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顾忱沈瑾岚byBaby魅舞_脉脉情深终陌路Baby魅

发布时间:2018-09-11 17:34

已完结小说脉脉情深终陌路是来自欢欢阅读平台的一本女频小说,作者为Baby魅舞,脉脉情深终陌路Baby魅舞精彩节选:五年了,那个女人居然还会回来!现在正是顾忱关键的时候,绝对不能让那个女人破坏。他跟邢家的那个千金关系一直处于一种不温不火的状态,最近似乎才有些热络。

脉脉情深终陌路

推荐指数:8分

《脉脉情深终陌路》在线阅读全文

脉脉情深终陌路第十七章贱女人居然敢回来

林凤英脸色有些难看。

五年了,那个女人居然还会回来!

现在正是顾忱关键的时候,绝对不能让那个女人破坏。

他跟邢家的那个千金关系一直处于一种不温不火的状态,最近似乎才有些热络。

如果那个女人在的话,顾忱是个念旧的。

“你说她回来是做什么?”

垂手站在她面前的是一直伺候她多年的心腹张管事。

张管事恭敬的开口:“夫人,我查到这个女人似乎接手了一家叫慧慈的特教学校。”

“特教学校?”林凤英皱眉:“那是做什么的?”

“是治疗一些自闭症,智力障碍,脑瘫的孩子的康复和教育的学校。以前是一个姓王的老太太掌管,但是最近那个老太太身体不好,把学校转让出去了。”

林凤英鼻子轻哼一声:“肯定跟她的那个傻孩子有关系。可是现在,她居然跟顾忱接触上了。”

张管事犹豫了一下上前一步:“夫人,这次调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她身边的孩子。她似乎是自己一个人跟韩家的那个二少爷住在一起。”

“不知廉耻!”林凤英抬手拍了拍桌子,突然眼珠一转:“你说什么,她身边并没有那个傻子?”

“是,我也没查出什么。不知道是不是在国外。”张管家道:“顾忱少爷也在派人查她,但是也一无所获。”

“那可真是奇怪了。她那么在乎那个傻子,难不成放在美国那边,她这次回来,该不会是找麻烦的。”林凤英沉吟道:“不管怎么样,不能让她留在云城。只要她在,就是一个定时炸弹。”

张管家连连点头:“是,夫人。我有一个主意。”

林凤英抬眸看过去:“你说。”

沈瑾岚在校长室正写未来一年内的计划,她要做的事情很多,现在学校的设备老旧也是一个问题,必须亟待解决。

笃笃

“进。”

校长室的门打开,进来几个年轻的康复师。

现在这所学校里面的康复师并不是很多,林林总总加起来也就八九个人,但是工作年限都不算短。

沈瑾岚站起身:“是你们啊,坐吧。”

几个康复师互相看了一眼,然后为首的那个走进来,坐到办公桌前面的椅子上:“沈校长,我们今天过来是有件事想跟你说。”

沈瑾岚用一次性的杯子给她们倒了水:“恩,说吧,什么事?”

为首的康复师叫赵萍,在慧慈工作了大概两年的时间。

“沈校长,我们也不绕圈子了,开门见山的跟您说吧。我们想要辞职。”

沈瑾岚愣了一下。

她环视了一下屋子里面的几个人。

五个。

等于有一半的康复师要辞职。

沈瑾岚温和的说道:“为什么,是有什么不满吗?”

赵萍开口道:“怎么说呢。就是不太想干了。以前吧,慧慈算是云城数一数二的康复机构,但是现在医院的康复科也不错了。我们也想变成体制内的,现在人员少不说,挣钱挣的也说。现在这物价那么高,我们也没办法。”

她这一开口,站在她身边的那几个康复师也跟着附和。

“就是啊,每天就这么点工资,我连件像样的衣服都买不起。”

“是啊,而且人家别的地方还上保险,在这里什么都没有。其实王校长就压根不用转让,干脆就直接关闭了慧慈就得了。”

赵萍递过去几封信摆在办公桌上:“这啊,就是我们的辞职信。沈校长您也不要想劝我们了,我们是去意已决了。”

赵萍说完,跟着那几个康复师起身就离开了。

沈瑾岚开口想要留,但是对方连听的意思都没有。

这王校长刚离开,一半康复师就辞职。

沈瑾岚盯着那几封辞职信陷入沉思。

没过一会,就听到楼道里面的喧哗声。

沈瑾岚出来一看,那几个康复师已经开始搬东西了。

不少家长和孩子都有些诧异的望着这一切。

“赵老师,你们去哪啊?”一个家长问道。

“不在这里干了。这里啊,要黄了。”赵萍鼻孔朝天的哼了一声:“你们啊,也趁早走人。”

沈瑾岚皱眉:“赵老师,您不愿意在这里,我也不留您。但是到底也在这里工作过两年,您这样说话就有点不好了吧。”

赵萍满眼讥诮:“在这里跟地狱似的,我巴不得赶紧走呢。我早就说过,谁接手这里谁是傻子。本来以为是顾家那个大财团接手的话,我们还有点盼头,结果居然还是你,要钱没钱,还是老一套,有什么意思。”

沈瑾岚脸色铁青,站在原地没有说话。

她来到康复室,里面还有两个康复师在给孩子们做按摩治疗。

一个男按摩师她是认识的,应该是在慧慈工作不短的时间了,以前还给明熙做过一段时间。

还有一个大概是新来的实习生,还一脸莫名的不知道怎么回事。

“除了走的那几位老师,还有两位老师去哪了?”沈瑾岚抬高嗓门问道。

陈斯年抬起头看了沈瑾岚一眼:“小刘休婚假了,小王老师肚子疼也休息了。”

沈瑾岚抿了抿嘴唇。

“陈老师,你还多长时间结束?”

陈斯年抬头看了一下时间:“十分钟。”

“好,那十分钟之后你来校长室。”

沈瑾岚有些气闷的坐在校长室一言不发。

“沈校长,慧慈该不会要关门吧。”

沈瑾岚抬头看过去。

是一位孩子的家长。

花白的头发,满脸的皱纹,问这个问题的时候,眼里闪烁着些许不安。

也许慧慈对很多人并不重要。

但是它还对很多人非常的重要。

这或许是那些孩子们可以受到教育的唯一的途径。

若是它关闭了,不少家长都会恐慌,而他们的孩子......

沈瑾岚清了清嗓子:“大娘你放心,慧慈一定会越办越好,绝对不会关门!”

陈斯年一言不发的站着。

多年前,他似乎就是这么一个沉默寡言的人。

以前看他给明熙做手法和综合运动的时候,业务水平不错,但是就是不苟言笑。

经常听到家长们暗暗议论这个陈老师。

人长的不错,就是太闷,所以一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对象。

原本在这里的不少康复师都因为他的颜值喜欢他,最后也因为他的沉闷而放弃。

沈瑾岚翻了他的档案。

28岁,未婚。

看来,还是没有姑娘攻克这个男人啊。

沈瑾岚沉默了一会,才抬起头:“陈老师,你是这里的老人了,我想问你一句话,你是不是也想走?”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