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公是陆云深苏落的小说名字是《冷婚依

发布时间:2018-12-05 14:40

陆云深苏落全文阅读

冷婚依旧:深情难自持全文阅读

  主人公是陆云深苏落的小说名字是《冷婚依旧:深情难自持》,又名《囚爱:冷清总裁太难缠》,这是由网络作者以沫创作的一本现代总裁文,非常的虐心。苏落知道自己是爱上了陆云深,可他却被心中的仇恨蒙蔽,肆意的折磨她。苏落以死相逼才得以离开,却不知一切才刚刚开始!
  其实他早已经看透,在自己的命和女儿的命之间,苏震起早已做了选择!只不过是他不愿意面对无法给父亲报仇的事实!
  想到此,陆云深突然心软了。他明明知道,苏落是那么纯洁的一个丫头,纯洁到连一场正经的恋爱都没有谈过的女孩子,他却把她推向那个肮脏的男人,是他将她逼成了这样……早知道会这样,他还不如多花些时间,想想别的办法找出苏震起,这么多年都等了,又何必急于一时。
  刚才苏落站在窗口,那双满含委屈和恨意的眼睛,深深的烙印在他脑海,挥之不去。
  苏落跳下去那一刻,他的心像是被人撕裂一样,疼。他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他爱上了苏落,他有多恨她,就有多爱她!
  一面是杀父之仇,一面是最爱的女人,陆云深感觉快要崩溃了!
  看着毫无生气的苏落,陆云深拿起纸巾轻轻擦拭她嘴角的血迹,那小心翼翼的模样像是怕弄坏了珍藏的瓷娃娃一样。
  自己这样对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是不是真的错了?陆云深想,如果老天让苏落活下来,那他就放了她!

第1章 叫卖

  夜色,北阳的晚上所有男人趋之若鹜的声色场。

  迷幻的舞台上飘起撩人的音乐,一个女孩儿被推了上去,她上去那一刻,台下所有的男人像是瞬间失了声。

  她面无表情,长睫掩盖下小鹿一般的双眸低垂着,小巧的嘴巴被咬得红的像是要滴血。

  水草般缠绕在脸旁的长发下,她惊人的美貌被所有人洞悉,痴迷。

  这个夜色早早放出风去明码标价叫卖的女孩儿,叫苏落,从前北阳叱咤商场的苏震起的掌上明珠,可现如今她的身份,变成了低贱的小姐!

  人群里,陆云深的眼神像是锋利的刀,让台上的苏落不寒而栗,即便是远远的,她也感觉到了他的存在。

  “一百万。”

  苏落认得这个声音,这个伴随了她五年的梦魇。

  一片唏嘘后再无人加价,陆云深一百万买了苏落一夜。

  “如果我的一夜值一百万,姓陆的,你应该给我两个亿不止。”

  夜色的房间里,苏落看着陆云深,她知道他在谋划着什么!

  “苏落,真觉得自己那么贵了?我玩儿明星都没这个价,更何况你!”

  “陆云深,你这个疯子!你到底想干什么?”

  一个月前苏落被陆云深送到了这里当小姐,苏落知道,陆云深想做的,远远不止于此!

  陆云深捏着苏落的下巴强迫她看着自己。

  “你猜你爸知不知道你当了妓女在被卖?你猜他知道了心情如何?”

  苏落瞪大了双眼,头顶刺眼的灯光下是一张被精心雕琢过的脸,深黑的眉眼,高挺的鼻梁,扯起的嘴角,陆云深就像是困住她灵魂的魔鬼,就是这张脸!

  五年来她唯一要做的事,就是从他身边逃走!亦或是,杀死他!

  “你是想逼我爸爸来送死是不是?陆云深你这个卑鄙小人!你简直禽兽!”

  苏落惊恐又愤怒的盯着陆云深。

  她水润的星眸瞪得大大的,里面仿佛有一团火在燃烧,却衬得她容色更艳。

  陆云深喉咙上下滚动了几下,眸子一下子变得暗沉无比。

  “我禽兽!我怎么比得上苏震起!怎么比得上连无辜的老人都不放过的畜生!”

