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守魂尸地石铁田雨小说阅读-守魂尸地辣椒

发布时间:2018-12-05 15:05

守魂尸地小说是著名作家辣椒的原创小说,小说讲述了石铁田雨的故事,小说守魂尸地已上线,一起来本小说阅读网阅读吧:女警花一脸怪异地神情看了我半晌,然后又看了看在做记录的中年警察,感觉我没继续说下去的意思,才开口问道:“没了?”

守魂尸地

推荐指数:8分

《守魂尸地》在线阅读全文

守魂尸地第十五章 弥天谎

女警花听地一脸兴奋:“没关系,是什么话?”

“我只听见好像有个人叫到:孽畜!还不束手就擒?另外一个人回答他说:你这个食古不化的老东西。然后就听见第一个声音叫了声:掌心雷,接着就听见轰地一声,然后跑到窗口去看,就发现对面的那栋楼被炸了个洞。”我一口气就把那个荒诞地说辞讲了出来。

呵呵,虽然荒诞,但一旦警察在现场的勘测出现了不可解释的地方,就有人会往上报,况且这事儿不小,上面知道了肯定会派人来督办,上面总有人知道我说的是怎么一会回事儿。

女警花一脸怪异地神情看了我半晌,然后又看了看在做记录的中年警察,感觉我没继续说下去的意思,才开口问道:“没了?”

“没了!”

“就这些?”女警花不能置信的模样。

“就这些。”我一脸无辜地看着她,心里直念叨:师叔祖在上,别怪弟子盗用你和师傅的台词啊!

女警花瞪着眼睛看着我,终于无奈地叹息了一声:“那就这样吧。”转头对那中年警察点点头,然后对在一旁的我爸妈说到:“我们走了,谢谢你们对我们工作的支持。”

爸妈听了我的话也是一脸怪异地表情,也没多客气只是连忙点头,女警花看着两老,犹豫了一下,忽然凑近他们低声说到:“还是让小铁少看点儿电视吧,看多了对脑子不好!”说完叹了口气,摇摇头和那中年警察一起离开了我家。

我爸妈愣了半响,对视一眼,忽然异口同声地喊了起来:“小铁,今天不准你再看电视!!”

我……:“啊?”

本来就没看电视的我下午窝在自己房间里,当然,电脑也被老妈禁止使用,她为了保险干脆把我的电源插线板都收走了,对此我无语以对--何必呢,何苦呢?我哪儿想过上网了,我现在一脑子全是那白皮天书了。

从枕头地下翻出了那本让我昨晚闯下大祸的白皮天书,心里犹豫着是否再翻开来看看,思虑再三还是一狠心把它塞回了枕头底下。这玩意儿太玄乎了,我才画了半个五雷符就制造了一场莲城少有的特大爆炸案,那我真看完了莲城还不落得个被核弹攻击般的下场啊。

最后那几页上可是有数百个符箓图案呢!

想到那些图案,我脑子里忽然清晰地出现了昨晚画过的五雷符,吓得我一个激灵就从床上爬了起来:靠,怎么回事?

不过脑子里想和手里画出来的效果似乎并不一样,这次我并没有暴走的冲动,那怪异的冰凉气息也没有出现。但那个恐怖的五雷符图案在我脑子里清晰地一塌糊涂,就象刻到了我脑子里似的。

见鬼了!这五雷符的符箓我昨天根本就没画完,啊!不对,应该是我没注意怎么画完的就出了那事儿,我怎么会记得那么清楚?

莫非道法的学习过程都是这样诡异地的么?

难怪学道法的人很多都有点神神叨叨的?比如我那脱线的师傅,以及那个差点冲动掉了我小命的师叔祖。本来想拿出那白皮天书对比一下脑子里的符箓和书上的是否相同,我却不敢。万一再来一雷,我靠!那恐怕马上就会有一堆武警在几分钟内冲进我的房间然后把拿枪顶着我去监狱。

再笨的人也知道,这附近至少很多天里都是便衣密布,警察无数,有点风吹草动的肯定跑不掉,我可不想去警察局喝那茉莉花茶。

甩甩头抛开无用的猜测和臆想,我放弃了继续深研那五雷符的奥妙,完全不知道自己走了多大的运气,才能在第一次画符箓时成功发出掌心雷。

其实一切都还得从那神秘莫测的茅山镇山至宝阴风珠说起。

阴风珠茅山至宝,其中的奥秘之处连茅山宗门里也没一个知道的清楚。我那便宜师傅只不过是找到了一个最简单地利用阴风珠的法门,后来我道法日渐精深,才知晓当日师傅拿阴风珠来祭炼自己的阴风阵是如何的暴殄天物!

