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主角名为陈冲兰玉芝小说的名字是《桃

发布时间:2018-12-05 14:40

陈冲兰玉芝全文阅读

陈冲兰玉芝全文阅读

  男女主角名为陈冲兰玉芝小说的名字是《桃运小神农》,这是一本内容非常新的都市小说,网络作家五两是此书的作者,此书又名《乡野小村医》,陈冲是一个傻子,虽然现在已经有二十来岁了但是智商却和三四岁的孩童没什么区别,自从哥哥去世后,陈冲便和嫂子兰玉芝以及哥嫂的孩子一起生活,在一次保护嫂子的过程中,陈冲意外的恢复了神智。
  “小冲,快起来帮帮表嫂。”一个娇柔的叫声从堂屋响起。
  正在里屋睡的迷迷糊糊的陈冲惊醒了过来,他翻身起床,衣服也不穿,打着赤膊就出了屋子,一脸傻笑地看着屋外那穿着碎花长裙的美丽少妇。
  “嫂……表嫂,你……你叫我干,干啥……”堂屋的少妇怀中正抱着一个不满周岁的婴儿,衣领解开,正在喂奶。
  那薄薄的短裙根本遮不住其诱人的身材,纤长的腿像是莲藕似的并在一旁,身前的丰润更是雪白美丽,迷人之极,浑身上下充满了成熟味道。
  陈冲脸上带着傻笑,一双眼睛却低下来盯向了少妇的身前,雪白丰润异常……这少妇叫兰玉芝,是整个白水村出了名的美人儿,只是奈何命薄,刚生了孩子,男人就走了。
  陈冲是她小叔子,虽然是捡来的,但是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早已经成为了亲人。
  看着陈冲没穿衣服傻笑的样子,兰玉芝的心底也是不禁幽幽叹了口气,她这个小叔子别的都好,可就是这脑子不太好使,如今虽二十来岁了,却依旧只有普通小孩三四岁的智商。

第1章 傻子

  “小冲,快起来帮帮表嫂。”一个娇柔的叫声从堂屋响起。

  正在里屋睡的迷迷糊糊的陈冲惊醒了过来,他翻身起床,衣服也不穿,打着赤膊就出了屋子,一脸傻笑地看着屋外那穿着碎花长裙的美丽少妇。

  “嫂……表嫂,你……你叫我干,干啥……”堂屋的少妇怀中正抱着一个不满周岁的婴儿,衣领解开,正在喂奶。

  那薄薄的短裙根本遮不住其诱人的身材,纤长的腿像是莲藕似的并在一旁,身前的丰润更是雪白美丽,迷人之极,浑身上下充满了成熟味道。

  陈冲脸上带着傻笑,一双眼睛却低下来盯向了少妇的身前,雪白丰润异常……这少妇叫兰玉芝,是整个白水村出了名的美人儿,只是奈何命薄,刚生了孩子,男人就走了。

  陈冲是她小叔子,虽然是捡来的,但是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早已经成为了亲人。

  看着陈冲没穿衣服傻笑的样子,兰玉芝的心底也是不禁幽幽叹了口气,她这个小叔子别的都好,可就是这脑子不太好使,如今虽二十来岁了,却依旧只有普通小孩三四岁的智商。

  兰玉芝低头看了眼陈冲仅穿的那条小裤,也不知是被尿憋的还是其他什么原因,鼓鼓胀胀,看的兰玉芝也略有些脸红。

  虽说小叔子脑子不好使,但终究是个男人,而且那……还不小呢,刚起了这个念头,怀中孩子就“哇!”地一声啼哭了起来,兰玉芝立马将目光挪开,心下按啐一口,兰玉芝,你想啥呢!小冲他可是你的小叔子!

  抛开脑袋里的胡思乱想,兰玉芝轻声说:“小冲,你先把衣服穿上,表嫂还有事儿找你帮忙……”

  陈冲一点头,却没去穿衣服,径直走到了兰玉芝的旁边端了个凳子坐下了,凑得近,兰玉芝身上的迷人芬芳和那香甜的奶味顿时就传进了陈冲的鼻子里。

  饶是陈冲是个傻子,却也喜欢闻这样的香甜味道,哈利子都顺着嘴角流淌了下来:“嫂……表嫂,你要我帮……帮啥忙?”

