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你与时光皆薄情叶景江青雅-叶景江青雅免

发布时间:2018-12-05 14:53

你与时光皆薄情叶景江青雅

叶景江青雅全文阅读

  你与时光皆薄情小说的作者是网络作家小树牙一号,叶景、江青雅是这本言情小说的主角。全文讲述了江青雅跟叶景结婚一个月以来,他都晚上没有在家待过。虽然江青雅知道他不爱她,可是她已经怀孕两个月了,都没找到机会告诉他。
  医院刺鼻的消毒水味让江青雅有些难受,让原本就有些孕期反应的她有些呕吐的现象。
  坐在医院的走廊边,摸着自己日渐凸显的肚子,心中十分的复杂。
  天色渐渐的暗了,江青雅这才站起身来,从医院走回了家中。
  “叶景今天又没有回来吗?”
  江青雅一脸期待的望着管家,希望着叶景回来的消息。
  已经新婚一个月了,除了结婚当天,丈夫几乎没有在家中过过夜。

第一章 打掉它

  医院刺鼻的消毒水味让江青雅有些难受,让原本就有些孕期反应的她有些呕吐的现象。

  坐在医院的走廊边,摸着自己日渐凸显的肚子,心中十分的复杂。

  天色渐渐的暗了,江青雅这才站起身来,从医院走回了家中。

  “叶景今天又没有回来吗?”

  江青雅一脸期待的望着管家,希望着叶景回来的消息。

  已经新婚一个月了,除了结婚当天,丈夫几乎没有在家中过过夜。

  管家有些小心翼翼的看着面色苍白的林清水,说道:“先生今天应该不会回来了。”

  江青雅有些失落的低下头。

  虽然知道叶景一直爱的都不是自己,可是两个人都已经结婚了,却像是陌生人一样。

  如今自己有身孕已经两个月了,可却还是没有找到机会告诉叶景。

  看着手中的鉴定报告,江青雅有些难受,就算是她被叶景所唾弃,可肚子里的孩子总归是他亲生的啊。

  拨通了手中的电话。

  “叶景,你在哪儿呢?”

  江青雅有些紧张的握着手机,手心已然出了汗。

  “我去哪还用向你汇报吗?有事就说,没事我挂了。”

  对面传来冰冷冷的声音,让江青雅有些心寒。

  “我,我怀孕了。”

  江青雅并不奢求他能回来看自己,只希望他能知道孩子的存在。

  寂静了几秒,能够听到的只有江青雅的心跳声。

  每一秒的寂静都让重重的敲打着江青雅的心脏。

  “打掉它。”

  简单的三个字像鞭子一样狠狠地抽在了江青雅的身上。

  自己是不易怀孕的体质在婚前体检的时候医生就有说过,叶景也是知道的。

  可如今自己怀了孩子,他却毫不犹豫的要自己打掉。

  “我想要这个孩子,我可以自己带它,你不会有任何的麻烦的!”

  江青雅本以为因为孩子,他们之间的关系能有很大的缓和,可没想到叶景是这样的绝情。

  “叶太太的位置已经给你了,你不要得寸进尺!你知道萌儿现在有多难过吗?”

  果然还是因为江萌,她是江青雅的妹妹,叶景所爱的女人。

  江青雅这辈子最大的错误就是将江萌介绍给叶景,明明是自己先认识叶景的,而他却爱上了自己的妹妹。

  “我什么都可以不要,我这一辈子都可能只有这一个孩子了,叶景,你念在……”

  话还没有说完,电话的那头就传来了嘟嘟嘟的声音。

  电话已经被挂断了。

  因为江萌会吃醋,自己就要承担一辈子都不能当母亲的风险是吗。

  她不能一直这么屈服下去,她怎么样都可以,但她的孩子却是无辜的。

  这样想着的江青雅转身开始快速的收拾自己的行李,想要逃离这个地方。

  仅仅只带了几件日常需要用到的东西。

  “太太?你去哪?”

  管家看着江青雅拿着行李准备离开的样子,有些疑惑的问道。

  “我,去我妈家住几天。”

  江青雅有些心虚的说道,只有去江家才有可能保住自己的孩子,不然叶景那性格说到的事情一定会做到。

第二章 被撞

  由于叶景时常不在家的原因,所以管家也没有在意江青雅突然要回娘家的行为。

  可刚走出家门的江青雅却碰上江萌,这让原本脸色就很差的江青雅变得更加的难看。

  “你来做什么?”

