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华琅严思语小说-似你玫瑰香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05 14:46

华琅严思语小说

似你玫瑰香全文阅读

  似你玫瑰香小说的男女主角是华琅、严思语,网络作家千里射鹰是这本言情小说的作者。该小说讲述了严思语为了救自己的母亲,逼着华琅和她结婚了。结婚之后,他一直狠狠的折磨着她,让她忍无可忍,于是当她母亲病好了之后,她提出了离婚。
  “孩子,这几年辛苦你了,妈妈已经好多了,你和那人离婚吧!别让他再继续折磨你了。”
  白天母亲在疗养院说的话一直在严思语耳边回响。
  听到屋外的汽车引擎声,严思语行动先于思想,惊喜的转头,
  迈步进来的男人一身黑色高定西装,面上是不符合年龄的深沉和威严,看到严思语的那刻,面无表情的脸立马透出一股浓浓的不悦。
  “说了,我在家时,你少出现在我面前。”

第一章 我们离婚吧

  “孩子,这几年辛苦你了,妈妈已经好多了,你和那人离婚吧!别让他再继续折磨你了。”

  白天母亲在疗养院说的话一直在严思语耳边回响。

  听到屋外的汽车引擎声,严思语行动先于思想,惊喜的转头,

  迈步进来的男人一身黑色高定西装,面上是不符合年龄的深沉和威严,看到严思语的那刻,面无表情的脸立马透出一股浓浓的不悦。

  “说了,我在家时,你少出现在我面前。”

  严思语苍白的脸一僵,心里暗嘲,她,还在奢望什么!

  这么多年了,就是石头也被捂热了,母亲说得对。似是下定了决心,严思语猛地抬头,表情坚毅,“华琅,我们离婚吧!”

  正把公文包递给管家的华琅一愣,悠悠转身,不紧不慢的踱步至严思语身前,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

  高大挺拔的身子裹着十足的压迫感,严思语不知用了多大的力气才在这张面容下忍住逃跑的冲动。

  下巴被一双有力的大手捏住,生疼。

  “怎么?你母亲的病好了?”华琅暗哑的嗓音带着丝丝寒气。

  “贱人,忘了你当初是怎么要挟要嫁给我的了?”这个女人竟然将他用完就丢,她怎么敢!华琅咬牙切齿,恨不得将面前的人给生吞活剥了。

  严思语脸上的血色尽褪,她潸然一笑,可怜又可悲,“华琅,我错了,所以就让我们回归正轨吧!”这样,不是他一直想要的吗。

  哪知下一秒,华琅眼神变得嗜血而疯狂,“我说过,严思语,我要让你生不如死,而现在才刚刚开始!”

  严思语在那双幽深瞳仁里看到了赤裸裸的恶意,她忍不住打了个寒战,跌坐在地。

  “这就怕了?”华琅高大的身影投下一片阴影,严思语缩缩脖子。衣领被拉住,手暧昧的胸脯上游走,严思语往后退了退,“撕拉!”

  “跑什么,你不是很喜欢吗?”

  衣衫被撕碎,严思语捂着身子,眼中带泪,“华琅,不要,不要在这里!”

  男人整个身子压上去,和火热的动作截然相反的是他冰冷的语气,“哦?你这个贱人难道配在床上?”

  下身一凉,严思语抵挡不住男人的攻击,想象中的疼痛从下体直冲脑门,“啊……疼……”

  “呵呵,这都是你自找的,贱人!”

  “华琅……”她用力的抓住男人的肩膀,却被无情的扫开。

  粘腻血腥的味道在客厅弥漫,严思语一个人,她无力的倒在地上,泪水干涸,不知过了好久,手机铃声响起,严思语如木偶般从包里掏出手机,接听,“喂!”

  “思语,我回来了!”

  明明是妖娆粘腻的女音,严思语活生生像是被人掐住了喉咙,“凝雪?薛凝雪?”

  酒吧,某角落。

  “思语,这些年过得不错啊!”薛凝雪目光盯着严思语手腕上的珠宝,若有所思。

  呵!严思语露出自嘲的笑,答非所问,“我和华琅正准备离婚。”

  薛凝雪目光一亮,红唇如蛇信,“怎么?你不当护草使者了?”

