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夏淼慕亦辰的小说名字是《致夏与羁

发布时间:2018-12-05 14:41

夏淼慕亦辰小说

致夏与羁绊全文阅读

  主角叫夏淼慕亦辰的小说名字是《致夏与羁绊》,又名《猎妻成瘾:婚后潜规则》,这是一部超级火爆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致夏与羁绊全文讲述了女主角夏淼被家人背弃而赶出家门,意外成为商业巨子慕亦辰的隐婚新娘,可是,他却对她视如蝼蚁,一次又次的疯狂折磨……
  “我真不认识什么凌铭轩,慕亦辰,你认错人了你知不知道,你快放手……”她忍无可忍,使尽了全身力气想要甩开他,奈何慕亦辰的力气太大,她根本挣不开。
  眼看着手腕被他抓起了一圈青紫色的淤青,夏淼却只能在心里叫疼,因为,下一秒,他松开了她,并将她狠狠的推入了面前蔚蓝的大海。
  这片区域因为是慕家的领地,对外封闭着,因此,周围是一个人也没有。
  夏淼被浸泡在冰冷的海水里,双手双脚本能的扑腾求生,身体却也因为她的动作,而致使她快速的下沉,脑海中的意识慢慢的消散。
  往事一幕幕回放,她看见了她此生最爱的人莫梓新。
  “不要走,梓新,我在这里……”她下意识的想要抓住他的衣角,对方回过头来,却给了她一个冰冷厌恶的眼神,带着儒雅气息的脸,瞬间变得狞狰,使得夏淼吓得尖叫了起来。
  “梓新?女人,没想到除了凌铭轩,你还有别的男人,你这个水性扬花的女人!”
  一睁开眼,夏淼便对上慕亦辰居高临下的脸,他的嘴角挂着一丝轻蔑的嘲讽,看她的眼神就像在看夜场中的小姐,让人很不舒服。
  “我真的不认识凌铭轩!”夏淼‘腾’的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抓紧了被子,戒备的看着他。
  慕亦辰反反复复的在她面前提凌铭轩这个人,但她是真的不认识。
  从小到大,她身边的男性朋友都不多,只有莫梓新……
  听了夏淼的话,慕亦辰脸上的嘲讽更甚,眼中闪过一丝深深的恨意,而后很快平复,大手捏起夏淼的下巴,冰冷的气息喷在她的耳边:“你认不认识与我无关,我只知道,很快……凌铭轩就要生不如死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慕亦辰嘴角的嘲讽之意更甚,看着夏淼

第1章 被安排结婚

  挂上电话,夏淼立即赶到了爸爸所说的民政局的门口。

  看见夏淼到了,夏远程立即迎了上来,一张脸上满满的写着欣喜,而后握住了夏淼的手,将她直接拉到了民政局里面的凳子上坐下:“淼淼,你也不小了,爸爸担心你忙着工作,而耽务了自己的终身大事,所以……”话说到这里,夏远程的脸上一亮。

  只见在民政局的门口,一辆显眼的兰博基尼停了下来,后座的车门拉开,身着纯黑色衬衫的英俊男子自后座出来,他的五官有着东方人少有的深遂,却又十分精致,双眼内双且狭长,鼻梁高挺,薄唇中间还惊现了一道浅浅的凹痕,性感的让人着迷。

  他的出现,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任何一个女人看见他,都会露出痴迷的表情,只不过,男子身上散发着强烈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因此,没有一个人敢上前搭讪。

  保镖立即替男子开路,拉开了民政局的玻璃门。

  紧接着,夏淼被夏远程急切的拉过来,而后推到了这个过份显眼的男人面前,满面的献媚讨好:“慕少,这位就是小女了, 您看看满不满意?”

  话说到这里,夏淼再不明白就是傻瓜了,她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他是要将自己卖了吗?

  “东西都带齐了吗?”男人冷冷的扫了一眼夏淼,嘴角却勾起了一丝嘲讽的弧度,就像在看一个用金钱买回来的物品,冰冷的话自那性感的薄唇中逸出,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

  让人情不自禁的听从他的命令,膜拜他为王者。

  “慕少放心,都带好了”阿谀奉承的声音在夏淼的耳边响起,紧接着,户口本被塞进了她的手里:“快和慕少进去,从此以后,你就是慕家少奶奶了,爸爸也是为了你好!”

  夏淼低下头看着手里的东西,嘴角却勾起了嘲讽的冷笑,如果他真的是为了她好,就不会逼着自己离开莫梓新,成全夏雪了。

  抬起头,眼眶已然发红,却死死的咬着下唇,逼迫自己冷静:“如果我不想嫁呢?爸爸,你忘记了吗?你已经把我赶出家门了,我不再是夏家的女儿了……”

  话还没说完,就被夏远程死死的捂住了嘴巴,进而将她拉到了一边,装出来的亲热瞬间御下,如同变脸怪,此时显得狰狞又丑陋:“我好话说尽,今天不管你同不同意,你都得嫁,你别忘了,你外婆还指望我夏家的钱吊着一口气,你敢走出这个大门,从今天起,我就断了你外婆的医疗费。”

  夏淼被夏远程的话怔愣在当场,清澈明亮的双眼中慢慢的染上了痛苦与愤怒,拳头紧紧的握了起来,尖锐的指尖掐进肉里,她却感觉不到痛疼。

  原来……三年前,他们会好心收留外婆,居然是为了今天的要挟。

  这就是她的好父亲!

  许久,她莫不作声的转身,朝着慕亦辰走去:“慕先生,可以进去了!”

