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网络作者省油的灯创作的《天降萌宝:总裁

发布时间:2018-12-05 15:03

舒婧岚慕煜琛小说

天降萌宝:总裁爹地宠上天全文阅读

  由网络作者省油的灯创作的《天降萌宝:总裁爹地宠上天》是一本非常精彩的现代豪门总裁文,舒婧岚慕煜琛是小说的两位主要人物。小说讲述的是五年前舒婧岚被同事算计,不仅有了一个孩子,还被安家赶出了家门。五年后她再次被安家算计,嫁给一个将死之人慕煜琛,却不想他竟就是孩子的亲身父亲!
  舒婧岚看着二哥那一脸灿烂的笑容,强忍着一巴掌拍上他帅脸的冲动,干笑着道:“小年糕还那么小,现在上三年级太急了吧!”
  “可我们小年糕有那个实力啊,”舒风轻洋洋得意:“要不是怕你不放心,以我们小年糕的实力可以直接上六年级,明年就可以小学毕业了,你不知道他那英语说的老师都直发愣。”
  舒风轻说着仿佛觉得有趣极了,哈哈大笑起来。舒婧岚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过二哥说的也对,小年糕从小在国外长大,一直说的是英语,回家了舒婧岚就跟他讲中文,算是从小就接受双语教育吧,英语说的好一点也没什么值得骄傲的。
  她这次回来其实也有小年糕的原因。
  这个二哥趁着她不注意,就把小年糕给拐回了暮城,她本来定的是一个星期后的飞机票,现在为了儿子,也只能加快行程赶了回来。
  谁料一回来,安家就给她来了这么一出,一想到被慕煜琛那厮破了身,她五脏六腑都气的生疼。罢了罢了!
  就当是命该如此吧。儿子都五岁了,那清白之身不要也罢。

第1章 惊梦

  “岚岚,我真的特别需要一颗卵子,你就帮帮我吧!我可以给你钱,我的钱都给你,求你了!”秦明月拉着舒婧岚的手腕苦苦哀求。

  “秦老师,一颗卵子可就是一个孩子!你怎么可以提出这么无理的要求!”舒婧岚有些恼怒,努力想要抽回自己的手。

  “卵子我会找到合适的精子放到我肚子里孕育,以后就是我亲生的孩子,我绝对不会让他打扰你以后的生活,只要你给我一颗卵子,我就再也不会出现在你面前……”秦明月凄婉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怨恨,若不是她有天生的排卵障碍又何至于要求区区的舒婧岚!

  “用我的卵子生出的孩子,和是我的孩子有什么区别?从你肚子里出来只不过是个代孕的而已,”舒婧岚义正言辞的拒绝了:“秦老师,你还是考虑考虑别人吧!”

  ……

  “这个孩子确实是你的,跟我没有关系,我马上就要结婚了,我不可能带着这个孩子结婚,绝不能让我丈夫知道这件事……”秦明月冷厉而坚决。

  孩子不是她想要的那个人的,留着有什么意义?只会成为她的绊脚石!

  “这孩子跟我没有关系,秦老师你忘记了吗,我根本就没有捐赠卵子给你……”舒婧岚推拒着那个孩子,既无奈又无措。

  秦明月却直接将孩子塞在她怀中,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婴儿的啼哭声夹杂着恶毒的指责声,闪现在眼前的是安家那些人鄙夷的嘴脸。

  “你真是个贱货,才十六岁就在外面不知道跟谁胡搞生下了这个野种,丢尽了我们安家列祖列宗的脸面,从今天开始,你不是我们安家的人了!”

  “滚!从今以后不准再出现在我们安家门口!”

  衣物夹杂着书本劈头盖脸的摔在她身上……

  “不……不是这样的……”

  ……

  舒婧岚眉头紧皱不停的摇头挣扎着,额头上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喘着粗气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怎么又梦见五年前那些事情了……抬手打算擦一擦额头上的汗水。

  手忽然顿住了,她怎么会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

  这房间装修主色是黑白格调,整体看起来低调奢华,简约却不简单,分明是个男人的房间,窗户上还贴着大红喜字,这是一间喜房?

  正自出神,床微微动了一下。

  舒婧岚见鬼一样的尖叫起来,被子里!被子里居然有一个全身赤裸的男人坐了起来!