  江青雅看着她的脸上写满了愤怒,如果不是她的话,叶景怎么会这么狠心让自己把孩子打掉。

  “我来看看你呀,听说你怀孕了,姐姐可要多多的照顾自己啊。”

  说着就伸出手去想要摸摸她的肚子,却被江青雅一把抓住。

  管家看着僵持着的两个人,并不敢多说什么,毕竟是江青雅的妹妹,管家也不明白其中的原委。

  “你怎么知道的的?”

  这件事情她从头到尾也只告诉了叶景一个人的而已,连父母也没有说。

  难道是……

  “你跟叶哥哥打电话的时候我就在旁边呀。”

  江青雅越发的苍白,她的脑海里全都是江萌和叶景亲昵的画面,胃里翻腾着一股恶心。

  但现在最重要的是保住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如今她出现在自己眼前,肯定是没有什么好事情的。

  没有理会江萌的话语,她转身拉起了行李箱,准备向外走去。

  江萌意味深长的笑了一下,并没有跟上去。

  没有听见后面的脚步声让江青雅安心下来,她现在只想要回到江家。

  毕竟只有那里才可以保护好自己,其实自己走了,对江萌来说才是更好的机会。

  她甚至可以和叶景离婚,但是这个孩子却不可以失去。

  走到了地下停车库的江青,雅脊梁后面突然凉了一下。

  好像在被人默默的盯着,但她着急回家,也没有察觉到什么。

  她害怕江萌告诉叶景她回家的事情,加快了开车的步伐。

  在开出家门的转角,突然一个人影闪在了她的眼前。

  这让原本开车就急切的江青雅一下子没有刹住车。

  强大的冲击力让江清雅不由地向前一扑,这让江青雅的额头突然肿起了一个大包。

  鲜血也不断的向里流出,蔓延在了江青雅的白皙的脸上。

  而江青雅并没有第一时间的护住自己的额头,而是手上下滑去,护住了自己的肚子。

  腹部有一次的疼痛,可是好像并没有什么大碍,但是前三个月的江青雅也不敢掉以轻心。

  江青雅晃了晃头,缓了一口气。

  急急忙忙的下车查看,自己刚刚好像是看到了人影,可是也不敢确定。

  “江,江萌?”

  江青雅有些不可置信,她刚刚明明是在房子里的,她并没有跟着自己出来啊。

  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自己的车子前面呢?但看着眼前的江萌痛苦的表情,她也没有多问什么,上前想要扶起她,将她送往医院。

  可就当江清雅的手触碰到她的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了车的声音。

  车上下来的男人,正是她的丈夫,叶景。

  江萌原本痛苦的脸更加的的狰狞了。

  “姐姐!我知道你一直都不喜欢我,这次来我只是想看看你肚子里的孩子好不好而已,我也帮你求了叶哥哥,让他好好对你和孩子,你怎么要想要我的命!你好狠的心啊!”

  说完这一段话的江萌突然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

  江青雅这才知道自己被她计算了!

  “是你自己跑到我的车前,怎么全都怪到我的头上,而且我受的伤比你重多了,你只是蹭破了皮而已!”

  看着眼前的叶景一步一步的向自己逼近,江青雅知道自己现在有理也说不清了,可还是极力的解释道。

第三章 柔弱的白莲花

  江萌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看着叶景的眼里写满了委屈。

  “叶哥哥,我好害怕。”

  眼泪一颗一颗的掉下来,叶景看着她的脸上全是心疼,而从始至终却没有看向江青雅。

  上前去,将跌倒在地上的江萌抱上了车,这让江青雅对这个男人彻底的死心了。

  “叶哥哥,你不要责怪姐姐了,她可能,可能只是……”

  说到最后,江萌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好像自己也无能为力为姐姐辩解了。

  “你乖乖的待着,我会帮你讨回公道的。”

  叶景温柔的摸了摸她的头,宠溺的看着她。

  而转身向江青雅走去的时候却是一脸的冷漠,看着她的脸上写满了愤怒,好像要将她剥皮抽筋一样。

  “叶景,真的不是我故意的!是她自己……”

  话还没说完的江青雅随着的是一阵强劲的风袭来。

  重重的巴掌扇在了林清水原本就由于车祸流满鲜血的脸上。

  原本就狼狈的她显得更加的不堪。

  “你的真是越来越放肆了!是谁给你的胆子伤害萌儿的?我全部都看到了,你当我瞎的么?”