  慕亦辰回过头来,看着一路低着头走进来的女人,嘴边的嘲讽越加的深了,在夏淼遂不及防的时候,他突兀的站住了脚步,使得跟在他身后的女人没有意识的撞上了他的胸口,造成一种投怀送抱的假像。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额头触碰到他结实的胸口,她立即就感受到了一种生人勿近的冷漠感,抬起头来,这才看清这个即将和她领证的男人。

  他的相貌和身家都是无可挑剔的,不需要慕亦辰多解释什么,她明白自己的处境与地位。

  她会配合好他,做一个名义上的慕夫人。

  “欲擒故纵,这不是你的老把戏吗?”慕亦辰看着怀里的女人,眼中的冷漠与厌恶毫不掩饰,大手按住夏淼的后脑勺,低下头,凑近她的耳边,继续说道:“外表清纯,骨子里却风骚开放,特长是……装,和凌铭威那个野种倒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夏淼在慕亦辰强大的压迫感下,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与他保持一定的距离,她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在这之前,她和他根本不认识:“慕先生,你什么意思?”

  虽然不懂他为什么要这样说,但夏淼还是听得出来,这其中深深的讽刺。

  她戒备的握起拳头,如同一只浑身利刺的小刺猥。

  他唇边的笑意又加深了几分,却尽是嘲讽,上前一步,将夏淼逼到一个无路可退的角落里,低下头,冷冷开口:“一个是慕家不要的野种,一个是夏家不要的野种,你说……你们是不是天生的一对?”

  大手向夏淼伸了过来,猛的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夏淼仰起头,高大的身躯像一堵墙一样,将夏淼娇小的身体完全禁固其中,在外人的角度看,这对婚前男女,正如胶似漆……

  “你……放开我,我听不懂你说什么,什么天生一对?你才是野种,我妈妈是夏远程的原配,我是名正言顺的夏家女儿!”下巴传来的痛疼感,让夏淼绷紧了身体,但是,慕亦辰的那句‘野种’却让她不管不顾的开始挣扎。

  尽管知道她和这个男人的力量悬殊大得离谱,她也毫不示弱。

  “哦?你说你不是野种,那么,为什么夏家要赶你出来?”男人捏住夏淼下巴的手又加了几分力道,使得夏淼再也没有机会开口,强忍了许久的泪水终究因为疼痛夺眶而出,但双眼却愤怒的看着慕亦辰,如同发怒的……小白兔!

第2章 他认错人了

  看见夏淼哭了,男人非但没有同情,脸上的嘲讽更甚,低下头,性感的薄唇凑到夏淼的耳边,声音低沉且魅惑:“装可怜?在我面前,你最好收起你的这些小招,如若不然,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他最后的话,几乎是含在嘴里说出来的,淡淡的,就如同在说情人间的耳语。

  但夏淼还是下意识的打了个冷颤,她清楚的感受到了这个男人身上的冷酷与残忍。

  努力的吸了吸鼻子,强迫自己将那点小委屈收回去,她才不愿意在这种人面前暴露自己的软弱,强撑着推开她:“慕先生,你既然知道我是被夏家赶出来的女儿,你为什么还要娶我?”

  慕亦辰的大名,夏淼是听过的,在文市可谓是只手遮天,就算她还是夏家的千金,也不至于配得上这样的高门大户。

  因此,她警惕的看着慕亦辰,恨不得他立即改变主意,不要跟她领证。

  “娶你?谁说我娶你了?我是买了你,你这种下贱的女人,不配我娶!”慕亦辰的脸上慢慢的绽放出灼人的微笑,伸出手,紧紧的将夏淼的小手包裹其中,凑到嘴边淡淡的印下一吻……

  这个动作立即引来了旁边一直关注他们的工作人员的几声尖叫,女人们更是着了迷般的将目送投到慕亦辰的身上,久久不愿移开。

  在她们看来,这对即将登记的小夫妻是多么的恩爱和谐啊。

  夏淼的身子颤抖了一下,一股钻心的冷意从脚底蔓延至全身,她的胸口剧烈的跳动起来,当慕亦辰的唇触碰她的手背的时候,夏淼只觉得一阵恶心,眉头紧紧的拧着,恨不得立即甩开他,离开这里……

  但是,她不能,外婆如今的情况并不是她能负担的。

  就在这个时候,工作人员过来催促拍照,慕亦辰这才拉着夏淼走进去,两人在指定的位置坐好。

  “小姐,你向先生那边靠一靠,表现的亲密一点……”摄影师十分尽责的调整好两人的姿势。

  夏淼浑身僵硬,脸上没有一点儿笑容,抓紧了衣角,就像是上残酷的刑罚一般,不管工作人员怎么指引,她就是配合不到位。

  就在她尴尬不已之际,一只大手扶住了她的肩膀,而后紧紧一搂,使得夏淼身子一歪,重重的倒在了慕亦辰的肩膀上,‘卡擦’一声,摄影师比对了一个Ok的手势。

  起身的那一刻,慕亦辰冷冷的丢下一句:“好好配合,不要浪费我的时间,你赔不起!”

