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乔薇席千璟小说-一笑倾城为你醉免费阅

发布时间:2018-12-05 14:46

乔薇席千璟小说

一笑倾城为你醉全文阅读

  一笑倾城为你醉是由作者乱舞最新创作的一本言情小说,此书的男女主角是乔薇席千璟。这本新书全文讲述的是乔薇为了救自己发父亲,招惹上了全市最尊贵的总裁席千璟。原本以为这是一场等价交易,却没想到自己误入恶魔手。恶魔一次次狼性迸发之下,为保命她溜之大吉,但为时已晚。恶魔的爱是禁锢的,霸道且疯狂,她一旦招惹终生逃不出恶魔手掌心。
  当乔薇看到车厢里浑身散发着王者风范的男人时倒吸一口冷气。
  真的是——
  好巧!
  就在乔薇犹豫着要不要上车时,席千璟率先开口道:“我没时间给你浪费!”
  席千璟在说这话时双眸紧盯手中的笔记本电脑,且双手在快速的敲打着。
  即便如此,乔薇也很有自知之明的知道,他这话是在给自己说。

第1章 家破人亡

  “被告人以行贿罪、故意杀人罪,二罪并罚,本院现判处被告人乔鹏飞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我是冤枉的!”

  乔鹏飞一声高喊起身冲至那象征着最高权力审判桌,用脑袋狠狠的撞击了上去,伴随着‘嘭’的一声闷响,他狠狠的摔在地上。

  “不!”

  乔薇一声嘶喊,冲了上去。

  当她抵达父亲身边时,他已倒在血泊之中。

  “爸爸,爸爸,爸爸……”

  乔薇抱着乔鹏飞一遍遍的呼唤,但哪里有回应,最后只能无助的冲周围围观的人嘶喊:“叫救护车啊!叫救护车啊……”

  在救护车前往医院的路上乔鹏飞已经咽气。

  “本市最新新闻,第一大制药集团乔森的董事长,在法庭上因无法接受宣判结果而畏罪自杀!”

  ……

  被阴森气息的笼罩的太平间里,一撒娇的女音从里面传出。

  “爸爸,微微还有两年就毕业了,你说微微在哪儿跟梓豪办婚礼了?我喜欢亚洲,可梓豪喜欢欧洲,你呢?你喜欢哪儿?”

  “另外,我跟梓豪已经商量好了,以后每年过年两家都出去旅游过年,这样就不用为了过年回谁家而烦恼了。”

  “还有还有,我忘记告诉你一件事,你知道了绝对特别开心,梓豪说,我们第一个孩子跟梓豪姓唐,第二个孩子跟咱们姓乔,是不是很棒?”

  “爸爸,你回答我啊?是不是很棒?是不是?”

  说到这里的乔薇再也无法隐忍,直接扯开嗓门趴在乔鹏飞的遗体上嚎啕大哭了起来。

  一番发泄之后,当乔薇的大脑闪现过父亲临终所说的最后一句话时,将拳头紧攥,她说:“爸爸,我绝不会让你含冤而死的,我这就回去找小姨和梓豪给你翻案。”

  乔薇出了太平间,便给未婚唐梓豪电话,但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于是她只能先行打车回家跟小姨张筱梦商量如何给父亲翻案。

  但让乔薇做梦都没想到的是,当她回到家里时看到的竟是未婚夫唐梓豪跟小姨张筱梦在床上翻云覆雨的画面。

  乔薇扶着墙,浑身颤抖的看着那赤裸着身体的男女,柔软无力的声音问——

  “爸爸尸骨未寒,你们怎么能背着我干出这种事?怎么可以?”

  “微微,事情不是你看到的这样,你听我解释,”张筱梦慌乱的声音说罢,用被单遮住身体便朝乔薇跌跌撞撞走去。

  乔薇看着站在面前的这个浑身还散发着欢愉气息的女人道:“解释?你想怎么解释?难道是想告诉我,我眼花看错了吗?”

  “我……”

  张筱薇话还未说完,唐梓豪不耐烦的声音率先插入。

  他说:“行了,筱梦,你也别解释了,既然被他撞见了正好,省的咱们还要绞尽脑汁想着该怎么告诉她。”唐梓豪说罢看向乔薇道:“乔薇,其实我早就想告诉你我和筱梦在一起的事,但筱梦怕伤害你,不让我说,今天既然你看到了,咱们索性说开吧!”

  唐梓豪话音刚落,张筱梦便慌乱的冲他喊道:“不,不可以,梓豪,不可以……”

  “事已至此,难道你觉得还能瞒住她?”唐梓豪说。

  “姐夫刚出事,所以别今天说,等改天、改天……”张筱梦哀求。

  乔薇听不下去,道:“你们到底隐瞒了什么?”