其实根本没有任何道法修行经历的我,本不该也不能发出任何一个法术,可我体内的阴风珠却改变了这个结果。茅山符箓独步天下自然有它的独到之处,如果说到引发天人感应,天人互动,茅山的符箓无疑是现存符箓里最为有效的。当日我只是画出一半五雷符,就引动了体内的阴风珠的共振,而道门菜鸟的我却不知控制,反而一挥手把阴风珠和五雷符引发出来的能量扔了出去,实在是一件亏大发了的事。

如果我能仔细看看五雷符后那页上,或者说我能耐心点儿,看完了那章五雷正法入门再去画五雷符,那阴风珠和五雷符引动的能量就会被我控制在自己的体内吸收掉,足够在一夜之间让我成功从道门小白变成道门入门小徒,这入门的速度绝对能创茅山宗门里入门速度之最。

当然,这些如果都没有发生,错过机缘的我依然是徘徊在门外的道门菜鸟。

既然不敢再去看那白皮天书,我无聊地走到窗前看向对面。那个大洞处到处是穿制服的同志来来往往,估计都是些封锁现场和现场勘察的人员。唉,事情没那么容易结束啊!只是估计了下对面楼那处警察的数量,我就知道这次乌龙事件离结束还早。

我不知道,此刻那个女警花和中年警察同样也在对面站着,而且就在我对面的那个大洞处,正在朝我这边指过来,可惜有近视的我根本看不清她。

女警花叫曲艳,今年刚刚从警专毕业不久,至于为什么一个毕业不久的警专生可以进到刑警队,那就是曲艳父亲的能量了。相对来说刑警队升迁的机会更大些,而且曲艳的父亲也作了安排,象那些紧急出勤的危险事件刑警队是不会让这位大小姐上的。所以曲艳一般只能做点儿采证工作,比如今天来我家聊天就是曲艳这几个月来唯一的工作。

曲艳和中年警察都是一脸严肃地在向一个男人汇报着刚才得来的情况。那男人四十多岁,一脸沧桑之色,看模样就知道是天天在外奔波却没时间弄点儿大宝SOD蜜抹抹的人。不过配合男人那凝重而内敛的气势,让人一眼就能明白这个男人肯定是那种身居要职的人。他就是莲城公安局刑警大队队长倪铁山,一个没有后台靠山,却凭着一身真本事破了无数大案要案,而荣登莲城这西部屈指可数的重镇刑侦一把手的男人。

曲艳对倪队很是佩服,加上倪队平时不苟言笑但却从不摆官架子,深得包括曲艳在内的刑侦队所有成员的信服。所以以曲艳的身世在倪队面前也不敢有丝毫出轨,哪儿有平时呼喝地其他刑侦队队员如同店小二般的气势。

倪队皱着眉头听着曲艳的汇报,一向冷静的他在这个爆炸现场呆了一晚了,唯一的收获就是头疼。那些队里的刑侦专家加上办案无数的自己在这里耗了一晚上,居然没有任何收获。

没有嫌疑人的任何情况,或者应该说没有任何嫌疑人。在爆炸现场找不到任何一样爆炸物的残留,哪怕是一点儿碎片或者是一点点爆炸物应该有的化学物质的痕迹都找不到,整个现场显得极其诡异。

而且根据爆炸现场来开,爆炸发生的点并非在楼内,而是楼的外墙上。什么人会那么奇怪,放在好好的室内不用,偏跑到外墙上去安装爆炸物?那样会很容易被对面三栋居民楼里的上百户住户看到,可现在走访调查的人员差不多都回来了,居然没有一个人说有可疑的情况。大多数人都说爆炸时他们都在睡觉或者看电视,根本没注意到窗外有什么情况。

想着这些情况,这个倪队也心里略为焦躁起来。这案子现在已经传到上面了,估计最多下午就会有人下来,如此恶劣的爆炸案在龙国最近也是很少见的,虽然因为爆炸发生在深夜办公楼里并没有人,也就没有人员伤亡,可这也很可能是恐怖分子对龙国警察系统的挑衅!想到这里倪队狠狠地抽了口烟,一摔手把烟屁股狠狠地扔到地上,一脚踏上用力地拧了两下脚,直把烟屁股踏成了扁扁地才拿开腿:混蛋!这里不是艾莫尔国,龙国的警察不是你们这些恐怖分子能挑衅的!我要你们付出代价。

才在心里发狠,倪队忽然曲艳说了句:“对面县衙街16号的居民楼3单元5楼8号的一个叫石铁的青年说了点异常情况,不过……”倪队听的一愣:“说!不过什么?”

曲艳犹豫了一下:“不过他说他不确定是听到的电视声音还是真人说话。”

倪队一挥手:“别管他,先说他说了什么异常情况?”

只用了几秒钟,曲艳就复述完了我那荒诞不经的说辞,倪队却并没有象曲艳和那中年警察刚听到时那样惊讶,他只是沉着脸看了看中年警察问道:“老张,你感觉那个年轻人说话时有什么不对劲没?”

中年警察老张仔细地回想了一下,沉声到:“倪队,我没感觉到,他的表现很正常,而且……他是在我们再三的追问下才说出来的,就他的年纪和出身,不太可能是作假。”

倪队不再开口,默默地想着什么。最后倪队一挥手:“收队!回去查查昨晚案发时段的电视是否有说这些台词的节目播出。另外这个年轻人住处周围的居民是否当时在看有这些台词的影碟。”话才出口,就见曲艳和老张两人惊讶地盯着自己最敬佩的倪队--倪队不是真信了这个毛头小子那荒诞离奇的台词了吧?

倪队一见两人神色就知道他们在想什么,摇摇头叹息一声:“有些事,只是你们不知道而已!”说着神色阴沉地扭身就离开了大楼。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