  兰玉芝无奈摇头,一边轻轻晃着手臂哄着怀中吵闹的幼儿,一边轻声说:“小冲,表嫂奶水出不来,你帮帮表嫂。”

  说这话的时候,兰玉芝也是满心无奈,自家男人走后,吃的东西不好,营养跟不上,奶水自然没有别家女人多,只是苦了孩子,一生下来就挨饿。

  陈冲却眼睛发光,瞪着兰玉芝的身前砸吧砸吧嘴,惊喜道:“吃奶?哥吃,圆圆吃,我也吃?”

  兰玉芝被陈冲这话说的脸一红,心知以前男人去世前和自己的时候,准是被陈冲偷看到过,原本她倒也没其他的什么想法,被陈冲这么一说,心底里顿时就多出了几分不一样了起来……再咋说,自己小叔子也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男人啊,抬头偷偷扫一眼,只见陈冲嘴角挂着哈喇子,一双眼睛直愣愣地盯着自己,兰玉芝的心底不由更加难为情了起来……可还没不等她说什么呢,陈冲忽然就探出手来按住了……兰玉芝身子一颤,不禁从鼻子里发出了一声轻哼。

  自从男人走后,她已经太久没有被男人碰过身子了,此刻被陈冲一双宽厚的手触碰到,她只觉得整个身子都似乎开始发热了起来,一颗心也是扑通扑通剧烈跳动了起来,像是要蹦出了嗓子眼似的。

  陈冲傻乎乎的,啥也不懂,也没注意到兰玉芝的变化,一颗脑袋就这么低了下去……这一下,兰玉芝的身子颤抖地更厉害了起来,久未有过的感受袭上心头,让她的双腿都不禁并拢了起来,感受着陈冲的袭击,她只是轻哼着说:“用……用力点。”

  陈冲本来就是个傻莽子,一听让自己用力点,立马就伸手抱住了兰玉芝的腰,然后猛地加大力度……强烈的感受袭来,兰玉芝的身子剧烈一震,一股瞬间就迸了出来,溅地陈冲满脸满身都是。

  陈冲直起身子来,也不擦脸,只舔了舔嘴角的残余,冲着兰玉芝傻笑一声说:“表嫂,真……真好吃,让……让圆圆也吃。”

  奶确实出来了,兰玉芝心底却也有了一股说不出来的滋味儿,她把其中一个喂到了孩子嘴里,孩子立马就停止了啼哭,整个堂屋渐渐安静了下来,只剩下了孩子嘬奶的“咋咋”之响。

  只是,回想起刚刚那种久违的感受,兰玉芝的心里却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她悄悄转过头来,见只穿着一条小裤的陈冲依旧坐在一旁,傻乎乎地看着自己给孩子喂奶。

  视线下移,隐隐地,她看向了陈冲的裤子,心底深处不由生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小冲他,他是个傻子,而且他很听自己话,如果……如果叫他和自己……兰玉芝不好意思再多想,但是这想法一旦生出,就像是潮水一般迅速在她脑海中蔓延了起来。

  每每午夜梦回,独守空房的寂寥,夜里一个人的时候,用手也无法平复的内心空荡,那种难受的感觉,如果,如果能有陈冲,就能够解决掉了!

  而且,他是个傻子,不会说出去的!

  想到这里,兰玉芝连忙并拢了腿,只感觉身子传来了一阵烘热之感,光是想一想,她就险些丢了!

  那泥泞不堪,混合着脑中的旖旎念头,令得兰玉芝终究是忍不住,轻轻转头看向了旁边的陈冲……她轻咬着朱唇,美丽脸上泛着一丝诱人的红晕,轻声轻气地说:“小冲,表嫂……表嫂还有一边,圆圆吃一个,你,你吃另一个成不?”

  还能吃?!

  陈冲一愣,一下子低下头,看向了表嫂的另一边……

第2章 治病的方法

  陈冲一愣,低下头看向了表嫂的另一边,他傻乎乎的,啥也不懂,只知道表嫂再咋样也不会害自己,所以根本没犹豫就凑了上去……一抹顺着陈冲的嘴角脸颊流下,淌到了他的身前。

  感受到了陈冲的温度,兰玉芝的身子反应也变得越发强烈,甚至都开始轻轻颤抖了起来,她并拢双腿,脸庞泛红,小嘴里也情不自禁发出了一阵阵轻呼……刚过一会儿,陈冲突然松口直起身子来,一脸焦急:“不好!吃多了,尿急!”