  “你是谁!”男人锐利的眼神疏离而凌冽,半丝不带刚刚睡醒的惺忪。

  舒婧岚真想告诉自己是在做梦!

  可身上不适的感觉让她无比清晰的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

  她忽然想起安清尘。

  她接到了爷爷病危的消息,急匆匆的赶回国来见爷爷最后一面,刚下飞机就遇到了安清尘。

  “是爸妈让我来接你的,怕耽误了你见爷爷最后一面……”

  舒婧岚没有多想就信了她的话,急匆匆的就上了车。

  安清尘的车上有一股淡淡的香味,她不知不觉就开始犯困,本能的觉得事情不对劲,她伸手去拉车门:“司机,停车……我要下车……”

  安清尘的司机如何会听她的命令?

  她慢条斯理的挑起舒婧岚的下巴,打量着她精致绝伦的小脸,眼中满满的全是嫉妒:“五年不见,你倒是越发标致了。”

  “放手!”舒婧岚想要拍开她的手,可手抬到半空之中却又无力的垂了下去。

  “不过再标致又如何?”安清尘露出淡淡的笑意,满脸嘲弄:“很快,你就会变成一个寡妇了,而且一辈子也只能做一个寡妇!”

  嫁给慕家那位太子爷,就算守寡也休想改嫁!一想舒婧岚的下场,安清尘就觉得痛快!

  “你说……”舒婧岚很想问她究竟在说什么,话说到一半,却眼前一黑彻底晕了过去……等她再次睁开眼睛,就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了这个陌生的喜房里,身旁还有一个陌生的男人。

  居然又一次被安清尘算计了!

  浑身如同被碾压过一样的酸疼,床上那一抹嫣红,以及私处那种胀痛,无一不在昭示者眼前这个男人对她做了什么。

  二十一年守身如玉,就这样一朝被毁!

  安清尘,走着瞧!

  舒婧岚气的浑身都微微颤抖起来,已经过去五年了,自己为什么还像从前那么愚蠢?

  男人一把攫住她的下巴,凌厉的逼视着她:“你是谁的人?”

  “放手!”舒婧岚气愤的一把拍开他的手:“这话应该是我问你,这里是什么地方,你是什么人?是不是安清尘让你来……毁了我……”

  毁了我的清白!

  舒婧岚的目光落在床上那一抹刺眼嫣红上,脸顿时红了,紧了紧身上的被子,眼中的愤恨更浓重了些。

  男人忽然放松了些,清冷的眸子饶有兴致的打量眼前的女人。

  不管他有多挑剔也得承认,眼前这个女人确实是个国色天香的绝代佳人。

  他见过形形色色送上门的美人,但这个女人是其中最出众的。

  他好像记起这个女人到底是谁了。

  欣赏着她又气愤又恼怒的样子,他的笑容不由得又深了几分。

  “你笑什么!我问你是谁!”舒婧岚不由更气恼。

  看着她如同炸毛的小兽一般,他笑得更欢了,没有了方才的锐利,声音变得慵懒而有磁性:“我是慕煜琛,这是我的房间。”

  他说着直接起身下床,两条修长笔直的大腿,结实挺拔的脊背,浑圆而紧实的臀部就这样大大咧咧的展现出来。

  舒婧岚吃了一惊,连忙抬手遮住眼睛又惊又怒的道:“龌龊!流氓!死变态!”

  慕煜琛无谓的拿过一件浴袍套上,随意的道:“我龌龊流氓死变态,你还巴巴的爬上我的床?”

  “谁爬你的床了!”舒婧岚真想一爪子挠死他:“我刚下飞机,安清尘带我上了她的车,我明明是回来见爷爷最后一面的,怎么会在你这里?你们两个之间一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

  慕煜琛慢悠悠的倒了一杯水,一边喝一边看着她:“其实我和你一样,也是受害者。”

  “谁信!”舒婧岚打死也不相信,会有这么从容不迫的受害者。

  “根据我的分析呢,你是被人算计了,嫁给了一个马上就要病死的家伙,很快你就会变成一个寡妇!”慕煜琛慢条斯理的分析。

第2章 旧账

  “你是说我嫁给你了?”舒婧岚打量着慕煜琛:“还有,你要死了?”

  看他这个样子生龙活虎龙精虎猛的,哪里像快要病死了?

  明明就是一祸害,祸害遗千年,哪有那么容易死?

