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刘明秦丽丽全文阅读-极品小医生免费阅

发布时间:2018-12-05 15:03

刘明秦丽丽全文阅读

极品小医生全文阅读

  《极品小医生》小说的作者是百步穿杨,这一本非常好看的已完结乡村小说,极品小医生刘明秦丽丽是书中的主人公。自小学毕业后刘明家里就供不起他读书了,于是刘明一直在家混到了十八岁,面对村子里妇女们的各种诱惑,刘明能不能把持住呢?而机缘巧合之下的神奇医术又会让他展开什么奇遇?
  但是秦丽丽能给自己做口热乎饭,自己也就认了。“秦嫂子,你怎么在那偷看我呢?”“谁看你了,再说了看看你又怎么了,你这又不吃亏。”
  “我在尿尿,这有什么可看的?”刘明看着秦丽丽说道。“你说你在尿尿就是了?”秦丽丽走到刘明跟前,眼神狐媚地看着刘明。
  “不信你看,这地上是什么?”说着刘明指着地上湿乎乎地一滩东西说道。秦丽丽看看地上,果然是一片湿乎乎的,脸蛋立刻就红了起来。
  “怎么个意思,现在这世道还不叫尿尿了?”“没有没有,谁管你那事啊,我就是问问。”秦丽丽笑说道。
  刘明看着秦丽丽狐媚的眼神,心里顿时有些紧张,想着赶紧离开,省的沾惹上她,连自己也不放过。
  刘明心想,自己怎么还没有过第一次,可不想落在这个女人手里,这秦丽丽自从二鹏那块不行了以来,晚上基本上就没招过家。不是在这家男人的床上,就是在别家的男人身上。
  而且这名声也传遍了附近的十里八乡的。不过也别说,这女人长得还是真的不错。尤其是胸前两坨肉像大白馒头似的,看着就想入非非。

第一章 你是我姐夫

  刘明自打小学毕业以后就没在上学了,家里也实在是没钱供他上学。

  在农村人的眼里觉得上学根本就没用,还不如多种上几亩棒子来得实惠。尤其是在那个年代。

  盘龙村之所以叫这个名字,其实也是根据地势有着关联,这里可种的土地不多,山特别多,一盘绕着一盘,所以就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盘龙村。

  这也是这个村子特别闭塞的原因,因为土地少就没有粮食可种,加上思想守旧,所以这个村子除了本村之外,并没有人愿意来,更是全国出了名的贫穷山村。

  刘明家的地也不是很多,所以除了种地,刘明每天就是去山里逛逛,看看有什么猎物,说不定运气好的话,还能打个野兔山鸡之类的打打牙祭。

  “建勇哥你轻点,都把我这儿弄疼了……”

  刘明听见远处传来一阵哼叫声,便赶紧踮着脚尖靠过去。没想到这荒山野林里还有人呢。

  他扒开密密麻麻的矮树丛,顺着缝隙看过去,只看到高建勇的手里抓着一对巨大雪白的丰满,来回不停第揉捏。

  “没关系,反正咱俩早晚也是夫妻嘛,在哪干不是干呢。”

  “可可是,我还没过七呢……”说话的是张秀娟,也是高建勇早早就定下的媳妇,只不过是还没过门而已。

  高建勇正在兴头上,哪里听得下拒绝的话,他一下子把秀娟的上衣整个都扒拉了下来,整张脸也都埋了进去。

  张秀娟也被整的娇喘连连,高建勇听到这声音,更是蓄势待发,一把脱了张秀娟的裤子。

  一下子,两条雪白丰盈的大腿立刻赤裸裸地展示到了外面。

  看到这刘明也感觉自己的下面也发生了明显的变化。

  高建勇整张脸被憋的胀红,青筋都被爆了出来,他一把把张秀娟压在了苞米地上,自己也脱了裤子准备趴到她身上。

  刘明哪里见过这样的阵势,特别是自己那里的变化,吓得不禁“呀”了一声。

  这一声可倒好,高建勇“嗷”地一声嚎叫,下面那活立刻就变成了软面条子。

  “谁他娘的在那里?”高建勇急的连裤子也没顾得上穿,跳起脚就骂。

  “是我刘明。”刘明一看自己也被发现了,干脆也没躲,直接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你想干啥啊,咋还学会偷窥了呢?”高建勇一看是刘明,也就没想着去骂,毕竟他和自己的姐姐小兰也定了亲,怎么也算是自己的姐夫。而且他爹也是盘龙村的村长,怎么着也要给个面子。

  高建勇的家很穷,而且孩子也特别多,所以生出来小兰之后,两口子也没多想,就直接把小兰送给了刘明家当童养媳了。这样一来就可以省了很多粮食。

  秀娟一看偷窥自己的人是刘明,脸一下子红透了,胡乱整理了一下衣服,眼泪汪汪地就跑了。

  “刘明,你可要答应我,这件事千万不能说出去,要不然我和秀娟以后真没法在村子里待了。”

  盘龙村思想保守守旧,对于男女还没结婚就在野地里干那事的,绝对会在背地里指指点点第戳人家脊梁骨的。

  “行,我答应你,我不说。”

  “那我咋信你呢?我他娘的现在都快烦死你了,谁叫你过来的!”高建勇恶狠狠地说道。

  “这里难不成是你家的?你说不叫来就不叫来了?那我回去告诉我爹去,你这人实在是不讲理。”刘明说着就要走。

  高建勇一看刘明要走,也怕他真告诉了他爹,自己那就真没法活了,便赶紧一把手抓住了刘明。

  “哎哎哎,刘明你先别走呢,我叫你给我过七还不行,你可千万不能给村长说这事,怎么算你也是我姐夫不是?”

  刘明听高建勇这么一说,还真觉得也是这么回事,尤其是高建勇说叫自己去给他过七,心里更是美的不行。

  “那好吧,我答应你不给我爹说。”

  “那你说话算话,你发誓!”

