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弃女高嫁苏白穆修夜-弃女高嫁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05 14:48

弃女高嫁苏白穆修夜

弃女高嫁全文阅读

  《弃女高嫁》是一部很好看的古代穿越言情小说,为网络作者狐狸小姝所写,弃女高嫁苏白穆修夜是小说主人公。这本书主要讲述了苏白本是二十一世纪外科医生,却阴差阳错穿越成了医学世家的废材嫡小姐,霸道高冷的世子新婚夜就要将她处理干净杀人灭口,且看她如何扭转乾坤,一把手术刀闯天下。
  这应该是刚刚烧开的水,直接倒进了杯子里,杯子很特别,没有手柄,也没有杯托,只是看材质,应该是上品。
  让人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看得出来,这是精心为苏白准备的,就是为了让她出丑的。
  果然是个恶婆婆!
  苏白快速将袖子里的药膏涂在了手指上,可以暂时缓解一下温度,随手拿起杯子,施了礼,便递给了穆王妃。
  期间,苏白的面色自然淡定,落落大方:“母妃在上,请用茶。”
  一脸狐疑的穆王妃看了一眼端茶的下人,那下人低着头,看不到表情。
  只能硬着头皮接过茶杯。
  “啪!”穆王妃刚接到手里,便又松了开来,直接掉在地上,摔得粉碎。
  与此同时,穆王妃的五官也扭在了一起,被烫得手指颤抖。
  不等穆王妃发难下人,苏白便一回头,抬手扯了穆修夜的手臂:“世子要给妾身作主啊,妾身刚进门,没犯下一点过错,她竟然连妾身端的茶都不喝,还要摔在妾身脚边,这让妾身如何苟活啊……”

第1章 休书一封

  春风扶柳,桃花艳。

  苏白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带着随身空间穿越成了一个奇丑无比准备出嫁的准新娘。

  坐在铜镜前,看着自己的脸,坑坑洼洼的,她抬手按了按,应该是中毒了。

  而此时,她自己的思维和原主的记忆混在一起,大脑有些晕沉,禁不住抬手揉了揉额头。

  原来自己穿越这身体是一个不受待见的主儿,一直都活的很卑微,只是大婚当即,怎么会突然灵魂死去?

  外面锣鼓宣天,苏白还在思虑着这个问题,媒婆和丫鬟却走了进来,也不看苏白,二话不说,将盖头直接蒙在了她的头上,扶起来就走。

  这下人工作太不认真了,竟然将她这个新娘子晾在这儿不管。

  被扶上花轿,一路吹吹打打到了世子府门前,就等新郎子来踢轿门了,只是世子府门前十分安静,根本不像要办喜事的样子。

  而随着轿子抬过来,周围却聚集了一些看热闹的百姓。

  “吉时已过,世子等不及,有事去处理了,明日再来。”媒婆敲开了世子府大门,管家却丢出几个字,态度极差。

  人群传来一阵嘲笑声。

  “等等!”轿子里的苏白已经缓过了情绪,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实,更是想着弄清楚这身体的死因,既然自己占用了这具身体,就不能太憋屈。

  管家的话,更让她气愤不已,不能忍了,将轿门“啪”的踢开,就大步走了下来:“世子若不想拜堂也行,拿笔墨来,我休书一封。”

  这样被当街侮辱,苏白可咽不下这口气。

  “大小姐……”陪嫁丫鬟有些无奈,上前来,按着她的手臂,微微用力:“不要胡闹。”

  语气很蛮横,根本就是命令。

  “放肆。”苏白猛的甩开丫鬟的手,声音低沉,却十分威仪:“我做事,何时轮到你指手画脚了,这吉时为何会过?你当我不知道这里的猫腻吗?”

  丫鬟吓的一哆嗦,猛的松了手,不可思议的瞪着戴着盖头的苏白,这苏家大小姐一向胆小怕事,任由他们这些下人揉捏的,今天竟然一改常态!