  夏淼的唇几乎啃咬出血,狠狠的吸了一口气,压下这份屈辱,跟在慕亦辰的身后,取了相片,到民政局的办公大厅办理手续。

  白纸黑字的结婚协议书摆在两人的面前,夏淼愣愣的看着男方的大名,想起曾经莫梓新向她许诺,一生只爱她一人,他们曾经计划过未来,计划过结婚生子的事,可到头来,和她坐在这里领证的人,却成了一个陌生的男人。

  这于夏淼来说是多么的讽刺。

  “小姐,还有什么问题吗?”工作人员提醒道。

  夏淼这才回过神来,摇了摇头,握起笔,在女方那一块中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没过多久,两本鲜红鲜红的结婚证就发到了他们的手上。

  夏淼还没来得及看清楚结婚证是怎么样的,手中的东西就被慕亦辰收走了,她一路跟在他的身后,愤愤不平:“慕先生,一人一本,请你把我的那本还给我!”

  即使这段婚姻不是出自相爱,但起码也应该在人权上尊重她。

  慕亦辰充耳未闻,脚步一刻也没有停,出了民政局,随手就将结婚证丢到了靳科的手里,吩咐道:“送到慕家庄园,交给冯管家保管!”

  车门拉开,他正要上车之际,回头又看了夏淼一眼,眼中仍旧满是嘲讽:“女人,为防止你不肯离婚,这个东西暂由我保管!”

  说罢,‘呯’的一声,车门合上,张扬的兰博基尼扬长而去。

  听了他的话,夏淼几乎气得发狂,如果可以,她根本不想跟他结婚,他凭什么认识她会不愿意跟他离婚?

  待车子走远了,一直等在一旁的夏远程这才上前讨好的问道:“靳秘书,请问慕先生的资金什么时候能到位?”。

  “项目启动,自然就会到位!”靳科面无表情的收好结婚证,而后走到夏淼的跟前:“夫人,您的行李我会让人全部搬过来,请上车吧!”

  十分简短有力的话,却没有给夏淼一分商量的余地。

  她瞪圆了双眼看着靳科,原本以为只要跟那个男人拿了结婚证,就可以了,现在想来,事情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简单。

  “我可以不去吗?”夏淼抬起头,眼眶微微发红。

  “夫人,慕家是不会允许夫人住在外面,更何况,如今您的身份已经不同了,住在外面,有失颜面!”靳科的话,带着浓浓的公式化,想必是慕亦辰早已吩咐好的。

  夏淼勾了勾唇,扬起一丝冷笑,是啊,她夏淼只会让他们丢尽颜面。

  三年前,夏远程这样说她,而三年后,她的便宜丈夫也同样这样看她。

  也许是见夏淼久久不说话,夏远程赶紧拉着她上了慕家的车,叮嘱道:“在慕家好好表现,不要惹慕少生气,知道了吗?”

  车窗摇起,将夏远程的话隔离在外。

  夏淼终于忍不住,噙着的泪水噼里啪啦的往下掉,隔着还没有完全关起来的车窗,她放声大喊:“爸,最后一次,我不再欠你,也不欠夏家……”

  说完这些,她没有回头,心却被悲伤死死的绞着,从此之后……她真的没有家了!

  ……

  慕家庄园位于文市临海的一片禁闭的区域,近五千平的地方,全部被划分到私人的名下,形成了一个独立的私人领地。

  周围大片大片的珍稀树木,以及一里开外蔚蓝的海面,无不让这片领地显得神秘而高贵。

  “欢迎夫人回家!”迎接夏淼的是一位五十出头的慈祥老人,样子看上去十分憨厚,莫名能让人产生亲切感。

  夏淼点了点头,随着冯管家进到庄园内,将里面的大致建造一一介绍了,就领着夏淼上了二楼早已准备好的房间。

  人刚上去,门口立即涌来数十名女仆,手上皆拿着各式各样的化妆品或者衣物、鞋子。

  “夫人,今天晚上您将要和少爷一起去看望老太爷,还请夫人沐浴更衣!”冯管家恭敬且客气的脸上仍旧没有任何情绪起伏,但这话却坚定有力。

  夏淼看着他们,知道自己进了这个门,就无法推托,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走进房间,任她们在自己身上比比划划。

  脑海中却浮现慕亦辰那张冷竣的脸,和他商量住宿问题,能说得通吗?

  她虽然不知道慕亦辰的目的,但可以肯定的是,不是因为爱她,而她也不想被困在这里,既然如此,还不如两不相干。

  约摸傍晚时分,一切准备妥当,慕亦辰也回来了。

  梳妆台前正为她补妆的女仆们个个退让一边,恭敬且卑微的低头问好:“少爷好!”

  慕亦辰扬了扬手,一阵脚步声退了出去,房间恢复了宁静,夏淼从镜子里看着那个挺拔的身影,强大的气场随着他的移动,一点一点的逼近,使得夏淼有些急促不安起来。

  “慕先生,我……”转身,对上慕亦辰冷竣的眸子,她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气。

  话还没有说出来,慕亦辰已经伸出手,稳稳的捏住了她的下巴,他的眼中倒映着她微微惊恐的模样,凉薄的唇瓣勾起一个冷酷的笑意,而后凑近,热气喷在夏淼的耳边:“从今天起,记住,你是我慕亦辰的老婆,我能将你捧上天,也能将你摔入地狱!”