  “好我发誓,我要是说了就天打五雷轰,这样行了吧!”

  高建勇挺刘明这么说,心里才算是安生了下来。

  俩人就这么说好了,一个答应去过去,另一个答应保守这秘密。

  要说这过七,也是盘龙村也不知从哪辈子就开始流传下来的破规矩。

  整个村子都是这样,因为姑娘出嫁之前什么都不懂,但是爹娘也碍于情面不愿给孩子说这样的房事,便找一个有经验的男人来进行调教,等调教好了,这个姑娘才可以出嫁。

  而一般这样的事都会找自家人,最好就是姐夫。而且会在出嫁前一个月和姐夫待在一起七天。

  在七天的时间里,新娘子和姐夫关在屋子里,不管里面成什么样子,娘家人也不可以吵闹,更是不能前去打听什么,而且更是要好酒好菜招待着,一点也不能怠慢。

  等七天时间一过,新娘子也就可以安安心心地出嫁了,这样嫁出去的闺女,才不会因为不懂房事而被婆家人瞧不起。

  如果一旦因为这事被婆家瞧不起,娘家人还得掂上酒肉去给婆家送去讨好婆家。

  所以要是这家闺女结婚前没有找人过七,就会被婆家人乃至全村人瞧不起。

  过七这件事世世代代在盘龙村流传着,就像是血液一样深深第印在了身体里,根本就不会有人试图去改变,所以更没有处女不处女这一说。

  但是作为男人,要是被选作过七的人选,那脸面上可是光荣的很,作为女人也是高兴的,也证明自己的男人那方面干得好。

  刘明心里也高兴的很,因为这也是自己第一次要过七,给高建勇说了几句话,俩人就分开了。

  走着走着,突然一股尿意袭来,刘明四下看看,便站到野草堆里尿了一泡,尿完了之后,刘明还打了一个激灵。

  尿完之后,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裤裆里那玩意,自己也18岁了,但是除了尿尿还真不知道这玩意能干嘛,刚才那东西一下子变得那么大,现在又软趴趴地在那耷拉着。

  他知道这个东西能传宗接代,但是怎么用还真是不知道,但是村里凡是有生下来带这东西的,家里都会特别高兴,要是生下来女娃娃,就会不闻不问。

  刘明看着自己那里,嘴里嘟囔开了,“这是什么情况,叫你大的时候你不大,不叫你大的时候你偏偏立着那么高。”

  “呦,这是说什么东西呢,什么一会儿大一会小啊?”

第二章 寡妇秦丽丽

  刘明被这一声叫喊声吓了一跳,赶紧把裤子提了上去。

  刘明扭头看了看,是村子里的村花秦丽丽,也是村里有名的活寡妇。

  她男人是二鹏,刚结婚的时候,秦丽丽也是一个性福的女人,特别是新婚夜的时候,当二鹏进入到她身体里的那一时刻,她整个人就像是鬼哭狼嚎一般,声音响彻山谷。

  当时也已经是深夜了,整个村子的村民也都已经睡了,被她这么一叫唤,全都醒了。

  村子里的人也比较迷信,张翠花这么一喊,还以为是遇见什么鬼怪之类的了,拿起锄头猎枪就奔了出去。

  全村人拿着家伙式,朝着叫喊声奔去,刚到那附近,就听见这叫喊声是从二鹏和秦丽丽的家里传来的。

  也都笑了笑没说什么,就各自回去了。

  但是秦丽丽的好日子也没过多久,二鹏几年前在煤矿上挖煤窑,但是也是倒霉,正赶上下班往外出,就剩自己一个人的时候遇上了塌方,砸到了二鹏的腰上。

  从那以后,二鹏的那个地方就不行了,秦丽丽的脸上也就再也没有过那样性福的笑脸。

  但是秦丽丽也是经历过那事的女人了,几天不干还行,要是时间长了肯定是受不了的。

  加上秦丽丽长得也漂亮,稍微使点狐媚子的劲,就有男人上钩了。

  这样时间一长,秦丽丽也尝到了甜头,这下面也就随意了。

  但是二鹏也不是不知道,只不过自己的那活实在是不顶用,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作不知道了。

  但是秦丽丽能给自己做口热乎饭,自己也就认了。

  “秦嫂子,你怎么在那偷看我呢?”

  “谁看你了,再说了看看你又怎么了,你这又不吃亏。”

  “我在尿尿,这有什么可看的?”刘明看着秦丽丽说道。

  “你说你在尿尿就是了?”秦丽丽走到刘明跟前,眼神狐媚地看着刘明。

  “不信你看,这地上是什么?”说着刘明指着地上湿乎乎地一滩东西说道。

  秦丽丽看看地上,果然是一片湿乎乎的,脸蛋立刻就红了起来。

  “怎么个意思,现在这世道还不叫尿尿了?”

  “没有没有,谁管你那事啊,我就是问问。”秦丽丽笑说道。

  刘明看着秦丽丽狐媚的眼神,心里顿时有些紧张,想着赶紧离开,省的沾惹上她,连自己也不放过。

  刘明心想,自己怎么还没有过第一次,可不想落在这个女人手里,这秦丽丽自从二鹏那块不行了以来,晚上基本上就没招过家。不是在这家男人的床上,就是在别家的男人身上。

  而且这名声也传遍了附近的十里八乡的。

  不过也别说,这女人长得还是真的不错。尤其是胸前两坨肉像大白馒头似的,看着就想入非非。

  刘明看着秦丽丽的眼神不对,扭头就想赶紧回家,生怕秦丽丽这头喂不饱的母狼,再把自己吃了。

  秦丽丽见刘明慌张的样子,顿时捂着嘴拍着退哈哈大笑起来。

  “看你吓的那样,以后这方面有什么不懂的尽管问嫂子我,嫂子懂得比你多多了。”秦丽丽拍着大腿,扯着嗓门大喊道。

  刘明一字一句地倒是都听进了心里,但是他连头也不敢扭,一溜烟似的就跑回了家。

  到了家,刘明也没敢多说话,先是悄悄进了屋,刚才偷看高建勇和张秀娟的时候,脸上蹭地一块一块的,他也怕自己爹问什么,就想着赶紧洗把脸。

  这脸盆刚对上热水,小兰的毛巾就已经递过来了。她使劲拧了拧水,又把毛巾展开直接放到了刘明手里。

  “刘明,咱爹找你呢,说是建勇的事……”