  说着拉着江青雅头发的手更重了力道,这让原本就受伤的她脸色越来越差。

  可手还是一直护着自己的肚子不让它有一丝的伤害。

  江萌看着这一切得意的笑在嘴边越来越深,这回的江青雅算是彻底的下台了吧。

  “叶哥哥,姐姐还怀孕呢,你别这样!”

  娇囁的声音从车里传来,这让叶景的视线转到了江青雅的肚子上。

  这让的狠辣的眼神让江青雅更加的害怕了,护住肚子的手越来越紧,不肯松懈。

  叶景突然拉开江青雅的手,朝着她的肚子狠狠的踢了一脚,这让江青雅不由得沉闷了一声。

  “叶景,这是你的孩子啊!”

  江青雅看着他的眼里满是仇怨,她现在对这跟男人除了怨恨没有任何的感情了。

  “孩子?就凭你这个贱人还想生下我的孩子?”

  说着就拉住江青雅的胳膊,想要将她拽上车去,江青雅的眼里满是惊慌。

  她不能让这个孩子就这么没了,挣扎着想要上自己的车离开。

  可毕竟男女的力量悬殊,她并没有能够挣脱开叶景。

  “不走,我就亲自解决这个孽种!”

  江青雅一脸震惊的看着眼前不耐烦的叶景,他怎么能说自己的孩子是孽种呢?就因为是她怀的吗?

  江青雅有些绝望地放弃了挣扎,她的心里已经对这个男人彻底的死心了。

  而一直坐在车里的江萌冷漠地看着这一切,看着一点点绝望的江青雅,心中不由得雀跃起来。

  被粗暴的塞上了车的江青雅有些疲惫的靠在了一旁,尽量与江萌保持距离,她现在只觉得这个女人无比的可怕。

  无时无刻的好像都在计算着自己。

  “姐姐,你没事吧?”

  江萌看似关心的上前查看,而触碰到她额头的手好似无意的用尽了力气。

  这让原本就疼痛的江青雅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你干什么!离我远点。”

第四章 认清你的身份

  伸手打掉了江萌按在自己额头的手。

  可话音刚落就受到了叶景寒冰一样的目光,这让江青雅的心也像是掉入了冰库一样。

  “你以为你在跟谁说话?江青雅,你最好认清楚你的身份。”

  叶景狠狠地看着后视镜对着江青雅说道。

  江青雅闭上了眼睛,没有做出回应,她知道叶景对于她的死活已经无所谓了。

  就算是自己被江萌害死了,他也会认为江萌是无辜的吧。

  开了很久的车,终于还是到了医院。

  看着门口人来人往的人们,江青雅不由得一阵冷笑,每个人来这里都是为了身体的健康,而自己确实被自己的丈夫和妹妹逼来做流产。

  江青雅,你真是讽刺。

  看着这个样子的江青雅,叶景的心里突然升起一股莫名的情愫。

  可随即也就闪过了。

  江青雅感受到叶景的目光,以为他要改变主意,可随即而来的确实不容反抗的拉扯。

  如此的粗暴让江青雅心灰意冷。

  江萌跟在她们的身后,走路有一些的吃力,看着叶景抓着江青雅的手,不满的说道:“叶哥哥,你能来扶扶我吗?”

  叶景这才回过头来看着江萌,心疼的扶着她的手臂,温柔的让江青雅觉得十分的刺眼。

  走进了医生的办公室的江青雅看着外面正在给江萌小心翼翼包扎伤口的叶景有些凄凉的回过了头。

  就在今天上午自己才来过这个办公室,自己还特别的高兴,因为孩子十分的健康,可现在自己竟然要拿掉它。

  “我想做流产的手术,这个孩子……,我不要了。”

  江青雅闭着眼睛痛苦的说出了这句话,她跟这个孩子没有缘分。

  “想清楚了?我之前跟你说过,如果这个孩子没了的话,你今后再怀孕的几率很小。”

  医生有些诧异的看着她,今天上午来过的时候还嘱咐她要好好的养胎,下午怎么就要打胎了。

  听到这句话的江青雅心像是刀刮一样,痛到无法呼吸。

  “打掉!”

  决绝的口气让江青雅麻木了。

  她不应该有任何的期待的,苦笑了一声。

  医生还是想要征求江青雅的意见却被叶景无情的打断了。

  “手术安排的越快越好!”

