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手那么难是一本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

发布时间:2018-12-05 14:40

祁攸然林君翊小说

放手那么难全文阅读

  放手那么难是一本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的言情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人公是祁攸然林君翊。放手那么难小说的主要内容是她杀过人?坐过牢?吸过毒?“林先生,请问对于您女朋友的诸多劣迹,您是否知情?”“林总您刚刚回国难免被有心人蒙蔽,请问发展恋情期间您是否受过这个女人的欺骗?”林总的回答却是一把将女人拽入怀里,冲出记者重重包围,等坐进车内,徐徐安抚绝望的女人,眼神坚定。
  外面的太阳如燃烧的火炉,烫的大地一片金黄。
  祁攸然挂了电话,带上口罩,飞快冲进阳光里。出租车在这种天气里也变得懒洋洋的,慢悠悠摇到南圩大厦,已经是一个小时后的事儿了。
  “君翊!”一下车看到站在门口等自己的男人,祁攸然一双不起波澜的双眼如春花绽放。
  林君翊立马抱住冲上来的小炮弹,拿过她手中的文件,拉着人进了楼上的休息室,“攸然,等我开完会一起回家。”

第一章 我可以解释

  外面的太阳如燃烧的火炉,烫的大地一片金黄。

  祁攸然挂了电话,带上口罩,飞快冲进阳光里。出租车在这种天气里也变得懒洋洋的,慢悠悠摇到南圩大厦,已经是一个小时后的事儿了。

  “君翊!”一下车看到站在门口等自己的男人,祁攸然一双不起波澜的双眼如春花绽放。

  林君翊立马抱住冲上来的小炮弹,拿过她手中的文件,拉着人进了楼上的休息室,“攸然,等我开完会一起回家。”

  祁攸然笑眯眯的点头,取下了口罩,舒服的喝了一口茶。

  或许饮料喝了太多,途中去了趟厕所,出来正对上一双寒星般的眸子,她像是被定了身,直愣愣的一动不动。

  对方朝她缓步而来,祁攸然才惊觉自己脸上没任何遮挡,脸色突变,转身就跑。不到两米就被铁钳般的力道禁锢,斜上方的声音寒气侵骨,“祁攸然,你还敢回来?”

  “你……”祁攸然努力挣开,却没半点儿松动,隐约听到走廊的动静,她急得一脚踩在男人脚上。

  男人吃痛,手上一松,祁攸然飞快跑了,待他追出去,看到的就是那人被一个男人抱在怀里。

  “欧先生!”林君翊拉着女友,冲来人打招呼,不是说赶着回公司吗,怎么站在卫生间门口

  “这是?”欧华晨看着他怀里的女人,面露疑惑。

  林君翊笑得满脸幸福,与祁攸然十指相扣,忽略了女人僵硬的动作,介绍道,“这是我女朋友,祁攸然。”又给女友介绍面前的男人,“攸然,这是欧先生。”

  欧华晨冰冷的面孔慢慢破裂,露出祁攸然惊恐的表情,她死死咬着牙,目光如刀剑盯着男人,似乎一有不合,立马暴起。

  欧华晨薄唇张合,“林攸然?”

  欧华晨语气怪异,林君翊下意思问,“欧先生认识我女朋友?”

  欧华晨脸上露出笑来,看的祁攸然心惊胆跳,恨不得把林君翊拉走,期待与害怕的情绪袭来,竟动不了分毫。

  “可不是认识,林总刚刚回国,可能不大清楚祁小姐曾经的丰功伟绩。”

  林君翊愣了愣,直觉有什么不对,还是维护道,“我和攸然在米国相识,我也和她说过,过去的便是过去了。”

  祁攸然浑身一颤,眼中信任的亮光宛如星辰,欧华晨心头像是被人刺了一剑,饶有兴趣地说,“祁小姐真有福气呢!”

  说完便带着一干下属走了,电梯中,满脸戾气的欧华晨冷哼,“给媒体打个电话。”

  祁攸然心惊胆战地等着林君翊下班,下定决心要把一切如实告知,却不想和人下楼时,不知从哪儿冲出一干记者,无数话筒争先恐后而来,嘴里全是让她不敢面对的事实。

  “请问林先生,您知道你的女朋友祁攸然曾经杀过人吗?”