  “是啊,我错了,你们一个精,一个蠢,真是绝配。”严思语恶狠狠道,眼里都是凶光。

  “严思语,我可没捡漏的习惯,”薛凝雪摸摸下巴,不怒反笑,拍拍手。

  这一切让她升起一股寒气,质问的话还没出口,四个高大的男人穿过人群而来。

  严思语按住桌面,心头一沉,谨慎道,“你要对我做什么?”

  薛佳凝被逗笑了,乖巧温顺的摇摇头。

  马上,严思语就得到了答案。

第二章 白莲花上线

  四个男人流氓似的在薛凝雪身上流连,女人如小白兔似的蜷起身子,嘴里喃喃自语,“思雨,我错了,我不该回来,你饶了我吧……”

  严思语头皮一炸,还没回过神来就被一个大力掀翻在地,桌上的酒瓶在地上破成碎片,割裂了她雪白的肌肤。

  而那人……

  三两下解决“欺凌”薛凝雪的男人,把受打击的人半抱在怀里,居高临下盯着严思语,“严思语,你怎么敢?”

  严思语心尖一疼,撑着翻到的桌子起身,呐呐张嘴,“我……我没有……”

  “啪!”

  “贱人!”

  耳光和怒骂齐下,大力之下,再次摔倒在地,碎玻璃刺入血肉,比不上心中的疼。

  “华琅哥,思雨只是太爱你了,你别这样!”薛凝雪楚楚可怜的拉住华琅的手。

  华琅古怪的笑了声,语气轻蔑,

  “严思语,你这么上赶着找虐,真是下贱。”

  严思语按住流血的手,回头对上了薛凝雪示威的目光。

  一股怒火油然而生,严思语捡起边上的酒瓶砸去。

  薛凝雪忽地叫疼,华琅面色陡然阴沉,一脚把人踢开,“严思语,我警告你,再对凝雪不客气,我要了你一家的命。”

  严思语轻柔的身子在满是碎玻璃的地上滚了几圈,已经出气多进气少了。

  她恨恨的盯着前面的狗男女,华琅视她无物,一把打横抱起她,匆匆出了酒吧。

  聚光灯下,严思语成了众人指指点点的焦点,她想,真是辛苦那些记者想新标题了。

  严思语迷迷糊糊睁开眼,入眼一片白,还有边上模糊的交谈声。

  “……玻璃拿出来了……割伤太多,好好养……狠心……”

  岑烨和医生交谈万,走到病床边,看到那张布满泪水的脸,“思雨,别难过。”

  严思语睁开一条缝,“岑烨?”

  岑烨温和的笑笑,指指手上的药膏,“来,给你擦药。”

  严思语才发现全身上下像是被车碾过一般,她推脱道,“不……不用了……”一动之下牵扯筋骨,痛呼出声。

  岑烨直接掀开被子,“别逞强了。”手揭开宽大的病号服,露出森森血痕。

  “谢谢你!”严思语忍着疼,哽咽的道谢,居然是未曾见过几面的人救了自己。

  “思雨,还是……”

  “嘭!”病房被大力踹开,华琅顶着一头风暴疾步而来,怔愣间,岑烨被他扫开,森冷的目光直视严思语,一巴掌下去,严思语洁白的脸颊瞬间肿起。

  “华总,你冷静一点儿,你这是是家暴。”岑烨一把拦住华琅。

  华琅怒极反笑,“岑烨,既然你知道是家,就别乱管闲事儿,还是你喜欢捡人破鞋。”

  严思语气得吐血,干咳两声,“蠢货,喜欢捡破鞋的难道不是你?”

  怒气喷薄而出,华琅掐住女人的脖子,笑得渗人,“怪不得想甩了我,原来是另攀上高枝了?怎么,岑烨一晚给你多少钱啊!”

  严思语整个人都颤抖起来,眼带绝望和悔意。

  在岑烨要出手的时候,一道疾风闪入,“华琅哥,你放手啊,思雨快不行了。”

  华琅眼神一闪,一下松了手,转身扶起薛凝雪,“凝雪,你怎么跑出来了,脚不疼了?”

  薛凝雪双手挂在华琅脖子上,可怜兮兮,“疼!我看你那么久还没回来,担心嘛!”