  话声落下,他便捂着肚子,一下子站起了身来!

  兰玉芝脸庞泛红,却也缓缓睁开了眼睛,她顺着陈冲的身子看去,恰好看到了那裤子,那么的……“撒尿去了!”可还不等她多看,陈冲却陡然大喊一声,捂着肚子便转身飞快奔茅厕跑了……兰玉芝一时又是羞臊,又是好笑,眼睁睁看着陈冲跑了,心底又泛起了一丝失落。

  低下头来看看,自己的孩子已经吃饱,在怀中睡着了,兰玉芝幽幽叹了口气,轻轻抱着孩子,进了里屋。

  她把熟睡的孩子放到一边,坐在床头,想着刚刚那一幕,心底深处,一股满是燥热的火焰升腾而起,那份燥热,难以忍受,她犹豫片刻,终究是扯上了窗帘,伸手朝着自己探了过去……“恩……”诱人清甜的叫声从屋中传出,可还没响到两声,里屋的房门忽然被人一把推开了来!

  坐在床头的兰玉芝身子一震,僵硬地转过头来,只见那不远处的房门口,陈冲正捂着身子站在门边,一脸的难受尴尬。

  兰玉芝赶紧把手拿了回来,扫了眼一旁的孩子,见开门声没把孩子吵醒,这才稍稍松了口气,至于她自己……小冲不过是个傻子,就算看见了也不会明白自己在干啥的。

  只是,小冲他这么急急忙忙跑进来到底是为了干啥?

  难不成,出了啥事儿么?

  兰玉芝心头疑惑,秀眉微蹙:“小冲,你咋了?”

  陈冲捂着身子,咬着牙,挤眉弄眼说:“嫂……表嫂,我,我撒不出来尿!”

  一听这话,兰玉芝险些笑了出来,这小子,咋还撒不出来尿了,兰玉芝嫁到他们陈家已经好些年了,知道陈冲因为脑袋的问题,一直都没找过媳妇儿,而且傻子一样的人,又咋会弄那些事情,这种男人的问题,不应该出现在陈冲的身上。

  可见到兰玉芝笑自己,陈冲却更加难受,一张脸都憋红了起来,他姿势古怪地走到了兰玉芝的身旁,一伸手指了指自己:“表嫂,你看,红,痛,热,不尿!”

  陈冲这突然的一下动作,吓得兰玉芝也是愣了愣,小叔子在自己面前,她本应该阻止或者立马转过头去的,但是却有那么一种魔力促使着兰玉芝忍不住低头朝陈冲看了去……果然和陈冲说的一样,红……肿……不对,这不是肿,这是……。

  而且,陈冲这也太……太不寻常了吧,要是和她……那怕是要把自己身子都给撑破了,那……那种滋味,也不知道多舒坦。

  兰玉芝一双美目瞪大,神色之中,由最初的惊讶和尴尬竟渐渐变得多出了几分朦胧向往……陈冲一个傻子却看不出来兰玉芝的变化,只是感觉到自己身子的难受,那傻乎乎的脸上满满的都是痛苦,他拨弄几下,几乎都要哭出来了:“表嫂,胀,疼,尿不出来,你看……”

  说着他还往前走出几步,兰玉芝坐在床边的,本来就离得近,再加上陈冲的个头又高,这么往前走出一步,都快到她脸上来了,她几乎都能够感受到那份灼热和强烈的气息。

  兰玉芝的眼睛瞪大,脑海中渐渐浮现出了和陈冲好的画面,原本就未能排解的燥热再一次泛上心头,身子都开始发软了起来。

  陈冲还在嚷:“表嫂,咋办,难受……”

  兰玉芝深吸一口气,转头看了眼床边熟睡了的圆圆,终究是忍不住朝着陈冲伸出了手去……感受着那份久违的灼热,兰玉芝只觉得自己的手都快烫化了!她的呼吸也变得沉重了起来,嘴里轻轻说:“别着急,小冲,表嫂有办法。”

  原本一脸难受的陈冲一听表嫂有办法,立时就喜了:“真的?表嫂,快点,我好难受啊。”