  他的话如同从地狱深处传出来的终极宣叛,冷冰、专制、令人无法反抗。

  夏淼瞪圆了双眼,一股无名的怒火从心底直窜而上,她和他领证,那是为了外婆,而他慕亦辰,不管长得多帅,家里多有钱,都与她没有丝毫的关系。

  “慕亦辰,你放手,你还讲不讲理,我从不稀罕做你的老婆,我恨不得马上离开这里!”她涨红了一张小脸,小手狠狠的掐着慕亦辰捏住她下巴的大手。

  却不想,对方不仅没有放开她,另一只手反而握住了她纤细的腰肢,健壮的身体往前一侵,便轻而易举的将她整个人压在了梳妆台前。

  性感而凉薄的唇瓣勾起了一个邪魅的弧度,热气喷在她的脸上,却惹得夏淼浑身冰冷。

  “那你稀罕做谁的老婆?凌铭轩吗?我告诉你,他就要和别的女人订婚了,你听了是不是很伤心呢?”他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但听在夏淼的耳中,却可怖至极。

  拼命的摇着头,夏淼觉得他简直是个疯子,凌铭轩是谁?她根本不认识,如果他是因为这个所谓的凌铭轩才这样对她,她以为他找错人了。

  “你放开我,我不认识凌铭轩……”她使劲的拍打着他强健的胸膛,感觉自己被他压得就快喘不过气来了。

  亲密的动作让她气恼得发狂,却偏偏无能为力。

  她的话立即惹来了对方的冷笑,慕亦辰不仅没有放开她,反而低下头,狠狠的咬住了她的唇,一边细细的辗压,一边恶趣味的嘲讽:“你对他,果然是情真意切,都到了这个时候,还能维护他,既然如此,你也不建议和我做一些让凌铭轩难过的事吧?”

  说罢,他的大手已经伸进了她刚刚换好的连衣裙里,在她柔嫩的肌肤上游走流连。

  “放开我,你放开我,我真的不认识凌铭轩……”夏淼拼命的闪躲,小手无助的想要去捉慕亦辰不安份的手,可又偏偏阻止不了他,从梳妆台前的镜子里看,倒有种欲拒还迎的错觉。

  她的脸‘腾’的一下涨得通红,紧咬下唇,恨不得将慕亦辰那张俊美却又变态的脸狠狠撕碎。

  “既然不认识,就好好享受做我慕亦辰的妻子!”他的双眼慢慢染上了情欲的色彩,大手迫不急待的一扯,连衣裙发出‘嘶拉’的响声,紧接着,应声而裂,恰到好处的裂痕开至胸口,带来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诱惑。

  慕亦辰看着这诱人的一幕,身体的温度慢慢的上升,再也忍不住将夏淼打横抱起,狠狠的扔在了床上,欺身而下。

  “你放开……”夏淼惊恐的看着他,不断的扭曲着身体,想要逃离,却不知道,她越是这样,慕亦辰的欲望就越加的强烈。

  “女人,你是故意的,是吗?”原本低沉的声音变得沙哑,唇瓣狠狠的掠过她的唇,带来一股前所未有的快感,使得慕亦辰几乎失去了控制力,眼中的懊恼一闪而逝,很快,他就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向了她。

  这个女人一定是故意的,从小到大,围在他身边的女人数不胜数,慕亦辰早就已经玩腻了,如今,能跟在他身边的女人,除了暖床,别无他用。

  可恰恰,夏淼的反抗,让他尝出了新鲜。

  “不是,你放开我,你这个疯子……”夏淼被他吻得几乎缺氧,好不容易吸收到新鲜空气,她迫不及待的猛吸了几口,睁开眼,看着近在只咫的男人,她不禁破口大骂。

  他是有多自恋,才会以为全世界的女人都恨不得跟他上床。

  可惜,话还没说完,唇再次被人堵上,这一次,更加的深入,粗暴,简直想将她拆骨入腹般猛烈。

  她捶打慕亦辰的手也渐渐失去了力气。

第3章 他不可能认错人

  就在她以为今天要逃不掉的时候,‘咚咚咚’三声敲门声响起,紧接着,冯管家恭敬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刻意提高了八度:“少爷,老太爷已经在等您了!”

  闻言,慕亦辰猛的放开了夏淼,眼中情欲退去,剩下的仅有冷漠,他拉了拉领口,将扣子一个一个的扣好,双手拢了拢有些凌乱的头发,转过身,再对面夏淼的时候,又是一个高贵的绅士,好像刚才的事不曾发生过一样。

  反观夏淼,却是狼狈至极,连衣裙被扯坏了,丝袜也破了几个大洞,原本扎好的公主发髻早已凑乱不堪,花了半天化的妆也功亏一篑,整个人就像是跳梁小丑一样可笑。

  “给你半个小时,我在楼下等你,记住,你是我慕亦辰的老婆!”说完这话,慕亦辰转身就走,不带半丝的留恋。

  夏淼用被子紧紧的护着自己的胸口,紧咬着下唇,不让自己软弱。

  从刚才慕亦辰的话中,她已经听出了蛛丝马迹,他会指定和她领证,想必是和那个叫凌铭轩的人脱不了干系,或许找到凌铭轩,她就能证明自己不是慕亦辰想报复的人。

  是的,他一定是认错了人。

  慕亦辰出去不久,刚才的那些女仆又重新捧了衣服和化妆品进来,在指定的半个小时内,重新将她打扮成了端庄得体的慕家夫人。

  “少夫人,少爷已经在楼下等您了!”冯管家恭敬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夏淼下楼。

  夏淼的脚步顿了顿,看了一眼冯管家,问道:“您认识凌铭轩吗?”

  冯管家原本没有表情的老脸愣了愣,眼中一抹惊讶闪过,而后很快又恢复了一贯的平和语气:“少夫人,我只过问少爷的事,其他的我一概不知!”

  不愧是合格的管家,夏淼叹了一口气,眼中闪过一抹失望,嘴里喃喃道:“也不知道上哪里找凌铭轩,我根本就不认识他,你们少爷找错人了!”