  “对啊,”慕煜琛微微一笑:“你难道不知道,慕家的六少爷在国外失踪一年之后,回来就一直昏迷不醒,吊着最后一口气,很快就要死了?”

  舒婧岚看着这个慢条斯理喝着茶的男人。

  这身高目测有一八五以上,身材嘛,刚才她都已经见到了,比例完美的不能再完美了。

  容颜自是不用说,尺量刀裁一般立体的五官,尤其是那双深邃不见底的眼睛,仿佛装进了整片星空,勾人的很。

  舒婧岚才不信慕煜琛的鬼话。

  这个男人脸色确实不太红润,但要说死的话,那还差远了。

  要是说他真的“吊着最后一口气,快要死了”,那她身上的疼痛以及床上的落红难道都是假的吗?

  “不要脸的骗子!你和安清尘都是一路货色!”舒婧岚愤怒的指责。

  这女孩长着一张明媚璀璨的精致小脸,秀发乌黑,肌肤莹润如玉,看着就叫人觉得赏心悦目,忍不住想要捏捏她的小脸。

  尤其是生气的模样,更是显得十分的灵动,两只眼睛乌溜溜水汪汪的瞪得滚圆,如同樱花一般粉嫩水润的嘴唇微微撅着,看着就叫人生出一股怜惜,想要把她抱在怀中好好安慰一番。

  慕煜琛忍不住低低的笑了一声,正欲开口。

  门外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少爷,少夫人,董事长叫你们一起下去用早餐。”

  “来了。”慕煜琛放下水杯,随意的答应了一声。

  “少夫人,洗浴准备用早餐吧!”慕煜琛说着拉开衣柜,拿出一堆新衣裳。

  “我?”舒婧岚一脸不可思议的指指自己的鼻子:“我是少夫人?”

  “对!”慕煜琛笑着拉开浴室的门,走了进去。

  舒婧岚呆了呆,接着怒道:“慕煜琛,你给我滚出来,谁是你的什么少夫人!”

  ……

  洗漱完毕之后,舒婧岚到底还是穿上了慕家准备好的新衣服,跟着慕煜琛坐在了慕家的餐厅里。

  毕竟事情发生了,她总要搞个清楚,死也要死个明白。

  不过进了餐厅之后,她有些意外。

  这餐厅里居然站着个老熟人——当初非让她捐赠一颗卵子的秦明月。

  秦明月此刻心中也是十分慌乱,她做梦也想不到慕煜琛新婚的妻子,居然是消失了五年多的舒婧岚!

  想起当年那些事情,她的脸是白了又白。

  舒婧岚想起自己当初明明拒绝了秦明月借一颗卵子的请求,这女人却在那之后过了一年多的时间,突然硬塞给她一个孩子,非说这个孩子是她的。

  舒婧岚也因为这个孩子,被安家的人认为行为不检点,直接被赶了出来。

  她正打算开口质问。

  “叔叔……婶婶……”秦明月倒低若蚊呐的抢先开口了。

  “你叫谁叔叔?”舒婧岚立刻瞪圆了眼睛,回头看了一眼,这也没别人啊,不会是叫慕煜琛吧?

  秦明月的脸胀得通红,垂头低眉顺眼的开口:“小叔叔虽然年纪轻,但确实比我年长一辈,他是爷爷的老来子。”

  “但他跟你有什么关系啊?”舒婧岚一头雾水:“你们也不是一个姓,怎么就叫叔叔了?”

  秦明月嗫嚅着半晌说不出话来,一种羞耻的感觉油然而生,压的她抬不起头来。

  “因为她现在是我的妻子,”秦明月身旁安静得几乎没有什么存在感的年轻人开口了,他看起来十分的文雅:“婶婶你好,我叫慕黎辰,我父亲是爷爷的长子,我小叔叔出生的晚,所以……”

  所以,她现在是秦明月的婶婶?

  这可真是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她有那么多的事情想要问秦明月呢,现在可以尽情发问了。

  “秦明月,五年前你给我的那个孩子亲生父母到底是谁?”舒婧岚进入角色非常快,一脸严肃俨然已经以长辈身份自居了。

  秦明月后背上都是冷汗,紧紧攥住拳头才能压制住浑身那种想要颤抖的感觉,舒婧岚足足比她小了七岁,现在却反过来成了她的长辈,现在还振振有词的质问她,她既害怕又愤怒。

  当初她费尽心机的偷了慕煜琛的种子,想要借着孩子成为慕煜琛的妻子,可人算不如天算,到最后也是没能成功。

  可怎么也没想到,五年后舒婧岚倒是顺利的嫁给了慕煜琛!

