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权少撩妻成瘾第007章_权少撩妻成瘾第007章

发布时间:2018-09-12 14:05

陌凉作家的一本女频小说是权少撩妻成瘾,目前处于已完结,本小说阅读网已经上架权少撩妻成瘾,下面是精彩章节片段:“言梓瞳,你这个贱人!你就是一个绿茶婊!你装什么装,这里没人,你别在我面前装了!昨天的事情,一定是你设计我的,除了你没有别人了!你以为你是谁?我和竞辰才是真心相爱的!我一定会嫁给竞辰的,你别做梦了!”

权少撩妻成瘾

推荐指数:8分

《权少撩妻成瘾》在线阅读全文

权少撩妻成瘾第007章 扮猪吃老虎的能手

“言梓瞳,你这个贱人!你就是一个绿茶婊!你装什么装,这里没人,你别在我面前装了!昨天的事情,一定是你设计我的,除了你没有别人了!你以为你是谁?我和竞辰才是真心相爱的!我一定会嫁给竞辰的,你别做梦了!”

言希敏完全没意识到她的身后,欧竞辰正阴黑着一张脸朝着这边走来,当然还有几个观戏的正看着她卖力的表演呢。

“敏敏,如果……如果你真的喜欢竞辰的话,我……我不会跟你抢的。”

言梓瞳一脸惊恐又紧张的说道。

因为紧张与害怕,再加之言希敏那狰狞的表情,言梓瞳的眼眸里已经蓄起了眼泪。

“我呸!”言希敏朝着她啐了一口口水,一脸愤恨的说道,“言梓瞳,你以为你是谁?竞辰爱的根本就不是你!你不是都看到了吗?

我和竞辰已经上床了,你知道他怎么说你的吗?他说你就是一个木头美人,一点情趣都没有。他只要一看到你,就倒味口。你就是一个Xing冷淡!”

“言希敏,我杀了你!”欧竞辰怒杀的声音从她的身后传来。

然后,他的双手紧紧的掐住了言希敏的脖子。

言希敏只觉得一阵窒息,脖子就似被人拧断了一般。

“啊,啊,呜,呜……”她就这么叫着,反抗着。

但因为欧竞辰是从后面掐着她的脖子的,所以她就算是想要伸手拍掉那掐在她脖子上的手,也是无能为力。

言梓瞳抹一把自己的脸,她的脸上有红酒,也有眼泪,赶紧从沙发上站起,劝着勃然大怒的欧竞辰,“竞辰,你松手啊。你这样会掐死敏敏的。

她是因为爱你,害怕失去你才会口不择言的。我不怪她,我真的不怪她。她是我妹妹,只要是她喜欢的,我都不会跟她抢的。

对不起啊,我不知道她喜欢你,要是早知道的话,我一定不会跟你交往的。你松手啊,你会掐死她的。”

好吧,她承认,她就是故意火不浇油的,她就是在激起欧竞辰的怒意,她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一只苍蝇与粪已经勾搭成Jian了。

所以,就算欧竞辰与言希敏没戏,也没那个脸正来纠缠她了。

她还真得感谢易行知,给了她一个这么好的机会。

怎么都没想到,言希敏与欧竞辰都来了。

他们俩个来了,那么言越文和周云如肯定也来了,欧家的父母也在啊。

看,多好的机会呢!

让她一网扫尽了啊!

很快,周围便是响起了轻声的议论声。

“言家这小女儿也真是的,平时看她还优雅端庄的,怎么原来是这么不要脸啊!”

“就是啊,这言家大女儿和欧家小子交往的事情,那可是谁都知道的。两人都已经交往了好几年了,这不是都快要订婚了吗?她怎么能做这么不要脸的事情?连自己未来姐夫都勾引!”

“这可是一个巴掌拍不响的事情,这欧家的小子要是不愿意,她一个人能行?”

“这倒也是。”

“不过,这言家大女儿,那真是好啊,发生这样的事情,不止没怪他们,还一门心思护着妹妹。她把人当妹妹,人家可没把她当姐姐呢!”

“这叫有其母必有其女。”

“别说了,别说了,他们过来了。”

言越文与周云如急步朝着这边走来,言越文的脸色很不好,几乎是的片阴沉的。

周云如则是脸上挂着浓浓的担心。

“竞辰,松手,敏敏的脸都青了。”言梓瞳拍着欧竞辰那掐着言希敏的手。

“竞辰,你给我松手!”欧家父母也是急急的朝着这边走来,欧父朝着他一声厉喝。

欧竞辰无奈只能愤愤的松手。

“咳!”言希敏猛咳着,大口大口的呼着气,然后扬手朝着言梓瞳的脸上就是一个反手巴掌甩了过去,“言梓瞳,你这个贱人!”

言梓瞳一手捂着被她甩到耳光的脸颊,满脸委屈又不解的看着她。

“敏敏,你干什么!”周云如呵斥着她。

“妈,你知道她刚才怎么说我的吗?你别被她跟个小白莲花似的表情给骗了。她说我和我竞辰是在苟合,是要杂交!如果不是她……”

“你给我闭嘴!”周云如朝着她一声怒喝,双眸一片凌厉阴郁的瞪着她。

言希敏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脸上那张扬又跋扈的表情瞬间就歇菜了,一脸尴尬又不自在的环视着围观她的人群。

“爸爸,我……”言梓瞳一脸胆战心惊又小心翼翼的看着言越文,一副不知道该是说什么的样子。

“看来,言总对我的招呼很有意见。”

身后,传来阴戾冷鸷的声音,如同从天而降般的飘荡而来。

言越文只觉得浑身打了个冷战,脸上的肌肉在不停的抖动中,狠狠的剐了一眼言希敏。

立马扬起一抹谄媚的讨好微笑,转身,“容少严重了,绝对没有的事情,都是我的两个女儿不懂事,坏了容少的兴致。”

容肆嗤之不屑的斜睨他一眼,视线落在言梓瞳身上。

白色的短袖衬衫,映着红酒,头发凌乱,还有水珠顺着发梢往下滴着。

虽然有些狼狈,但是却不失妖娆与妩媚,倒是别具一翻风韵。

特别是胸口处,那娇艳的美好在微湿的情况下,若隐若现,引的容肆莫名的一阵骚动。

喉咙一阵干燥,小腹处更是莫名的紧了紧,那看着言梓瞳的眼眸则是浮起一抹意味深长的晦暗。

言梓瞳接收到了他那一抹异样的眼神,不着痕迹的凌剐他一眼。

“还不给我过来跟容少道歉!”言越文朝着言希敏呵斥着。

周云如亦是朝着她使了个眼色。

“容……”

“道歉就不用了!”言希敏正欲开口,容肆冷冷的面无表情的打断,“言总不再给我添乱就行了。”

“不会,不会!”言越文连连保证。

“那现在是不是该轮到我算帐了?”言越文的话刚说完,似笑非笑中带着怒意的声音传来。

易行知踢踏着步子,从人群里挤进来,双眸一片阴森的看着言希敏,然后转向言梓瞳。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