  她不是傻子,从慕亦辰提起凌铭轩的语气可以想象,他们之间的关系绝对非常差,才会让慕亦辰想到占有凌铭轩女朋友的主意。

  冯管家人虽老了,但耳朵却是很灵的,听了夏淼的话,他笑了笑:“少夫人,少爷是不会找错人的,夫人还是收起那些侥幸的心里!”

  这话说的十分肯定,夏淼惊讶的看着他,想解释,但从冯管家的双眼中,她看到了和慕亦辰一样的坚定。

  是啊,都是慕家的人,怎么会相信她而怀疑慕亦辰呢?

  ……

  下了楼,慕亦辰早已上了车,双膝上正摆放着一台手提电脑,手指飞快的敲在键盘上,脸上的表情十分的僵硬,看起来心情非常不好。

  夏淼坐在他的身边,尽可能的与他保持着一个人的距离。

  车门关上,她正准备闭目养神,思考一下面对慕家老太爷该怎么办的时候,一只大手猛的将她拽了过去,她失去重心,狠狠的摔进了一个结实的胸膛。

  紧接着耳边响起他愠怒的嗓音:“不要让我再提醒你一次,你是我慕亦辰的老婆!”

  “慕亦辰,你不要太过份,我们虽然领了证,但也只是名义上的,我告诉你,你认错人了,你根本不相信……”她气恼的想要推开他,但他的大手却像铁一样有力,使得她不得动弹半分。

  只能僵持着身体靠在他的胸口。

  “我不可能认错人!”他十分肯定的凑到她的耳边,低下头,狠狠的咬住了她细嫩的耳垂,使得怀中的女人整个人颤粟了起来,原来她的敏感点在这里……这样的发现,让慕亦辰染上了几分惊喜,脸上的冷意也因此缓和了几分。

  就像是孩童发现了好玩的东西,他一下又一下的咬着她的耳垂,惹得夏淼一阵又一阵的颤粟,最后忍无可忍,抓住慕亦辰禁固她的大手,狠狠的咬了一口。

第4章 她嫁给他是因为他对她好

  “哼……”一声闷哼自慕亦辰的嘴里逸出,浓密的剑眉拧成了川字型,大手一扬,原本以为这一巴掌肯定要打在夏淼的脸上,却不想,竟缓缓的放下,他不满的瞪了她一眼,没好气:“女人,你属狗的吗?”

  “慕亦辰,是你先欺负我的……”夏淼没好气的吼回去,却又想起前座还有一个司机,因此,又偷偷瞄了对方一眼,发现那司机专注着开车,这才缓和了几分脸色,重新将弄皱的裙子拉好,整个人靠着车边正襟危坐,再也不肯接近慕亦辰半分。

  慕亦辰撇了撇嘴,没再说话,而是重新拿起手提电脑,认真的处理公务。

  前面的司机一边开车,一边在心里叫嚣,做了慕亦辰的司机好几年了,这还是头一回有女人敢这样对慕少呢。

  ……

  约摸半个小时之后,车子抵达文市郊区的一个高档别墅区,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则贵,每一幢别墅都有着绝对的隐私,可见建造这里的人也有着超前的思想和精密的头脑。

  “少爷、少夫人,老太爷已经在里面等您了!”老管家徐德恭敬的拉开车门,将二人迎进了客厅。

  夏淼原本是跟在慕亦辰的身后,他走着走着,突然停下来,一把抓住夏淼的手,强行逼着她挽住自己的胳膊,做出恩爱的假像。

  夏淼撇了撇嘴,并没有反抗他,想起出来前他反复强调的事,想来,今天这趟见家长,意义非凡。

  “他来了吗?”快走到客厅的时候,慕亦辰突然压低了声音问道。

  走在前面的徐德脚步微微一慢,恭敬的回话:“少爷,还没有,但老太爷也邀请了他!”

  慕亦辰点了点头,脸上的阴戾之色更堪了,就好像阴云密布,随时要暴风骤雨一般,无论走到哪里,都能将人吓死。

  夏淼还没来及得想那个‘他’到底是谁,迎面有个穿着红色紧身旗袍的女人迎了出来,年纪在三十岁上下,打扮的十分妖娆俏丽,看见慕亦辰的时候,露出了满满的爱慕之色,笑着说道:“慕少请进,老太爷正等着呢!”

  夏淼好奇的看了她一眼,能跟慕亦辰这样说话的人,肯定不是慕家的下人,但瞧她那模样,又不像是慕家的主人,正疑惑之际,慕亦辰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一个不要脸的女人有什么好看的!”

  这句话也坐实了夏淼的猜测,看来这个女人是慕老太爷的情人了。

  这层关系,也让夏淼皱起了眉头,一个女人真的能为了钱和一个不爱的人在一起吗?

  “爷爷,我把孙媳妇给您带来了!”正想着,正厅已经到了,慕老太爷慕振华正躺在摇椅上看财经报道,身材极瘦,脸色也枯稿难看,唯有那双眼睛精明如常。

  慕亦辰一反平日里的不可一世,语气中带着一抹恭敬,而后将夏淼推到了慕振华的面前,介绍道:“她叫夏淼!”

  说罢,又瞪了夏淼一眼,夏淼这才后知后觉的叫了声:“爷爷!”

  老太爷抬头看着夏淼,打量了好一会儿,才满意的点了点头,招手示意夏淼过去:“看起来还算顺眼,说说你为什么要嫁给亦辰?”