  陆云深瞬间发了疯,像是野兽扑食一般把苏落摁倒在地,嘶拉一声,苏落的身体暴露在空气里,失去了所有的遮掩。

  苏落痛苦的闭上眼,她知道她反抗不了,五年了,她早已绝望。

  陆云深此刻早已红了眼,被苏震起害了父亲的恨,此刻变成了燃烧的兽欲,在苏落的身上尽情的发泄着。

  “你怎么不喊了?怎么不叫了?啊!”

  陆云深在苏落耳边嘶吼,她像个木头的样子愈发的燃起了他的愤怒。

  苏落木讷的把头转向陆云深,眼里满是绝望之色,“我爸根本就不会来!”

  她忽的笑了,“陆云深,五年了,你心里比我还清楚,你的仇,永远都报不了了!”

  看到苏落脸上那嘲讽的冷笑,陆云深有些歇斯底里,“你闭嘴!你给我闭嘴!”

  苏落的嘴被堵住,随之而来的是陆云深一下比一下凶猛的发泄。

  苏落痛苦的咬着唇,嘴里瞬间充满了血腥,瘦弱的身体不堪的承受着越来越猛烈的撞击,直到渐渐昏死过去。

  苏落不知道这场刑罚持续了多久,又是什么时候结束的。

  醒来的时候,苏落腰部以下酸痛不已,身上满是各种青紫的痕迹,她恨恨的瞪了陆云深一眼,却发现他西装革履的正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抽着烟。

  “穿上衣服。”

  “你要带我去哪儿?”

  “回你该回的地方。”

  苏落当然知道陆云深说的是哪里,那个囚禁了自己五年的牢笼。

  她看着陆云深,不屑的笑。

  “怎么,让我当一个妓女不好吗?还是,你想出了更好的折磨我的办法?”

  陆云深慢条斯理的站起,烟灰顿时散落一地,他抬起的手最后落在自己身前,轻轻地掸落了衣服上的烟灰。

  “你是想让我给你穿?”

  说着,陆云深迈动长腿,来到苏落面前。

  修长的手指在她肌肤上游走着,身上残留的烟草味将她包裹,她刚要开口,却冷不防被烟味呛了一口,咳嗽不止,眼泪都出来了。

  他似乎被她逗乐了,低低笑了两声,声音带着点磨砂的质感,低哑而又性感。

  在她还没反应过来时,他已经拿起衣服帮她穿了起来。

  “放开我!”苏落挣扎起来,却察觉他某个地方再次觉醒了,身体骤然僵住。

  陆云深轻轻揉了揉她丝绸般的秀发,“这样才乖。”声音竟异常温柔。

  苏落恍了下神,曾经她也曾被他这般温柔对待,然而如今想起来,她心里只有满满的讽刺。

  他的温柔,不过是对付她的手段罢了!

  苏落恨恨的从陆云深手里抢过自己的衣服,她知道,父债子还,她难逃这样凄惨的命运。

  开始的时候,她还是个孩子,被陆云深的手下送到他身边,知道了真相后,苏落每天哭着盼着爸爸来救自己。

  后来,她明白了爸爸来就是送死,她又希望爸爸不要来,现在,她早已经明白了,她希望怎样都没有意义,她的爸爸,早已放弃了她!

  “陆云深,你明知道我爸他根本就不会来,为什么还要关着我?你父亲的死从来都不是因为我!”

  顿了顿,苏落红着眼睛道:“如果你报不了仇心有不甘,你大可以杀了我!你这样折磨我你算什么男人?”

  “你给我住口!”陆云深一把捏住苏落的脖子把她从床上提起来。

  一双俊眸覆上一层冰渣,陆云深吼道:“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这些!我就是要让你生不如死!我就是要让卑鄙小人苏震起看到,他宝贝女儿这副下贱模样!”

  陆云深的父亲,是他不能触碰的伤疤!苏落这么做就是想要激怒他,逼他失控,最好,他一怒之下杀了自己!

  苏落冷冷的看着陆云深被怒火燃烧着的脸。

  “陆云深,你自作孽!活该你永远都是一个人!”

  陆云深盯着苏落的眼神让她害怕,那张仿似地狱修罗的脸在她眼前慢慢放大。

  “苏落,你说的对,不过,你知道的晚了一点儿!我向来都不是什么好人!所以,你就等着慢慢被我折磨死吧!”