  苏白的话让在场的人都愣了一下。

  媒婆的脸变了又变,最后只能献媚的笑道:“苏大小姐,世子说明日再来,你何必急于一时呢,修书一封……他未必会看的,何必自取其辱。”

  谁人不知道苏家大小姐丑陋,这样一闹,更会让人笑话了去。

  “谁说我要修书给他?我是要休夫。”苏白冷哼,这花轿万万不能就这样抬回去,不蒸馒头争口气。

  而且以她在苏府的身份,真要抬回去,直接就会被传是世子府退婚了,以苏夫人的作为,直接就能将她转手送给七八十岁的老头子做小妾。

  这事不能善了。

  看热闹的人越围越多,此时听到苏大小姐要休了世子,不禁哗然。

  这还真新鲜事。

  世子府的管家甚至有些愣,他确定自己听到了苏白的话,她要休夫!这怎么可以!

  立即派人传话进府了。

  本来还等着看热闹的穆王妃也有些急了:“还没找到老大吗?快,去将老三唤来。”

  穆王府的三公子穆修文也听说了府外的闹剧,有些急:“母妃,现在怎么办?大哥不知道去了哪里,这是皇上下旨赐下的婚事,苏家大小姐真要写了休书,事情就闹大了。”

  穆王妃的脸色也变了又变:“苏白,谁给她的胆子!”

  “母妃,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穆王府的脸丢大了……”穆修文在原地走了几圈:“父王要是知道此事,也会怪罪下来的。”

  他说的都是事实,将利害关系都分晰得十分透彻。

  “你代替老大去踢轿子,拜堂成亲。”半晌,穆王妃才咬牙说道,恨恨拍了一下面前的桌子,气得七窍生烟。

  穆修文只犹豫了一下,便点头应了。

  苏白还与管家僵持着,这时人群里一个女子站了出来:“苏家的丑八怪竟然要休夫,也不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什么样子……”

  人群里传出一阵议论声。

  有叹气的,有看热闹的,更有破口大骂的。

  世子迟迟不见人影,这明显是在打苏家的脸,更让苏白无地自容。

  当然,也让在场的人不拿苏白当作一回事了。

  “真的很丑吗?丑八怪也能嫁给世子……”

  众人说着已经拥了上来,他们这是要当众揭新娘子的盖头了,媒婆和丫鬟却不加阻拦,反而一左一右架住了苏白的手臂,让她动弹不得。

  树倒猢狲散,墙倒众人推。

  一个世子府不要的女人,更能让这些穷人满足脚踩贵族的感觉。

  苏白冷哼,她就知道媒婆和丫鬟不是什么好鸟。

  手上已经捏了凤钗,顺手就给了一旁的丫鬟一钗子,在她动弹不得的时候,一脚将她踢向了人群……

  那些男男女女就直接将这个丫鬟抱住了,本来伸向苏白盖头的手就扯向了丫鬟的衣衫,嘶嘶嘶声不断,陪嫁丫鬟已经春光外泄了……

  真是人心险恶,若他们扑到苏白身前,春光外泄的就是苏白了!

第2章 有流氓

  “快,世子出来了。”媒婆看着趴在那里白花花的陪嫁丫头,一时间有些呆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却是一抬头,就看到一身红衣的穆修文走了出来,媒婆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竟然是三公子换了新郎服来踢轿子,不敢多问,忙扶了苏白回轿子。

  而那些闹事的百姓也都变了脸色,吓得不轻,下一秒一哄而散了。

  世子一旦出现,他们哪里敢生事了!

  留下陪嫁丫鬟哭晕在那里。

  却无人理她。

  苏白则很淡定的坐回了轿子里,并没有计较先前的一切。

  穆修文也没想到事情会闹到这个地步,看了一眼地上的丫鬟,对着管家摆了摆手,管家忙安排人去处理了。

  媒婆则堆出一脸笑,高喊道:“吉时到,起乐。”

  乐礼师不敢耽搁,站好队形,开始奏乐,锣鼓笙箫好不热闹。

  穆修文踢了轿门,轿子里的苏白也不示弱的踢了回去,她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这新郎是什么样,她都没见过,真心不想嫁,却没有退路。

  “这个女人真的是苏家大小姐吗?”对面不远的二楼上,穆修夜一身黑衣气定神闲的坐着,五官堪称完美,眸光深如寒潭,冷冽,锐利,手中端着酒杯,直直瞪着抬进王府的花轿。

  “是苏家大小姐不会有错的。”一旁的左宿忙应道:“不过……不知道怎么会这么厉害了,在苏府的时候,明明谁都能欺负,刚刚倒在地上那个陪嫁丫头,在后院就是苏大小姐的主子,苏大小姐的一应用品和吃食都被这个丫鬟夺去了,这大小姐还不如一个下人。”