  而她那样精心算计,到最后也只嫁给了一个没有继承权的私生子。

  老天爷真不是一般的瞎!

  她努力压制住害怕和不甘,扯出一抹牵强的笑:“小婶婶,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我之前脑子受了重伤,后来有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你说的什么孩子……我一点都想不起来……”

  “就是当初你丢给我的孩子,你冤枉我说那个孩子是我生的!”舒婧岚冷冷的注视着她:“你丢下孩子就跑,我带着那个孩子在外面两天两夜,到处找你的下落,想要把你的孩子还给你,可我还没找到你呢,安家的人就找到了我,说那个孩子是我和外面的野男人生的,说我不配继续留在安家,直接把我赶了出来!”

  说到这里,她努力克制着心里的酸楚和眼底的仇恨:“那时候我不过十六岁而已,就这样被赶了出来,一个人带着那个孩子……”

  就算没有经历过的人,也能想到其中的艰辛苦楚。

  秦明月好像受到惊吓一般,站在那里摇摇欲坠,泪眼朦胧的看着她:“小婶婶……你别生气……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那个人肯定不是我……”

  “婶婶,”慕黎辰这时忽然开口,语气显得恭敬淡然:“您大概是最近累着了,所以认错了人,我和明月还有点事情,我们先走了。”

  说罢,他微微对着慕煜琛微微一欠身,牵着秦明月走了出去。

  舒婧岚往前走了两步,眼中恨意闪现,走?走了就能解决所有问题吗?走了就代表过去的所有事情不存在吗?走了就可以认为从前的伤害都可以抵赖吗?

  来日方长。

  秦明月,咱们走着瞧!

  她舒婧岚既然回来了,从前的旧帐总是要好好清算一番的。

第3章 姻缘

  从内厅里走进来一个白发苍苍却无比威严的老者,舒婧岚心下了然,看这气度这风采自然是慕煜琛的父亲慕逐鹿了。

  慕老爷子好像十分喜爱舒婧岚,一向严肃刻板的脸上也有了慈祥的笑容:“岚岚,坐这,伯伯已经问过了你父母,特意让厨房做了你爱吃的菜,你尝尝合不合胃口?”

  “谢谢慕伯伯,”舒婧岚显得礼貌而生疏:“我父母恐怕并不清楚我爱吃什么菜,伯伯大概白白费心了。”

  慕煜琛一直一副高冷禁欲的模样,安静的坐在轮椅上,听了舒婧岚的话,清冷的面孔上划过一抹笑。

  这好像是除了他以外,第一个敢跟他爸叫板的人。

  这个女孩,有点意思。

  慕老爷子好像觉得有些颜面不保,没好气的朝着慕煜琛道:“你坐在那儿笑什么,赶紧过来照顾岚岚用饭!”

  慕煜琛又恢复了清冷的模样:“照顾什么?难道这么大的人自己不会吃饭还等我喂吗?”

  “谁不会吃饭!”舒婧岚白了他一眼:“装的可真像。”

  刚才在卧室里面的时候,这家伙龙精虎猛的,走路都带风,分明就是个流氓!

  现在到了餐厅,居然还坐起了轮椅,不仅一副高冷禁欲范儿,还装作一副性命垂危的样子。

  要命的是看起来还真像那么回事。

  要不是她亲眼看到他在房间是什么德性,说不定都会被他现在这副病殃殃的样子给骗过去了。

  这就是一个标准的骗子!

  而且还是职业的那一种!

  “爸,”慕煜琛一副悲凉的样子:“你看,我都快死了,谁愿意嫁给我给我冲喜?你非逼着人家好好的姑娘嫁给我这个将死之人,何苦呢?”

  “闭嘴!”慕逐鹿好像很忌讳这些话,特意看了一眼舒婧岚:“大师都已经说了,你的缘分注定在安家女儿的身上,你们新婚之夜刚过,我看你的脸色好多了,而且言语间也活泼了些,这就说明大师占卜的都是对的,你和岚岚这缘分是天定的,你能好起来都要感谢岚岚!”

