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冥娇夜无声_冥娇夜无声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09-11 17:34

冥娇这本男频小说目前处于连载中,这本小说是一本玄幻小说,小说主要介绍了男主丁凡和女主莫女鬼的故事,小说章节精选:可老秦爷话音刚落,师傅却摇了摇头:“老秦,昨晚我俩才喝了多少酒水?而且小凡说昨晚动静不下,可我二人丝毫反应都没!”

冥娇

推荐指数:8分

《冥娇》在线阅读全文

冥娇第十五章 请人

我瞪大了双眼,惊愕的打量着黑漆漆的四周。

想要看一看,我那鬼媳妇儿在哪儿。

但是我看了一周,啥也没瞅见。

我不甘心,便对着四周喊了一声:“你、你在哪儿!”

喊完,我继续看向四周,可是还是啥也没有。

也没有人回话,静的一根针掉地上都能听见。

就在此时,之前本来熄灭的电灯,却忽然闪烁了两下,随即“咔嚓”一声亮了。

屋子里还是以前的样子,没有任何变化。

但总感觉我那鬼媳妇就在屋子里的某处,可我就见不到她,一想到这里便感觉心里闹得慌。

当然,我很清楚,我这鬼媳妇虽然脾气不好。

但她不会害我,要不然刚才也不会出声了。

紧张的扫了屋子几圈,最后又开口道:“你在哪儿?刚才、刚才谢谢你了。你能不能、能不能出来和我见一面!”

可话音刚落,屋子里便响起一声轻灵的女声:“哼,死渣男,谁想见你!”

说完,屋子里再次变得静悄悄的,没了一点声音。

但我却直接愣住了,心里虽然有些紧张,毕竟对方是个鬼。

可是更多的,还是憋屈。我特么啥时就变成了死渣男?就因为我微信里加了几百个女的?

但也没辙,她不想见我,我也没办法。

于是便去把房门给关上了,因为师傅和老秦爷的房门都是锁上的,我也进不去。

现在,我也没了睡意,于是就抱着桃木剑,坐在屋子里看电视消磨时间。

不时注意房门和窗户,害怕那吊死鬼去而复返。

直到凌晨四点多的样子,这才有了一点睡意,浅浅的睡了一会儿。

直到第二天一早,我忽然被人叫醒:“小凡、小凡!”

一听有声音,我“噌”的一声就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并且露出一脸紧张的样子:“小凡,你咋了?怎么在这儿睡着了?”

此时我才看清,原来叫醒我的是师傅。

见师傅,我紧张的心情顿时松懈了不少。

急忙对他老人家开口道:“师傅、师傅昨晚遇鬼了,那吊死鬼来找我了!”

师傅愣了一下,显然不明白情况。可是见我这状态,也是邹了邹眉。

“到底啥事,说清楚点!”

平静了一下心情,整理了一下思路,然后才将我昨晚的遭遇,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师傅。

师傅听完,也是脸色骤变,露出一脸的惊愕之色。

“什么?李光地这吊死鬼竟然来找你了?”

“没错师傅,最后、最后还是她救了我!”说着我望了一眼屋子里的无字排位。

师傅扭头望了一眼:“那你见到你媳妇儿了?”

我露出一丝尴尬:“还没,就、就听到了声音。!”

师傅听完,好似有些失落的样子。

毕竟这鬼媳妇不直接出现,我们根本就不能请她主动帮忙。

随后,老秦爷也从里屋走了出来,摇头晃脑的,好似酒劲还没过。

师傅见老秦爷出来,直接露出一脸凝重道:“老秦,昨晚出事儿了!”

老秦爷一脸不解,问怎么了。

师傅也不啰嗦,见我告诉他的,有简单明了的说了一遍。

老秦爷脸色大变,一巴掌拍脑门上:“喝酒误事,喝酒误事啊!”

可老秦爷话音刚落,师傅却摇了摇头:“老秦,昨晚我俩才喝了多少酒水?而且小凡说昨晚动静不下,可我二人丝毫反应都没!”

“老丁,你这啥意思?”老秦爷一脸疑惑。

“咱们肯定是让人给算计了,酒里是不是被下了东西?”师傅带着狐疑的开口。

而师傅刚说到这儿,我脑子里也猛的想了吊死鬼昨晚说的一句话。

他说让我别叫了,不到明早,师傅是醒不来的。

当时还没在意,现在想想。

是不是对方有备而来?早已经算准了师傅和老秦爷醒不来?

于是,我忽然想到的,又告诉了师傅和老秦爷。

师傅老秦爷都挑了挑眉,然后急忙往饭桌走去,并且一把拧起了那酒壶,将里面剩余的残酒倒了出来。

可是当那残酒倒入酒碗之后,所有人都惊呆了。

那哪是什么酒?分明就是黑漆漆黏糊糊,带着一缕腥臭的不知名汁液。

见到这里,我当场就傻眼了。

这酒可是我打的,而且就在镇里的老酒坊,昨晚喝的时候还好好的。

现在、现在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师傅、这酒是我在老酒坊打的。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变这样了!”我很是不解的开口。

师傅却抬了抬手:“小凡,咱们这是被脏东西给算计了,不怪你。”

“师傅,那、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师傅叹了口气儿:“咱们必须想办法除了这几只恶鬼,想尽办法找出最后的幕后主使,要不然这事儿会没完没了的!”

师傅这边话音刚落,老秦爷便附喝一声道:“老丁,我看这事儿已经超出了我们的能力范围。目前虽给小凡上了一道保险,但接下来很难说会出什么幺蛾子。”

“要我看,不如咱们请人儿吧!”

请人?我愣了一下,这地方除了我师傅和老秦爷,还能有其他有真本事的人?

师傅露出一丝惊讶:“这附近还有高人?”

老秦爷一脸凝重:“狗屁个高人,就一傻逼。但绝对有真本事!”

我和师傅一听这话,都露出一脸的尴尬和好奇,便详细的问了问。

老秦爷也不废话,说他有一师弟。早年云游,上个月刚好回到了市区。

因为这个老秦爷和他师弟的关系不太好,好似有些过结,但老秦爷不肯说。

只说了,这一个多月来,也就他师弟联系过他一次,他也没主动和对方照过面。

如今我们这事儿比较棘手,老秦爷也只能拉下面子,请他过来帮忙。

我和师傅虽然有些歉意,但现在也不是好面子的时候,毕竟性命重要。

随后,老秦爷拨通了一个电话。

等挂断电话之后,只听老秦爷对我和师傅道:“他下午就过来!”

我挺感谢老秦爷的,要不是为了我能活命,老秦爷也不会拉下面子请他师弟过来。

一上午很快的就过了,大约在下午三点多的样子,老秦爷的师弟到了。

而且直接就找到了我们家的铺子,当时我们坐在屋里还在闲聊。

却听见忽然听见门口传来一个激动的男人声音:“师兄!”

一听这声,我们三人都本能的扭头的望了过去,都想看看老秦爷的师弟到底是个啥样。

只见门口这会儿站着两人,两男的,一老一少。

其中一人和师傅老秦爷的岁数差不多,六十多岁的样子。

很潮,花衬衫,白西裤,还穿着橙色的皮鞋。

怎么看,怎么不像道士。

而旁边还站着一年轻男子,高高瘦瘦,很白净,挺帅,面无表情。

二人出现之后,老秦爷就随便扫了一眼。

有些忽冷忽热的开口道:“来了,过来坐吧!”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