  “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告诉你……”

  “梓豪!”

  “其实我和筱梦已经在一起八年了!所以咱们分手吧!”

  在张筱梦的高喊声中,唐梓豪脱口而出。

  脱口而出的刹那,唐梓豪倍感释然。

  但这对于乔薇而言无疑宛若一击重击。

  半响,这才回过神来。

  惨白的脸颊上扯出一抹僵硬的笑容,然后拉着唐梓豪的手道:“梓豪,你刚在说什么啊?哦对了,梓豪、小姨,我跟你们说,爸爸是被……”

  乔薇话还未说完,手便被唐梓豪一把甩了出去。

  乔薇一个没站稳,随着这力道朝后一个踉跄摔倒。

  张筱梦要去扶,但被唐梓豪一把抓住,拥入怀中,然后以宣誓的口吻居高临下的冲乔薇道:“乔薇,你听清楚了,我和你的婚约是我父母一手安排,如若不是因为你是乔森药业的千金我看都不会看你一眼,毕竟没人喜欢一个只会活在童话世界里的傻白甜!我想我说的已经够明白了?你如若不明白的话我可以再说一遍……啪!”

  从地上硬撑着站起的乔薇不等唐梓豪把话说完,甩手便朝他脸上扇去。

  “滚出去!”乔薇清冷的声音道。

  “滚?”唐梓豪冷笑。

  “没错,这里是我家,滚出去,立刻马上,否则我报警!”乔薇毅然决然的声音道。

  “你家?你确定?”

  “梓豪,别说了,咱们走好不好?微微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咱们不能这样对她……”

  张筱梦哀求。

  但唐梓豪却一把将她推开,甩手将房产证丢给乔薇。

  当乔薇看到房产证的名字是唐梓豪时,一脸的难以置信。

  “这明明是我爸爸的房子,怎么会变成你的?怎么会?”

  “怎么会?但事实证明这就是我的房子,所以现在我请你滚出去,否则我就报警了!”

  “梓豪,让微微留下来吧,看着她这样我心疼。”张筱梦声音带着哽咽,“她父亲走了,她无家可归,你让她离开这,让她去哪儿啊……”

  “那就让这只金丝雀好好看看外面的世界,有多残忍!”

  唐梓豪说罢不顾张筱梦的哀求抓住乔薇的胳膊便将她朝别墅外拖,然后将她丢出大门。

  就在这时,天空传来‘轰隆、轰隆’两声巨响,紧接着下起了瓢泼大雨,近乎瞬间便将乔薇浇了个湿透。

  她仰头,看着那阴沉的天空,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发展到如此地步?明明三个月前她还是乔森药业的千金,西市名媛,可仅仅三个月的时间,父亲含冤而死,母亲车祸生死不明不说,她最爱的未婚夫尽然和她最信任的小姨出轨长达八年?

  “老天爷,你能告诉我这到底怎么回事吗?”

  乔薇喃喃自语的声音说罢,突然咆哮大哭,但是哭着哭着癫狂的笑了。

  她从地上爬起,踉跄着脚步超前走去。

  当看到马路上那急促驰骋而过凯迪拉克时,没有丝毫犹豫的冲了出去。

  -呲-!!

  一声急促的刹车声后,乔薇倒地。

  车门打开。

  一只长腿率先迈出,随后是一高大挺拔的身姿,他身着纯手工意大利西装,钮扣全部采用深海黑珍珠点缀,从他浑身散发出的威慑力和贵族气息,可以看出他的身份非富即贵,而当他那双孤傲散发着阴蛰气息的眸落在乔薇身上时,两个箭步上前,一把将她抱入车中,朝医院驰骋而去。

  他叫席千璟,TM帝国执行总裁。

  席千璟带着乔薇来到医院,经检查乔薇无恙,但人却一直处于昏迷中,据医生所说是由于遭受刺激所致。

  席千璟急于回公司,于是留下电话号码离开。

  在席千璟办公室等着汇报的许特助看到浑身湿透的席千璟,立马迎上前去道:“席先生,您这是……”

  许特助话还未说完,便被席千璟那凌厉的眼神打断。

  许特助急忙闭口道:“人已经找到了!”

  许特助说到这里明显看到席千璟那宛若万年冰川的脸颊上出现一丝波动的情绪,于是又赶忙道:“只是她现在的情况比较特殊,所以我才希望能够当面向总裁您汇报!”