  华琅亲昵地摸摸薛凝雪的鼻子,“小笨蛋。”

  “呵,好一对有情有义的鸳鸯,华琅,离婚协议书我会寄给你的。”严思语直犯恶心,眼不见心不烦的偏过头去。

  “严思语,你难道忘了我说的话了?”华琅勾起薛凝雪的下巴,森然道。

  薛凝雪拉住男人的手,温柔的劝,“华琅哥,你饶了思雨吧,我们浪费了那么多时间,只希望能好好和你过日子。”

  “宝贝儿,你怎么还和以前一样善良!”华琅宠溺又无奈的捏捏薛凝雪的脸,低头瞬间换了张恶魔面孔,“严思语,你怎么忍心伤她,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第三章 勾引人的本事

  两人相携而去,病房里气氛尴尬,岑烨递过去一张名片,“有困难可以找我”。

  严思语犹豫半晌,收下,虚弱的脸有了笑意,“谢谢。”

  门口又有动静,严思语眼疾手快藏好名片,对上一张熟悉的面孔,“岑先生,我家夫人劳你照顾,夜深了,请吧!”

  岑烨朝她点点头,离开。

  林助理面上的冷淡和他的老板如出一辙,“夫人,请您自重。”

  严思语懒得搭理这条走狗,侧身躺下,身上的疼痛提醒她自己犯过的错误。

  第二天,天光大亮,华琅看到空荡荡的病房,发了好大一通火。

  “这个贱人居然敢逃跑?”

  薛凝雪捂着脚踝,轻声软语,“华琅哥,别生气了,我心疼。”

  华琅抬过薛凝雪的脚,上面青紫一团,男人眼色暗了暗,“凝雪,她不值得你关心。”

  薛凝雪伤感道,“毕竟以前我们是好朋友,我……”

  “得了吧,我可有不起你这样的朋友。”门被推开,严思语冷笑一声,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下巴点了点,“华琅,签字吧!”

  赫然是一份离婚协议书,下面已经写好了严思语的大名。

  “思雨,我没关系的,你没必要……”

  这演技不去冲奥斯卡真是亏了,严思语恶心的不行,嘲讽道,“快点,莫不是现在舍不得我了?”

  薛凝雪紧张的看着华琅,美目含泪。

  华琅嘴唇抿成一条线,抬头,“没你想的那么简单。”一把撕了那张纸。

  严思语朝薛凝雪笑了笑,连身上的疼都被薛凝雪不甘的笑治愈了。

  “华琅,不签你可别后悔。”严思语眯起眼,华琅,你欠我的,我要你统统还回来。

  薛凝雪不安的趴在华琅肩头,“华琅哥,我担心。”

  “傻丫头,有我在。”华琅爱怜的亲亲薛凝雪的鼻尖。

  “思雨那性子……”

  华琅眸色暗沉,那个为了目的不折手段的女人,看着怀里纯净的女子,他心头一狠。

  没过两天,华氏总裁之妻多次出入声色场所的新闻传遍全市。

  高级会所里,严思语坐在卡座,她艳丽苍白的五官和暴露的衣着本就吸引人,更别说她边上还有个帅气的侍者。

  “小哥哥,喂我啊!”她眯着眼,上翘的眼尾勾魂摄魄。

  侍者不敢看严思语呼之欲出的胸脯,害羞的低下头,逗得严思语呵呵一笑。

  “真是不解风情,要不我来伺候华夫人?”边上走来个端着香槟的西装男人,长相不俗,风流含情。

  严思语推开侍者,双腿放在前面小几上,裙摆落下,露出白皙修长的美腿。

  她慵懒的靠在靠背上,声音自带钩子,“你准备怎么伺候我啊?”

  男人弯腰而下,眼睛色眯眯的盯着女人随着呼吸上下起伏的丰满胸脯,手情不自禁的摸上去。

  毫米之差,男人被一脚踹了出去,看好戏的人们瞬间成了鹌鹑。

  华琅裹挟一身戾气,盯着打扮暴露招展的女人,陌生的神情和别样的美貌狠狠刺激了他,一把拽着她,风似的离去。

  出了会所,拐弯走进昏暗的巷子,把女人狠狠的抵在凹凸不平的墙上,“严思语,你还要脸吗?”华琅的手在那片白皙上流连。

  赤裸的后背肯定又出血了,严思语咬牙不肯认输,“你还知道要脸?我有过脸吗?”她深闺怨妇的名声怎么来的。

  “呵呵!”男人恶毒的笑了笑,“所有现在更不要脸了?”手上用力,松松垮垮的抹胸瞬间被扯下,“就是用你这肮脏的身子去勾引男人的?怎么,我满足不了你?”