  小兰这么说,刘明心里就有数了,肯定是说过七的事了。便胡乱擦了一把脸就过去了。

  小兰就是刘明家里养的童养媳,基本上刚生下来没多久就被送来了。

  不过在刘明心里,他觉着小兰的爹高国富也不是啥好人,为了自家那几个儿子,就把闺女早早地送了人。

  不过这种做法在盘龙村并不稀奇,因为那里粮食缺乏,吃饱肚子才是最重要的。

  不过小兰心里也知道是怎么回事,所以她早早地就把刘明的爹娘当成自己的爹娘一样来看待了,而且对刘明也是特别的好,就像是姐姐一样,做什么都是发自内心的。

  刘明刚一进屋的时候,自己爹娘刘国军和乔桂兰俩人正盘腿坐在炕上。

  刘国军面前摆着一张小方桌,上面放着一壶酒和一碟花生米。乔桂兰手里拿着刘明的裤子,正在缝缝补补。

  “爹您叫我……”刘明说着就坐在了炕边,抓起盘子里的花生米,吃了起来。

  “嗯,刚才你出去打猎的时候,高建勇来了,给我和你娘说要请你去给他过七。我们知道你还小,但是咱们盘龙村历代祖辈都是这么过来的,只要是人家有喜事,但凡张口说了大家必须帮忙的,所以这个忙你得帮……”刘明爹说这话的时候,还是有些不好意思,一口一口地喝着酒。

  “我知道爹……”刘明低声嘟囔着。

  “孩他娘你赶紧说说,别叫我这一个老头子这么说而且我也是咱们村的村长,哪有当爹地给儿子说床上那些事的……”

  乔桂兰斜眼看了一眼自己老伴,本来还有些不自然,忽地一拍大腿,大声说道,“孩他爹,我这也不好意思说,这事我看还是让秦丽丽给刘明说吧,她这经验丰富,肯定行!”

  刘国军听了倒是也同意乔桂兰的说法,点点头又闷头喝了一杯酒。

  其实在这盘龙村,这女人出嫁前有姐夫来过七,那男人婚前一般就是让自家的嫂子来调教一番,因为这嫂子一来是有经验,二来是毕竟也都是自家人,有什么事更是不会说出去。

  但是刘明偏偏是家里的独苗苗,根本就没有嫂子,所以就只好请邻居来帮忙了。

  这时小兰又炒了几个菜,几人便一起吃了起来。

  吃过了晚饭,乔桂兰便拿着一块碎花布,乐呵呵地往秦丽丽家走去,毕竟也是找人家帮忙的,总不能空着手去,女人家家的也是爱美,便拿着一块花布,既经济,别人又喜欢。

  到了秦丽丽的家,乔桂兰把调教刘明的事说了一遍,之后又把布递给了秦丽丽。

  秦丽丽听完心里顿时美滋滋地,脸上也抑制不住地露出笑容,她手里不停地摩挲着花布,实则心里早就想着怎么样调教刘明这个美男子。

  要说这刘明也是,才刚刚18岁的年纪,个子也已经到了1米八,五官俊朗分明,根本不像这村子里的糙老爷们,反而更像是女人们嘴里说的小鲜肉。

  秦丽丽抓着乔桂兰的手,激动地笑说道,“婶子,这事您就放一百个心好了,包在我身上了。这刘明我保准给他教个明明白白地。”

  “哈哈那就费心了,他嫂子……”说着乔桂兰,笑呵呵地就走了,临走的时候也不忘看一眼在屋里躺着的二鹏,也就是秦丽丽的男人。

  不过要说起这秦丽丽,乔桂兰的心里也是五味杂陈的,一方面是同情她的遭遇,毕竟也是如狼似虎的年纪,一方面也是可怜二鹏的境遇。

  要说起这男人,尤其是结了婚的男人,更是看中这张脸面,这男人最怕的就是被自己的女人戴绿帽子,可是这二鹏偏偏就是被戴了无数顶绿帽子,所以这二鹏到如今都不怎么出门了。只要是能在家,他就绝对不会出门,就连院子里甚至都很少待。

  这乔桂兰前脚刚回家,刘明后脚就跟着去了秦丽丽的家。

  这时天也下起了阵阵细语,这秋雨带着寒意,眼看寒冬就要来了。

  刘明推开秦丽丽家的门,就见到二鹏正盖着被子蒙着头,刘明走近了看了看,要不是被子还一起一伏地吐着气,刘明还以为床上躺着的是死尸呢。

  刘明觉着特别无聊,便想着还是回家得了。

  脚还没踏出门槛,就听见秦丽丽在喊自己的名字,“刘明刘明!”

  刘明眯着眼,皱着眉四下看了看,又仔细听了几遍,才确定是从厕所传出来的声音。

  “丽丽嫂子,你这是在厕所干嘛呢?”刘明其实问完这句话的时候,就有点后悔了,觉得有些蠢。

  “废话,除了拉屎撒尿,还能干嘛!”

  “哦,那丽丽嫂子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哎哎哎,你别走啊,给我送点纸,这厕所没纸了。”

  刘明一愣,觉得你上个茅房拉屎,叫我给你送纸,这叫哪门子事啊?