  穆修夜没有接话,只是冷哼了一声:“这女人还是进府了,这可是遂了母妃的意愿了。”

  脸上带了一抹冰冷。

  左宿耸了耸肩膀,这苏大小姐也不是省油的灯,以后王府有好戏看了。

  一路欢欢喜喜的拜了天地,穆修文又将新娘子送进了洞房。

  陪嫁丫鬟被管家送回了苏府,这时苏白身边连个使唤的人也没有了,只能自己动手将头上沉重的凤冠摘了下来,一边扭了扭脖子,伸了个懒腰。

  她还想着自己的脸,的确是太丑了,借着烛光对着镜子又瞧了瞧,在随身空间里顺手取了针,扎破一个包,分晰了一下毒的成分,开始配制解药。

  忙碌了一阵,将脸上的毒清除掉了,这张脸竟然美貌倾国,颜如玉,气如兰。

  正在震惊之时,听到有人推门进来的声音。

  忙将所有工具收了起来,和衣就躺在了床上。

  天色已经大黑,两根红蜡烛还燃着,只是烛光有些暗,看不清楚走进来的人。

  一身红衣的穆修文看到和衣躺在床上睡的天昏地暗的苏白时,也愣了一下,站在门边不知道该不该进了。

  “你是来掀盖头的吧,不用劳驾了,我自己解决了,要是没什么事,你可以出去了。”苏白老实不客气的说着,睡眼惺忪的样子。

  这话让穆修文想笑了,突然觉得这世子妃太与众不同了,白天就要休夫,现在还要将夫君赶出房间。

  这真是苏家那个任人摆布的大小姐吗?

  “洞房也要自己解决吗?”穆修文本来想说世子不在,他只是来掀盖头,却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愣是说了一句自己都汗颜的话。

  苏白也不能淡定了,瞪了门边的人一眼,倒是仪表堂堂,只是能将自己在王府外面晾了那么久,也不是什么好鸟。

  “是的,你可以出去了。”苏白瞪了穆修文一眼,没好气的说着。

  穆修文都想看看传说中的丑八怪了,不过想想还是忍了,转身出了房间,毕竟是世子的王妃,不是他穆修文的!

  丑与不丑都没有关系。

  刚将不相干的人打发走了,苏白不等站起来,“咯吱”门又被推开了,一身黑衣的穆修夜大步走了进来,五官清秀俊雅,侧脸有几分冷冽,越发趁得深邃魅惑。

  “你是什么人?怎么进来世子的房间?”

  苏白准备将来人吓走。

  穆修夜看着传说中奇丑无比,现在却貌美倾城的自己的世子妃,表情淡定极了,直接就坐到了床边,看着有些凌乱的婚床,扯了扯嘴角。

  “你快出去,再不出去,我就喊人了。”苏白威吓道。

  小心驶得万年船,这世子府的人都不待见自己,绝不能被抓到把柄。

  “洞房花烛夜,你可以随便喊的。”穆修夜意有所指的说着:“来吧,春宵一刻值千金。”

  他还有事情要处理,若不是为了掩人耳目,这新房他都不想走进来。

  这庄婚事是皇上亲指的,他不想要也得要,更别说,还有穆王妃在一旁督促着。

  拜堂的时候,他耍了个手段,还是没能躲过去。

  “干什么?”苏白瞪着穆修夜,似乎有几分面熟。

  “洞房。”穆修夜简单的吐出两个字。

  “来人啊,有流氓……”苏白不管那么多,开口就喊,下一秒被穆修夜抬手抱在怀里:“流氓?那本宫就耍一回流氓好了。”

  说着抱着苏白向新床走去,却是这一个动作让他的眉头狠狠皱了一下。

第3章 洞房吧

  苏白还没反映过来是怎么回事,明明与自己拜天地的不是这个男人,现在却要洞房……

  一边想一边抬手去推穆修夜,冷冷说着:“看来,世子府是一定要将我逼上绝路,是不是要来一出现场抓奸?”