  “请问林先生有个坐过牢的女朋友是什么感受?”

  “祁小姐,你这种经历怎么找到林先生作男朋友的?还是你又骗了人?”

  “祁小姐,你知道你前未婚夫欧华晨先生订婚的消息了吗?”

  “林先生……祁小姐……”

  祁攸然浑身颤抖的拉着林君翊的衣角,生怕被人嫌弃般不敢上前一步。眼见就要被人挤散,一双有力的手拦腰把她带过去,整个身子护着她冲向车里。

  祁攸然呼吸急促,胸口起伏不定,看着拍打窗户的记者们,害怕的朝里面缩了缩。

  林君翊把人拉到怀里抱住,目光幽深的打量惊颤不已的人,心里隐隐有了猜测。

  车子缓缓启动,四目相对间,祁攸然眼眶泛红,艳丽的五官多了分柔美可怜,救命稻草般拉住林君翊的手,“君翊,我……我可以解释。”

第二章 新希望

  祁攸然小心翼翼跟在林君翊身后进了房间,缩在沙发上不动弹,委屈可怜的样子像是被抛弃的小兽。

  林君翊从厨房出来,端出一块慕斯蛋糕,在她面前蹲下,手插起一小块,“啊!”

  祁攸然呆呆的张嘴,甜腻的味道很快弥漫整个口腔,湿漉漉的眼睛大而有神,磕磕绊绊说,“出国前,我……我和欧华晨订了婚,我、我真的没有杀人,我也不知道欧父怎么会死,我到病房的时候,他已经……我没有,真的没有……他就把我送进了监狱,三年出狱后父亲怕丢脸,让我出了国,我……我本不该回来的,不该……”不知想到了什么,冷静下来的人颤抖的厉害,眼泪连串的往下流。

  三言两语岂能道尽其间四五年的艰辛,若不是他在米国街头偶遇,这人或许早就染上毒瘾死了。

  林君翊心疼的把祁攸然抱在怀里,拍抚她的后背,“攸然,我信你,我信你,别哭……”

  男人的怀抱温和有力,祁攸然挽住男人的脖子,破涕为笑,“嗯!”

  “以后不用呆在家里,你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用怕,一切有我。”林君翊现在是懂了,为什么一直热爱工作的人回国后就成了死宅。

  “我……可是我名声不好……我……”祁攸然心甜成一团,呆呆的说,

  “我都不怕,你怕什么,我的攸然那么优秀,怎么能被我给埋没掉呢?”

  忍住泪水的眼眶再次如洪水决堤,她轻轻的吻在男人唇上,“谢谢你,君翊。”

  “我爱你!”

  “我也是。”

  盛夏的阳光没半点儿同情心,一早就释放出无尽的温度。

  欧华晨站在窗前,越听眉头皱的越紧,抬手制止助理继续汇报昨日后续。

  “难道外国人就那么开放么?”知道了祁攸然的过往居然还能心无芥蒂的和人继续在一起。

  助理抿抿嘴,“或许是真爱呢?”

  气压猛地一降,欧华晨的脸黑沉的像是要吃人,“她也配有?”

  助理赶紧低头,恨不得找个缝钻进去。

  “华晨哥,华晨哥……”高跟鞋踩在洁白的地砖上发出悦耳的脆响,欧华晨抬抬头,“先出去。”

  助理立马滚了,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孩立马窜进来,一身洁白的碎花连衣裙,脑后的马尾一摇一摆,白皙滑嫩的皮肤,妥妥的纯洁小公主。

  欧华晨面上的冷色去了不少,“怡然,怎么来了?”

  祁怡然吐吐舌头,在欧华晨脸上亲了亲,活泼的神情带着些微害怕,“我看到新闻了。”

  欧华晨一把拥过祁怡然,“别怕,她不敢伤害你的。”

  祁怡然点点头,不安道,“听说姐姐找了个海归男朋友,好像很厉害,她会不会是回来报复爸妈的,虽然姐姐做了那种事情,爸爸把姐姐一个人丢到国外,还是太狠心了。”

  欧华晨捏捏祁怡然担忧的脸,“你就是太好心了,所有小时候才会被她欺负。”

  祁怡然不甘心的反驳,“她是我姐姐啊!”