  陆云深再次将苏落关在了那个他囚禁了她五年的别墅。

  偌大的别墅,除了看守这里的保镖,就只有苏落和保姆两个人。

  一连好几天都不见陆云深的影子。

  苏落以为陆云深是被自己气疯了,留她在这自生自灭。

  可是第二天晚上,陆云深却突然出现,将她从床上拽起来,还穿着睡衣的她被带到夜色地下室。

  苏落吓得心脏瞬间紧缩,甚至忘记了呼吸!

第2章 死了才能离开你

  这个地下室是专供夜色贵宾享乐的场所,暧昧的粉紫色灯光照射着四周墙壁上露骨的画像,钻进耳朵里淫靡的音乐,这是一个男人走进来就会血脉喷张的地方。

  苏落被夜色的经理豹哥直接带到大厅中间的十字架前,一旁的服务生一把把苏落拉住,拿出绳子把苏落的手脚往十字架上捆。

  “你们要干什么?你们放开我!放开!”

  苏落拼命地扭动挣扎着,手腕被绳索勒出一道道血痕,可她又怎么能挣脱两个大男人?

  “你们要对我做什么?你们放开我!”

  豹哥拍了拍苏落的脸,看着吓得浑身发抖的苏落啧啧的摇着头。

  “这样的美人儿,有时间了我要玩玩儿!”

  “呸!”

  苏落一口唾沫吐在豹哥脸上。

  “滚开!滚啊,你们这些畜生!”

  豹哥抹了把脸,回手一个耳光打在苏落脸上。

  “还他妈敢吐老子!你装什么贞洁烈女?你知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啊?”

  豹哥的手伸进苏落的睡裙里,钻进大腿根狠狠的掐了一把,疼的苏落一下叫出声,豹哥顿时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这样才对!我告诉你,你是表子,表子就要让人操!等着吧,今儿晚上保准让你叫的更浪!”

  苏落绝望的恨不能现在就撞死在这里,她无法想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你放开我!放开我你们不能……”

  苏落惊慌失措的喊叫声戛然而止,嘴巴被毛巾堵住,一杯水迎头而下。

  “好好享受吧!”

  豹哥不怀好意的笑着离开,苏落知道她逃不掉了!

  身上的睡裙被水打湿后几乎透明,内衣裤的颜色清晰可见。

  苏落看着这样的自己,眼泪不受控制的滚了出来,她就像被人赤身裸体的丢在人群里。

  她仅有的可怜的自尊被他们践踏在了脚底,她曾经以为她已经堕入地狱,可是她没有想到,等着她的,竟是这样的万劫不复!

  一阵喧哗,地下室涌进一群男人,为首的那个苏落看见过,那是豹哥见了都点头哈腰的人物,他阴险毒辣,是北阳无人敢惹的地下老虎萧胜。

  苏落也听说过他的变态,夜色陪过他的好几个女孩儿都是走着进去,抬着出来的!

  萧胜和弟兄们说笑着,走到苏落的跟前扯起她挡着脸的头发。

  “哟,还是个新货!这娘们儿嫩!我喜欢。”

  萧胜发着光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苏落,示意一旁的手下拿出两捆钱扔到豹哥手里。

  “找个僻静的屋。”

  “胜哥,这娘们儿可生性!不如……”

  萧胜不耐烦的推搡着豹哥。

  “咋?她什么样的贞洁烈女你胜哥的枪都给她毙了!滚一边儿去!”

  “不是胜哥,我是说……”

  豹哥伏在萧胜耳旁说着什么,萧胜眉开眼笑的拍了拍豹哥。

  “还他妈是你会玩儿!”

  豹哥出去了一会儿小跑进来,扯掉了苏落嘴里的毛巾,把半杯气味刺鼻的水灌进了苏落嘴里。

  “你给我喝什么……你……”

  “让你快乐的东西!”豹哥一脸的坏笑。

  被他们绑着送进房间不久,苏落知道了豹哥给她喝的是什么,那是催情的药,她的身体里着了火,身心都抑制不住的灼热。

  苏落此刻好想死,可是她连死都没有权利。

  浴室的门被打开,萧胜走到床前,看着床上脸色绯红的苏落,充满诱惑的躯体让他瞬间血脉喷张。

  他一把扯下身上围着的浴巾朝苏落扑过去,布满刀疤的躯体暴露在苏落眼前,她羞耻又绝望的闭上双眼。

  “滚开!你离我远一点!不要……不要过来!”