  随便进来个人就说是自己的夫君,她当然不能信。

  “嘶……”因为苏白的动作,让穆修夜的脸痛的有些扭曲了。

  而苏白也嗅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她也正了正脸色,停了手上的动作:“你到底是什么人?刺客?”

  换来穆修夜一个白眼,随手将她扔到了新床上,他已经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了。

  不过,白日里老三代自己拜堂他也是知道的,也怪不得新娘子不认他这个准新郎。

  “不要声张。”穆修夜强忍着痛意,一甩手,将大红的蜡烛吹熄了:“配合一点,睡觉。”

  “你的伤没事?”苏白可不想配合。

  这个人若敢硬来,她就让他雪上加霜,伤上加伤。

  “死不了。”穆修夜的声音有些低沉,隐隐夹着痛楚,想来伤的极重。

  “你是想用我做人质吗?我告诉你吧,这世子府上根本无人在乎我,你的如意算盘打错了。”苏白向着床里挪了挪,她已经很晕了。

  穆修夜哭笑不得,也不想解释什么,反身上前,就压下了苏白:“你只要配合着叫几声,今天夜里,你就能平平安安的度过。”

  与此同时,苏白已经从随身空间里取了手术刀,此时刀也抵上了他的脖子,更是冷冷回道:“不要乱动,否则要了你的命!”

  她这把刀虽然救人无数,却是杀人时也会不眨一下眼睛。

  脖颈处一痛,穆修夜的眸子一寒,黑暗里,竟然带着寒光,如实质一般,他还压着苏白,心下更是不可思议,医学世家的废材大小姐竟然有这般能耐。

  再想到,传闻奇丑无比的女子现在却是倾国倾城,不禁对面前的苏白起了疑心。

  “你是什么人?”穆修夜很冷静,一字一顿的问道。

  两人离的太近,呼息都能喷到对方的脸上。

  让苏白有些别扭。

  “你不必知道了。”苏白手上用力,准备直接要了穆修夜的命!

  “你若再敢动,就让苏家人来给你收尸吧。”穆修夜边说边快速抬手按住了苏白捏着手术刀的手腕,十分用力,几乎捏碎。

  “啊……”苏白痛得直抽冷气,这效果与预期的完全相反,这到底是什么人,速度如此之快。

  “配合点。”穆修夜捏着苏白的手腕没有松开,冷声说着:“叫,否则别怪我假戏真做!”

  他现在也是全身戒备,这根本不是苏家那个一无是处的废材。

  看来左宿的消息有误。

  暗夜里,苏白直直瞪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感受着他的重量和手腕上的力量,再想到他说的话,转了转眼珠:“你敢?我喊人!”

  “怎么?本世子洞房也有人管吗?”穆修夜沉沉说着,暗夜里,直直瞪着苏白。

  一句话让苏白无言以对,她好像弄错了什么!

  这个人竟然是世子,真是囧啊。

  她怎么都听不出来这个世子与刚才要来揭盖头的是一位?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早说他自己是世子,就不会有这么多的误会了,本宫,本宫个鬼啊!

  一边想着一边直直瞪着穆修夜,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更是若有所思,她需要缕一缕了。

  “你是世子?”苏白还是摇了摇头,直直瞪着压在自己身上的所谓的世子。

  “如假包换。”穆修夜凉凉回了一句:“好了,洞房。”

  他不想在这里与苏白废话,如果不是发生了点意外,他今天都不会回来世子府。

  这个女人没完没了的墨迹。

  这是世子府,除了他,谁敢与世子妃洞房?

  穆修夜说罢,就抬手去撕苏白的衣衫,这个女人如此不配合,他就得动手了。

  “等,等一等!”苏白还没有做好心里准备,此时更是心里没底儿了,这个世子可不一般,受伤极重,还有这样的身手,现在还要霸王硬上弓。

  她得想办法脱身才行。

  “怎么了?”穆修夜冷冷说着,手还放在她的衣领处:“不要耍手段。”