  “你把她当姐姐,她可不一定把你当妹妹。”欧华晨面色冷下来,目光幽深,不知是算计什么。

  南圩大厦位于商圈,边上无数各色店面,此时,其中一家正有条不紊的装修中,“这咖啡厅叫什么名好呢?”

  “新希望!”祁攸然看着不断拆除的东西,灿烂一笑,“过去的便过去吧,不记恨不报复,我们都向前看。”

  “好!”林君翊爱怜的在她额上印下一吻,“攸然,我会把曾经你错过的爱都补给你。”

  祁攸然一颗心被装的满满的,“嗯,以后我就是你一个人的。”

  甜蜜的两人没有注意到一辆卡宴正慢慢的从两人背后驶过,眼神像是淬了毒。

第三章 为什么为什么偷偷见面

  林君翊刚回国,忙着公司的事务,祁攸然对自己的咖啡厅上心的紧。再忙祁攸然也会等着男朋友晚上一起回家,说开后,两人感情比以前更好了。

  祁攸然看了眼时间,如往常一般给林君翊打电话,没想到手机先有了反应,盯着陌生号码看了好几眼,划开绿色按钮。

  “喂?”

  “祁攸然!”

  祁攸然脸上的笑僵住,整个人都在幽幽发抖。

  西餐厅中钢琴声悠然悦耳,靠窗一处,祁攸然恨恨地盯着面前的男人,“欧先生,不知您有何贵干?”

  “欧先生?”欧华晨饶有兴趣地咀嚼这三个字,一只手抚摸这餐具,“你以前可是叫我华晨哥的。”

  “不敢高攀欧先生。”祁攸然整个人都绷着,握着手机的手骨节泛白。

  “是啊,因为你攀上了林总啊,也不知你用什么勾引了他?难道就是你这肮脏的身子?”薄唇吐出的全是根根冷箭。

  手机振动了下,祁攸然低头。

  【宝贝儿,今晚有应酬,你先回家,记得吃饭。——君翊】

  【好,你注意身体。——攸然】

  祁攸然像是被人喂了一颗糖,心情不错的抬头,就看到欧华晨狠戾的表情,“欧先生,我并没有杀你父亲,你不去找真正的凶手,反而污蔑我,我想我们之间除了恨再无其他了。抑或我不知你哪儿来那么大的脸来管我的事儿?”

  “哪个凶手会承认自己杀人的呢?要不是怡然和我求情,我想你是出不了监狱的大门的。”欧华晨压低一声,恨不得把这女人给掐死,居然敢当着他的面和别的男人打情骂俏。

  祁攸然无力极了,“若是你认定我是凶手,那就杀了我。”好不容易拥有今天的一切,她拼死也不会让人破坏。

  祁攸然拿起刀叉,放到欧华晨手里,笑得嘲讽,“依欧先生的本事,就算亲手解决了我也不会有任何事的,你动手吧!”她低着切牛肉的刀具,一步步上前,感觉到男人手上的退缩,她抖着身子道,“既然如此,欧先生,以后我们就井水不犯河水。听说你和祁怡然快结婚了,祝福你们。”

  说完拿起包头也不回的离开。欧华晨盯着手中的刀,恨恨摔在地上,“井水不犯河水?呵呵!”

  祁攸然对欧华晨的事儿担心不已,几天后就听见男朋友告诉她林氏和欧氏的合作案成功了。

  祁攸然忧心忡忡,林君翊反而安慰她说,“早就听闻C国欧先生大名,那么精明的人或许就知道你是冤枉的,而且以他的人品,相信也不是公报私仇的人。”

  林君翊回国忙了大半年才有了第一笔大生意,祁攸然心生不安也不愿强迫他放弃,只是对他更加关心。如此过了大半月,项目正常运行,欧华晨也不再联系她,祁攸然彻底松了一口气。

  祁攸然看着已经破损不已的玩偶猪,或许,这就是他们之间最好的结局。

  安心的祁攸然并不知道一场危机即将来临。

  到了九月份,天气没半点儿清凉。祁攸然的咖啡厅开业成功,在人来人往的商业街,生意着实不错。

  这里也成了林君翊大部分用餐之地。吃完女友亲自做的爱心午餐,林君翊亲了亲祁攸然的脸颊,“我上班去了!”