  苏落挥舞着手臂垂死挣扎着,她早已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萧胜扑到苏落身上,一条带着烟味的舌头在她脖子上一阵乱舔。

  萧胜的手指从裙下探入,摩挲着她的大腿,刺的她生疼,她扭动挣扎着,反而让身上的萧胜更加兴奋。

  在萧胜的刺激下,身上的烧灼慢慢减轻,这反而让苏落更加痛苦,内心里是从未有过的屈辱感!

  身上最后的遮挡被扯下,苏落绝望的双眼紧闭,她不敢看这样的自己!

  那一刻,她无法相信陆云深会这样对她,她甚至希望陆云深能出现,哪怕是继续被他囚禁,只要他能把她从这里带走!

  可她知道,陆云深不会来,或许,她是疯了!不然怎么会这样妄想?

  “砰砰砰!”

  急切的敲门声忽然响个不停。

  “他妈谁啊!日你老娘的!”

  萧胜裹上浴袍骂骂咧咧的打开门,认出了门口的陆云深。

  “陆老板这是什么意思?”

  “我来,拿件东西。”

  萧胜指了指床上的苏落,强忍着愤怒问陆云深。

  “女人!”

  “是。”

  萧胜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人都说陆老板无情,在我看来,陆老板多情的很吗!”

  “我只是不习惯别人用我用过的东西。”

  “陆云深,她现在是我的东西!你觉得你能带走她吗?”

  “我能进的来,就带的出!”

  外面叫嚣厮打的声音越来越近,陆云深和萧胜两个人僵持着,谁都没有放手的意思。

  ‘用过的东西。’

  苏落终于知道了自己活在这个残忍的世上到底算什么,她不过是别人用的东西,而已!

  苏落裹着被子踉跄着冲到窗前,推开窗子爬了上去,回头绝望的看着陆云深,用尽全部的力气大喊道——“我不是被人用的东西!陆云深,我会在地狱等着你的!”

  说完纵身一跳,瞬间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里。

  陆云深一瞬间愣在了原地,心脏仿佛被一只大手猛地攫紧,连呼吸都变的艰难,反应过来赶紧朝楼下跑去,身后的众人完全不知道房间里的情况,打斗愈发激烈。

  “快走!要搞出人命了!”萧胜朝人群大喊道。

  陆云深一路推搡开人群,这里是四楼,二十米左右的高度,她还有命活吗?

  等冲到外面,陆云深看着地上的苏落,包裹在身上的白色被子上大片大片的鲜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蔓延着,像是鲜艳的花,刺的陆云深睁不开眼,天地仿佛瞬间静止下来,所有的色彩都褪去,只剩下那一汪鲜艳的红……

第3章 如果她活下来

  “苏落!苏落!”

  陆云深冲过去颤抖着双手轻轻晃了晃苏落,苏落的眼睛睁开一条缝,忽然激动地睁大双眼想要说什么,张开嘴,却吐出一大口鲜血来!

  陆云深慌了,全身的血瞬间变得冰冷,他连忙抱起苏落朝车子跑去,上了车朝医院飞驰。

  他没有想到苏震起会心狠到这个地步,他清楚苏震起不可能不知道苏落身上发生的一切,他把苏落送进狼窝,他以为这样能逼苏震起出现。

  可是他没想到苏震起竟然能做到不来救!他更没有想到,那个女人竟然会自杀!

  一路红灯闯过去,偏偏又赶上了堵车,陆云深急的狠狠的砸着方向盘,不停的回过头看后座上的苏落。

  “你要把我带去哪儿?”

  身后传来苏落细若游丝的声音,陆云深赶紧转过身。

  “你怎么样?”陆云深的声音透着浓浓的紧张。

  “我不要被……被关起来……”

  苏落面色惨白,鲜红的血刺痛了陆云深的眼。

  “我送你去医院!”