  舒婧岚有些无语,什么年代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慕伯伯,”舒婧岚无奈的开口询问:“我已经在国外五年多了,才刚回来莫名其妙的就被算计来你们家了,我想知道我昏迷的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不知道你回来干什么的吗?”慕逐鹿眉头微皱。

  “我不知道,这几年我一直在国外,”舒婧岚淡淡的解释:“我和安家一直没有联系,这几天他们在各国刊登了寻人启事,说爷爷性命垂危想要见我,我为了见爷爷最后一面才会赶回来,如果不是为了爷爷,恐怕今生今世我都不会回国了。”

  慕逐鹿气愤的一掌重重地拍在桌面上:“安之江人老了,脑子也糊涂了!”

  安之江正是舒婧岚的爷爷。

  慕逐鹿摇头叹息了一声,这才缓缓开口:“既然安家没跟你说清楚,那我现在来告诉你,我们慕家和你们安家,原本该有一段姻缘,但当年由于我女儿悔婚,那姻缘也就被她斩断了。

  可自从那件事情之后,家里就开始不太平了,一年不如一年,人也越来越少,后来我求了大师,大师给我开解说我们慕家欠了你们安家一段姻缘,只有了结了这段姻缘,跟你们安家的孩子成了亲,我们慕家才会逐渐安定下来,所以我才去安家求取你们安家的女孩,来给琛儿做妻子。”

  “我当时跟安之江说的很清楚,若是有孩子愿意嫁到我们家来,我自然欣喜,一定会好生对待,若是没有人愿意,便也就当我儿命该如此,我真没想到,安家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瞒着你强行把你送过来了,这个安之江,当真是糊涂!”

  慕逐鹿真是越说越懊恼,脸色也逐渐难看起来。

  “那我嫁过来的时候,难道不是昏迷的吗?您难道就没有起什么疑心?”舒婧岚显得有些咄咄逼人。

  慕老爷子更显得有几分尴尬,遮掩着说:“安家的人说你身子不大好,需要多休息,当时人多我又要应付宾客,也就没有多想。”

  舒婧岚愣了愣神,总算是明白过来了。

  五年多了,安家从来没有管过她的死活,忽然下了这么大的本钱找她,她却从来没有怀疑过。

  也只有她这么愚蠢的人,才会相信爷爷想见她最后一面这种鬼话吧?

  安家大张旗鼓的找她回来,只是想让她代表安家和慕家联姻而已!

  想想也是啊!

  安家舍不得安清尘,更疼惜安恋尘。

  唯有她舒婧岚,就算是死在外面,安家的人也不会眨一下眼睛,更遑论只是送过来联姻了。

  “既然这样,慕伯伯一定是给了他们不少好处吧?”舒婧岚暗暗的攥紧了拳头。

  “当时也没有说什么具体的好处,”慕逐鹿好像脸上有些挂不住,含糊其辞:“你们安家的公司现在危机重重,已经面临破产了,当时我去提亲的时候跟你爷爷提过,如果你们家有女孩愿意嫁到我们慕家来,我可以帮你们家的公司渡过这次难关。”

  “那就难怪,”舒婧岚一下子就明白了。

  对于慕老爷子来说,这算不上什么大事。

  但对于安家来说,这可是天大的好处。

  安家既想得到这个天大的好处,又舍不得让安清尘和安恋尘嫁过来给一个“吊着最后一口气”的人做老婆,所以这才想起用“见爷爷最后一面”这个借口,把她骗回来加以利用。

  好歹毒的计策,好狠的心啊!

  就算她从小不是他们养大的,可在襁褓之中就被抱错了,这能怪她吗?

  还有后来,不问她的意思就直接把她认回了安家,也是她的错吗?

  安清尘从小用她的身份,享受着如同公主一样的生活,那些生活原本都是属于她的。

  而她呢,跟着养父母吃不饱穿不暖,苦不堪言。

  后来,安家发现她才是安家的孩子,不顾她的意愿直接把她带回安家,可带回去之后,却又嫌弃她没有教养小家子气,处处刁难刻薄,她的日子过得如履薄冰。

  这种日子一直持续到十六岁,秦明月强行把孩子丢给她的那一天,秦明月污蔑那个孩子是她生的。

  安家彻底的翻了脸,直接把她赶出安家的大门,自此算是恩断义绝。

第4章 风俗

  若不是舒婧岚念着当初爷爷对她还算不错,想送老人最后一程,她或许这辈子都不会踏足这片土地。

  从前,她在安家吃了那么多的苦,受了那么多的罪,还有那天大的冤枉,她从来都没有想过去报复安家。

  可安家人现在又做了什么?