  许韶按下手上的遥控器时,乔薇的照片出现在大屏幕上。

  照片上的乔薇穿着粉色公主连衣裙,脸上洋溢着纯真的笑容。

  当席千璟那孤傲散发着阴蛰气息的眸落在乔薇那纯真笑容的脸上时,大脑里闪现过刚刚大雨中乔薇朝他的车子冲来时嘴角所勾起的绝望的笑容。

  下一秒,他夺门而出!

第2章 全城寻找乔薇

  乔薇睁开眼睛,映入眼前的是一片白。

  当她的眼睛扫过房间的摆设后终落在了头顶的点滴袋上。

  这里是……医院?

  难道说我没死?

  老天爷,你都已经让我家破人亡了,还想怎样,连我死,都不能让我如愿是吗?

  当乔薇的大脑闪现过父亲在法庭上绝望的嘶喊时,恍惚的眸变得坚定。

  乔薇握紧了拳头,“爸爸,微微会不顾一切为你翻案,让世人还你一个清白!”

  乔薇强忍下夺眶而出的泪水!

  她下床,拿起手机,拨了闺蜜韩嘉靖的电话。

  还未开口,韩嘉靖的声音便率先传来。

  “乔薇,我刚看新闻才知道伯父出事了,刚准备给你打电话,你电话倒是先过来了,你现在在哪儿呢?我过去找你!”

  韩嘉靖关切的话语让乔薇感觉到了一丝温暖。

  鼻子一酸、眼圈泛红。

  乔森药厂垮台后,原本与乔家交好的家族纷纷与乔家划清界限,而乔薇一直所交的什么闺蜜团、姐妹团更是把她直接拉黑删除,唯独韩嘉靖对她一如既往,也是她现如今唯一能够依靠的人。

  乔薇没去回答韩嘉靖的话,而是说:“嘉嘉,你能不能帮我约下你小叔。”

  “可以啊,没问题!”韩嘉靖爽快道,又问:“不过你找他做什么?”

  “一句两句说不清,咱们见面再说吧,这样,老地方,漫咖啡见!”

  “ok!”

  乔薇挂断电话,在病房里找到了自己的衣服,换好后出了医院拦了一辆出租车便朝和韩嘉靖相约的地方驰骋而去。

  殊不知这辆出租车前脚离开,席千璟便驾车而来。

  当席千璟赶至乔薇病房,那里已是一片空荡,瞳孔剧缩之下,转身拦住一小护士询问乔薇行踪,但没人知道,可从床上放着的病服来看,她离开了,确定这一点后,席千璟拨通特助许韶电话,直接下命令,“两个小时,把乔薇找回来!”

  许韶在接了席千璟任务之后,便拉响了一级警报,任务——

  全城找寻乔薇!

  而此时的乔薇,在咖啡厅正跟韩嘉靖说她打算为父亲翻案的想法,并且希望韩嘉靖小叔能帮她。

  因为韩嘉靖的小叔韩一航是淮海响当当的金牌律师。

  乔薇的想法得到韩嘉靖的支持,并且二话不说去找了她小叔韩一航,但当他们将事情经过说于韩一航时,韩一航却拒绝接收这个案子,任凭韩嘉靖再怎么耍泼撒娇都无济于事。

  当乔薇从一航事务所出来时,大脑里盘旋着韩一航最后所说的话。

  他说:“我就实话给你说吧,不管你父亲一案后面是否有人操控,这案子都已成定局,绝无翻案的可能,且不说他是无辜,就算是遭人陷害,那又能如何?毕竟能让淮海第一大制药厂乔森药业倒台的人那是能轻易得罪起的吗?除非你们找个足够强大得靠山,比如ST集团之类,这案子我会考虑下,否则我是不会接的,因为我不想死!”

  乔薇抬头,恰好看到偌大的广告屏幕上播放着ST帝国的相关信息。

  一群记者正围一男人提问,但没有人敢太靠近,男人身上散发出的冰冷气场,即便隔着屏幕也能感觉的到。

  而就在此时,男人突然抬眸,幽深的眼眸盯着屏幕——

  乔薇心脏突然缩了下,她急忙低头。

  那双眼睛……像旋窝,差点把她给吸了进去。

  ST帝国?

  传闻ST帝国是亚洲第一大跨国集团,旗下产业涉及医疗、影视、珠宝、房产、矿业等多个行业,而席千璟更是含着金汤勺出生的席家唯一的继承人。

  “如果能得到席千璟的帮忙……”

  乔薇咬唇,心里已经下了一个决定。

  她连死都不怕,害怕招惹一个大魔王吗?

  下一秒,她近乎没有丝毫犹豫的拦了一辆出租车,便朝ST帝国狂奔而去。

  下了出租车,乔薇仰头看着那直耸云霄高达88层的大厦,暗自下决心无论如何都要说服席千璟帮自己。

  乔薇也知道自己这样来找他,太过于唐突。

  毕竟他俩连见都没见过,更谈不上认识。

  所以,他凭什么帮她?