  严思语简直不敢相信华琅在做什么?这个肮脏的巷子,前后人来人往的大道,他把她当什么了。

第四章 又受伤了

  “滚开!”使尽吃奶的力气也推不开压在她身上的男人,暴露的装束给了男人极大的便利,冷风灌进下体,严思语不可抑制的吼叫,“华琅,不要逼我恨你……滚开……”

  华琅动作极快,三下五除二释放出自己的巨物,没经过半点儿前戏一下贯穿,顶的女人的声音断断续续,“你也觉得这个肮脏的地方和你很配吧!叫的这么淫荡。”

  严思语浑身疼的一颤,额头冒出汗来,在男人的进攻下,嘴里不自觉发出暧昧嘶哑的呼声。

  下身不停,双手不老实的在严思语裸露的上半身揉捏,如丝绸般的触感让他流连忘返。

  交缠的呼声吸引了边上的行人,暗淡的手机灯光越来越近。

  严思语昏沉的意识陡然清醒,推拒着男人的动作,“有人……华琅……华琅……”

  “正好让人瞧瞧你淫荡的样子。”华琅低声怒斥,动作不慢反快。

  远处被这面的暧昧的声音折磨的脸红心跳,“哎,哥们儿,让我也来玩一发啊!”

  华琅恶意的在严思语耳边吹了口气,“小贱货,你说我要不要答应呢!”

  严思语身子一软,神经崩溃,惊恐大喊,“不要……华琅……不要……”

  高度的神经紧绷让她彻底晕了过去。

  清晨的阳光从缝隙中透到床上,睡得不安稳的人一下子坐起来,“不要……”

  严思语惊恐的睁开眼,环抱住自己,呆愣愣的不知今夕是何年。

  敲门声温和的响起。

  “进来!”

  来人进了屋打开窗帘,阳光洒满金辉,严思语看清了来人的面孔,防备的眯起眼。

  薛凝雪优雅落座,手上还端着热奶面包,“思雨,你终于醒了,担心死我了,来吃点儿东西。”

  “来看我笑话的?”

  “思雨怎么这么说,我……”

  “在我面前收起你做作的表情,隔夜饭都快吐出来了。”为了证明所言不假,附加上表情。

  薛凝雪挑挑眉,“严思语,你……”

  严思语不快的打断她,“有本事你让你华琅哥哥赶紧签字,别找我麻烦。”

  薛凝雪心头暗恨,一把扯开严思语的被子。

  严思语不顾滑落的被子,露出布满爱痕的裸露身躯,咧嘴笑了,“你想欣赏一下你的华琅哥哥对我的迷恋吗?”

  薛凝雪脸色一僵,自回来,华琅根本没碰过她,“华琅哥真是不怜香惜玉,这么漂亮的肌肤。”

  手在那一个个刺眼的痕迹上按下去,疼的严思语顺势一挥,早餐全洒在薛凝雪身上。

  华琅进来就瞧见狼狈的薛凝雪,特别是腿上被碎玻璃割出的鲜红刺红了他的眼睛。

  “严思语,你真是不思悔改!”华琅打横抱起薛凝雪,急得竟忘了教训她。

  严思语眨眨眼睛,潸然一笑。

  下人进来打扫屋子,严思语愣愣的问,“先生他们在哪儿?”

  “夫人,先生和薛小姐在主卧。”

  血色尽褪,严思语如发了羊癫疯似的,跌跌撞撞出去。

  半开的门,里面华琅温柔安慰薛凝雪的场面清晰可见,那人坐在她都没坐过的床上,享受自己丈夫的怜爱。

  严思语脑袋发晕,手脚发麻,一个不稳,生生的从楼梯上摔了下去。

  “先生,不好了,夫人摔下楼了!”

  薛凝雪不安的推推华琅,“思雨肯定摔伤了,你赶紧去看看。”

  华琅不为所动,“别理她,说不定又是苦肉计。”

  薛凝雪低头露出得意的笑。

  时隔一周,严思语再次回到医院,也再次遇到了那个人。

  “每次见你都是个病美人。”花园小径里,迎面走来的岑烨表情一如既往温柔中带着怜惜。

  严思语坐在轮椅上苦笑,“让岑先生看笑话了。”

  “我以为我们已经是朋友了。”岑烨皱眉,声音委屈。

  严思语懊恼,犹豫一阵,“岑烨!”