  从国外将她骗回来,直接下药让她昏迷,照样不顾她的意愿,把她嫁给了慕煜琛这个“吊着最后一口气”的人。

  她还这么年轻,安家的人就这么想让她做寡妇吗?

  俗话说虎毒不食子,可这话对于安家那一对夫妻来说,好像根本行不通,否则他们怎么会对亲生女儿做出这样的事情?

  安家如此咄咄逼人,她舒婧岚也不是泥捏的!

  舒婧岚暗暗下定决心,这次绝不会放过他们!他们欠她的,她要一样一样的报复回去!

  不过当务之急,需要先解决眼前的婚姻。

  “慕伯伯,”舒婧岚深吸了一口气,诚挚的看着慕逐鹿:“您看,跟您儿子结婚这件事情,并不是我自己愿意的,我是被他们算计了,这婚事就算了吧?”

  “这……”慕逐鹿犹豫了一下:“结婚证都拿了,该请的客人我们也请了,昨天你们都已经洞房花烛了,现在你就是煜琛的妻子,是我们慕家的少夫人,这婚事可不能这么草率的凭你一句话就算了……”

  “结婚证?”舒婧岚又惊又怒:“那不是要本人签字领取的吗?我都没有到场,你们是怎么办下来的!”

  慕老爷子随意的招了招手,马上就有保镖把两本红彤彤的册子送过来,那册子面上印着三个金灿灿的大字:结婚证。

  舒婧岚一把夺过其中的一本,打开来就看到她和慕煜琛的合影。

  照片上的她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这照片应该是当初的学生证上面的,这张合照根本就是ps的。

  再看看下面的签名,也显得十分的稚嫩,显然是她十五六岁时候的笔迹。

  安家人做事情还真是滴水不漏啊!

  她气的扶着桌面,差点没倒在地上。

  慕老爷子拿过那张结婚证,交给了保镖,一脸慈爱的看着她:“丫头啊,外面那些流言蜚语你就不要相信了,琛儿他虽然身体有些弱,但还不至于有性命之危,你乖乖的跟他一起好好过日子,伯伯绝对把你当亲女儿一样疼爱,你需要什么只要跟我说一声,我立刻差人去办。”

  舒婧岚软软的坐在身后的椅子上,一脸泄气:“我需要立刻办理离婚手续。”

  慕老爷子眼中闪过一丝凌厉:“离婚就不用想了,琛儿是军方的特聘员,现在因为身体虚弱,所以在家里休养,但他的身份仍然是军人,那你们之间就是军婚,只要琛儿不同意,你们就没有办法离婚。”

  “你应该是同意的吧?”舒婧岚瞪了慕煜琛一眼:“我看你也不大喜欢我,咱们现在就去把手续办了吧!”

  “他同意也没有用!”慕老爷子的神色彻底冷了下来:“军方负责离异夫妇签字的军官是我的学生,我不同意,看你们谁能离得了!”

  慕老爷子说完拍案而起,直接拂袖而去。

  舒婧岚也气的不轻,眼看着慕煜琛居然在慢条斯理的喝着燕窝粥,不由气不打一处来,抬脚踹在了他的轮椅上:“你还吃得下去,快点想办法咱们把婚离了!”

  慕煜琛慢条斯理的咀嚼着口中的食物,十分享受。

  “我说话你听到了没有!”舒婧岚完全是在低吼。

  慕煜琛拿起纸巾拭了拭唇,看起来矜贵优雅:“离婚的事你就别想了,没听到我爸怎么说的吗?他定下来的事我也没办法。”

  舒婧岚快要气坏了,她完全没有胃口,这个男人却旁若无人的吃饱喝足了,就跟这事情跟他没关系一样。

  “我告诉你,我绝对不会跟你一起生活的,我要搬走!”舒婧岚拍着桌子道。

  “那正好啊,”慕煜琛十分无谓:“我也不想和你一起生活,你现在就可以搬走。”

  舒婧岚气呼呼的转身就往外走。

  “你记得大后天回来,”慕煜琛忽然又高声叮嘱了一句:“大后天是你结婚回门的日子。”

  舒婧岚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上,顿住脚回头看他:“你什么意思,我们都不承认彼此的关系,为什么还要回门?走这个过场有意思吗?”