  可是……

  此时的她已经没有别的路可走。

  唯一有的,就是席千璟这根‘救命稻草’!

  她会不惜一切代价,让席千璟帮助自己的!

  乔薇刚要准备踏入大厦,却听到背后一欣喜的男声香气,“乔小姐?”

  乔薇回头,便看到一男人穿着工整的西装,带着金丝边眼睛,着急的朝她走来,“乔小姐,终于找到你。”

  此人,正是许韶。

  乔薇上下将许韶大量一份,带着警惕的心里道:“我似乎不认识你?”

  “我叫许韶,是ST执行总裁席千璟席先生的特助!”许韶不卑不亢的声音道,毕竟能在ST集团上班的都是人中龙凤,能当席千璟特助的能更是人中龙凤中的人中龙凤,所以许韶内心的小傲娇是有的。

  听到对方的介绍乔薇惊了下,随后就喜的笑了出来。

  席千璟可不是她想见就能见的人,乔薇刚还在想怎么应付前台,却没想到直接碰到了席千璟的助理。

  他好像认识她?

  不过乔薇此时也顾不上这些细节,急忙说,“许特助,我是来找席先生的,你能不能带我上去!”

  “当然没问题!这边请!”

  乔薇怔。

  足足三秒钟没缓过神。

  直至许韶的呼唤声再次传来时,她这才疾步跟上了他。

  乔薇跟随许韶乘坐席千璟的专属电梯一路畅通无阻的上升至88层后,在众人的注视下来到席千璟那紧闭的办公室大门前,扣下房门。

  -咚咚咚-!

  三声敲门声后。

  里面传来男人低沉浑厚且充满凌厉气势的声音。

  “进来!”

  虽然只是俩字,却叫乔薇心头一紧。

  在许韶推开房门的刹那,整个房间里因这男人所聚集的威严气息扑面而来,乔薇将胸腔里的那颗心提在了嗓子眼,整个人更是紧张的近乎晕厥,她跟随许韶进入,看到一身着黑色衬衣浑身器宇轩昂的男人正伏案于办公桌前忙碌着。

  他,就是席千璟吗?

  在乔薇内心暗自揣测时。

  许韶已在距离席千璟两三步之遥的位置停下。

  恭敬的声音道:“席先生,人,我给您带来了!”

第3章 我身子是干净的

  许韶的话叫席千璟握着钢笔的手一僵,足足几秒种后,这才将那高贵的头颅缓缓抬起,如鹰般犀利的眼神落在乔薇那局促不安的脸颊上。

  被誉为国民老公的席千璟颜值自然不在话下!

  这一点从不否认,但让乔薇没想到的是这男人本人要比照片帅气百倍千倍!

  轮廓分明的脸颊、高挺的鼻子、漆黑深邃的眸以及那泛着玫瑰花色的唇无比散发着男性的蛊惑,尤其他身上散发出的贵族气息更是叫人心甘情愿为之臣服,他像是上帝亲自雕琢,又像是从漫画里走出的男一。

  “席先生,乔小姐特意来ST找你,所以我就带她上来了!”

  许韶的话叫席千璟眉头上扬,但他并未过多询问,而是冲许韶摆手。

  接收到席千璟指示的许韶,恭敬点头后,转身离开。

  伴随着‘铿锵’一声闷响,房门关闭。

  房间里仅剩乔薇与席千璟。

  这叫乔薇内心的局促跟不安瞬间发挥到极致。

  而反观席千璟,则自始至终都是一副稳坐泰山的样子。

  他将手中的钢笔放下,整个人瘫软在椅子上,以一副审视的眼神打量着乔薇道:“你找我?”

  席千璟面无表情的脸颊和冰冷的声音和周围压抑的空气,让乔薇觉得自己置身于一刺骨冰冷的海水中,像是随时要被淹死,可她显然还不能死,于是鼓足勇气道——

  “席先生,我找你是寻求帮助的。”

  乔薇在说这话时,低垂在两侧的双手紧攥,由于过度用力指骨一片泛白。

  看得出她很紧张。

  而这一幕也落在席千璟的眼里。

  乔薇见席千璟不说话,继续道:“席先生,我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乔森药业的假药案。”

  席千璟眼睛一抬,说:“你想说什么?”

  “我爸爸是被冤枉的,有人要陷害他,我希望你能帮我!”

  “凭什么?”

  席千璟一句话说的乔薇哑口无言。

  凭什么?

  凭他的身份地位要什么没有?