  兰玉芝脸蛋红红,一边轻轻动作,一边也是缓缓抬起了头来,如同水一般的眸子看向了陈冲的脸,那眼神之中竟是多出了几分别的意味。

  良久她才羞臊地轻声开口:“小冲,表嫂有办法,但前提是,你不许告诉别人,随便跟谁都……都不能说,不然表嫂就没法活了。”

  陈冲虽然傻,但是却也知道不能让表嫂没法活,所以他那憨厚的脸上立时露出了一抹郑重之色,重重地一点头。

  见此,兰玉芝这才彻底松了口气,她站起身来,凑到了陈冲的耳旁轻声说:“你尿不出来,又变得这么大,是因为生病了,这个病,只有一个方法能治,就是把你尿尿的放到表嫂尿尿的地方,这样尿出来之后就能治好了。”

  陈冲听得一愣一愣地,尿尿的地方?他低下头,朝着兰玉芝看去,傻乎乎地问:“表嫂你的地方和我不一样吗?咋放得下?”

  兰玉芝娇羞一笑,媚眼如丝地横了陈冲一眼:“表嫂的和你不同,来,去那边房间里,表嫂教你治病成么?”

  陈冲虽然不明事理,但是被表嫂这么一瞪一说,他竟然也生出了一丝怪异的兴奋感觉,感受着表嫂小手的温软,他也终究忍不住,傻乎乎地一点头:“成!”

  看着陈冲傻乎乎的模样,兰玉芝倒也有些过意不去,只觉得自己这么骗小叔子和自己好,实在有些不要脸。

  但是手中握着陈冲,她却如何也不想松开,这么久没和男人经过事儿,那份念头一起,自也再难消除了。

  小冲他……他是个傻子,啥也不明白,而且,他已经答应自己了,不会告诉别人的,就算和他好了,也不会有事儿的!

  想到这里,兰玉芝终究是压住了心底多余的想法,领着陈冲便出了里屋,径直朝着陈冲的房间去了……

第3章 不好!有人来了

  兰玉芝怕吵到了自己的孩子,便领着陈冲径直进了他的房间里。

  一路上,兰玉芝连手都舍不得松开,只觉得那股子炽热仿佛透过手掌传递到了自己的身子深处,如果能真真切切放进去,那份美妙,只怕根本就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房门掩上,狭窄的房间里就只剩下陈冲和兰玉芝两人了,彼此之间呼吸都粗重了起来……陈冲脑袋是傻的,可是正常身体的反应却和常人无异,他虽不明白,但是总也觉得自己被表嫂握着很舒坦,特别是那雪白小手掌心和自己时不时地碰撞磨蹭,几乎就给了陈冲一种快要尿出来了的感觉……他脸上憨笑着说:“嫂……表嫂,我好……好像能尿出来了,我,我先去尿尿……”说着他转身就要往茅厕里走。

  可都到了这时候,兰玉芝早已泛滥一片,哪里还愿意让陈冲离开,手上连忙紧了紧,嘴里也连声说:“别……不用去茅厕,你,你要真想,就,直接在这儿,表嫂手里给你接着……”

  陈冲愣了愣,但是他见到兰玉芝小脸微红,眼中却满是正经之色,似乎真要自己到她手里似的,他一时也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身子轻轻抖了抖,又摇头说:“不……不尿了。”

  兰玉芝这才松了口气,她已经太久没有过了,此刻握着陈冲,早就有些忍不住了,恨不得现在就让陈冲到自己身上来……所以她拉着陈冲走到床边坐下,伸手就把裙子给提了起来,露出了一双雪白如玉般的腿和最上面黑色蕾丝花边的小裤。

  这时候,她才松开手,然后缓缓张开了……

  可陈冲却还站在一旁,一副手足无措,憨憨傻傻的样子。

  兰玉芝红着脸轻笑一声,拉过陈冲的手放到了自己的身前:“小冲,快上来……”

  陈冲身子僵硬地爬上床,看着面前的表嫂,却实在不知道自己该做啥,而且他也感觉出来了表嫂和平常的不同,一时间竟有些被吓到了,蹲在兰玉芝的身前,却动也不敢动。

  看到他这样子,兰玉芝不由无奈摇头:“小冲,咋了,你不想表嫂帮你治病了?”