  “暮城不就有这个风俗吗,结婚第三天若是不回门,婆家娘家皆不顺遂,”慕煜琛按动电动轮椅,行到舒婧岚的跟前:“相信我,如果你不回门的话,我爸一定会派人把你绑回去的。”

  舒婧岚已经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慕家这父子两个,都病的不轻!而且是神经病的病!

  ……

  星辰国际娱乐公司暮城分部。

  星辰国际二把手舒云淡拍着办公桌怒不可遏,把面前的三个保镖骂的狗血淋头。

  “养着你们三个废物有什么用!就说安家没安什么好心,还特意指派你们三个跟着岚岚,你们倒好,把人给我跟丢了!看到时候我哥来了怎么收拾你们!”

  那三个保镖都羞愧得抬不起头来。

  昨天,舒婧岚上了那个安清尘的车,他们就被安排在后面的保镖车上,可坐在车上没多久,三个人居然同时睡着了。

  等他们睡醒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清晨了,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已经身处一家酒店之中了。

  酒店的前台告诉他们,是安家的人送他们过来休息的。

  三个人顿时觉得大事不妙,直接打车到来安家。

  谁知安家的人根本不放他们进去,说是舒婧岚和家人聊得正欢,不想受到打扰。

  三个人没有办法,这事是万万不能耽误了,可也不好就这样闯进安家去,只能硬着头皮回来找舒风轻。

  这一顿臭骂他们不觉得冤枉,这次他们实在是太疏忽了。

  舒云淡一把抓起桌上的车钥匙,朝着门外走去:“赶紧把人召集起来,岚岚可是咱们星辰集团的镇团之宝,这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们就都等着承受我哥的雷霆之怒吧!”

  三个人连忙跟了上去。

  就在这时,舒云淡的手机忽然响了,烦躁的摸出来一看,顿时松了一口气,赶紧接通了电话:“岚岚,你在哪里?没出什么意外吧?”

  “没事,”舒婧岚声音淡淡的:“我已经在楼下了,前台不让我上去。”

  “在那等我,我马上就来,”舒云淡说着急急的跑向电梯。

第5章 签了

  电梯门一打开,舒风轻一阵风似的冲向了站在前台边的舒婧岚。

  “岚岚!”舒风轻一把握住她的手,上下打量着她:“你怎么样?有没有被欺负?安家那些人有没有亏待你?”

  “我没事!”舒婧岚用力的挣脱了他的手。

  安家那些人她还没见着,就是这一晚的变故太大了,她好好的一个黄花大闺女,突然就变成了慕家的什么少夫人了。

  最让人不能忍的是那厮居然毁了她的清白。

  一想到这件事,她真是气的胃疼。

  舒云淡一看她脸色苍白,顿时气呼呼的道:“你一定是在安家受了他们的气,别怕,二哥领你报仇去!”

  说着就拉着舒婧岚直接往门外走。

  舒婧岚反手拉住了他:“那些事情以后再说吧,我们还是先处理公事。”

  舒婧岚这次回来,不单单是为了私事,还有公司的事情要办。

  星辰集团暮城分部的总监离职了,舒婧岚想着反正是要回暮城,干脆就跟星辰集团一把手舒风轻要了这个总监的位置。

  她可是被称为“词曲小仙女”的天才词曲家,同时也是星辰集团最大的聚宝盆,当区区的暮城分部总监,实在是有些屈了才。

  公司内部的邮件已经宣布了她会直接到达分公司任职,今天是跟各部门负责人见面的日子,她可不能第一天上班就懈怠了。

  “听你的,”舒云淡从善如流,随意的一把搂过她:“我先带你参观一下公司,然后你再去选一下你想要的住处。”

  舒婧岚想要早日参加工作,他是求之不得的,到时候他就可以随便出去浪了,公司的事情就可以全部丢给这个妹妹,他做个甩手掌柜。

  两个人并排朝前走,舒婧岚偏头看着他:“二哥,小年糕呢?”