  “这不太合适吧,我觉着不行……”

  “哎呀有啥不合适的,我还没说被你看了呢,快点给我拿来。不然你真想把你嫂子给冻死啊?”

  “可是你这纸放哪了,我也不知道啊。”

  “就放在西厢房那个柜子上,要是没有你就给我扯一张报纸就行。”

  刘明没法,便硬着头皮跑到西厢房撤了一张报纸,递给了秦丽丽。

  见秦丽丽接过报纸,刘明便想着赶紧离开,但秦丽丽见状,赶紧把刘明喊住,“哎哎哎,刘明你别走啊,嫂子找你还有事呢。”

  “啥事啊嫂子,有啥事你就快点说。”

  “也没啥,就是陪嫂子聊聊天,嫂子一个人特别闷得慌。”

  “嫂子你这蹲个茅房有啥可说的,再说了我不臭啊!”说着刘明就不自觉地堵住了鼻子。

  “你这刘明,给嫂子聊聊天怎么了,能死啊!给我扭过来脸,看着我!”秦丽丽几乎是在命令刘明。

  刘明果然就把头扭了过来,这一扭头不要紧,差点没把眼珠子瞪出来,他看见秦丽丽蹲在茅坑上,后面的屁股又白又圆,简直就像是两团白馒头一样。

  这倒是让刘明想入非非了,真想上去摸上一会儿,但又怕秦丽丽骂他。

第三章 让我调教你

  刘明也是被这秦丽丽的臀部给惊呆了,说实话长这么大,自己也是第一次见女人的屁股,原来是这么容易让人产生冲动的。

  刘明看着看着竟有些入了迷,突然被秦丽丽的叫骂声吓了一跳,“你他娘的没见过女人的屁股是不?再看眼就瞎了。”

  “哼是你叫我帮你拿纸的,你还说我,怎么不是你叫我看你屁股的?”

  被刘明这么一说,秦丽丽的脸顿时就红了起来,抄起地上的石头,就要对着刘明扔过去,“去去去,上外面等着去!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哎哎哎别扔我啊……”刘明赶紧离开了茅房那里。

  但是脑海里依然想着刚才那两团雪白馒头,真想上去捏上两把。

  等了没两分钟,秦丽丽擦了擦屁股就从茅房出来了,她边提裤子便对刘明说,“刘明快进屋坐啊,别在外面站着了,这毛毛雨,可要冻死人哩。”

  刘明走进屋子,这个时候二鹏也醒了,他伸出头看看秦丽丽,没好气地说道,“这他娘的外面都黑成啥样了,你干啥去了又!”

  “我干啥?老娘拉屎去了!要不是刘明给我送纸,我现在还在那雨里蹲着呢。”

  秦丽丽说这话的时候倒也不避讳,更是不怕二鹏知道。

  刘明也怕二鹏误会什么,毕竟自己在这盘龙村,就属跟着他最能聊得来,便想着赶紧解释道,“对对对,刚才外面确实没纸了,是我帮嫂子拿的纸。”

  二鹏这人以前对刘明也不错,自打他不能动了以来,刘明到也经常来看他,有时候在山里打了什么猎物之类的,也给二鹏送来。

  而且俩人还特别爱下棋,经常闲着没事在一块下象棋,有时候一下就是一夜,所以秦丽丽见刘明打心里也是亲。

  二鹏听了以后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嘿嘿一笑,“嫂子拉着屎,小叔子送着纸,这哪有的道理?”

  “什么道理不道理的,我俩好不行么?你管的着吗!”秦丽丽被二鹏这么一说,脸上也有些不好意思,掐着腰做出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架势。

  二鹏也没搭秦丽丽的话茬,直接看着刘明笑说道,“下次她在叫你去送纸,你就去,完事了干脆给她把屁股也擦了,让这个娘们爽一爽。”

  刘明笑笑也没在乎那么多,他不仅跟二鹏熟,跟秦丽丽也很熟悉了。

  其实农村娘们都那样,说话口儿遮拦想起一出是一出的。像什么小叔子和嫂子之类的玩笑,更是想起什么说什么。

  “嫂子,俺娘给我说你找我有事,到底是啥事啊?”

  刘明这么一问,秦丽丽的脸顿时有些泛红,二鹏的表情也是极其不自然。

  秦丽丽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就就是你娘叫我教教你,这这如何给人家……过七。”

  刘明听完顿时一愣,皱着眉头问道,“这过七有啥好教的?”

  秦丽丽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想了想才开口说道,“这种事你当然不懂了,是要教的,你还是个童子鸡,男女那些事学问可是大得很。”

  刘明听得莫名其妙,在他心里觉着,过七就是男女关在一个屋子里,吃上七天好吃的,在一起聊聊天就行了。

  之后才慢慢知晓,根本就不是这么一回事。

  二鹏听完秦丽丽的话,便直接转了个身,对着刘明说道,“那个刘明你嫂子找你,那要不你们就进里屋谈吧,我还有点困再睡会。”

  说完二鹏拽起被子,就把头蒙住了。

  秦丽丽看看刘明,拽着他的胳膊就进了里屋。

  里屋是一张大炕,但是天还没特别冷,上面只铺着两层被窝。

  一进屋,秦丽丽就把门砰地一声关上了。

  之后便开始脱刘明的衣裳。

  刘明被这举动吓了一跳,赶紧向后退了两步,“你干啥呢秦嫂子?”

  “你说干啥,当然是教你做男人了!”

  刘明心里一阵惊慌失措,这二鹏还在外面躺着,自己这么干,那二鹏不得把自己吃了才怪。

  “不行不行,嫂子我不能对不起二鹏哥,他人那么好……”

  “你个大蠢驴,刚才你没听出来么,是你二鹏哥叫你进来的。他他……那个地方不行了。”

  “哪个地方?”

  秦丽丽被这么一问,脸蛋顿时红的像个苹果,结结巴巴地说道,“就就是那里……下面那,懂了不?”

