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桃医香录》(张晨牛寡妇王翠兰)小说阅

发布时间:2018-12-05 15:30

连载中小说桃医香录是著名作家天下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张晨牛寡妇王翠兰,该小说划分在男频小说,现情小说桃医香录精选篇章:顺着小腿揉捏了一会,筋脉被理顺了,虽然美色在前,让张晨心动不已,但还是要顾及一点,张晨收了手,放下来秦雅的双腿,有点遗憾不能深入丛林探险。一站起来秦雅就看见了张晨鼓起的小包,脸上飞起了两朵红云。秦雅觉得自己真是太大胆了,刚才脑子里一瞬间想要去摸摸好亲自体会下是不是想上午那般好玩。

桃医香录

推荐指数:8分

《桃医香录》在线阅读全文

桃医香录第14章 旧计重施

秦雅一看就知道张晨在想什么娇嗔的拍了一下张晨:“我就说你是色胚,不许想了。”

回到酒店,终于可以休息一会了,秦雅踢掉高跟鞋,扑到了床上,人被弹了起来落下,胸前的两团也上下抖动。张晨站在门口看直了眼。

从早上开始,心里的火气就一直没有下去,现在回到房间,寡男寡女的,让人想入非非。

秦雅晚上也睡这?和自己一张床,能不能把持住?秦雅是不是在勾引他?是接受呢还是接受呢?

张晨脑子里胡思乱想呆着原地一动不动。

“傻站着干什么呀,不累么,快过来躺着休息休息。”秦雅撩了下头发,拍拍床垫示意张晨过来。

张晨听话的躺在了床上,秦雅会怎么勾引他呢?

秦雅凑到张晨耳边,轻轻吐了一口气,压低了声音:“张晨哥,今天你给那女人治病的时候她的大还是我的大?”

张晨心都要酥了,太诱人了,热气一下子从耳朵上传遍了全身,身下立即就鼓起了一个包。张晨不自在的动了动,不能让秦雅觉得自己太急色了。

张晨紧张的咽了一下口水,转了转眼珠:“忘记了。”

秦雅整个人都贴近了张晨,吐露芬芳:“是么,那你现在要不要摸摸看?”

张晨心痒的厉害,手就隔着衣服顺着摸上去了,太大了,一只手根本握不住。张晨捏了捏大白兔,感受着它在手里变换各种造型,还不由自主的用上了按摩手法。

秦雅一下就软了身体,身体像过电似的抖个不停,喊了出来。

还觉得不过瘾:“隔着衣服感觉不出什么。”张晨非常努力的克制自己停了下来。

秦雅犹觉得不满,感觉刚刚上来就停下来。只犹豫了一下就说:“那你伸进去摸摸看。”

秦雅没看见张晨得逞的笑。

掀开秦雅的衣服,将衣服推到脖颈处,露出白生生的躯体。秦雅穿着一件粉色的胸衣,衬的肌肤更是娇嫩无比。张晨鼻子一热,险些冒出鼻血来。舔舔嘴唇将手伸了进去,柔软细腻。

此刻秦雅躺在床上任自己动作,张晨恨不得扑上去咬几口泻火。秦雅额头已经出汗,细软的额发湿湿的贴在额头上,脸红红的很好。随着张晨手里的动作秦雅不住的喘气出声。

看着秦雅舒服的表情,张晨挺高兴的,男人都喜欢看着身下的女人露出舒爽的神态。为了让她更沉浸其中,张晨开始按摩。

在牛寡妇和王翠花身上试验了几回,张晨的手法更加熟练,几下就把秦雅按的哼叫出来。秦雅大喘着气感觉内裤里面湿漉漉的,很不舒服。但心里却像票在云端。秦雅对之前感受的舒适很是怀念,晚上睡觉也总能梦到。借口让张晨帮自己揉了一会,比梦中更加舒服。

这会舒服了,秦雅立马推开张晨:“流氓,你怎么乱摸,我的便宜你也占,果然是色胚。”