  岑烨满意的笑笑,调侃道,“我可要走了,不然让你家先生看到,又误会。”

  “他?”严思语失望至绝望,“不会来的。”

第五章 恢复单身

  “哎,华先生来了,赶紧把夫人带回去。”说完,匆匆忙忙跑来个小护士。

  严思语一愣,朝岑烨点点头,回房路上,严思语压抑不住心头滋生的喜悦,“华先生到多久了?”

  报信的小护士不知其中恩怨,“已经有一会儿了呢,夫人,您朋友对你真好,还给您熬了骨头汤。”

  回温的血液慢慢冷却,她居然要靠敌人的施舍了?

  “你们来做什么?”输给她是自己技不如人,连假装温和都办不到。

  “凝雪好心来看你,你这是什么态度。”华琅按住要开口的薛凝雪,像个骑士护在她身前。

  严思语看得辣眼睛,好一对恩爱眷侣,话都懒得和他说,掏出纸,“签了吧!”

  华琅眼神左右晃动,耿着一口气,“离婚后,你分不到半点儿资产。”

  “可以。”

  两个名字终于落齐,齐齐松了口气又怅然若失。

  严思语背过身,“既然我们不再有关系,也不必来探望了。”

  华琅微微怔神,赌气似的,“好!”

  话毕就践行,拉着薛凝雪走了。

  薛凝雪手腕被抓的发疼,软软哀求,“华琅哥!”

  “对不起,被我弄疼了么?”

  “华琅哥,我好高兴,我们终于在一起了,”薛凝雪抱住华琅,满是欣喜,“不要记恨思雨了好不好!她毕竟曾经是我朋友。”

  “你啊,就是太善良了。”

  “答应我嘛,好不好!”薛凝雪撒娇。

  “好!”

  薛凝雪得意的看向医院大楼,严思语,以后看你拿什么和我斗。

  所有努力最后化为一场空,严思语呆呆的看着手中小小的红色证书,掉下眼泪。

  她连夜跑到疗养院,像小时候一样趴在母亲腿上,“妈,我现在自由了。”

  严母爱怜的抚着女儿的头发,眼中欣慰,一连说了三个好。

  “只是苦了妈妈,以后恐怕要跟着女儿过苦日子了。”严思语擦擦眼泪,调皮道。

  “瞎说什么!”严母慈爱的捏捏女儿的脸,“走吧,我们搬家去。”

  离开华琅的生活并没有严思语想的那么困难,她忙着找工作、购置家具、布置新家,要不是碰到薛凝雪,她都觉得曾经不过是一场梦。

  薛凝雪一身高定套装,珠光宝气为她增添了时尚感,和这个脏水遍地的菜市场格格不入。“思雨,看起来你过得不错。”

  严思语手上大大小小的袋子装着各色蔬菜,朴素的纯净,“你看起来更不错。”

  “当然,华琅哥对我可比对你好太多。”

  “恭喜你得偿所愿。”严思语笑得淡淡,侧过身就想离开。

  “不,我并没有如愿。”薛凝雪加重声音,“你过得比我想得好太多了!”

  晚上,严思语翻来覆去睡不着,第二天去上班还挂着黑眼圈。

  “思雨,对不起,你被解雇了。”一到公司就被叫到上司办公室。

  严思语脑子发懵,“经理,我虽然是试用期,可是……”你昨天明明还夸我做的不错啊!

  经理嘴巴很紧,“这是上面的决定,抱歉。”

  电光火石间严思语明白了什么,她踏出公司大门,不信邪的继续找工作,连着一个月,第一份工作的画面无数次重复。她知道自己不能再坐以待毙了。

  华氏大楼地下停车场,当那个熟悉的人走出电梯时,严思语顾不得男人身后跟着的助理保镖,从藏身的柱子后面冲了出去。

  “华琅,你给我站住!”没靠近目标就被人拦住,严思语大吼道。

  “严思语,我记得你说了我们再不相见的。”华琅阴郁晦涩的目光看向她,又得意的翘起嘴角,“难道这又是你欲擒故纵的把戏?”

  “华琅,你这么对前妻赶尽杀绝,是为了讨好现任吗?”严思语左右扭动,嘴里狠狠放话。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