  “我不去……不去医院……”

  “你会死的!”陆云深嘶吼。

  “死了好……死了才能离开你!”

  苏落努力挤出一丝笑容,她仿佛看见自己获得了渴望已久的自由,哪怕不是在这个世界的自由,她也渴望。

  “你最好闭上嘴,有力气留给自己喘气!”陆云深嘶吼着,双眼猩红,像一头被逼至绝路的野兽。

  车子接着往医院飞驰着,苏落感觉到了温热的血液正一点一点的流失,她的身体开始变的冰凉,整个人恍恍惚惚起来,脑子里不停的播放着过去的片段。

  她看到了她十五岁那年第一次见到的陆云深,他把她带进了梧桐苑,落日的余晖洒在他身上,就像是色彩浓重的油画。

  那一幕,在这一刻变得无比的清晰起来!那时候她还不知道自己的爸爸害死了陆云深的父亲,而自己,只是他用来复仇的筹码!

  最初在梧桐苑的三年里,苏落对陆云深的话深信不疑。

  她相信了是爸爸把自己托付给他照顾,甚至渐渐地她已经开始依赖他,喜欢上了他,悄悄的把他藏在了心里。

  可是在她十八岁成年那一天开始,陆云深就不是他了!他变成了魔鬼,恨不得把她吞噬!

  苏落真希望那只是她的一个噩梦,她好想回到十五六岁的年纪!

  “陆大哥,你放了我,好不好?求你了……或者你让我去死也可以,求你不要……不要再这样折磨我了……”

  苏落忽然急切的想,或许他会放了她,就当她已经死了一样。

  “求求你了好不好?”

  陆云深的身体僵直的像一具木头,心脏像是被人狠狠的捏了一下,顿时血液都凝固了,那声陆大哥让时间瞬间回到五年前,回到他刚把苏落带回来的时候。

  “我让你闭嘴!”陆云深烦躁的吼道。

  苏落闭嘴了,她已经再没有一丝力气开口了!

  一路上,陆云深都在想,或许把她送走吧!放出风去就说苏震起的女儿已经被他弄死了,如果他想给他的女儿报仇,他会来的!

  其实他早已经看透,在自己的命和女儿的命之间,苏震起早已做了选择!只不过是他不愿意面对无法给父亲报仇的事实!

  想到此,陆云深突然心软了。

  他明明知道,苏落是那么纯洁的一个丫头,纯洁到连一场正经的恋爱都没有谈过的女孩子,他却把她推向那个肮脏的男人,是他将她逼成了这样……早知道会这样,他还不如多花些时间,想想别的办法找出苏震起,这么多年都等了,又何必急于一时。

  刚才苏落站在窗口,那双满含委屈和恨意的眼睛,深深的烙印在他脑海,挥之不去。

  苏落跳下去那一刻,他的心像是被人撕裂一样,疼。他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他爱上了苏落,他有多恨她,就有多爱她!

  一面是杀父之仇,一面是最爱的女人,陆云深感觉快要崩溃了!

  看着毫无生气的苏落,陆云深拿起纸巾轻轻擦拭她嘴角的血迹,那小心翼翼的模样像是怕弄坏了珍藏的瓷娃娃一样。

  自己这样对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是不是真的错了?

  陆云深想,如果老天让苏落活下来,那他就放了她!

第4章 为什么还活着

  苏落挣扎着跑在无边的黑暗里,身边有无数的魔鬼野兽,陆云深高高在上,就那样冰冷的看着它们啃噬着自己的皮肉,锥心刺骨的疼,比不上被陆云深拿走那颗心的痛!

  那一刻苏落知道了,她早已爱上陆云深!

  一阵痛苦的挣扎后,嘴里猛地灌进冰冷的空气,苏落睁开眼,阳光刺的她一阵晕眩,胸口像是被人生生扯开一样的疼!

  她还活着!她为什么还活着?恢复了知觉,第一个念头便是绝望!