  “快去吧!”祁攸然把人送出去,推推他,余光越过林君翊的肩膀,看到了许久不见的人,蓦地恍惚。

  “姐姐,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祁怡然一张泫然欲泣的脸在眼前慢慢放大,祁攸然深觉滑稽。

  “你为什么要偷偷和华晨哥见面,你难道还不死心吗?你不是已经有林先生了吗?”

  祁怡然声声控诉搞得祁攸然一阵莫名,在看到林君翊沉重的表情时,一下子懂了。

第四章 难道旧情复燃了

  “祁怡然!”祁攸然提声厉吼。

  祁怡然一愣,感觉到周围不断看过来的视线,最后定在祁攸然脸上。

  “你确定要在这里?”祁攸然挨着妹妹耳边低声警告。

  祁怡然一呆,恍然惊觉,要是自己名声有差,父亲一定不会放过她的。反应过来立马笑了,“姐姐,你回来怎么都不和妹妹说一声,你安顿的怎么样啊!”

  祁攸然对祁怡然变脸比川剧还快的本事早就见怪不怪,拉着林君翊介绍说,“君翊,这是欧先生现在的未婚妻祁怡然小姐,也是我曾经的妹妹。”

  祁怡然的长相和艳丽的姐姐相比,温柔清纯,“这就是林先生吧,谢谢你不嫌弃我姐姐,姐姐虽然曾经做了些不好的事儿,和家里断绝了关系,但是她人很好的。”

  林君翊听的皱起眉来,祁怡然见状心喜,姐姐的眼光也不怎么样,听几句挑拨离间就变了脸色。

  “攸然的确很好,所以多谢她不嫌弃我。”林君翊半搂着祁攸然,亲昵的刮刮她的鼻子,“看来我要打个电话请假了,让这么个妹妹和你呆在一起,我真的不放心呢。”

  祁怡然一张脸青一阵,白一阵,前所未有的火辣辣。

  祁攸然感动的亲亲林君翊的脸,看向祁怡然,“你要和我说什么,进来吧!”

  祁怡然对上林君翊的眼神,好像一切都暴露在对方面前,慌张的摇摇头,“不了,听说姐姐回来了我不放心,见你一切安好妹妹就放心了。”神情恍惚地离开。

  祁攸然无奈地看了眼护着自己地林君翊,“君翊,让你看笑话了。”

  “傻丫头,”亲亲祁攸然地额头,“有事儿记得给我打电话。”

  祁怡然上了车,恨恨地踢了一脚,眉梢眼角全是不耐,“拍到了吗?”

  驾驶座上一个身材肥胖的男人晃晃手中的摄影机,笑得一脸猥琐,“祁小姐,放心吧!”

  第二天的财经娱乐版上,铺天盖地都是祁攸然怒喝祁怡然的新闻,配上两人对比鲜明的照片,民众们已经看到了所谓的真相。

  “祁攸然真是不省心,明明是个私生女,偏偏要和原配的孩子抢。”

  “果然是正经豪门嫡女,祁怡然温柔善良,比那个一门心思抢妹妹未婚夫的姐姐强多了。”

  “真是,都已经被逐出家门了还要折腾。”

  “听说那个女人还勾搭上了林氏的总裁,真不知道哪来的本事。”

  “……”

  新闻网页上无数评论一边倒,连带着林君翊都受到牵连。

  祁攸然气得胸口直跳,林君翊拍拍她后背,轻声安慰,“宝贝儿,别气。”

  祁攸然也不知该感动还是该愤怒,她看着男人温柔的脸,“君翊,对不起,你受我牵连了。我不想和他们有任何牵连,为什么他们就是不放过我,或许,我回来就是个错误。”

  “胡说些什么,”林君翊摸摸她的脸颊,余光盯着一条祁攸然对欧华晨余情未了的新闻,眼睛一沉,“我有个一劳永逸的办法。”

  “什么?”祁攸然眼睛一亮。

  “结婚!”

  祁家,祁怡然狰狞的把报纸揉成一团,狠狠砸在地上,“结婚?她居然要和林君翊结婚?那个男人是蠢的吗?”