  她又有什么能够打动他的呢?

  她唯一有的就是这个还未被开苞的身体!

  为了爸爸,她什么都可以豁得出去!

  于是乔薇说:“只要你愿意帮我,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什么都愿意?”

  当贝齿狠咬的刹那。

  她将紧攥的拳头缓缓抬起,然后拉开了连衣裙的拉链。

  哗啦!

  裙子滑落。

  完美的胴体呈现在席千璟眼前。

  她虽只有19岁,但却发育的相当好。

  一套粉色的蕾丝花边内衣包裹着她胸前的饱满和那神秘的倒三角地带,平坦的小腹、修长的双腿,就连那双玉足都是散发着诱人的气息。

  少女的芬芳、处女的气息在房间里悄然弥漫。

  乔薇能明显的擦觉到席千璟那炙热的紧盯自己的眼神。

  她不敢与他对视,于是垂下了眸。

  可她虽躲避了他的眼神,却躲避不了自己内心的恐惧。

  她浑身颤栗,可怜至极。

  然而,席千璟的面容却在乔薇脱下衣服的那一刻,一沉再沉!

  那双漆黑深邃散发着阴蜇气息的眸弥漫上一层寒冰,浑身更是杀气四溢。

  下一秒,他毫不留情的脱口而出俩字——

  “出去!”

  乔薇一听急了。

  几个步伐上前拉着席千璟胳膊道:“席先生,我求求你帮帮我,我真的走投无路了,否则我不会来找你的,而且你大可以放心,我的身子是干净的!”

  “你觉得,我缺女人吗?”

  席千璟的反问对于乔薇而言宛若当头一棒,这还未回过神,席千璟已经:“别叫我请你出去!”。

  泪水在眼圈里打转。

  但乔薇已是强忍着不让他们流淌而出。

  当一抹猩红的味道在口腔扩散时,她礼貌的说:“抱歉,打扰了!”

  乔薇穿上衣服,转身离开。

  近乎她转身的刹那,已是泪如雨下。

  她真正尝试到了尊严扫地的滋味!

  许韶在门口看着乔薇哭着跑出来,惊了下。

  据他所知,总裁找这位乔小姐找了十年之久,如今终于相逢,不是应该并与她秉烛夜谈,怎么会……

  就在许韶暗自纳闷时,桌上的电话响起。

  “尼古拉的合同怎么样了?”

  许韶清楚,席千璟打电话来根本不是问什么合同的事,而是问乔薇,于是主动汇报:“乔小姐哭的很伤心。”

  “耳朵聋了?”

  “合同的事,我……嘟嘟嘟嘟……”

  许韶叹气,感慨伴君如伴虎。

  总裁办公室里,席千璟脸色难看到极致,“乔薇!你敢这么作践自己!你敢!”

  席千璟一拳打在办公桌上,抓起香烟点头,狠狠吸了两口,让烟雾直下肺部,再吐露而出。

  他按了许韶的内线,“彻查乔鹏飞假药案!”

  乔薇从ST集团出来,便碰到了驱车而来的韩嘉靖。

  韩嘉靖见乔薇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询问她怎么了?

  乔薇说不出话来,抱着韩嘉靖便痛哭了起来,她一边哭一边问:“嘉嘉,我该怎么办啊?你说我该怎么办啊?”

  韩嘉靖想安慰乔薇,但张口却发现再多言语都过于苍白,唯一能做的就是将她紧搂怀中。

  ……

  三天后。

  乔鹏飞葬礼。

  一身黑裙的乔薇在韩嘉靖的陪伴下来到实现预约的火葬场,在入殓师的帮助下他给父亲整理完仪容送他进熔烧炉,然后抱着骨灰盒来到陵园福泽园下葬。

  葬礼结束后,乔薇想单独跟父亲待一会,所以韩嘉靖只能先行离开。

  韩嘉靖走后没多久,天色开始大变。

  一阵电闪雷鸣之后,豆大的雨点砸落而下。

  但乔薇依旧没有丝毫要走的意思。

  当倾盆大雨瓢泼而下时乔薇跪在父亲的墓碑前嚎啕大哭,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将内心这段时间的压抑、苦闷宣泄而出。

  待乔薇离开时,雨势依旧没有丝毫要减小的意思。

  更糟糕的是,她竟连一辆车都叫不到。

  就在乔薇以为自己今晚要被困在陵园时,一辆黑色的卡迪拉克在她面前停下。

  看到这辆车的瞬间,乔薇突然想起父亲去世当日她所选的那个倒霉的司机。

  那辆车似乎也是一辆卡迪拉克。

  难道说,这么巧?