  “哦哦我知道了……”刘明这下明白了。

  “你明白啥了?”

  “我娘就是让你教我怎么做男人呗,但是我不能对不起我二鹏哥,这样不好……”刘明一边说一边把衣服扣子系好。

  刘明其实自己也没明白怎么个不好,他一直以为,男女之间就是单纯的在一起聊聊天说说话之类的。

  秦丽丽看出来刘明还是没明白到底怎么回事,便直接一把拉住刘明的裤腰带,一边说,“什么对不起啊,哪里会有人说闲话,这就是咱们村的规矩,规矩你知道吗?快来吧刘明,嫂子可喜欢你了!”

  秦丽丽说这一把就搂住了刘明,对着他的脸蛋就是一阵狂啃,弄得刘明心里直犯恶心。

  要说这秦丽丽也是村里有名的村花,但是刘明也是根本没经历过这种事,她猛地这么一亲,反而心里特别害怕。

  刘明不停地向后退,直到身后没了路,整个身子直直地靠在墙上。

  秦丽丽第吻也一直没停,继续在刘明的脸上狂舞,而且声响还特别的大。

  二鹏在外屋听的那是清清楚楚,但是他非但没有生气而且还心里美滋滋的。

  看我媳妇怎么破你这个童子鸡!

  刘明要论长相,确实是长得不错,浓眉大眼,而且皮肤还像个姑娘家家似的那么白,所以村里的女孩子见了他也都往上凑,但像秦丽丽这么热情的,还是头一次见。

  刘明被秦丽丽亲的慌张失措,他害怕二鹏听见责怪自己,便使着劲地想往外逃。

  秦丽丽看刘明害怕的样子,一把拉住刘明的手,放到了自己那对硕大圆滚的饱满上,并且来回不停地揉搓。

  开始刘明心里还是惊慌失措,直到慢慢地才放松下来,反正想着,这也是自己娘交代的人物,不如就完成了算了。

  秦丽丽看刘明放松了不少,便慢慢地把自己身上的扣子一颗一颗地解开,一下子两处巨大的丰满就窜了出来。

  秦丽丽抓着刘明的手,对着自己的丰满处来回不停地揉搓,刘明瞬间感觉身体里像是过了电流一般,酥酥麻麻地感觉。

  秦丽丽闭上眼睛,一副很享受的样子,时不时地发出一阵舒爽地呻吟声。

  刘明心里特别纠结,紧张、害怕、惊慌遍布全身,他手心额头全都是汗,他想走但是又想着在摸几下这柔软,又舍不得走。

  忽然秦丽丽一用力,就把刘明的手往自己的下面摁去。

  刘明瞳孔一紧,整个人深吸了一口气,这下他再也受不了了,这也是他第一次摸女人那地方,他知道这个地方不能让别的男人碰。

  这下刘明再也受不了了,他猛地推开秦丽丽,打开门气呼呼地就要走。

  秦丽丽这下也彻底傻了眼,长到这么大,这也是第一次有男人拒绝自己。

  “你干嘛去啊刘明!”二鹏见刘明生气那样,便赶紧喊住了他。

  “我回家!”

  “你先等会儿,我有话给你说……”

  刘明气呼呼地返回来,站到床边看着二鹏说道,“二鹏你就不是人,你咋叫我和你老婆进去干那事。”

  二鹏听刘明这么说,心里五味杂陈的,对着刘明露出一丝苦笑,他说道,“你这不知道哥哥这身体不是不行了嘛,你嫂子也稀罕你,这样,你就当做好事了呗,好好安慰安慰你嫂子。”

第四章 过七

  刘明听二鹏这么一说,心里头那更是着急了,他瞪着眼看着二鹏说道,“这叫啥,这他娘的叫带绿帽你知道不,你甘心戴着那一顶顶的帽子不成!然后当个王八蛋?”

  二鹏赶紧伸手捂住刘明的嘴,“你他娘的小声点,你不怕邻居听见我还怕呢。也就是我这腰受了伤现在不能干那事了,要是我没事,这美差事几时能轮到你?”

  刘明皱皱眉看着二鹏说道,“可我没觉得这是啥美差事啊,对了二鹏哥你告诉我到底啥叫过七啊?”

  二鹏语重心长地把刘明拽到自己身边,万万本本地把自己那点作战经验告诉给了刘明。

  刘明听得那是面红耳赤的,心里就像有几万只蚂蚁在挠抓,最后才恍然大悟,原来过七就是这么回事。

  秦丽丽在屋子里也一字一句地听着,她听完还真是觉得刘明就是个大傻子,自己这么美的女人都不知道享用,别的男人那可都是求之不得的。

  不过越是听二鹏这么讲,秦丽丽的心里就越是痒痒,她也是好久没有被男人碰了,刚才叫刘明揉的,心里更不是滋味,她恨不得现在就把刘明拽进屋来,好好干上一次。

  二鹏讲完,最后问刘明,“我讲了这么多你听懂了吗?”

