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作者金三叔的小说-我和美女姐姐的浪漫

发布时间:2018-12-05 15:05

向阳张瑶的小说是我和美女姐姐的浪漫情事,是金三叔作者的都市小说,花生小编给看官们带来我和美女姐姐的浪漫情事小说精彩阅读:“没错啊,我可记得你,”小姐妩媚一笑,说道:“难道你忘了,上次,你来这里的时候,还是我替你按摩的呢,你还答应过我,下次再来找我……”“啊?”我心里猛颤,一下子明白过来,这个女人是为了招揽顾客,故意来和我搭讪的,用手拍了拍我的脑袋,做出一个恍然大悟的样子,稍有兴致地问:“哦,你看我这记性,这么快就把上次的事情给忘记了,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和美女姐姐的浪漫情事

推荐指数:8分

《我和美女姐姐的浪漫情事》在线阅读全文

我和美女姐姐的浪漫情事第14章 坐过山车

“你以后一定要找一份正经事情去做,千万别和这些不三不四的人来往,知道吗?”张瑶叮嘱道。

“嗯,我知道了。”我点头回答说。

张瑶好像想起了什么,突然从沙发上站起来,起身走进卧室,我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急忙跟了进去。

张瑶打开卧室里的衣柜,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对跟进来的我说:“你以后就住在这套房间里。”

“那你住哪里呢?”我诧异地问。

我知道,张瑶的卧室里只有一张大床,即使有两张,甚至更多的床,我们也不可能住在一个房间里。

因为,我们都是成年人,又没有血缘关系,如果长期住在一间卧室里,保不准会发生暧昧的事情,做出成年人该做的事情。

“隔壁那间屋子里堆满了衣物,我如果睡了她的房间,那她睡哪里呢?难道睡客厅沙发不成?”我感到有些纳闷。

张瑶见我一脸茫然地看着她,如实回答说:“今天下午,你在家睡觉的时候,我就去了一家房屋中介公司。

“一名工作人员带我去位于开发区光华大道的光华新村看了一套房子,里面的家具、水电气和电视样样齐全,房租也比较合理,由于那里离我的店铺比较近,上下班很方便,我就把房子租下来,将这套房子留给你……”

望着张瑶一脸真诚的样子,我心一暖,不无感慨地说道:“姐,真不好意思,我给你添麻烦了。”

“向阳,你千万别说这些,谁叫我们是姐弟关系呢?”张瑶将自己的一些衣物装进一个行李箱之后,把房间钥匙交给我,说:“你估计也累了,早点休息吧,明天,我让人来把隔壁房间的衣物搬过去,你可以把那间屋子当成客房!”

“那……好吧,我送你过去吧!”我对张瑶非常感激,但不知道为什么,又觉得心里有点失落。

“不用,里面装的东西不多,我自己过去就行了,等我把那边收拾妥当,再带你过去,”张瑶指着客厅里的座机电话,警告说:“你刚来南华市,对这里不熟悉,在家老老实实呆着,晚上别出去乱跑,小心,我随时要打电话过来查岗的。”

“老姐,你放心吧,我不会乱跑,”我憨笑一声,说道:“我早就是成年人了,即使是跑出去,也不会弄丢的!”

“贫嘴!”张瑶白了我一眼,从钱包里拿出一叠钞票,说道:“这是2000元钱,你先拿去用着,不够再找我要……”

“我……我怎么好意思花你的钱?”我望着一张张崭新的钞票,涨红了脸。

“你是我弟弟,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张瑶一边说,一边把钱塞到了我的手里。

我感激地说声:“谢谢!”

“傻样!”她娇嗔一声,伸手戳了下我的鼻子便提着行李箱出门。

由于张瑶姐怕我出去惹事,或者,像小时候那样,在大街上迷路,执意不让我送她,我便将她送到房门口,见她沿着楼梯口下楼,才折回到房间里。

张瑶姐离开家门后,房间里只剩下我一个人,我觉得房间里空荡荡的,一屁股坐到客厅的沙发上,开始闭目养神。

刹那间,今天发生的事情如坐过山车似的,在我脑海里闪现:

我刚下火车,就被一个胖女人用车拉到了记忆中的米市坝,下车后,一个酷似朱美玲姐姐的女人将我吸引到了丽婷服饰店。

进店后,我因为看了那个女人的身子,被她扇了一巴掌。

然而,就是那一巴掌把我打醒了,进一步让我确认她不是朱美玲姐姐,因为我朱美玲姐姐的我见过。

如果真是她的话,一见到我,就没有那么冷漠了,别说看她,就是去摸她,她也不会下狠手打我。

出人意料的是,我在居然在那家服饰店里见到了服饰店的老板娘,而这位老板娘居然是张瑶姐姐。

我们久别重逢,倍感亲切。

张瑶姐将我带回家,让我在洗澡、吃饭和休息后,带我出去商场买衣服,却在那里遇见了两名小偷。

当我将那两个家伙擒获,准备扭送到派出所的时候,他们却认出了我。

原来,这两个人是去小时候,落入刀疤脸为首的贼窝时,那两个负责看管我们的小男孩张三和李四。

我不想让张瑶姐知道我小时候的事情,便将他们放走了。

张瑶花钱替我买了一身笔挺的西装之后,领我去李家饭店用餐,却遇见餐厅里一位名叫郝丽丽的女服务员被几个小混混欺负,便出手相助。

欺负郝丽丽那三个混混被我制服并赶出李家饭店。

我本以为他们会被我震慑住,就是罢手,可曾想他们并不善罢甘休,居然把他们的老大领着一大帮混混,浩浩荡荡地来到餐厅,准备找我寻仇。

然而,就在餐厅的工作人员和用餐的客人以为我要吃亏的时候,戏曲性的一幕发生了,那名长得文质彬彬的老大居然是我们小时候一起逃难时的朋友宋飞。

他不但没有找我麻烦,还说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不认识自家人,让那个搬他们来的寸头男向我道歉,这令我感到啼笑皆非。

当时,由于有张瑶在场,我不便与他相认,如今,我一个人在张瑶姐留给我的房间里,需不需要与他联系一下呢?

我从口袋里摸出宋飞交给我,上面写有他手机号码的纸条看了一眼。

本想出门找个公用电话打电话给他,找他叙旧的,但想起张瑶在临走前警告过我,别和这种社会上的人来往,我只好将纸条放了回去。

我是一个好动,有点坐不住的人,觉得一个人呆在家里有些郁闷,便在张瑶离开不久,从房间里出来,沿着小区道路走出了城市花园小区。

一方面,因为我今晚吃得比较多,准备出去散步,消化一下,减轻胃的负担;另一方面,我初来咋到,对周围的一起比较陌生,需要出门熟悉一下四周的环境。

……

夜色笼罩,霓虹灯在繁华的大街上闪烁,散发出耀眼的光芒,我离开城市花园小区没走几步,便来到了香山巷。

这是一条大约有两、三百米长的小巷子,来来往往的人络绎不绝,街道两旁是一些卖小吃、杂货和服饰的店面或商铺。

一些摆地摊卖蔬菜、水果、首饰和玩具的商贩高声叫卖,小巷里热闹非凡,到处弥漫着一股嘈杂和喧嚣的气息。

同时,街道两边的美容店、音乐厅、酒吧等琳琅满目,光怪迷离的霓虹灯交替地闪烁着,让人嗅到一股浓浓的暧昧的气息。

香山巷不愧是南华市的红灯一条街,虽然街道不长,大大小小的美容店、洗脚坊就有十几家,四周弥散出一股雌性荷尔蒙的味道。

店里小姐们大都穿着暴露,打扮得花枝招展,一个个袒胸露臂地坐在隔有一块透明玻璃墙里的长椅沙发上招揽顾客。

我路过一家名为“佳丽美容美发中心”的门口时,一名身材暴露,身形饱满,脸上画着浓妆,画着浓眉,染有一头橙红色的波浪卷发的小姐从一家美容店里走出来。

只见她一双水汪汪眼睛顾盼多姿,眉眼含情,肌肤吹弹即破。

两条修长的腿白如莲藕不停地在我眼前晃动,令我垂涎欲滴,心血沸腾。

小姐朝我抛了一个媚眼,嗲声嗲气地说:“哟,帅哥,今天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快进来坐呀!”

“小姐,你是在叫我吗?”我看了看自己周围,好像并没有别人,心一颤,皱了下眉头,用手指着自己的鼻子问。

“是啊,这里除了你,还有谁呀?”小姐娇嗔一声:“你可是贵人多忘事啊,怎么这么快就把小妹给忘记了?”

“你搞错了吧?我们好像并不认识!”我被这个女人搞得一头雾水,心想:“我是刚回南华,怎么可能认识这种货色呢?”

“没错啊,我可记得你,”小姐妩媚一笑,说道:“难道你忘了,上次,你来这里的时候,还是我替你按摩的呢,你还答应过我,下次再来找我……”

“啊?”我心里猛颤,一下子明白过来,这个女人是为了招揽顾客,故意来和我搭讪的,用手拍了拍我的脑袋,做出一个恍然大悟的样子,稍有兴致地问:“哦,你看我这记性,这么快就把上次的事情给忘记了,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莉莉,”小姐见我跟她打哈哈,误以为我上钩,心中暗喜,扭动着美臀,走上前去,攀着我的胳膊,柔声说道:“帅哥,你看有好多人正在看着我们呢,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还是进去说话吧?我会好好服侍你的……”

一股醉人得体香夹杂着浓郁的香水味朝我袭来,小姐将她丰满的身体靠在我肩膀上,并往我胳膊上靠。

我顿时感到了她身体的美好,有种流鼻血的冲动,忍不住耸了耸鼻子,身体也开始变得有些僵硬,浑身像爬满了码蚁一般,感到焦虑不安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