  他也领教过这个女人的能耐了,更要处处小心。

  “你受伤了,洞房的话,动作幅度太大,可能会加重的。”苏白握着拳头,努力让自己镇定。

第4章 都死了

  穆修夜果然沉默了,可是放在苏白脖颈上的手没有移开的意思。

  透过窗子照来的月光可以看到,他的脸上满是矛盾。

  “你只是想引人耳目罢了,我配合你。”苏白可不想一穿越就湿身,虽然这个男人也算英俊潇洒多金高位。

  她没有兴趣。

  “好。”穆修夜也没有胡搅蛮缠。

  抬手按着床架子摇了摇,从外面听来,似乎动作幅度很大……

  “嗯,动作轻点……”苏白也很配合,当然得配合了,不然小命难保啊。

  院外,几个下人对视一眼,转身离开了。

  当然是去复命了。

  与此同时,穆修夜也停了动作,翻身下床,看都没看苏白,沉声说道:“找些止血药,给本宫换身衣服。”

  他受伤之事,绝对不能让第二个人知道。

  苏白一僵,想说没有。

  却是门外有人应了一声:“主子,人都退了。”

  原来外面还有人,苏白转了转眸子,借着月光,上下打量了一番穆修夜,暗暗捏了一把手术刀在手里。

  左宿犹豫了一下才推门进来,低着头,不敢乱看。

  “处理了。”穆修夜接过衣服和药,只说了三个字,苏白知道的太多了。

  苏白反映极快,一下子就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后退一下,一脸防备瞪着左宿,却对穆修夜说道:“刚刚娶进门的世子妃无缘无故死在新房里,你如何向苏家交待?向皇上交待?”

  “世子妃不愿嫁进世子府,新婚夜,撞墙身亡。”穆修夜根本不在意也的威胁,连理由都给她想好了。

  “我保证不说出今天的事情,你送我出城好了,我远远的走着。”苏白心都乱了,她的手术刀解决不了穆修夜,眼下似乎是死路一条了。

  对于苏白的提议,穆修夜根本不采纳:“死人最能保守秘密。”

  已经退到墙边的苏白在心里将穆修夜的祖宗八代通通骂了一遍,眼见着左宿冰着脸,举剑就走了过来。

  “等等,在我死之前,能不能满足我一个心愿?”苏白见穆修夜无动于衷,只能从左宿下手。

  左宿果然停了动作,其实他也在想,世子妃的脸竟然不似传说中那样奇丑无比呢。

  只是无情冷血的穆修夜却摆了摆手:“动手。”

  苏白心下恼怒,恨意翻涌,趁着左宿愣神的一瞬间,一个箭步上前,手里的手术刀已经换成了银针,快速刺中了他脖子上的穴道。

  “倒!”苏白话落,高大强壮的左宿应声而倒!

  “啪啪啪!”穆修夜拍着双手,眸子深邃的可怕,直视着苏白:“好身手!”

  放倒了左宿,苏白没有动,只是防备的瞪着穆修夜。

  “你伤的很重,支撑不了多久,只要我拖着时间,你就必死无疑。”苏白思虑了半晌,才沉声说道:“不如我们做个交易,我替你处理好伤口,你放我离开。”

  这世子如此,此地不能久留。

  不然,这个穆修夜分分钟就能要了自己的小命!

  这么危险的男人,她必须得划清界线,能有多远就让他滚多远!

  “离开?不可能。”穆修夜的声音还很阴沉,只是脸色已经泛白,的确是支撑不了多久了。

  苏白掐着时间,甩了甩袖子:“你以为现在你还能拦得住我吗?若不是怕你死了,我就成了寡妇,我才不和你废话呢。”

  说的不怎么在意。

  她其实是怕走不出这世子府,能让穆修夜送自己出去,再好不过了。

  “你知道威胁本宫的人最后都怎么了吗?”穆修夜的大脑在一点点抽空,他的意识有些模糊了,却死死瞪着苏白。

  “都死了!”不等苏白回答,穆修夜又继续:“就算本宫死了,也会让你来陪葬的。”

  苏白气的发狂:“无耻之徒。”

  她活这么大,还真第一次见过这种不讲理的人。

  两人的对话一时间也馅进了僵局,都互相瞪着彼此。

  “你给本宫医伤,本宫留你一命!”半晌,穆修夜终于让步了,不过这根本不算退让,没有报酬,只是留一命。

  毕竟苏白是医学世家的女儿,再是废材草包,处理一下伤口应该没有问题的。

  两人都是站着,穆修夜虽然重伤在身,依然站的挺拔,气势迫人。

  苏白抬头看他,只犹豫了一下,心下想着,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用力一点头:“好,我答应了,不过,我会怎么处理你的伤口,都随我,不能有异议。”