  刘明点点头,“嗯懂了。”

  “那懂了就赶紧进屋找你嫂子去吧。别在这愣着了。”

  刘明摇摇头说道,“不行,我不去,我对我嫂子没有那样的感觉。”

  “噗……”二鹏一阵笑,“那好不和你嫂子干也成,到时候你过七的时候别丢人就行啊……”

  刘明听完二鹏说完,一溜烟就赶紧跑了,就像身后有个女鬼追她似的。

  秦丽丽看刘明那个怂样,拍着大腿哈哈大笑。

  见着刘明的身影慢慢没了,这才收起笑容从里屋出来。

  秦丽丽从里屋走出来,看了看躺在床上起不来的二鹏,叹了口气,二鹏也斜眼看看秦丽丽,便把脸别到了一边。

  二鹏说实话已经有几年没碰过自己媳妇了,时间久的自己也都记不清了。

  当初二鹏是被人抬进屋的,那时候秦丽丽肚子里还怀着孩子,本来也想着一走了之,但是想着要照顾孩子,又舍不得二鹏,便狠下心留了下来。

  ……

  刘明在回家的路上,心里就像是有小锤在敲鼓,但是脸上已经红的像是火烧过一样。

  他这次已经知道了男女那些事,也知道该怎么干了,二鹏已经给他说的特别明白清楚了。

  这天就是秀娟过七的日子。

  刘明换上自己最崭新的衣裳,还有一双擦的油光锃亮的皮鞋,早早地就坐在堂屋当中,等着高建勇来请自己。

  刘明心里的滋味有些奇怪,他既希望见到秀娟又害怕见到人家。想了想他觉得也和昨天二鹏给自己说的男女那些事有关。

  正想着,刘明的脸就有些发红,乔桂兰便径直走过来,对着刘明嘱咐道,“一会儿去秀娟那里过七,可千万小心着点,人家女孩子第一次也害羞,你别手忙脚乱的,小心回来我抽你。”

  刘明有些不耐烦地说道,“哎呀呀娘,我知道了,您就别说了。烦不烦那。”

  要说这秀娟,也是和刘明一般大,俩人以前还是同班同学。但是平时也不怎么说话。

  那会儿总是男生和男生玩,女孩子则在一起玩。

  那会儿也根本没什么厕所,要是尿急了,女孩子总会跑到教室旁的密林子里去,男孩子则就不顾及那么多了,都是对着教室门口那条小河对着尿。

  男孩子们总是站成一排,比赛看谁尿的远,刘明基本上每次都是第一名。

  不过尽管那个年代,女孩子们也总是好奇,这些男孩为什么都会站着尿。

  有一次,张秀娟趁着刘明下学回家的时候,半路突然挡住了刘明的去路,小声问他,“刘明你这里面是啥样的啊,为啥你们男生都是站着尿尿的?”

  “因为俺们有这个啊。”

  张秀娟凑过去奇怪地问道,“这是啥,能叫我看看不?”

  “能,你看这叫小弟弟,是专门撒尿使的。”说着就掏出来,叫秀娟看。

  “那你能借给我用用吗?”

  “这可不能借,俺爹说了,那太监才没有那小鸡鸡呢,俺可不想当太监。”

  “哼,小气不借就不借。”

  刘明见秀娟生气了,便赶紧上去哄哄她,“怎么了你咋还生气了呢?这样吧,我叫咱们同学一起玩会儿游戏你看怎么样?”

  “玩什么游戏?”

  “就玩捉迷藏,你看怎么样?”

  那个时候刘明也没有什么别的心思,就只是一心在玩,但是玩的过程中,张秀娟一个踉跄没站好,正好摔到了刘明的怀里。

  当时本来没觉得有什么,但是艳兵突然站起来指着刘明和张秀娟的鼻子就是一阵骂,而且骂的特别难听。

  刘明实在是听不下去了,直接摁住艳兵,对着他的脸就是几拳,当即艳兵的两颗大门牙就被打松动了。

  打那以后,俩人就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而且不光是跟艳兵不说话,就连见到秀娟,刘明也没在说过话。

  其实现在回过头想想,真觉得自己当时幼稚的可笑。

  正想着高建勇就穿着一身新崭崭的衣服进来了。就像是一个新郎官。

  “刘明你在家呢,来来来我买了几包好烟,抽不抽?”说着高建勇拿出一盒南京烟,递到了他面前。

  “我不会抽。”刘明摆摆手说道。

  “哈哈,那好,那你在准备准备,要是没啥事情了咱们就走吧?”

  “没啥准备的了,咱们走吧。”

  说着俩人一前一后就进了张秀娟家的门。

  刘明家和张秀娟家其实离着很近,平常要是谁家有个什么事,只要是稍微一大点声,隔壁那都能听见。

  进去的时候,屋子里已经摆好了各种酒菜和瓜果,还有一个大大的猪头摆在当间。

  这些都是张家早早就开始着手准备好的。所以刘明一看到这些吃的,心里也高兴,这么多好吃的饭菜,很久才能吃上一次。

  路过一间屋子的时候,刘明往里看了看,里面坐着的正是张秀娟,她娘正拿着梳子,在给女儿梳头发。

  “闺女啊,这过了七,你就是别人家的人了,以后在别人家凡是多忍让着,要对你夫家人好才是啊。”

  张秀娟从镜子里看着自己娘,也只是娇羞地笑了笑没说话。

  高建勇领着刘明进屋就是一通吃,高建勇倒是没想什么,只是这刘明真让他自己撒开了吃,又吃不下了,心里惦记着全都是过七的事,再加上二鹏给自己说的那些事,手心里又开始往外冒汗了。

  刘明刚想说话,就感觉嗓子里有口痰,便清了清嗓子,喝了一口水,“建勇哥,那个我我害怕,我有点后悔了……你看你能不能找别人啊?”

  高建勇一听完,把手里的筷子,使劲“啪”地一下放到了碗上,怒瞪着刘明说道,“你这什么意思,是反悔了不成?这可是你答应我的事?为啥要反悔?”

  “我就是有点害怕,你知道我这根本就没什么经验嘛……”

  听刘明这么一说,高建勇简直就要被气炸了,他站起身,指着刘明骂道,“你他娘的这吃也吃了,喝也喝了,现在又来了一个不去了,不行!我告诉你今天你是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见高建勇这个样子,刘明心里是真害怕了,这高家可是不好惹的主,在盘龙村他们家四兄弟,各个都力大如牛的。

  如果今天刘明不去,那以后也就真成了村子里的罪人了,人家好酒好烟招待着,自己吃了喝了又反悔了,这实在是说不过去。

  “我真怕给你办砸了,建勇哥我看你要不还是找个别人?”