  陈冲低头看了看自己,当手碰到表嫂身上后,自己就越来越肿胀,越来越难受,他苦着脸:“想……我……我不知道咋治……”

  陈冲这副傻愣愣的模样,倒是让兰玉芝觉得看着可爱,她伸手又蹭了蹭陈冲的身子,只觉得心底火热之余,还多出了几分爱意,她轻轻起身,让陈冲躺了下去,朱唇轻启,妩媚地说:“成,那你躺着,表嫂帮你治……”

  一边说着,她一边伸手轻轻探向自己的小裤,然后就这么缓缓坐下去……可就在这要紧关头,那院门口突然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之响!

  “砰砰砰!”急促的敲门声吓得兰玉芝身子一颤,一颗心都差点飞出了嗓子眼来,不好!有人来了!

  她现在和陈冲的模样要是被别人看见,那可就坏了!

  兰玉芝一时慌了神,听那院门外敲门声一阵强似一阵,她终究是反应了过来,连忙下了床,一边陈冲的裤子给提了起来,一边整理好自己的裙子,小嘴里还慌张地说:“小冲,听话,待在这里,表嫂去开门……”

  陈冲还不知道发生了啥,只呆愣地点了点头,兰玉芝整理好了自己,起身去院子里开了门,院门一打开,顿时一股熏天的酒气就扑面传了过来。

  兰玉芝心里本来就有些不舒坦,闻到这股酒气,便一下子蹙起了秀眉,刚要说啥,却见到面前的人竟是村里的主任刘大顺!

  这刘大顺生的一脸横肉,皮肤黝黑,鼻子宽大,眼睛却小,实在难看。

  他一进屋就冲着兰玉芝咧嘴一笑:“玉芝啊,你真是越来越好看了。”

  刘大顺说话的时候,露出一口被烟酒槟榔熏得发黑的牙齿,哄臭的酒气传出,熏得兰玉芝都快吐了。

  兰玉芝却也无奈,心头虽然百般不悦,可是面前的刘大顺毕竟是村里的主任,轻易可得罪不得。所以她只能尽量把自己的语气放得平缓点,低声细气地问:“刘主任,你……你有啥事儿吗?没事儿的话……”

  或许是因为兰玉芝说的话不太中听,那刘大顺脸色一变,一下子抬起了头小眼睛一瞪,用那公鸭一般的难听嗓子吼道:“老子没事儿会来你这寡妇家么,没的丧了老子的气!你说说,我老三家的钱你到底什么时候还?”

  刘老三家的钱?兰玉芝的脸上一下子变了色,她没想到刘大顺居然是来要钱的,半年前她男人确实找刘老三借过三千块钱,那时候兰玉芝怀孕,病了一场,她男人怕伤了胎儿,硬是借了钱去市里给兰玉芝治的病,说是最稳妥。

  只是当时,她家男人分明就已经给了五百的利息钱,说是一年后再还本金,当时刘老三也答应了,可现在日子还没到,咋就跑来要钱了呢?

  现在家里男人走了,本就断了经济来源,连吃饭过活都还困难呢,又哪里来的钱还债,兰玉芝是有苦说不出,眼见那刘大顺扯着公鸭嗓还在那里嚷嚷,她怕丢人,连忙过去关了门,扯着刘大顺坐到了院子里的水井旁,轻声说:“刘主任,你声音小点,钱……钱我在想办法,再说,当……当初我男人和刘三哥都说好了,一年后……”

  “说啥娘的一年呢!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兰玉芝,你是不是以为你家陈浪走了,他借的钱就不用还了啊?”

  还不等兰玉芝说完,刘大顺便一瞪眼给她打断了。

  这刘大顺瞪眼起来,那一脸黝黑的横肉都跟着立了起来,看的兰玉芝心里害怕,身子不由又向后挪了挪。

  见到兰玉芝怕了,刘大顺嘿嘿一笑,一把就抓住了兰玉芝的雪白小手,轻轻拍了拍说:“玉芝啊,你也别怕,大顺哥也不是要钱那个意思,那啥,你看你男人这不是走了吗,你家孤儿寡母的,又带着个傻子小叔子,日子不好过啊。”

  兰玉芝这下终于感觉到了几分不对劲,她连忙就想要向旁让开,可是却已经迟了,那刘大顺手上一用力,一把就将兰玉芝给拽了过去,双手一下子环住!