第5章 中毒了

  穆修夜受伤极重,刀口又长又深,一直划到了腹部。

  伤口已经翻了出来,似乎做过一些处理,不然,早就流血不止身亡了。

  “没有药,我只能给你简单处理一下了。”苏白的面色很淡定,什么样的病人她都见过,根本见惯不怪了,她的随身空间里是什么都有,却是她的秘密,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让左宿去取药。”穆修夜顿了一下,平躺在床上,却是肌肉紧绷,全身防备。

  他并不敢完全相信这个女人。

  不过在这个府上,他能用的人不多。

  苏白看了看还躺在脚边的左宿,却没有接话:“有金创药和纱布就可以。”

  别的她自己来解决,这个左宿就是穆修夜的刀,让他杀谁就杀谁,自己处理好了伤口,左宿就直接杀人,那得死的多冤啊。

  始终没有表情的穆修夜笑了一下,笑的有些冷,却是真的笑了。

  他知道自己这个世子妃聪明的紧。

  也没有反对:“金创药在我胸前的衣袋里,左宿有纱布,最好不要耍花样,本宫就是死,也会拉你垫背的,还有,明日本宫还要进宫面圣。”

  言外之意,伤口处理不好,后果严重。

  苏白没搭理穆修夜,只是一脸的严肃,点了红烛,拿了桌子上的酒壶给他消毒清洗了伤口,洒了金创药,便开始穿针引线,又快速缝合了伤口。

  期间没有用麻沸散,穆修夜倒是没哼一声,冷汗直冒。

  低垂着眉眼看着苏白的动作,扯着皮肉缝在一起,是他闻所未闻的,怎么看都像在缝一件破损的衣服。

  打了一个结,缠好纱布,苏白收针,净手:“伤口处理好了,不过,你还中毒了。”

  穆修夜上衣已经被苏白剥下去了,此时感觉有些凉意,听着苏白的话,没有动,等着下文。

  不想苏白却没有继续说,将沾了血的衣服和纱布团在一起,直接丢给穆修夜:“自己处理。”

  就转身向屏风后面走去了。

  再也没现身。

  等了半晌,不见人影,穆修夜只能自己起身穿好了衣服,脸色一沉如水,嘴角紧抿,若不是他答应留这个女人一命,现在一定去掐死她了。

  屏风后面,苏白手里捏了一把手术刀,嘴里含了几根银针,随时防备着。

  “放心,我不会杀你。”隔着屏风,穆修夜冷声说着:“本宫既然答应你了,一定不会食言,不过明天见了穆王妃,你应该知道怎么说。”

  便扛着左宿出门了。

  苏白也看得真切,也惊在那里,这个穆修夜还真是铁骨铮铮呢。

  受着伤,还能将那么强壮的左宿扛出去!

  一夜无话,苏白睡的还算安稳,大清早的,穆修夜就青着脸让她收拾一番见穆王妃。

  从始至终都没有见到一个下人,看来她这个世子妃一点也不受欢迎,更没有地位啊。

  还是昨天那套红嫁衣,长发就随意扎了马尾,看着有些别扭。

  一出来,就看到穆修夜很难看的脸:“你这是什么样子?”

  甩了甩长袖,苏白一脸不在意:“你这个世子太没地位了,害得我只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穆王妃和穆王爷正坐在首位,一旁站着二房穆修宇和二少奶奶肖巧柔,昨天替穆修夜踢轿子的穆修文。

  众人平静的脸色随着苏白的进来,一下子都变了。

  震惊,不可思议,不屑,幸灾乐祸,都写在了每个人的脸上,连下人都低头掩嘴偷笑。

  穆王妃在看到苏白那张脸时,整个人都不好了,明明娶的是苏家最丑的废材,现在似乎情况不对,不过,谁也没见过真正的苏白,一切只是传言:“如此妆容不整,成何提统!”

  “回母妃,我正想禀报此事,明泽居的下人不将世子爷放在眼里,都打发了吧,再让管家重选一批送过来。”苏白与穆修夜并排而站,气势不输他半分。

  此时,更是先发制人。

  穆王妃险些一口气没上来,就差吐血了。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