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主角丁凡莫女鬼小说在哪看_冥娇小说阅

发布时间:2018-09-11 17:34

很多书友不知道主角丁凡莫女鬼小说在哪看,该小说书名叫冥娇,本小说阅读网提供丁凡莫女鬼小说精彩内容阅读:脑子里忽然想了起来,昨晚来送米的讨要供香的,好似就是这个声音。如果我没猜错,昨晚站在门外的,十有八九就是她,看来她并不是一只过路鬼,与我那鬼媳妇应该有点渊源。

冥娇

推荐指数:8分

《冥娇》在线阅读全文

冥娇第十一章 女暴龙

这莫老太忽然笑着开口,让我直接就懵了。

脑子里忽然想了起来,昨晚来送米的讨要供香的,好似就是这个声音。

如果我没猜错,昨晚站在门外的,十有八九就是她,看来她并不是一只过路鬼,与我那鬼媳妇应该有点渊源。

但是,更重要的却是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因为我那鬼媳妇,不是这个老女鬼!

要不然我这辈子,就跟着这么一个老女鬼过,我怎么受得了?

而师傅和老王头二人,也是疑惑的打量着莫姥姥,但没开口。

此时,只见我对着这个自称莫姥姥的女鬼行了一礼。

同时开口道:“莫姥姥,不知道你家小姐在哪儿?我能和她见上一面吗?”

莫姥姥“呵呵”一笑:“我家小姐已经见过姑爷了,如果哪天小姐想见你,便会主动现身的!”

听到老女鬼如此开口,心里还是有些失望。

可不等我再次说话,这个老女鬼却再次对着我开口道:“姑爷,那水鬼夫妇凶恶,老身救了你一时,但救不了一时。今夜过后,你可得小心提防才是啊!”

听这老女鬼又提到水鬼夫妇,我又皱起了眉。

这不都被你打跑了吗?他们还敢来找我?

而且你这么厉害,为何不直接灭了那两只女鬼,这样我不就安全了?

我心里这么想着,就准备开口。

但师傅却抢先开口道:“莫姐姐,贫道与小徒修为甚低。所以能不能请莫姐姐直接出手,消灭那两只恶鬼?”

老女鬼却是叹了口气儿,然后继续用着沙哑的声音开口:“不是老身不帮,而是小姐不允。所以这一切,还得姑爷自救啊!”

什么?我那鬼媳妇不允?

我师傅以及老秦爷都露出一丝惊愕之色,这活人阴婚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只要结成,一辈子都别想解开,几乎可以说是同气连枝,同生共存。

任何一方出现意外,另外一方都会遭受到毁灭性的打击。

这也是为何,师傅说结了活人阴婚,便会有鬼给我挡灾的原因。

要是冥配不想受到牵连,就必须帮我挡灾。

可我这冥配到好,不仅不出手帮我搞定,还让我自救,还真是有个性。

我露出一脸尴尬,一时间不知道该说啥。

老女鬼见我语塞,便继续开口道:“姑爷,这老身虽然不能出手助你。但老身这里有一法,可消灭此二鬼!”

脸色一喜,急忙追问:“真真的,请莫姥姥指点!”

我惊喜的开口,可是莫姥姥却忽然停顿了,而是略有生意的望着不远处给城隍爷上贡的供香。

那会儿年纪轻,不明事理,还疑惑莫姥姥盯着那供香看干嘛?

但一旁的师傅和老秦爷却猛的明白了过来,只见师傅迅速从一旁的百宝囊里拿出三炷香。

老秦爷拿出打火机火折子,迅速将其点着。

随着青烟的升腾,那老女鬼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看着三炷香饥肠辘辘的。

那喉咙就和活人一般,不断吞咽。

而师傅拿着香,直接来到老女鬼面前,同时客气的开口道:“莫姐姐,还请你指点迷津!”

说完,师傅直接将其插在了老女鬼跟前:“莫姐姐,请!”

而那老女鬼“嘿嘿”一笑,也不客气,对准了三炷香就猛吸了一口。

三炷香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燃烧,而那升腾的青烟,化作一股气儿,直接就没入了老女鬼的鼻孔之中……

以前就听说过鬼吸香,但也只是听说。

却从来都没见过,今晚算是涨了见识,第一次见到这种奇异的场景。

那青烟要是活人吸了,保准呛得半死。

可是这老女鬼吸了,却是一脸舒爽的样子,非常的享受。

我一脸惊愕的站在旁边,就这么看着老女鬼吸了一般。

她缓了口气儿,带着笑容,沙哑的说道:“真舒服。既然受了姑爷的香,老身也就不在卖关子了。”

我们都绷紧了神经,盯着老女鬼。

老女鬼说到这儿,扫了我们一眼,然后又道:“这两只水鬼平日都潜在水潭里,所以近期别靠近水库。”

“同时,为了以防万一,明天你们去这两个家伙的坟地,把它们的骨灰坛给挖出来,用稻草符代替……”

老女鬼一字一句的说着,传授着我们对付这水鬼夫妇的办法。

在这期间,也会不时会吸上一口供香,一脸享受。

老女鬼说,等挖出了骨灰坛,就带回家供着。

如果过了三个月都没事儿,那就说明这两个家伙已经管事儿的带走了,或者消停了。

但要是上门找你们麻烦,就让我们往那骨灰坛里洒上一把黑胡椒。

然后在和他们的骨灰搅和在一起,这样做后,他们必然会感觉难受无比,疼苦不堪。

如此以来,我们就有机会将这二鬼铲除!

听完这些,我和师傅都是一阵惊喜,连连感谢老女鬼。

而这老女鬼已经吸完供香,此时“呵呵”一笑:“姑爷,老身就不久留了。”

说完,一转手,惦着脚,杵着龙头拐杖便走出了城隍庙。

但出去没一会儿,老女鬼便消失得没影儿了。

师傅和老秦爷也是松了口气儿,而我,对我那鬼媳妇就更是好奇了。

删我好友,给我改名绝命死渣男就算了,还特么不肯出来见我,是长得丑无法见人?

更加重要的是,我都差点被打渔夫妇给害死,都不出来帮我,还命令莫姥姥不出手,实在是可恶。

可这事儿还没完,所以休息了一会儿,便回了铺子。

师傅睡觉前,让我给鬼媳妇上香,说别忘了。

我心里闷得慌,要是删我好友,改我名字,还不让莫姥姥出手。

所以我上香的时候,我有些心不在焉,嘴里更是念道了一句;肯定是丑得不敢出来见人。

其实就是很随意的一句话,直接就嘣出来的那种。

我也没当个事儿,可我那知道。

等我回到房间睡着之后,我迷迷糊糊的感觉有东西在我脸上蹭,隐约之间还听到“呵呵”女孩的笑声。

实在是太困,感觉就是个梦,就没在意。

可是等我第二天起床上厕所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傻眼了。

因为在我的脸上,额头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涂了个,黑眼圈、红嘴唇。

脸上更是被写了两个“丑”字,更加恐怖的是,厕所的镜子前,更是被悬着一把剪刀。

见到这些,我差点没给吓死。

一时间只感觉瘆得慌,急忙扯下剪刀,用水把脸给洗了。

等再次出门,见到那鬼媳妇儿的无字排位时,我全身都是一哆嗦。

昨晚说的话,肯定是被这女鬼给听见了,而且这鬼娘们很记仇。

脸色的涂鸦就算了,可是那把悬着的剪刀,肯定是在威胁我。

现在光是想想便感觉下面一阵发寒,这那里是娶了媳妇儿?

分明就是娶了一只脾气暴躁,还小心眼的女暴龙啊……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