  “啊!”兰玉芝吓得花容失色,嘴里不禁发出一声惊呼。

  可那刘大顺却压根不管不顾,飞快就探出了另一只黑乎乎的手,一把就从裙子领口伸了进去,握住了里面的……然后猛地一抓……

第4章 自己不傻了

  “啊!”兰玉芝那里想得到刘大顺堂堂一个村主任,居然会突然对自己动手动脚,她一时不由惊叫了出来,想要向后躲开。

  可刘大顺毕竟是个大男人,力气又大,人又蛮,兰玉芝哪里能跟他拗,任凭她咋挣扎,都依旧被刘大顺抱得紧紧的,压根儿无法逃脱……刘大顺的手往里面捣鼓,嘴里还坏笑道:“玉芝,你还不知道大顺哥的心吗,当初要不是陈浪那小子使坏,我早就找你好了!玉芝,你难道就不想和大顺哥好么?”

  说着,他还拿那张臭嘴朝着兰玉芝身上亲来亲去。

  兰玉芝彻底吓坏了,可她一个女人能有啥办法,眼看刘大顺已经把她压到了地上,一双手都开始解他那裤子,那样子,竟是要硬上了!

  就在这时候,旁边突然风声一紧,一个黑乎乎的东西陡然从前面屋子里飞了出来,“砰!”地一下砸在了刘大顺的脑袋上!

  “啊!”刘大顺身子一颤,嘴里发出一声杀猪般既凄惨又愤怒的嚎叫……他颤抖着伸手往脑门儿上一抹,玻璃碎渣子和鲜血便从他手上落了下来,一阵阵剧烈的疼痛,让他眼睛都变得模糊了几分。

  这是……一个玻璃杯子!

  刘大顺僵硬地转过头来,只见到那里间屋子里的陈冲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突然从窗户翻了出来,在他的手中,刚刚那个玻璃杯子就是他扔过来砸的刘大顺!

  原来刚刚陈冲一直都呆在房间里,透过窗户见到刘大顺对自己表嫂动手动脚,他就顺手拿起桌上的杯子砸向了刘大顺的头……刘大顺深吸一口气,疼痛虽然剧烈,但是他毕竟是个身材高大,伸手把脑袋上的血一抹,再看身后傻里傻气却咬牙切齿的陈冲,顿时痛少了三分,愤怒却多出来了七分。

  他瞪眼冲上一步,一把就拽住了陈冲的身子,猛喝道:“狗傻子你干啥!”

  陈冲一脸的忿忿:“你欺负我表嫂,我杀你!”说着举起拳头就要往刘大顺脸上揍。

  可论起打架,陈冲这个傻子又哪里是刘大顺的对手,只见刘大顺身子一晃,一下子就躲开了陈冲的这一拳,再把脚一抬,顿时一脚猛地就踹到了陈冲的胸口!

  “啊!”陈冲块头本就不大,挨了刘大顺这一脚,步伐不稳,连连向后退去,好死不死,在他背后不远处正是那一口废弃了好多年的水井,陈冲向后退了两步,膝盖弯就撞到了水井的边缘,身子一晃,竟是直接仰面摔到了井底去……“啊……你……欺负嫂……”可怜陈冲摔下去的最后一刻还想着自己的表嫂。

  杀人了?!

  那边干了这一切的刘大顺倒也傻眼了,愣了片刻后,他连忙一转身,匆匆打开院门跑了。

  等他跑出好远之后,院子里才传来兰玉芝凄惨的哭喊声:“小冲!”

  ……

  身子在狭窄的空间里也不知道翻腾了几圈,某一刻,陈冲感觉到身子骤然坠落到底,脑袋先触地,撕心裂肺的疼痛和天旋地转的眩晕感传来,他张开嘴,却无法发出声音,只有鲜血从喉头飞溅而出……要死了……

  这一下,陈冲的脑子终于清醒了,以往生活的一幕一幕飞快在他眼前闪过,那些自己傻乎乎的画面,看的陈冲心里一阵揪紧,这一辈子……过的可真糊涂啊。

  他闭上了眼睛,世界变得黑暗了。

  可就在下一刻,他的眼睛忽然睁开,嘴里大口大口喘出了气来,这……这是哪里?