  就在乔薇暗自纳闷时。

  一男人撑着黑伞从驾驶位下来。

  乔薇顾不得想那么多赶忙道:“你好,麻烦你能不能稍微一段?”

  “当然可以!”

  男人恭敬回答的同时抬头。

  竟是他?

  许韶!

  如此说来,那这车子里人难道是……

  就在乔薇大胆揣测时,许韶已替他打开了后排车座的车门。

第4章 廉价酒店

  当乔薇看到车厢里浑身散发着王者风范的男人时倒吸一口冷气。

  真的是——

  好巧!

  就在乔薇犹豫着要不要上车时,席千璟率先开口道:“我没时间给你浪费!”

  席千璟在说这话时双眸紧盯手中的笔记本电脑,且双手在快速的敲打着。

  即便如此,乔薇也很有自知之明的知道,他这话是在给自己说。

  上车?还是陵园过夜?

  最终乔薇还是选择了前者。

  乔薇刚上车,席千璟便朝她丢去了一大毛巾。

  乔薇愣了下一下,“谢谢。”

  “我只是怕你弄脏我的车!”

  乔薇粉嫩的唇瓣蠕动,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去接。

  于是只得僵硬的用毛巾擦拭着身体,以此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当她的大脑里闪现过那日自己冲动下去找席千璟所出来的事时,解释说:“那日我父亲刚刚去世,我一心想为他翻案,所以才会做出……我为我鲁莽的行为想你道歉!”

  乔薇看着席千璟那紧绷线条的侧脸,以及那在键盘上快速敲打的双手,咬牙红唇,然后将头转向了车窗外。

  然而,乔薇不知的是,在她转过身的那刻,席千璟那敲打键盘的手停顿了一下,一抹复杂的情愫从眼底一闪而过。

  车子一路驰骋,直至在乔薇最近下榻的酒店门口停下。

  乔薇看了一眼依旧在聚精会神工作的席千璟,蠕动嘴唇说了俩字,“谢谢。”

  如乔薇所想,席千璟依旧没有将自己高贵的头颅抬起。

  然而,在乔薇推门下车时,大脑里闪现过自己轻生当日撞到自己的那辆车,似乎也是凯迪拉克,于是放在门把手上的手顿了下,回头看着席千璟问:“席先生,请问在我去找你前,咱们有见过面吗?”

  席千璟抬手‘啪’的一声将电脑重重合上后,嘲讽的口气看着乔薇道:“你的搭讪套路太老套了!”

  “不是,我……”乔薇想解释,但话到嘴边道:“抱歉,打扰了!”

  乔薇说罢,推门下车,朝酒店疾跑而去。

  席千璟那紧收的瞳孔追随乔薇疾跑而去的背影,直至她消失不见,这才推门下车紧跟而上。

  这是一个廉价的快捷酒店。

  而乔薇所居住的房间则是这廉价酒店中的廉价房。

  每晚只要八十块钱!

  只有十几平米不说,房间里还没窗户。

  所以空气中总是弥漫着一股子腐烂的下水道气息和发霉气息,以及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味道。

  这是乔薇这几日唯一的屈身之地。

  但……

  住酒店不是长久之计。

  昂贵不说还没安全感。

  所以,她必须要尽快找个稳定的住处,然后找工作。

  否则,她真的要露宿街头了。

  何况,她还要替父亲翻案。

  这断然需要一大笔钱。

  想到这里的乔薇,牟宇间闪现过几抹决绝。

  或许是累了,或许是有了活下去的目标跟动力,所以乔薇躺下后便很快入睡了。

  当房间里响起那匀称的呼吸声时,伴随着‘咔嚓’一声脆响,那紧闭的房门被人推开,一只脚迈入,这脚上穿着擦得明亮的纯手工意大利皮鞋,当另一只脚迈入时,一股子强大的压迫力自这男人的身上散发而出,快速的将整个房间弥漫,但这并未影响到床上熟睡的乔薇,她,可能是真的累了。

  男人有意放轻脚步走至乔薇床前,孤傲漆黑的眸紧盯那整个身体陷入白色床榻中的乔薇,刚洗完澡的她浑身散发着淡淡的香气,薄如羽翼般的睫毛随着她的呼吸上下起伏,如瀑般的长发散落在四周,将她映衬的如一陶瓷娃娃。

  灯光下男人那散发着玫瑰花瓣般色泽的唇微微开启。

  “今天睡得倒快!”

  只有唇形,没有声音。

  男人紧盯乔薇看了一会,转身离开。

  叮咚!

  乔薇手机发出的信息提示音叫男人驻足。

  他转身,在看到她手机显示的房产信息后,点开,简单翻阅了,她和房产经纪人的聊天记录,这才得知她在找房子。

  男人若有所思片刻后,出了房间,径直进了乔薇对面的房间后拨通了一个号码。

  “席先生!”