  祁母撩了撩眼皮,嘴唇发抖,“没想到居然还活着回来了?你说她是不是知道了什么,特意回来报复我们的。”

  祁怡然一下子惊恐起来,神经质的来回走动,“不不不,她不会知道的。”

  “你和华晨怎么样了?”祁母担忧道。

  祁怡然抿着唇不说话,“华晨哥……他……好久没见我了。”她猛地反应过来,趴在祁母腿上,“妈,你说华晨哥他会不会和她旧情复燃。”

第五章 酒店见

  “你会爱上你的杀父仇人吗?”祁母毕竟见多识广,沉下心来,“我想华晨是不会轻易放过她的,你要做的就是帮他解开心结,和他结婚。”

  “可是,华晨哥并没有要娶我的意思。”祁怡然粉嘟嘟的嘴不满的嘟起。

  “傻丫头,你可以先生米煮成熟饭啊!”祁母爱怜的摸摸女儿的头发,“只要你成了欧夫人,不必你说,自有人把他们给收拾了。”

  祁怡然终于露出笑来,“就是可以林君翊了,谁让你眼光如此之差呢?”

  母女俩相视一笑,听到楼下传来声响,祁母推推祁怡然,“你爸爸回来了!”

  祁怡然点头,脸上的笑容宛如六月荷花,纯洁而干净。

  欧华晨盯着报纸上的消息恨不得能盯出个洞来,“你说那林君翊是个蠢的吗?”

  助理低眉顺眼站在一边不敢说话,又忍不住道,“或许真的是真爱。”

  “啪!”欧华晨一巴掌拍在实木办公桌上,生生压得报纸碎了一半,唇角嘲讽的翘起,“真爱?我倒要看看什么是真爱!”

  昨日刚说,今日就看到消息登报,还有一连串的维护之词,祁攸然真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情。

  “怎么?感动啦!”林君翊捏捏祁攸然的脸,在她唇上啄了两下。

  祁攸然脸蛋红彤彤一片,“是啊,太感动了,小女子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了。”

  “好啊!”两人在屋子里腻了一番,由于工作的关系身不由己不得不出门,因为新闻的缘故,祁攸然安心的呆在家里。

  无聊的带上口罩,出门采购一番,希望能给男友一个惊喜的晚餐。却不想接到男友电话,“宝贝儿,我今天可能要加班很晚,你自己先吃饭哦!”

  太阳落山,祁攸然盯着慢慢一桌的饭菜,脸上的笑慢慢散去。

  一个人坐在凳子上木然的吃起来,收拾完已经快十点了,林君翊回来已快到凌晨,看到坐在沙发上等他的祁攸然,他亲了亲对方额头,“傻丫头,自己早点儿去睡。”

  “嗯!”

  一连一周,林君翊忙的脚不沾地,更不要说有时间陪祁攸然讨论结婚事宜,仿佛那事儿就那么被遗忘了。

  月色透过窗户洒进来,祁攸然看着刚刚躺下就睡着的男友,眼底一片青黑,眉头紧紧皱着,脸上的憔悴肉眼可见,她心疼的抚摸男人的脸颊,在他唇上印下一吻。

  第二天起床,林君翊早就不见踪影,祁攸然捧着手机,咬着唇,像是做了个决定般,打开通信录。

  “想不到你会给我打电话。”话筒中的男声沉稳有力,语气里却没半点儿意外。

  “这不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吗?”祁攸然冷着一张脸,看着窗外一片生机,心头却寒凉刺骨。

  “呵呵!”欧华晨没有半分被识破的不自在,“看来你也不那么爱你男朋友,不然怎么那么久才来电话。”

  “有什么要求你直说。”祁攸然转过头,盯着天花板。

  “很好,我就喜欢你这样有自知之明。”欧华晨狠狠拽着拳头,磨着后牙槽道,“宜尚6511,今晚七点。”

  眼中泪水打转,良久,祁攸然道,“好!”泪水无声落下。

  君翊,我后悔了,当初就算死我也该拼命拦着你不让你回国。

  华灯初上,祁攸然盯着富丽堂皇的宜尚酒店,等着时间一秒秒逼近,艰难的推开车门。按响门铃的那刻,躁动的心像是被摘去一般,没半点儿起伏。

  门很快打开,欧华晨高大挺拔的身躯像是一座山,眉梢带着得胜的笑意,“你可想好了?进来可没有回头路了。”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