状,夏惜之噢了声,立马转身飞奔回卧室。

十分钟后,餐厅里,夏惜之惊讶地看着面前的西式早餐:“你做的?”

“难不成是你?”祁先生没好气地怼过去。

尴尬地讪笑,夏惜之吃了几口三明治,好奇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住这,还把我送回来?对了,还有我身上的睡衣……”

额头浮现出几条黑线,祁先生简明扼要地回答:“昨晚你吐了。”

闻言,夏惜之干笑了两声,窘迫地低头啃三明治。她的肠胃不好,喝多容易吐。“对不起。”夏惜之轻声地道歉。

将手机放在桌面,祁先生惜字如金地要求:“你的号码。”

话音未落,夏惜之直起腰:“为什么?”

“昨晚这种爽约让我等的事情,我不想再发生。”祁先生不悦地说道。

听到他的理由,夏惜之摇头:“我们只是炮友,等哪天厌倦了,拉黑陌陌,就能划清界限。”

目光一凛,祁先生不说话,只是盯着她。或许他的气势让人压抑,亦或他的冷冽让她胆怂发毛,夏惜之妥协道:“那就加个微信,将来也可以拉黑。”说着,夏惜之拿起他的手机,输入微信号添加。

吃过早餐,夏惜之和祁先生并肩走进电梯。“昨晚,谢谢你。”夏惜之侧过头,微笑地道歉。

“不必。”祁先生淡然地回答。

空气中弥漫着安静,夏惜之随意地问道:“对了祁先生,你应该是单身吧?”

因为他初次时技巧的生疏,夏惜之知道自己是他第一个女人,理所当然地想着他应该是单身,因此也没多问。可现在想想,他有钱又颜值爆表,还没有特殊癖好,单身概率大打折扣。

“你想知道?”祁先生低沉地开口。

电梯滴地一声开启,夏惜之走了出去,点头回答:“当然,如果你是已婚,那我会弃了你,结束关系。不能破坏别人家庭,这是我的原则。”

祁先生走出电梯,刚要回答时,目光忽然落在不远处那个高大的男人身上。看到他,祁先生的眼睛微眯起,眼底闪过冷冽。

顺着他的视线望去,看见那人,夏惜之皱眉:“他怎么来了?”

想到还站在身边的祁先生,夏惜之侧过头,却发现他已经消失不见。见状,夏惜之的脸上带着疑惑。见男子朝着她走来,夏惜之很快调整好神情。

“嗨,嫂子,好久不见,早啊。”纪修铭笑眯眯地说道。

脸上挂着简单的笑意,夏惜之抬起眼:“小叔子,好久不见。今天这吹得是什么风,把你吹到我这来?”

身体前倾,单手支撑着墙壁,将她困在墙壁与他之间,纪修铭坏笑地回答:“当然是想我美丽温柔的好嫂子,嫂子今晚有空吗,约个会?”

双手环胸,夏惜之淡笑地挑眉:“噢?约会吗?”

指腹捏着她的下巴,纪修铭俯身,闭上眼睛嗅了下她的味道:“真香。早知道娶的是你,当初我该答应。要不然,你现在就是我的妻子。嫂子,今晚约吗?”

夏惜之没有直接回答,唇角扬起一侧的弧度,悠悠地看向眼前桀骜邪魅的男子。

不远处,祁先生拳头握着,目光森冷地看着眼前惹火的场面,青筋暴起,隐隐有暴走的趋势……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