  “她在找房子!”

  “席先生,我知道怎么做了。”

  “办的漂亮一点。”

  “是!”

  许韶恭敬说罢挂断电话。

  乔薇这一觉睡到自然醒,由于要找房子,所以她没敢赖床。

  昨天她从58同城和赶集网大概了解了一下租房信息,得知房价并不低。

  目前来看从网上找到廉价好房,不太可能。

  所以她打算去一些房产租赁的中介公司了解下情况。

  她简单洗漱过后,准备出门时,接到欣欣房产经理人小王电话。

  他说:“乔小姐,我这有个客户,临时要去英国,她主要想找个爱干净的女孩帮她看房子,所以价格绝对适中,你要不要来看看?”

  乔薇听后,眼睛一亮道:“好啊,你把地址发给我。”

  乔薇拿了地址便直奔和小王相约的地儿。

  让乔薇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个房子所属的小区属于高档小区,房子的装修也是高档,房间里家具、沙发、厨卫用品应有尽有,完全属于拎包入住型,虽然和乔薇以前所居住的别墅没法比,但也比她这几天所居住的酒店不知好多少倍,而且价格只要500块每月!乔薇当时觉得自己好似被乐透砸中,当场便签订了租赁合同。

  小王在向许韶汇报了情况后,许韶没有丝毫犹豫的起身拿了份文件去了席千璟办公室。

  “席先生,尼古拉的合同已经完成了。”

  “放着吧!”

  此时的席千璟正在看一份俄文文件,所以并没有将自己高贵的头颅抬起,但见许韶还没走的意思,于是停下手中的笔,抬头看着他道:“还有什么事?”

  许韶用手摸了摸鼻尖,讨赏似得说:“乔小姐已经签下了半年的租赁合同,另外她隔壁那间房也已经帮总裁您准备好了,而且您的东西也已经搬进去了,你随时可以入住!”

  席千璟听后紧绷的唇角不受控制的上挑,勾出一抹弧度。

  但在对上许韶那双泛着笑意的眸时,又瞬间回归紧绷状态,凌厉的口气道:“谁让你多事的?”

  “我……”

  “出去!”

  “……是!”

  讨赏不成的许韶还碰了一鼻子灰,别提心里多憋屈了。

第5章 总裁大人住隔壁

  因唐梓豪和张筱梦的事,事发突然,所以乔薇从乔家出来时什么都没带,可以说是净身出户所以乔薇也没什么行李,回酒店办理了退房手续,简单收拾了下便搬了过来。

  住下来后,乔薇便马不停蹄的找工作。

  但是在现如今人才济济的市场,各公司的招聘门槛最少都是专科毕业,但现如今只读到大二便辍学的她手中有的只有高中文凭,而且还在乔家老宅,所以乔薇想了想便放弃了这些有门槛的公司企业招聘,打算去一些商场转转看有没有招聘信息,以前的她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小公主,但现如今她得生存,所以她必须要工作、要挣钱!

  想到这里的乔薇毅然出门,打算去距离自己最近的商场看看。

  “小姐?”

  乔薇刚到商场,耳边便传来一声呼唤。

  乔薇转身,看到的是一约莫四十左右身材微胖的女人。

  她叫林姐,是乔家以前的仆人。

  “林姐?”在这里碰到林姐乔薇格外开心。

  “小姐,你在这干嘛啊?先生他……”

  提及乔鹏飞,林姐落泪,毕竟生前乔鹏飞对家里仆人都格外和善。

  乔薇将眼底泛起一抹哀上强制压下,道:“林姐,咱们找个地儿聊会吧?”

  “好,好!”

  林姐紧拉乔薇手,就好像拉自己女儿一般。

  主仆二人闲聊一会后,林姐才得知乔薇在找工作。

  热心的林姐道:“要不,你来我这吧?”

  “做什么的?”

  “保洁!虽然脏点,但是公司待遇福利不错,有员工餐厅,还有五险一金。”

  乔薇从林姐的话语中听得出她对现如今这份工作很满足。

  但是……

  保洁?

  从小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她能干的了吗?

  林姐看出乔薇的犹豫,这才想起乔薇从小在父母营造的温室花房,被仆人伺候着长大,现如今又怎能干得了这种粗糙的活呢?

  于是她道:“要不,我回去再问问主管,看有没有干净点的活,然后我再通知你……”

  “我干!家里发生了这么多事,我已经不再是以前养在温室花房里的千金小姐,所以再脏再累的活我也能干……”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有钱,我才出得起律师费,替爸爸翻案。

  听乔薇如此说,林姐道:“行,那我一会就给主管打声招呼,你明天来上班吧!”