  “醒了?”一声沙哑的磁性嗓音,传到她耳际,引起她的注意。

  苏落抬眸,看向陆云深的方向,阳光洒在他的身上,淡淡的光晕映衬着他完美的脸颊,俊美的不像人间人。

  此刻他专注的看着她,仿佛全世界就只剩下了她一人,似乎连阳光都落进了他的眸底,泛着琉璃的光泽。

  一瞬间苏落有些恍惚,像是回到初见时的美好,她不禁怀疑自己是到了天堂。

  陆云深那样冷酷绝情的魔鬼,此时竟然看起来像天使一样!

  陆云深俯身倒了杯水递到了苏落面前,语气温柔,“来,把水喝了,等会儿吃东西。”

  “你少在我面前假惺惺的!”

  苏落此刻已经彻底清醒过来,陆云深外表再怎么像天使,他骨子里都是恶魔。

  是他让那帮臭男人侮辱她!是他亲口说她是他用过的东西!更是为了逃离他,她才选择走上绝路!

  苏落冷着脸接过水杯,却在下一秒直接把水泼到了他的脸上,杯子狠狠地砸在了他的胸口,而后重重地落在了地上摔成碎片。

  “陆云深!你走!我不想看见你!”

  苏落把旁边所有的不管是药还是输液的东西,全都给推到了一边,掀起被子从床上站起来,因为昏迷的时间太长了,起来的时候还有些头晕,差点没有站稳。

  陆云深敏锐地察觉到了,想要伸手扶她,却被她一把甩开。

  “陆云深!我之前以为你只是个心狠手辣的恶魔,现在我看你还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伪君子!现在你这是做什么?假惺惺的对我好,让我感激你?感激你把我推向万丈深渊?”

  “落落!”陆云深眉头紧皱,“我会放你走的!”

  苏落只是稍稍愣了一秒,而后指着门口那一排保镖冷笑,“陆云深!事到如今,你还在变着法的骗我!你会放我走?那你倒是让我走啊?派那么多人守着,你这是要放我走?”

  苏落从地上捡起一片碎玻璃,抵在了自己的脖子上,“放我走!你要是不让我走,我就死在你面前!”

第5章 出逃

  “落落!”

  陆云深瞳孔紧缩,眸子里充满了慌张与恐惧。

  “不许你这么喊我!我嫌恶心!”

  苏落嫌恶地瞪着他,又把碎玻璃往自己脖子上逼近了一分,“陆云深!快点放我走!”

  看着她那苍白的小脸上充满了倔强与疏离,愤怒与仇恨在眸中交织,陆云深的心狠狠地痛了下。

  因为身体虚弱的缘故,苏落的精神有一瞬的恍惚,他趁机过去夺了她的碎玻璃,一下将她扑倒在了病床上。

  “陆云深!你起来!放开我!”

  苏落不停地捶打他,两条长腿也在乱扑腾,双眸中充斥着浓浓的恨意与抗拒,像是把他当成了一个可怕的洪水猛兽,令人避之不及。

  苏落的抗拒让陆云深有些心烦意乱,强压下内心的愤怒和不甘,他放开了她,转身头也不回的出了病房。

  过了整整一个月,苏落再也没有见过陆云深,可是苏落心里清楚,他无时无刻不在!

  门外那些人把她监视的像犯人一样,这一个月她的身体早已恢复,她知道她快要回到那个囚牢了。

  就在即将出院的时候,苏落躺在病床上忽然被刚进门的大夫捂住了嘴,苏落惊恐的睁大双眼,对方扯下口罩急忙开口。

  “别害怕,落落!是我,我是程皓!我是来救你出去的!”

  “程……程皓哥!你怎么会在这儿?”

  苏落仔细的打量着面前的人,认出了他正是跟了爸爸多年没少照顾自己的程皓。

  “我来救你了落落,我带你离开这儿!”

  苏落忽然坐起来惊慌失措的四处看着,胸前像是被人生生扯破一样的疼!她想到陆云深的人就守在门口,紧张的推搡着程皓。

  “程皓哥你快走!要是被姓陆的发现了他会要你的命的,你快离开这儿!”

  “他不会发现的,落落,”程皓摁住情绪激动不安的苏落,“就是死我也要把你从这儿带出去!我知道你做了开胸手术,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能走吗?”

  苏落站起来,胸前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

  “可以吗?”