  小年糕,大名舒宸初,就是当年秦明月硬塞给她的孩子。

  五年前,秦明月丢下这个孩子就跑了,她抱着这个孩子找了两天两夜,都没能找到秦明月。

  后来,她也因为这个孩子,被安家赶了出来。

  她当时抱着孩子浑浑噩噩的到了福利院门口,在放下孩子的一瞬间,看着他懵懂而明亮的眼睛,她心软了,又把孩子抱了回去。

  再后来,她遇到了大哥舒风轻。

  舒风轻直接带着她和孩子去了国外,对他们百般照料。

  她在安家的时候,叫安小岚,舒婧岚这个名字是后来大哥给她改的。

  孩子的名字是她亲自取的,也在政府部门办理了收养手续。

  就这样,十六岁的她成为了小年糕的妈妈,那几年到底有多心酸多艰苦,只有她自己知道。

  幸运的是她遇到了大哥和二哥,比一般的单亲妈妈要幸福多了。

  小年糕也不知道是天生的还是后天成长环境的原因,跟别的孩子很不一样,显得特别的聪慧而早熟。

  有一次,舒风轻闲着没事心血来潮,把他带到研究所去测智商,研究所的专家说小年糕的IQ是神童级别的,看专家那眼睛放光的架势,恨不得把小年糕解剖开来研究一下。

  从那以后,舒风轻就落下了一个毛病,总是叮嘱舒婧岚一定要把小年糕看好了,生怕有人要把他抓回去做研究。

  舒婧岚听了他的话一时无语,这个二哥向来不靠谱,她也没有太放在心上。

  不过二哥就是二哥,没有人比他更“二”。

  一说起舒宸初,舒风轻顿时满面春风:“你不说我都忘记告诉你了,小年糕上学去了,天才呀,才五岁就直接上三年级了!”

  舒婧岚看着二哥那一脸灿烂的笑容,强忍着一巴掌拍上他帅脸的冲动,干笑着道:“小年糕还那么小,现在上三年级太急了吧!”

  “可我们小年糕有那个实力啊,”舒风轻洋洋得意:“要不是怕你不放心,以我们小年糕的实力可以直接上六年级,明年就可以小学毕业了,你不知道他那英语说的老师都直发愣。”

  舒风轻说着仿佛觉得有趣极了,哈哈大笑起来。

  舒婧岚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过二哥说的也对,小年糕从小在国外长大,一直说的是英语,回家了舒婧岚就跟他讲中文,算是从小就接受双语教育吧,英语说的好一点也没什么值得骄傲的。

  她这次回来其实也有小年糕的原因。

  这个二哥趁着她不注意,就把小年糕给拐回了暮城,她本来定的是一个星期后的飞机票,现在为了儿子,也只能加快行程赶了回来。

  谁料一回来,安家就给她来了这么一出,一想到被慕煜琛那厮破了身,她五脏六腑都气的生疼。

  罢了罢了!

  就当是命该如此吧。

  儿子都五岁了,那清白之身不要也罢。

  反正她这辈子也没有结婚的打算,有了儿子还结什么婚啊,一个人不要太自在了。

  所以是不是清白之身,也就显得没有那么重要了。

  星辰国际娱乐公司暮城分部会议室里,所有在职的管理人员都已经在各自的座位上静静等候了。

  看到舒婧岚推开了门,副总监立刻站起来带头鼓掌:“大家欢迎新总监!”

  舒婧岚在众人的掌声中走到主位前,微微抬手示意,众人纷纷落座。

  在落落大方的自我介绍之后,舒婧岚坐了下来,开始传达着公司高层的意思,以及安排接下来的工作。

  众人都是一片静静的侧耳聆听着,丝毫不敢对这个新来的总监有什么轻视,更没有人敢不把她放在眼里。

  “好了,今天的要点就这么多,各位还有什么要汇报的吗?”会议接近尾声之后,舒婧岚平静的环视了一圈在做的管理人员。

  “舒总监,”副总监拿出两份文件,恭敬的放到了舒婧岚的手边:“这是今年分公司意向签约的两个新人,我们都觉得没有什么问题,还请总监大人过目,好下最后的决策。”

  舒婧岚微微颔首,打开了上面的那份文件,盯着文件上的两寸小照,她眉头微挑有一瞬间的失神。

  居然是安恋尘?

  安家如珠如宝护着的女儿?

  抬手翻开另一份文件,果然不出所料,这一张小照上的人是安清尘。

  这姐妹两个居然都想跟星辰国际娱乐公司签约。

  这可真是冤家路窄啊。

  舒婧岚嘴角微微上扬,一把合上了文件:“看起来还不错,签了!”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