  强大的气场让医生无法反驳,看着江青雅一副默默顺从的样子,也只好给她安排手术。

  江青雅没有抬头看眼前的叶景,而是从他的身边擦肩而过。

  她知道即使现在求情也并没有什么用,也许迎来的只是拳打脚踢罢了。

  手术的开始都十分的寂静,江青雅一步一步走的都十分的沉重。

  慢慢的走上手术台,缓缓的闭上了眼,江青雅一直都是十分的安静,寂静的可怕。

  随着机械在身体里的搅动,一步步的剥离,即使打了麻药,她也能够感觉的到自己的孩子在一步一步的离自己而去。

  好像自己这么多年对叶景的感情一样,一点一点的的从自己的身体里抽离。

  眼角留下了痛苦的眼泪。

  走出了医院的江青雅彻底的瘫软在了地上。

  看见不远处的叶景和江在车里面卿卿我我,像是一记狠狠的耳光扇在了江青雅的脸上。

  这样的男人根本不值得自己所爱。

第五章 别装了

  她突然好想回家,回到那个有些有肉的家,她想自己的母亲,她好想在她的怀里好好的哭一顿。

  “装什么装,打个孩子又不是要你的命!还不快上车?”

  远处传来叶景让人窒息的声音,看着马上要下车来拽自己的江青雅不由的身子一缩。

  这么多人,她真的不想再丢人了,被自己的丈夫拉过来流产还被当众殴打,真的是太丢人了。

  无可奈何的走向了车前,打开副驾驶座的江青雅看着江萌正邪魅的笑着。

  “谁让你坐这里的?滚到后面去!”

  江青雅看着着这两人,内心已经没有任何的波动了,对他们的因为已经没有情绪了。

  “姐姐,你要坐这里的话,我可以……”

  “不用了。”

  看着假模假样的江萌,江青雅只觉得反胃。

  她怎么可以装的这么像,明明刚刚看向自己的时候还是一脸的厌恶,可当叶景看向她的时候,却是立马换了一副嘴脸。

  “给脸不要脸。”

  面对叶景的嘲讽,江青雅叶显得平淡无常。

  到了家的江青雅已经十分的疲惫了,她只想回到房间里睡觉。

  “谁让你去这个房间的?从今天起,你跟仆人们住一起。”

  叶景抓住刚想进房间的江青雅,看着她一脸苍白与疲惫只觉得她十分的做作。

  眼里没有半分的同情。

  “你说什么?这个家一直都是我在尽心尽力的在操持,凭什么她一来我就要让位?我才是这个家的女主人!”

  江青雅也不是任人宰割的鱼肉,她也终于被气恼了,她的心里也有怒火,一直在燃烧着。

  “女主人?从今天开始这个家江萌说了算,你要是愿意留下来,当个仆人也行。”

  叶景有些轻蔑的看着江青雅,她如果乖乖听话,愿意当个仆人,他也愿意顾及夫妻一场。

  “你做梦!”

  这句话刚出口就将叶景彻底的激怒了,一双大手将她的雪白的脖子遏制住,她的整个身体一点一点的向墙壁的上方挪去。

  这让江青雅一点一点的失去了知觉,咳嗽的声音也越来越小。

  “叶哥哥,你不要这样伤害姐姐,她刚刚失去孩子,可能还没缓过来。”

  江萌善解人意的对着叶景说,温柔的眼底有的是对江青雅无尽的厌恶。

  这时的叶景才缓缓的放下了手。

  “看在萌儿的面子上就放你一马!现在,要么滚出这个家,要么留在这里当仆人!”

  江青雅看着如此决绝的叶景,心里的难受已经无法言表。

  “我走。”

  与其在这个家里受折磨,倒不如走个干脆!

  她也不想每天看着他们卿卿我我的样子了。

  看着江萌一脸得意的样子,江青雅只觉得这个人好陌生好陌生,也或许自己从来没有认清过她。

  “叶哥哥,我们回房休息吧,我想为你生一个我们的孩子。”

  江萌有些脸红的朝着叶景的怀里扑去,脸朝着叶景的脖子蹭了蹭。

  “好,那孩子一定像你一样的温柔可人。”

  说完叶景就抱起纤细的江萌朝着房间走去。

  慢慢走远的江青雅好似被针扎一般的难受,让她想起了刚刚被打掉的孩子,它肯定也会特别可爱,如果他能够平安出生的话。

  走到了大街上,江青雅突然不知道该何去何从了,自己的父亲虽然对自己不错,可是那也是看在自己嫁给了叶景的份上。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