  高建勇干脆不说话了,直接一把揪住刘明的领子,使劲一扔,扔进了张秀娟的屋子里,“别他娘的想出来,好好给我呆着吧你!”

  “哐”地一声,刘明一下子摔倒了地上,摔得脆响。

  秀娟娘看看地上的刘明,也没有说话,只是淡淡地笑了笑,转身放下梳子就出去了。

  而且走的时候,还把大门给锁住了。

  屋子里就剩刘明和秀娟二人了,刘明在地上坐了一会儿,听着外面好像没了什么动静,就想着开门出去,谁知道刚一打开门,高建勇就直直地站在那里,对着刘明的肚子就是一脚。

  刘明又是“哐”地一下坐到了地上。

  张秀娟在一旁看着直乐呵,她身穿新娘子的衣服,便起身要扶起刘明,但是刘明就像是触电了一般,立刻吓得把手缩了回去,就那么呆呆地在地上坐着。

第五章 就是太老实了

  “快坐啊刘明,你一直在地上坐着不凉啊?”

  刘明看了一眼张秀娟,便站起了身,坐到了椅子上。

  “来我给你倒碗水。”说着张秀娟拿起一个大碗,用暖水瓶往里到了不少水,就端给了刘明。

  刘明接过大碗咕咚咕咚喝了不少,但是根本不管用,手心里还是止不住地往外冒汗。

  刘明本来就长得俊俏,再加上今天穿的是崭新的衣服,就更显英俊了,以前秀娟就觉得这个刘明长得不错,而且性格也好,现在在看他简直就是可以用帅气来形容了。

  想到这秀娟的心,就止不住地砰砰直跳。

  见刘明还是浑身不自在,紧绷着一根神经似的,在那坐着,秀娟就想着给刘明说说话,缓解一下刘明的情绪。

  “刘明啊,咱俩是不是同岁的啊,还是我比你小一岁?我今年17岁了。”

  “是么,我到记不得了,我今年过了年也就18了。”

  “那你是属猪的是不?”

  “嗯。”

  “那你是不是特别紧张?”

  “嗯。”

  听完刘明这么说,秀娟捂着嘴莞尔一笑,继续问道,“那你知道啥叫过七不?”

  “知道,就是干那事吧,一会儿我给你说,交给你就得了。”

  “噗……”秀娟听刘明这么说,一下子就笑出了声,“你难不成有过经验?已经和小兰圆过房了不成?”

  “没有……”

  “没有你拿什么教我啊?”

  “二鹏哥都已经教过我了。”

  “那你知道咱俩该干啥了不?”

  “不知道……”刘明声音不冷不热的,说话的时候连头也不扭。

  “你个大傻子……”秀娟脸一红也不说话了。

  之后这整整一天的时间,刘明就是不说话,要是张秀娟忍不住问了,他就回答,要不然就光坐在那一壶壶地喝开水。

  开水不知喝了多少壶,刘明也不上厕所,就这么一直坐到了晚上,直到饭菜做好了,秀娟娘给端了上来,刘明才站起身。

  他低着头站了几秒钟,便不自然地说了句,“那个啥,饭我就不吃了,我还是先走了。”说完,刘明就低着头像是做了错事一般,仓皇地走掉了。

  这到让秀娟娘,拍着腿哈哈笑了一大会子。

  “咋?他今天给你说啥了不?”

  张秀娟摇摇头,“啥也没说,竟坐那喝水了。”

  “那他碰你了么?”

  “没有,就是一个水桶。”张秀娟又摇了摇头说道。

  秀娟娘听完自己闺女这么一说,便叹了口气说道,“哎……这刘明就是太老实了,这以后会吃亏的。”

  这过七的第一天也就这么过去了。

  第二天刘明故意赖在床上不肯走,因为自己实在是不想来这什么狗屁过七。

  他自己在被窝里还想着,要是自己那一天能当上了村长,第一件事就是废除这该死的规矩,这实在是太糟践人了。两个不认识的人,就因为一个规矩,就得在一个炕上睡觉,阁谁心里都会不舒服的。

  乔桂兰在院子里做好了饭,还没见刘明起床,便也知道了怎么回事,抄起一个笤帚疙瘩就进了刘明的房间。

  一把掀起刘明的被子,对着屁股就是两下。

  “你个滚球,这咋还不起,你不知道你还得给人家过七呢!”

  刘明夺过来被子,把头一蒙,怒说道,“我不去,爱谁去谁去!”

  “为啥不去?”

  “没为啥,就是不想去,我和那秀娟又没感情,为啥非得叫我俩睡一张炕上。这这和那强抢民女有啥区别,这不就是那土匪强盗不是?”

  乔桂兰根本不听刘明说的那一套,对着刘明的屁股,拿着笤帚疙瘩不停地打下去。

  疼得刘明嗷嗷直叫。

  最后刘明实在是招架不住了,只好屈服,换上干净衣服,洗了把脸就往张秀娟家去了。

  到了秀娟家的时候,刘明还是跟昨天一样不说话,只是一个劲地不停地喝水,也不说话。

  秀娟实在是受不了了,小嘴一咧哇地一声就哭了出来,“呜呜……刘明你为啥都不碰俺,是不是俺长得丑啊?”

  刘明一听赶紧解释道,“不不不,你一点也不丑,好看的很。”

  “那你为啥还傻坐着?”

  刘明问道,“那你想叫俺干啥?”

