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冥娇第九章_冥娇九章节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09-11 17:34

夜无声作家的一本男频小说是冥娇,目前处于连载中,本小说阅读网已经上架冥娇,下面是精彩章节片段:“师、师傅,你、你知道?”我一脸惊愕。师傅没抬头,继续削着桃木剑:“猜都能猜出来,以后每晚供一炷香,哪天要是问到了名字,就在屋里的无字排位上写上!”

冥娇

推荐指数:8分

《冥娇》在线阅读全文

冥娇第九章 城隍庙

我看着手机半晌没反应过来,数百个好友全没了,网名还变成了绝命死渣男。

此时此刻,我只感觉浑身上下都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再看我这间屋子,总感觉有哪儿不对劲。

紧张的咽了口唾沫,迅速的起了床。

出了房间后,见师傅正在外面削桃木剑。

见我神色紧张,脸色翻白。

都没问我为什么,只是低声说道:“别紧张,她是你媳妇儿,不会害你的!”

“师、师傅,你、你知道?”我一脸惊愕。

师傅没抬头,继续削着桃木剑:“猜都能猜出来,以后每晚供一炷香,哪天要是问到了名字,就在屋里的无字排位上写上!”

说完,师傅舞动了几下桃木剑:“拿去试试,看顺不顺手!”

说着,直接就将手里的桃木剑扔给了我。

“为师本来不想引你上道的,让你做个普通人。既然事已至此,为师日后便带你入道!”

一听师傅如此开口,刚才还有些失落的我,此刻变得异常激动。

从小跟着师傅,师傅只教授了我一些普通的避凶手段。都不传授我真本事,更不让我随便接触尸体。

就算我想学,师傅也不教。

如今终于肯教我了,怎能让我不兴奋?

师傅见我激动,却又给了泼了一盆冷水,说今晚那队打渔的夫妇肯定会和我拼命。

让我过了今晚再说,要不然一切都免谈……

随后,我和师傅去外面吃了点东西,师傅让我出去溜溜,说放松放松。

可是自己根本没心情,所以一阵天都在屋里没出门。

我看天快黑了,便问师傅今晚怎么办?是不是就在屋里等着?

师傅摇头说,虽然我已经有了冥配,在这种前提下,我的冥配会帮助我。

但师傅也不确定,给我召的鬼媳妇有没有足够的能力替我挡下这个灾。

能挡住就不说了,可要是挡不住,后果不堪设想。

所以我们还是得做两手准备,得有自己的办法。

师傅还说,咱们镇头有座破旧的城隍庙。

虽然早已破旧不堪,断了香火,但始终是城隍老爷的地界。

今晚我们便去那儿,看城隍老爷的余威,能不能镇住那对打渔的夫妇。

同时也让我做好心里准备,实在不行,我们就只能和他们拼命。

听师傅详细说完,很清楚事态的严重性,所以一切都听从师傅的安排。

大约在晚上八点半的时候,老秦爷跑来了我家。

不过他来的时候,却带来了一件东西。

一件由黑狗毛编织而成狗毛鞭子,老秦爷说,这狗毛鞭子浸泡了黑狗血,又是纯黑狗毛编织,有杀气,还镇煞。

用来对付阴魂鬼煞,非常的有用。

老秦爷忙活了一天,就是在做这玩意儿。

现在我们三人,人手一条。

师傅看了看时间,说这会儿也差不多该出发了。

所以,我们仨便沿着街道往破旧的城隍庙而去。

城隍庙距离我们这儿并不远,就在街道的另外一头的山坡上。

这里很久没来人了,杂草丛生,路都看不见了。

等我们到了城隍庙的时候,发现城隍庙的一面墙都塌了。

城隍庙内殿,更是破旧无比,房顶上更是有个大窟窿,一扇木门也是满目疮痍。

来到内殿之后,我们先把大门给关上了,师傅还在上面贴了黄符咒。

同时,老老秦爷还在庙里点了两根蜡烛。让我给城隍老爷敬香,让其保佑我平安度过今晚。

等做完,这些大家便靠在庙里休息。

时间也一点一点的过去,转眼便到了晚上十二点多。

按照这对打渔夫妇的尿性,差不多也该来了。

我显得格外紧张,坐立不安。

老秦爷和师傅都是经历过风浪的人,显得要淡定很多。

靠在墙上,微闭着眼休息。

忽然,一阵凉风毫无征兆的袭来,本来寂静的四周也响起一阵“唰唰唰”的树枝摩擦声。

本来靠在墙上的师傅和老秦爷,猛的就是一睁眼,“噌”的一声就站了起来。

师傅更是皱眉低喝道:“注意,他们来了!”

说完,二人便急忙跑到门口,通过木门的缝隙往外看。

而我也凑了过去,这一瞅,只见在城隍庙外墙外,还真站着两个人。

借助月光,可以明显的发现。

这二人衣着白衫,脸色苍白,双眸毫无生气的瞪着城隍庙内。

不是别人,正是那队淹死在水库里的打渔夫妇。

为了找替死鬼,现在这是来索命勾魂来了。

看着这二人,后背一阵爆凉,汗毛都竖了起来。

只感觉鸡皮疙瘩一层接着一层的往外冒。

脸色有些惶恐,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不自觉的握紧了手中的桃木剑。

师傅见我这般紧张,却忽然对着我开口道:“别慌,这两个家伙没直接进来,应该是城隍老爷的庙还是有些作用。现在不过就吓吓我们而已!注意警惕就成。”

听师傅这般开口,紧张的心情略微好上了一些。

又瞄了他们一眼,发现这两个家伙的脸色,已经变得有些低沉了,甚至带着狰狞。

倒抽一口凉气,便退到了庙内,又给城隍老爷敬了一炷香。

可没等这炷香烧完,这屋子里的温度,又忽然降低了一点。

而站在门口把风的老秦爷,却忽然惊呼一声道:“不好,他们进小院儿了!”

话音刚落,我和师傅急忙赶到门口。

果然发现这对打渔的夫妇已经来到了小院,距离我们不过十米的样子,这会儿正在小院内来回走动。

也不说话,就盯着庙内的我们看。

老爷子眉头一紧,随即开口道:“这对夫妇戾气大,看来是铁了心要让小凡做他们的替死鬼。这庙应该镇不了他们多久。老秦,一会儿你和我躲在这门埋伏他们。小凡,你现在就躲在石像后去!”

师傅说完,大家便行动了起来。

石像后很潮湿,有着一股霉味,但还是蹲下身子将自己藏好。

大约又等了十分钟的样子,大门外却忽然响起了怪异的声响。

“吱吱吱”的,异常刺耳,仿佛是那对鬼夫妇正在用爪子挠门一般。

这种声音听得人全身发毛,整个人的神经都绷紧到了极点。

但挠了一会儿,这个声音却消失了。

可不等三十秒,那贴在木门上的黄符咒,却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轰”的一声自动燃烧了起来。

师傅和老秦爷见符咒烧了起来,都露出一脸紧张。

不等有所反应,便听到“砰”的一声闷响,那扇破朽的木门,当场便被人从外面给踢开了。

随即,一阵冰冷的阴风贯入,掀起大片灰尘和杂草。

同时,门口更是响起那女鬼的嘶哑的声音:“小子,你的死期到了!”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