  老太爷脸上明明是带着和善的笑意,却让夏淼浑身上下都心虚了起来,她想说慕亦辰逼她的,但又有些于心不忍,看得出来老太爷的身体状况不太好,她怕她的话刺激了他,因此,她临时改了口,恭敬道:“爷爷,亦辰对我好,所以我才嫁给他!”

  说完这句话,她脑海中立即回想起下午慕亦辰是怎么对她的,脸上的笑容也僵了又僵。

  老太爷听了这话,呵呵的笑了起来,拍了拍夏淼的手背:“孩子,希望你们能白头到老!”

  说罢,老太爷招了招手,徐管家立即将他扶了起来,示意慕亦辰跟着他一块去了书房。

  夏淼无奈的摇了摇头,却又松了口气,心里猜测着,慕亦辰急着结婚,会不会和老太爷的身体状况有关?

  是想在老太爷临死前尽一点孝道?

  ……

  去往书房的路上,慕亦辰疑惑的皱了皱眉:“爷爷……”老太爷一向精明,不可能会相信夏淼那么蹩脚的谎话,再说了他什么时候学会对人好了?

  慕振华边走边笑,看得出来心情很好:“亦辰,这个女孩不会撒谎,我相信总有一天,她会留住你的心!”

  慕亦辰不屑的摇了摇头,怎么可能?他之所以会娶夏淼,为的是打击凌铭轩,进而与凌铭轩交换他手上的遗产继承权。

  书房里,早已准备好的遗产继承书整齐摆放着,分了三份,一份写着慕亦辰的名字,一份写着凌铭轩,还有一份未有嘱名,也不知道慕老太爷到底作何打算。

  他将属于慕亦辰的那一份交到他的手里:“慕氏从此以后就靠你了,爷爷承诺过,只要你在我死之前还是已婚身份,这份财产就会生效,好好珍惜你现在拥有的,去吧……”挥了挥手,慕老太爷示意慕亦辰出去。

  慕亦辰顺从的说了句:“是”,眼角的余光却落在属于凌铭轩的那份遗产上,双眸紧了紧,一抹凌厉之色闪过眼底,但很快就冷静了下来,退出了书房。

  慕家的律师已经等在了门口,与慕亦辰商量遗产的详细细节。

  ……

  客厅中,夏淼正思考着要不要打个电话向公司的领导请假,一个娇嗔的声音就传进了她的耳中:“你以为嫁给了慕亦辰,你就是慕家的女主人了吗?我告诉你,等老太爷一死,慕亦辰就会和你离婚!”

  夏淼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个嚣张的女人,眼底闪过一丝厌恶。

  这样的女人,她压根看不起,因此,也不想理会,将头换了个方向继续玩着手机。

  似乎是被夏淼这种态度刺激到了,女人气得火冒三丈,跑上前,一把抓住夏淼的手,尖锐的声音提高了八度:“亦辰不会喜欢你这个丑八怪,我劝你不要在亦辰的身上浪费心思,做好你的本份,过了这几个月乖乖滚蛋!”

  开口‘亦辰’,闭口‘亦辰’,夏淼想忽视她的那点小心思也不可能了。

  她虽然不喜欢慕亦辰,但也不愿意被别人踩在头上,夏淼的性子虽然温和,但急起来也不是好惹的,因此,她一把甩开那个女人的手,‘腾’的一下站了起来,双眼瞪得滚圆,朝前迈了一大步。

第5章 你这个水性扬花的女人

  “这位情妇奶奶,请不要叫我老公的名字,我听着恶心,就算慕亦辰不喜欢我,但我现在也是他的合法妻子,不像某些人,顶着不伦不类的身份,看着都让人恶心!”夏淼一字一顿的喷在对方的脸上。

  利用心理上的优势,将对方逼得节节后退,似乎没想到夏淼会绝地反击,因此,方倩气得俏脸发白,恨不得甩她两巴掌,可惜,没干过粗活的手一扬起来,就被夏淼准确的抓住,顺手一甩,将方倩直接甩在了地上。

  正在这时,已经办完事的慕亦辰走了出来,方倩立即泪眼婆娑的跑上前告状:“慕少,你的夫人真是过份,居然敢动手打我!”

  慕亦辰眉头一拧,不着痕迹的将方倩从他的身边拔开:“哦?没想到我的夫人还是只张牙舞爪的小猫!”嘴角勾了勾,看着夏淼的眼神罩上了一层阴戾,进而大步上前,一把抓住了夏淼的手。

  就在方倩以为他要替她报仇的时候,慕亦辰却低下头,狠狠的吻上了夏淼的唇。

  几乎在同一时间,徐德领着一名高大俊美的男子穿过古香古色的游廓,走了进来,他的外貌与慕亦辰有着三分的相似,同样十分出色,只不过,从他的外表可以看出,他的性情和慕亦辰却是相反的。

  慕亦辰冷酷,而他却温和。

  “老婆,你真甜!”在男子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慕亦辰的吻加深了,大手紧紧搂着她的腰肢,造成她贴在自己胸口的假像。

  “凌少爷,老太爷还在里面等着呢!”徐德在前面领路,发现后面的人并没有跟上前,因此,小声的在凌铭轩的耳边提醒着。

  凌铭轩看着窝在慕亦辰怀里的女人,整个人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以至于,他停下了脚步,不可置信的看着她,温和的双眸里闪过各种复杂,最后归结成不屑,嘴角嘲讽的勾了勾,果然……是个不正经的女人。