张晨懵逼,不是你让我摸的吗?秦雅有点心虚,虚张声势:“我就是测试下你,没想到你还真的上钩了,好摸吗?”张晨点点头,秦雅脸更红了。

躺了一会,觉得身上还是黏得慌,秦雅进了浴室去洗澡。张晨动了动裤子,让自己好受点,低头憋屈的嘀咕:“一天洗八回,可真讲究。”

翻身拉开被子躺进去,情绪激动了一天,这会安静下来,还有些不适应。张晨闭着眼睛养神,迷迷糊糊的听到浴室里秦雅在急促喊什么。

以为发生了什么事,二话不说张晨冲进浴室。

一推开门烟雾缭绕,热气扑面而来。秦雅动人的酮体在其中若隐若现,此情此景让张晨先前没消散的冲动又回来了。

秦雅弯着腰不停的喊疼,张晨立马过去想要扶起她。试了几下都没有扶起来,秦雅光裸的身体与他却越贴越近。

“腿疼,张晨你快帮我看看,好疼啊。”秦雅桃花眼里含了一旺水,泫然欲滴。她站都站不住,也没发现自己因为着急连浴巾也没披,光着被张晨抱在怀里。

张晨被秦雅毫无遮拦的身体蹭的心更热了,小馒头擦过手臂泛起鸡皮疙瘩。大馒头颤巍巍的顶着张晨的胸,贴的紧紧的。张晨用手狠狠摸了几下,秦雅也不在意,直喊腿疼。

僵持了好一会,张晨才把秦雅扶着坐在了马桶上。

“你把腿放过来,我看看怎么回事?”张晨把秦雅的双腿挪到自己的大腿上,秦雅静下来发现自己裸着,肯定被张晨看光了,扯过浴巾包住自己。张晨感叹,还真是没经验,不知道什么叫半遮半掩最动人吗?

张晨捏了捏秦雅的腿问是哪里疼,“我刚站了一会,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腿就疼得踩不下去,一抽一抽的疼。”

“估计是抽筋了,你今天穿着高跟鞋走了那么久,洗澡遇到热水刺激就容易腿抽筋。我帮你揉开就好了。忍着点。”

从张晨的角度看过去,秦雅的神秘丛林欲露还羞,几根毛发不安分的从地下转出来。张晨闻着散发出来的清香,女人的体香。老头子曾说过世间最诱人的气味就是处子的体香了。看来郑峰也没讨到什么好处。

“很严重啊?”秦雅见张晨表情严肃,以为腿抽筋的厉害了。

“嗯,是挺严重的,上次你崴了脚,还没好彻底,又走了很长的路,旧伤也有点复发了。”张晨怎么可能说不严重呢,其实脚抽筋用力在地上踩几下就好了,旧伤更是无从谈起了。那点小伤还有后遗症,那不是砸自己招牌吗?

张晨握着秦雅的小腿,刚洗完澡光滑的很,还抹了润肤露,更加滑手。张晨不得不用几分力气,用力理着秦雅小腿的筋脉。

秦雅闷哼,“是有点疼,你忍着点。”秦雅咬着嘴唇点头。

要说张晨见识过的几个女人里睡得腿最好看,就是秦雅了。张晨爱不释手的反复摩挲,裤子里的帐篷也悄悄撑了起来。

顺着小腿揉捏了一会,筋脉被理顺了,虽然美色在前,让张晨心动不已,但还是要顾及一点,张晨收了手,放下来秦雅的双腿,有点遗憾不能深入丛林探险。

一站起来秦雅就看见了张晨鼓起的小包,脸上飞起了两朵红云。秦雅觉得自己真是太大胆了,刚才脑子里一瞬间想要去摸摸好亲自体会下是不是想上午那般好玩。

张晨可不知道秦雅在脑内什么,伸了伸懒腰,在秦雅落荒而逃的背影里洗了个战斗澡出来。

门口响起了急促猛烈的敲门声。

“快开门,快开门!”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