  陈冲感觉到刚刚身上的那股剧烈疼痛消失了,转头看看周围,黑漆漆的一片,这里是井底!

  再抬头看看,高处隐隐有一点细小的光芒,那应该就是井口,因为距离太远,所以那井口看上去只有不足拳头大小而已。

  这到底是咋回事儿啊?

  难道自己真的是在做梦吗?就在他脑子里刚生出了这个念头的时候,那井口之上,忽然传来了一阵若有若无的喊叫:“小冲,小冲啊!”

  陈冲身子一颤,猛地抬起头来,表嫂在上面!这一切都是真实的!而且,最为重要的是,陈冲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自己不傻了!

  以往的他,就像是常年处在一种半梦半醒,脑袋模糊不清晰的状态,但是如今,他就像是一觉睡醒,脑袋的思维变得比以前活跃了数十倍,而且以前的一些尘封在脑袋深处的混乱记忆片段也渐渐冒了出来,那是一些关于医术的知识,似乎是在他很小的时候听人所传授的。

  但是现在却不是想这些的时候,陈冲抬起头,看看顶上那碗口大小的井口,陈冲深吸了一口气,得上去才行,表嫂和刘大顺还在上面呢!自己掉下井来,没人帮着表嫂,也不知道那刘大顺会做出啥事儿来。

  越想陈冲心里就越是着急,他连忙伸出双手双脚攀住两旁的井壁,朝着井口爬去,幸好这井已经废弃多年,那井壁之间倒也都是干的,陈冲就这么一路攀爬上去……也不知过了几分钟,陈冲感觉到上方的光线越来越亮堂,这才缓缓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可这一看,却令得他身子一颤,整个人都愣住了……那是……表嫂的腚子?

  从陈冲这个角度看上去,恰好能看到两瓣被裙子包裹着的绝美肥腚,那是正坐在井上哭泣的兰玉芝!

  陈冲再往上爬几分,他的脑袋,距离表嫂的越发近了,表嫂这么坐着,那裙摆有一部分落到了井里,如果掀开这裙子,就能完完全全见到真正里间的风景了……陈冲吞了口唾沫,他脑子已经不傻了,脑海里也还记得摔下去之前和表嫂发生的种种事情,只觉得心头像是被猫抓似的痒痒。

  虽然他听到了表嫂的哭泣声,知道表嫂还在为了自己担心呢,但是这美丽的腚子就在眼前,他实在有些忍不住,终于是缓缓地伸出了手,将那裙摆给挑起了一丝。

  这下子,终于能够看清楚了,表嫂里面穿的是一条黑色蕾丝花边的小裤,因为她坐在井边,那蕾丝小裤完全绷紧,几乎勒成了一条线……雪白的美丽场景,顿时看的陈冲心底火起……表嫂可真美,要是能……

  一起了这个念头,就再也止不住,他身子侧了侧,悄悄地就钻到了那裙摆的下面,双脚微微用力,蹬着井壁向上,然后再抬起头来,缓缓地凑了上去……

第5章 腚子后面

  井外,兰玉芝趴在地上,雪白小脸满是泪水,眼神之中尽是绝望之色,她看着漆黑的井,只觉得天都塌下来了。

  “小冲!小冲!”

  纵然她这个小叔子是个傻子,可这么多年过去,男人去世,她可就只剩下这唯一的亲人了……兰玉芝正哭的死去活来,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腚子一凉,似乎有什么温润的东西在贴着自己,她心头一惊,连忙起身让开,再转过头一看,却发现陈冲居然正攀在井壁边上!

  “小冲?”看到这一幕,兰玉芝的眼睛都瞪大了起来,这……泪水挂在脸上,她整个人都愣住了,这咋可能?!陈冲掉下这么深的井底,居然还自己爬回来了?!

  陈冲还和之前掉下去一样,身上啥都没有,仅穿着一条小裤,唯一有点不同的就是他那原本脸上傻气却已经消失无踪了。

  现在的他,哪里还像以前那个傻小子陈冲,分明就是一个能成为一家之主的靠山般的男人!