  “你你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啊?”秀娟指着刘明,时不时地还抽泣几声。

  张秀娟觉着自己毕竟是个女孩子,这种事怎么好叫一个女孩子开口啊。

  不要说是张秀娟了,就连在门口偷听的高建勇听了心里都着急的不行,他也真是怀疑这小子是不是有毛病,怎么见了这么美的女人就愣是无动于衷呢。

  其实也不是刘明有毛病,刘明也是读过书的人,他想认识一个女孩子,然后在慢慢谈恋爱,之后在结婚干那床上那点事。

  就这么生拉硬拽的让自己和一个女人上床,还真是别扭的很,怎么感觉都像是干那见不得光的事。

  这一天,刘明又是坐了一整天没理秀娟。秀娟也是生了气,干脆不搭理刘明了。

  直到晚上刘明离开以后,秀娟娘心里那叫一个气,饭也顾不上吃,就直接奔到刘明家去了。

  “刘明娘、刘明娘你出来!”秀娟娘大声喊道。

  乔桂兰伸出头看了一眼说道,“这大半夜的你喊啥?”

  “乔桂兰我就是问你个事。”

  “啥事啊?非得半夜说不可?”

  “就是你家刘明,他到底行不行啊?这都两天了一点动静也没有,要是有毛病啥的,这过七我就换人了。别到最后坑了我家闺女。”

  乔桂兰听秀娟娘这么一说,那心里那是一百个不愿意,她拉着秀娟娘的胳膊,没好气地说道,“你说啥呢说啥呢,别乱嚷嚷啊,你说谁有毛病了?咋我家儿子没碰秀娟?”

  “没有,像个傻子似的,半个椅子在那坐着,除了喝水啥也不说不做的,一坐就是一天。”

  听秀娟娘这么说,乔桂兰心里更是不愿意了,到时候要是传出自己家的儿子身体有毛病那还了得,便赶紧说道,“你别乱想,肯定是秦丽丽没调教好,我骂她去。”

  “桂兰俺可就这么一个闺女,可别叫你家那刘明坑了啊,那可是一辈子的大事。”

  “你放心,明天我准让他俩把事办了,一会儿我就亲自调教去。”

  乔桂兰好言好语劝走了秀娟娘,自己转身就进了屋。

  一进门,见刘明还在那巴拉着碗里的饭,乔桂兰的火气就不打一处来,他拧着刘明的耳朵就骂道,“过七的事咋回事的啊?这都两天了你连人家碰都没碰一下,你说你是猪脑子还是人脑子!”

  刘明气呼呼地说道,“我就没干过那事,你说叫我咋办?”

  “你这个蠢货,你那嘴长在脸上是干嘛的,是出气儿的不成?亲她,亲她懂不懂?那俩手,那手来来回回地摸啊!真是蠢死算了!懂了没有?”

  刘明看着乔桂兰点点头说道,“嗯懂了……”

  乔桂兰一看刘明点头了,便赶紧借着话茬说道,“这女人第一次都会害羞的,但是经历了之后,你就不用想那么多了,到时候女人就会上赶着来找你的。”

  刘明揉了揉耳朵,“哦”了一声就回屋了。

  第三天的时候,刘明早早地就来到了秀娟家里,进门以后见他看见玉环没有起,蒙着被子躺在炕上。

  刘明仔细听了听,也没有什么声音,只是被子一起一伏的。

  刘明心里紧张难安,就像是有小鼓在心里面敲打。

  他极力压抑着内心的亢奋,这种感觉就像是小河里的鱼不停地往外蹦一样,就感觉自己的心也快要蹦出来了。

  这时突然从被窝里传来一阵嘤嘤的哭泣声,整张床都在止不住地颤抖,张秀娟拉下被子,满脸泪痕看着刘明。

  刘明坐到床边看着张秀娟问道,“你哭啥呢?”

  秀娟抽泣道,“刘明你说你是不是有毛病啊?”

  刘明一怔,赶紧说道,“没毛病啊,为啥这样问?”

  “那那你为啥都不碰俺?”

  刘明噗嗤一下就笑了出来,“不是我不碰你,只是你是别人家的老婆,而且咱俩也没有感情,我没法碰你。这样不好……”

  “那你咋着才能碰俺呢?”

  刘明想了想说道,“那要不这样,咱俩人先谈恋爱,然后咱们多多了解一下彼此,之后再说上床那事,你看行不?”

  秀娟听了点点头说道,“嗯,那俺听你的,那咋着恋爱呢?”

  “嗯……今天晚上大部队有电影,咱们先去看场电影,如果你觉得我不错,我也觉得你不错,到时候咱们再说过七的事,你看行不?”

  “中!”

  说着俩人又是相视而坐,整整一天没怎么说话。

  这一天秀娟娘也就没那么好吃好喝招待了,只给了几个苹果香蕉之类的,但是刘明也没嫌弃,咕噜咕噜就都吃了。

  晚上临走的时候,刘明拽了拽秀娟的衣裳,小声说道,“晚上咱们村子的桥头见,不见不散啊。”

  秀娟顶着红扑扑地脸蛋点点头。

  还没等秀娟说话,刘明就显示忍不住上厕所释放自己了。

  秀娟到觉得好笑,一直不停地说刘明,“哈哈谁叫你不停地喝水吃水果呢。”

  吃了晚饭,秀娟对着镜子好生打扮了一番,又洗了把脸就出门了。

  到了约定的地方,果然刘明站在那等着自己。

  刘明见秀娟过来了,便走过去主动牵起秀娟的手。

  就在拉起手的一瞬间,秀娟只感觉自己的身子就像是被电了似的,心里也是小小鹿乱撞一样,扑通扑通的。

  这也是秀娟第一次和男孩子拉手,就连之前跟高建勇,也没有拉过手。

  高建勇除了把她摁到苞米地上之外,就是摸她动她,让她十分地不舒服。但是刘明就让自己很舒服。

  同样都是山里的孩子,也都同样不经世事,但是刘明就是比高建勇书读的多。文质彬彬的,比村子里所有男孩子都有气质有涵养。

  拉着刘明的手,秀娟心里热乎乎的,她真想就这样不放开,甚至是嫁给他,想到这秀娟就觉得自己的想法太龌龊了。脸上不自觉地就烫了起来。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