  “我知道了!”听了徐管家的催促,凌铭轩这才移开目光,重新往老太爷的书房走去。

  而就在凌铭转的身影消失之际,慕亦辰猛的放开了夏淼,原本握住她腰肢的手,却紧紧的抓住了她的手腕, 进而将她连拖带拽的带离了慕家老宅。

  ‘呯’的一声,车门合上,慕亦辰示意司机下车,坐上驾驶位,一脚油门下去,马力极好的车子如离弦的箭一样冲了出去,在通往庄园的公路上横冲直撞。

  “慕亦辰,你停下来,你快停下来……”夏淼坐在后座,且未来得及系上安全带,因此,她的身体受到贯性的冲击,一下又一下的撞在了两边的门上,胸口也难受得要命,一张小脸早已青紫一片。

  连说出来的话,都带着强烈的颤抖。

  可慕亦辰却不管不顾,直到车子驶到了慕家庄园,这才停了下来。

  车门拉开,将夏淼从后座拖了出来,慕亦辰冷冷的看着她狼狈的模样。

  “怎么?这样就受不了了?凌铭轩没有带你飚过车吗?”双手环胸,慕亦辰居高临下的看着夏淼,语气冰冷且嘲讽。

  夏淼一下车,已经瘫坐在了地上,不停的呕吐着,小脸白得像一张纸一样,惊吓之余,头也晕得厉害,整个人像是被辗了一圈,脚都站不稳了。

  “你……这个疯子……”一顿呕吐之后,夏淼慢慢的爬了起来,顺了一口气后,她忍不住骂道。

  她不知道她到底哪里又得罪了他,使得他要这样折磨自己。

  好不容易顺了一口气,脸色也恢复了几分,正要摸索着走进慕家庄园,手腕却被慕亦辰再次捏住,进而,整个人只能由他拖着往前走。

  这一路上,她跌跌摔摔,身上被划伤了好几处,血珠子染红了端庄的淑女服。

  “我真不认识什么凌铭轩,慕亦辰,你认错人了你知不知道,你快放手……”她忍无可忍,使尽了全身力气想要甩开他,奈何慕亦辰的力气太大,她根本挣不开。

  眼看着手腕被他抓起了一圈青紫色的淤青,夏淼却只能在心里叫疼,因为,下一秒,他松开了她,并将她狠狠的推入了面前蔚蓝的大海。

  这片区域因为是慕家的领地,对外封闭着,因此,周围是一个人也没有。

  夏淼被浸泡在冰冷的海水里,双手双脚本能的扑腾求生,身体却也因为她的动作,而致使她快速的下沉,脑海中的意识慢慢的消散。

  往事一幕幕回放,她看见了她此生最爱的人莫梓新。

  “不要走,梓新,我在这里……”她下意识的想要抓住他的衣角,对方回过头来,却给了她一个冰冷厌恶的眼神,带着儒雅气息的脸,瞬间变得狞狰,使得夏淼吓得尖叫了起来。

  “梓新?女人,没想到除了凌铭轩,你还有别的男人,你这个水性扬花的女人!”

  一睁开眼,夏淼便对上慕亦辰居高临下的脸,他的嘴角挂着一丝轻蔑的嘲讽,看她的眼神就像在看夜场中的小姐,让人很不舒服。

  “我真的不认识凌铭轩!”夏淼‘腾’的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抓紧了被子,戒备的看着他。

  慕亦辰反反复复的在她面前提凌铭轩这个人,但她是真的不认识。

  从小到大,她身边的男性朋友都不多,只有莫梓新……

  听了夏淼的话,慕亦辰脸上的嘲讽更甚,眼中闪过一丝深深的恨意,而后很快平复,大手捏起夏淼的下巴,冰冷的气息喷在她的耳边:“你认不认识与我无关,我只知道,很快……凌铭轩就要生不如死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慕亦辰嘴角的嘲讽之意更甚,看着夏淼的眼神也渐渐加深。

  原本附在她耳边的唇瓣,也向前倾了倾,直接吻上了她细嫩的耳垂。

  夏淼浑身一颤,意识到自己身体的反应,她整个人羞窘的无地自容,身体拼命的想要挣开他,逃出去。

  只可惜,力量悬殊太大,夏淼,刚一动,慕亦辰已经快速的将她拉了回来,最后干脆将她推倒,整个人压了上来。

  陌生的男性气息喷在她的脸上,凉冷霸道的唇深深的吻住她,攻城掠池,像是要把所有的怒气都发泄在夏淼的身上。

  大手也没闲着,快速的拉开夏淼的衣服,游走在她的身上,整个人像是禁欲许久的野兽。

  “放开,你这个疯子,我要告你……”夏淼一边拼命的挣扎,一边哭喊了起来。

第6章 她敢威胁他

  慕亦辰只觉得浑身上下像是被人点了火一样,烧得他几乎失控,嘴里低吼了一句:“该死……”可手上,却仍旧没有放松半分。

  听到夏淼说要去告他,慕亦辰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意,抬起头来,用血红的双眼看着她,大手已经将她的裙摆圈上腰围,露出修长的腿部曲线:“我会给你提供证据……”

  说罢,他的嘴角一勾,再次低下头,吻住了她甜美的唇瓣。

  这个女人的身上没有任何香水的味道,有的只是清爽的沐浴露残留的清香,可这香淡淡的幽香,却该死的让他……痴迷。

  意识到慕亦辰所说的‘证据’是什么,夏淼的脸‘刷’的一下全红了。

  这个人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天知道他为什么要娶她,又为什么会认定她和他的仇人凌铭威是男女朋友关系。