  只是,兰玉芝此刻情急之下没能看得出陈冲的不同,只见到陈冲完好无事地回来了,心底只有无限的喜悦。

  她刚想走过去帮忙把陈冲拉出来,可还没向前走出一步呢,腿上就突然一软,身子竟坐倒了下去……陈冲眼疾手快,连忙翻身从井底跳了出来,他伸手一把扶起了兰玉芝的身子,轻声说:“表嫂,你摔疼没,别动,我扶你。”

  陈冲这一番话,听得兰玉芝却一下子傻了眼,这么多年来,但凡从陈冲口中说出来的话全都傻里傻气,哪会像现在这样条理清晰。

  靠在陈冲的臂弯中,嗅到陈冲身上那股男人的气息,兰玉芝原本的慌张竟一下子消失无踪,只觉得一阵安心舒坦。

  她抬起头来,看着陈冲沉稳的脸庞,不知为何,心底竟是一荡,这……还是小冲吗?咋感觉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呢?

  也是察觉到了表嫂的奇怪,陈冲淡淡笑了笑说:“表嫂,我刚刚摔下去碰到了脑袋,现在我已经不傻了……对了,刘大顺走了么?”

  陈冲说着转过头,看看院子里,虽地上满是狼藉,但是院门敞开,却已经不见刘大顺的身影了。

  兰玉芝恍若梦中,呆呆看着陈冲的脸,听着他的问话,也只是愕然地点了点头。

  陈冲倒是知道表嫂受了惊吓,还摔着了身子,自不再多问,用一只手将表嫂横腰抱起,去将院门关上了,这才重新进了里屋。

  抱着表嫂的身子,陈冲心底也是一阵受用,嗅到了表嫂身上诱人的芬芳,感受着怀中的柔软,不禁让他想起了刚刚在井边的那一幕,表嫂的……可真美,要是能压着她的腚子,从后头……陈冲现在可不像之前了,心底一起了这个念头,不禁就微微低下头,朝着怀中的表嫂看去,居高临下,他能够清楚地见到表嫂裙领之间的那一抹……再想想之前自己可是帮过嫂子……甚至还喝过了香甜的奶水,他的身子不由都火热了起来……以前傻,不明白,可是现在的他,心里着实痒痒,只想真的和表嫂走出最后一步……陈冲将兰玉芝抱进了里屋,放到了床上之后,兰玉芝却还是忍不住问了句:“小冲,你……你不傻了吗?”

  但是随即,她又有些后悔了,自己这么问,小冲会不会不高兴,毕竟当着陈冲面说他傻,这不是骂人呢么……可陈冲却满不在乎,摇头笑笑说:“表嫂,我不傻了,我啥事儿都明白,你放心,以后这个家,我来撑,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和圆圆的,绝不会再让人欺负你们!”

  陈冲这番话说的实在,却比那外面男人的甜言蜜语要好过千倍万倍,兰玉芝靠在床头,看着他那坚毅的脸庞,竟不知不觉,红了眼眶。

  看着表嫂这个模样,陈冲心底又是不由一热,自己一定要和这个女人好!

  只是,表嫂刚刚摔着了身子,也不知道会不会出啥事儿,脑子里那些关于医术的混乱记忆片段闪过,陈冲上前一步,走到了表嫂的身旁,一只手轻轻搭在了表嫂的腿边,眼中闪过一抹担忧之色:“表嫂,你刚刚摔了,我看你刚刚连路都走不动了,只怕是摔了脊背,万一伤了坐骨神经,那可就有瘫痪的风险!”

  兰玉芝本还奇怪陈冲为什么懂得这些事儿,可一听到瘫痪两个字,她的心里顿时一乱:“啊?瘫痪?坐……坐骨神经在哪儿?”

  陈冲一脸严肃:“就是……腚子后面……”说着,他的视线也缓缓挪到了兰玉芝的背后,看向了那后背,只是视线也难免在那裙子遮挡下的浑圆动人处多停留几分……兰玉芝脸庞泛红:“腚子后面?”

  陈冲点了点头,爬上床来,轻轻扶住了兰玉芝的腰:“表嫂,你转过来,我帮你看看。”

  兰玉芝一张脸羞得发红,但是当她感受到陈冲的手摸到了自己的腰间,那宽厚大手上的炽热温度传来,她的心也不禁一荡,终究是缓缓转过了身子,将那丰硕对向了陈冲……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