  “嗯,可是程皓哥,门口有陆云深的人,我们怎么走?”苏落有些担心。

  程皓看了眼四周,附在苏落耳边,轻声说道:“一会儿我会推一辆杂物车进来,你钻到里面去,我推着你出去,只要出了这间病房他就再也找不到我们了!”

  “好,你千万要小心啊!”

  没让苏落等太久,程皓便推着一辆替换病床床单被子的杂物车进来。

  苏落捂着胸口小心翼翼的钻了进去,她紧张的呼吸都跟着凝重起来,杂物车到了门口转弯的时候,苏落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那一段路像是走了漫长的一个世纪,苏落紧闭着双眼祈祷着千万不要被陆云深发现,直到头顶的盖子被掀开。

  “出来吧落落,我们赶快去停车场!”

  程皓说着伸出手扶着苏落从医院往外跑,出了医院大门那一刻,是她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没人监视着去外面。

  苏落像是一个被判了死刑又忽然之间被释放出狱的犯人,那一瞬间便泪流满面。

  从今以后她是自由的,她不再是谁的工具谁的玩物!苏落想,陆云深三个字,从今以后,只是她心里的一个秘密,这个人,再也不会出现在她的眼前!

  跑到车上程皓拿出事先准备好的衣服让苏落换上,苏落边换衣服边问:“程皓哥,我爸他好不好?是我爸让你来救我的是不是?他人在哪儿?”

  程皓目光闪躲着,犹豫了一下开口道:

  “先生他,他挺好的!落落,我回到北阳就开始找你,找到你后又一直没有机会接近你。

  现在好了落落,从今天起我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我们走,先生在郊区的一个小县城,我现在就带你走。”

  两个人换好衣服,打车进了好几家商场又换了一身装扮,最后才上了程皓的车开到了郊外。

  坐在车里,想着一会儿就能看到爸爸了,苏落忽然不知该如何面对起来,她无法对爸爸看着自己备受折磨却不来救自己无动于衷!

  她想不通,一个亲生父亲,怎么能看着自己的女儿被那样残忍羞耻的折磨,他怎么做得到呢?

  这五年毁了她,苏落心中有恨!

  可是到了地方,见到双眼泛红的苏震起那一刻,苏落一下子释然了,在这个世上,她已经一无所有,她只有这一个亲人!

  委屈的眼泪流下,那一瞬间苏落知道自己已经放下了心里的恨,原谅了爸爸。

  “落落,你一定恨死爸爸了是不是?我该死,我对不起你啊!”

  苏震起抱着这个被自己推入深渊的女儿,心疼的老泪纵横。

  “我不恨你爸爸,你是我唯一的亲人了,落落不恨你,只是这么多年,我好想你啊爸!”

  “落落,”苏震起擦了擦苏落脸上的泪,“爸爸一定给你报仇,我亲手宰了他!”

  “不!不要爸爸!你杀不了他的,我求你了不要冒这个险,我不想你有事!爸爸,我们离开北阳,我们离开这里好不好?我们走的远远的!”

  “不可能!”苏震起的脸上露出狰狞的表情。

  “他陆云深让我变成了一只活在地下的老鼠,我已经失去了一切,他还那样侮辱折磨我的女儿,他对我赶尽杀绝,难道我要等死吗?”苏震起一拳头砸在墙上,瞬间有血渗了出来。

  苏落忙抓住他的手,目露心疼,眼泪控制不住地淌落,哽咽着哀求道:“爸,说到底是你先害了他父亲啊!就这样算了好不好?不要再互相报复了爸!”

  苏震起一把将她甩开,“你住口落落!弱肉强食是这道上的规矩,你不杀他就只能等着他来杀你,先下手为强永远是对的!”

  触及她眼中的悲伤,苏震起仿佛被蛰了一下收回视线,语气缓了些:“落落,有些事可能你不会明白,爸爸也不想你知道太多打打杀杀的事,一切都交给爸爸,好了,乖,去楼上洗个澡休息会儿。”

  苏落看着爸爸笃定坚决的神情,她知道她劝不住他,转身脚步沉重的上了楼,她没有想到事情会是这样,她以为她已经逃出了痛苦的深渊,可是她没有想到,一切,还只是刚刚开始!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