  她根本不知道谁是凌铭威。

  眼看着最后一道防线就要被慕亦辰攻陷,夏淼急得狠狠的在慕亦辰的脸上一抓,在他吃痛失神之际,牙齿咬上他的唇,用力一撕,腥甜的味道渗进嘴里。

  正趴在她身上的男人条件反射的放开了她,脸上怒意更甚,却在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夏淼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一脚对准他的脆弱,在成功听到一声吃痛的低呼之后,夏淼迅速的从床上爬起来,一边朝门口跑去,一边整理自己的衣物。

  跑到门口,却发现这门怎么拉也拉不开,而身后的慕亦辰已经缓过来了,正阴沉着脸一步一步朝着她走过来。

  “女人,你胆子不小!”他的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眼中的情欲已经化作了血红的怒意,好像随时都会把夏淼撕碎分尸一样可怖。

  夏淼下意识的往门边退,心虚的吞了一口唾沫,发现自己已无退路:“你不要过来,我告诉你,我也不是好欺负的……”

  说罢,她四下一望,发现手边的装饰柜里摆着几个看起来很漂亮的花瓶,一咬牙,干脆抓了一个在手上做武器,对着走过来的慕亦辰挥舞了起来。

  她的这个动作,让慕亦辰脸色骤变,脚步也停了下来,他死死的盯着夏淼手中的花瓶,咬牙切齿:“女人,把东西放下,不然,我不会放过你!”

  那个花瓶是他的母亲生前的东西,只要是慕家的老人,谁都知道,慕亦辰的逆鳞就是他已逝的父母,但凡是他父母留下的东西,都不允许别人触碰半分,否则,后果不是常人所能想象的。

  夏淼自然不知道这些,但从慕亦辰紧张的神色可以看出来,这个花瓶在他心中的份量。

  “退后,打电话给管家开门,不然我就摔了它!”拿到了把柄,夏淼干脆反客为主,提高了音量指使着慕亦辰,纤细的手指却紧紧的捏着手中这个救她命的东西,几乎将一切希望都寄在了它的身上。

  慕亦辰半天没有说话,怒到极点的眼神像是刀子一样落在夏淼的身上,而后,转身,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摇控器,轻轻一按,那原本关得死死的门就这么开了。

  夏淼立即跑了出去,边跑边喊:“慕亦辰,我才不要跟你这个变态一起生活……”

  她的话,随着她的离去,而渐渐的变小,而夏淼的所到之处,也是惊呼一片,冯管家更是惊悚的瞪圆了双眼,而后迅速的让到一边,再看夏淼的眼神,就带了深深的同情。

  果然,有了这个价值连城的花瓶在手,慕家没有任何人敢阻拦夏淼,她一路冲出了别墅,放眼一看,慕家庄园真是大得离谱,四处繁花绿叶,根本分不清离开的路是哪一条。

  但此时,她也顾不得细想,回头看了一眼已经快要追上来的慕亦辰,选了一条最宽敞的路一路狂奔。

  “女人,你现在给我道歉还来得及……”盛怒的声音中带着明显的压抑,伴随着男人气急败坏中摔碎的东西,一时之间,他所经之处,像是经历了一场恶战。

  冯管家带着下人迅速的收拾着,人人的脸上都挂着凝重的神色。

  “我不,我为什么要道歉,你这个变态……”夏淼头也未回,继续往前跑着,眼看着前面竟出现了一条小河,而河面上停靠着一辆小船。

  看得出来,这是一条人工河,而那小般明显就是过河的工具。

  夏淼想也未想,抬脚就跳上了小船,将花瓶小心的放下,而后抓起船浆使劲的往河对面划着。

  小船倒也争气,很快就离开了岸边,将已经到达河边的慕亦辰隔离开来。

  他的脚步停在岸边,眼神却死死的瞪着她,拳头握得死紧,夏淼后怕的吞了一口唾沫,难以想象,如果被他抓住的话,她会不会立即被尸?

  正当她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小般突然剧烈的晃动起来,她一个不稳,差点掉进了河里。

  而后,河面上凸起了一个怪石一样的小岛,她刚伸出头去,一张血盆大口就猛的朝她咬了过来。

  夏淼遂不及防,吓得惊叫了一声,身体条件反射的往后仰去,而就在她仰过去的另一边,也猛然扬起一阵水花,‘啪答’一声,什么东西往船身上重重的撞击了一下,孤注无力的小船像是受了惊吓一下,剧烈的摇摆着。

  “啊……”夏淼这才看清楚,那袭击她的竟是两条一米多长的鳄鱼,瞪着可怕的眼睛,正凶猛的向她发出袭击。

  她的一张脸瞬间惨白一片,下意识的看向岸边,却发现竟没有慕亦辰的身影了。

  正当她失神之际,两条鳄鱼居然默契的左右开弓,将她团团围住,小船的一角已经入了水,随时都有翻转过去的可能。

  夏淼只能左右摇摆身体,将船浆紧紧的握在手里。

  正在这时,左边的鳄鱼似乎耐性耗尽,一跃而起,眼看着就要将夏淼的手臂咬下来,她咬紧牙关,忍住浑身的颤抖,‘呯’的一声,一棒挥在鳄鱼的头部,那鳄鱼肉没吃到,反而挨了一棒,猛烈劲有所下降,思量了一下,暂且放过了进攻,围在小船周围,等候时机。

  可就在夏淼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她感觉整个身体都在往下沉,低头一看,船里的水已经浸到了小腿处,正慢慢的往下沉。

  更让她恐怖的是,在她的周围居然游来了好几只小鳄,皆虎视眈眈的盯着她。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