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绯闻总裁超会宠青岩_绯闻总裁超会宠青岩

发布时间:2018-09-11 18:05

绯闻总裁超会宠这本女频小说目前处于连载中,这本小说是一本现情小说,小说主要介绍了男主薛子谦和女主叶静彤的故事,小说章节精选:叶静彤认命的跟着薛子谦走进会议室,手上抱着无数的文件,还有一个厚厚的笔记本。薛子谦说她的任务就是坐会议记录,但是不能用笔记本,只能用手写。向晚很惊奇的看着叶静彤,用眼神在问你怎么也来了?

绯闻总裁超会宠

推荐指数:8分

《绯闻总裁超会宠》在线阅读全文

绯闻总裁超会宠14、扳回一局

叶静彤认命的跟着薛子谦走进会议室,手上抱着无数的文件,还有一个厚厚的笔记本。

薛子谦说她的任务就是坐会议记录,但是不能用笔记本,只能用手写。

向晚很惊奇的看着叶静彤,用眼神在问你怎么也来了?

叶静彤眼神一瞟,再告诉她,你以为我愿意来啊。

偌大的会议室,这么多人,当然不可能给她们太多的眉来眼去的时间,不一会儿,叶静彤便将文件发到了每一个人手上。

薛子谦身处首端,叶静彤就在距离她不远处坐着,的确,与这里每个女人的明艳动人动起来,叶静彤真的相形失色许多,尤其她今天状态还不好,脸色特别的难看。

“人都到齐了吗?”薛子谦问。

但是没有人应答他。

向晚抚额,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的落在低头兀自深思的叶静彤身上。

薛子谦冷笑:“叶秘书,我请你来不是来当忧郁的人体模特儿,麻烦你拿出点专业的素质来,ok?我问你话呢,人到齐没有!”

被点名的叶静彤猛地醒悟过来,可是面对薛子谦的问话,她却答不上来,什么叫人来齐没有?她又不知道有多少人要出席会议。

叶静彤的脸一阵红一阵白,最后都转成青白了,她咬着唇,完全不知所措。

“总经理,叶秘书只是个新来的,肯定不懂我们有多少人要开会,是吧,我看人都到齐了,咱们可要开会了。”

向晚只得冒天下之大不韪,开口声援叶静彤,尤其薛子谦那冰冷的眼神足以将她万箭穿心。

向晚在心底叹息,叶静彤不肯道歉薛子谦就一直耿耿于怀,她的日子肯定不会好过啊。

“好啊,那咱们开会吧。”这是薛子谦跟设计部召开的会议,会议的内容涉及新一轮的产品发布会,所以有很多细节之处需要商定,

然而对叶静彤来说听得却有些费力,虽然她跟着向晚耳濡目染一些,但毕竟不是专业出身,尤其薛子谦语速还极快,所以她做起记录来特别的费神费力,往往前面一句话没写完,后面十句话都说完了。

这场会议跟打仗似的,叶静彤颇为狼狈,一支笔就没有停过。

“那各位,今天的会议就开到这里吧,希望下周末的发布会能顺利进行。”

“好的,总经理放心,我们设计部的同仁一定会公司尽心尽力,死而后已。”设计部经理一番慷慨激昂的接话,场面却显得有点儿冷。

薛子谦也是抿嘴一笑,轻轻咳嗽了一声,道:“那散会吧。”

叶静彤只好手忙脚乱的收拾了桌面的东西,跟着薛子谦离去,动作快的都来不及跟向晚说一句话。

回到办公室,薛子谦第一个反应便是:“把你的会议记录拿给我看看。”

“不用了吧,总经理,等我整理好再拿给你过目吧。”叶静彤将记录本紧紧的抱在胸前,笑的有几分勉强。

薛子谦眉毛一挑,手一伸:“拿来给我看看。”

叶静彤的脸上有几分挣扎,但是看薛子谦那坚持的脸,她就知道,是以,她只好慢悠悠的递了出去。

薛子谦差点没背过身去,上面一堆鬼画符,字体凌乱的根本无从辨认:“叶静彤,这就是你的会议记录?我打算让我们看天书吗?”

叶静彤也觉得委屈,她第一次当秘书,做会议记录还没掌握到要领,就跟上学的时候跟着老师做笔记似的,

但是这怎么能怪她呢:“总经理,你放心吧,这个我会整理好的,你看不懂不代表我看不懂,我会把它翻译成文字给你的。”

薛子谦抱胸:“好啊,什么时候能给我?”

“最晚中午。”叶静彤咬牙道。

“好啊,那我就拭目以待。”

叶静彤是不愿意就这样认输的,回到座位以后,她就拿出了手机,偷觑了薛子谦一眼,见他已经低头办公,便对他做了个鬼脸,

然后打开录音键,幸好老天保佑,她在开会之前机灵了一回,就算没有这个鬼画符她也照样能整理出来。

凭着飞快的打字技术,她十分顺利的完成了任务,这一关,算是危险的闯过去了。

当她把无比清晰的会议记录放在薛子谦跟前时,看着薛子谦脸上露出的微微震惊的表情,她感觉这一切都是值得的了:“薛总,您慢慢看,有什么不懂的地方您问我,我先忙去了。”

叶静彤优雅转身,其实她很想做个v的姿势来庆祝自己的完胜,但是她忍住了。

能在薛子谦面前扬眉吐气一把,她真心觉得不错,一天的心情都跟着好了。

她一天的心情是好了,但是薛子谦总归是有些难受的。

下班之后程守望打电话给他去酒吧喝酒,他闷得慌,就去了。

程守望坐在他对面伸腿踢了踢他:“哎,你在干什么,一会儿笑一会儿皱眉的,你中邪了。”

“去,你才中邪了呢。”薛子谦收拢心思,斜靠在沙发上,将地下的灯红酒绿热歌热舞尽收眼底。

穿着背心和热裤的妙龄女郎毫不吝惜自己美好的身材比帅哥贴面热舞,引得一阵又一阵的高潮,更有程守望新推出的钢管舞和脱衣舞来助兴,这里每晚都爆到h。

程守望问他:“怎么样,你有兴趣去玩一下?”

薛子谦摇头,神色淡然:“没有。”

“哟,这可不像你的风格啊,难道金盆洗手了?”

薛子谦只是噙着迷人的微笑。

程守望喝尽杯中的红酒,突然露出神秘兮兮的笑容:“难道是还在想着那天那个女人?哎哎,我可告诉你,人家可是清白的好姑娘,你这样的花花公子可不能沾染上啊。”

“你现在说这话不觉得太晚了吗?而且你才是那个丧尽天良逼良为娼的人贩子吧。”薛子谦反驳。

程守望摊手:“此一时彼一时,我当时虽然这么做了,但也是互惠互利的事情,可是这后面的事情,咱就不能继续干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吧,像你这样的花花公子,不适合人家姑娘的。”

“我有说什么吗,都是你一个人在絮絮叨叨,切,我走了,我要女人还怕没有啊。”薛子谦摆手,离开了酒吧。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