  “林姐,真是太谢谢你了,对了,我还不知道在哪儿上班?”

  “ST集团!”

  林姐脸上神采奕奕,稍显得意,显然即使是在ST集团做保洁,也会让人觉得高人一等,这就是ST集团在众人心中的地位。

  只是乔薇在听到这四个字的瞬间,脸上的笑容凝滞。

  乔薇想了一宿,最终还是决定前往ST集团就职。

  因为昨天回来她又在招聘网站搜罗了一圈,发现林姐所说的这份工作虽然是保洁,但在待遇和福利上要比一般的小公司的职员还要高一个档次。

  所以,权衡之下,乔薇将面子房子第二位。

  退而言之,席千璟是ST的执行总裁,她是ST的一个小保洁,两个人处于权势顶端和低端的人,有交集的可能性可以说是零。

  乔薇起了个大早,找了一身干净的衣服,画了个淡妆。

  虽然是保洁,但还是尽可能的使自己看起来气色好一些。

  看着镜中的自己,乔薇暗自为打气,“乔薇,加油,你一定可以的!”

  乔薇出门,进入电梯后,按下关门按钮,

  然而,就在两扇门将要关闭时,一只大手伸了进来。

  让本即将要关闭的两扇电梯门朝两边缩去。

  乔薇吓了一跳后,随即冲来人微笑点头,毕竟这人跟他是邻居,以后总要抬头不见低头见。

  然而,当她看到男人面容的瞬间,脸上的笑容凝滞。

  因为他正是……

  席千璟!

  他怎么会在这里?

  就在乔薇暗自思索着这个问题时,席千璟那散发着孤傲凛厉气息的眸已从她身上扫过,然后他一个箭步跨入了电梯。

  席千璟的进入让乔薇不受控制的朝后朝旁边靠了靠。

  屏住呼吸,没敢说话。

  而对于席千璟而言,乔薇就仿若是不存在一般。

  乔薇用余光偷瞄了席千璟几眼,问:“席先生,你,也在这里住吗?20层?”

  席千璟双手插在裤兜,双眸平视,亦如先前般,正眼没瞧乔薇一下,只是回答了一个字——

  “嗯!”

  乔薇笑了笑说:“好巧,我也是!”

  乔薇见席千璟再无说话意思,也就就此打住。

  铛!

  电梯门打开。

  席千璟率先走出,然后上了赫然停在单元楼前的凯迪拉克。

  许韶刚启动车子,席千璟低沉的声音道:“给我盯着她!”

  许韶通过后视镜瞄了一眼席千璟那阴沉不定的脸颊,恭敬道:“是!”

  乔薇看着席千璟那逐渐远去的车子,陷入沉思。

  显然,她没想到会跟席千璟住邻居。

  若是以后熟悉了,他会不会改变主意帮自己。

  但是从他的行事风格来看,似乎很难。

  现如今还是走一步算一步吧。

  总之,她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可以替爸爸翻案的机会。

  想到这里的乔薇牟宇间闪现过几抹决绝,随即急忙赶往地铁站。

  从未当过上班族的乔薇哪里经历过上班早高峰这种事。

  所以,当乔薇进入地铁站,看到聚集在那里的大批上班族时……

  懵了!

  一连几辆地铁乔薇都没挤上去,眼看时间快到,乔薇也顾不得什么,死命往上挤,即便如此,乔薇在到达ST时,依旧过了跟林姐相约的点。

  乔薇在看到在ST公司门口等她的林姐后,赶忙道歉道:“林姐对不起、对不起,实则对不起,我没想到坐地铁的那么多人?”

  “下次注意点,快跟我来,别叫主管等急了!”

  林姐叮咛的同时,带着乔薇来到了保洁科小组长那里。

  小组长叫朱勇,是一个四十多岁、偏瘦,稍显猥琐的中年男人,尤其她看乔薇的眼神,总是带着赤裸裸的窥视感,叫乔薇很不舒服,但她希望是自己多想了。

  不过好在,朱主管对乔薇的迟到并没有多作为难,简单交代几句后,便把乔薇交给了林姐带。

  林姐是大厅的保洁负责人之一,乔薇跟着林姐,自然也就负责大厅的保洁工作,这叫乔薇心里‘咯噔’了一下,毕竟大厅人来人往,也是最有几率碰到席千璟的,不过,应该不会这么巧吧?但事实证明,通常我们怕什么就来什么。

  因为当乔薇换完衣服跟随林姐来到大厅时,恰好便看到在众人簇拥下进入大厅的席千璟。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