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丁凡莫女鬼小说_丁凡莫女鬼冥娇阅读

发布时间:2018-09-11 17:08

这本连载中小说冥娇讲述了主人公丁凡莫女鬼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夜无声的倾心巨作,冥娇精选篇章:师傅扭头看了一眼李光地吊死的老屋:“李光荣都死了五天左右,可三天前却有人冒充李光荣来取打渔两口子的骨灰……”

冥娇

推荐指数:8分

《冥娇》在线阅读全文

冥娇第十四章 鬼上门

本以为找到这个赌鬼李光荣,一切答案就能水落石出,也可以知道是谁在害我。

可现在到好,这个李光荣也死了,唯一的线索直接就断了。

不过奇怪的是,看尸体的腐烂程度,应该死了有五天左右。

换句话说,这个李光荣早在李光地夫妇淹死之前或者当日或者之前,就已经死了。

问题也来了,三天前在殡仪馆留下的登记记录是谁?

一想到这儿,我心头便是“咯噔”一声。

看着眼前的尸体,便有一种怪怪的感觉。

特别是李光荣死不瞑目,舌头微伸的样子,总感觉后背一阵发寒。

而师傅和老秦爷却围着尸体里转了一圈,并没有将吊死的李光荣放下来。

然后又在屋里见到的检查了一下,并没有发现太多有用的东西。

只是听师傅对我说:“小凡,报警吧!没啥好查的了。”

事已至此,也没啥好说的。只能照师傅说的,拿起电话报了警。

没一会儿镇上的警察来了,领头的是孙警官。

镇上没几个人不认识他的,他进屋看了几眼李光荣的尸体,随后便问了我们几句。

说辞老秦爷都想好了,说是殡仪馆做回访,说打渔两口子的头七就要到了,过来提醒一些禁忌啥的。

孙警官也知道老秦爷和我师傅是干啥的,也就没多问。

而且这李光荣名声特别臭,死了也没人管。

因此,给我们做了笔录便放我们回去了。

可回去的路上,师傅却对我和老秦爷道:“老秦、小凡,这事儿越来越蹊跷了。接下来咱们可都得小心啊!”

老秦爷眉头一挑,直接问道:“怎么说?”

师傅扭头看了一眼李光地吊死的老屋:“李光荣都死了五天左右,可三天前却有人冒充李光荣来取打渔两口子的骨灰……”

随后,师傅便说出了他的想法和一些推断。

说取骨灰的人,应该早就知道李光荣已经死了。

至于是不是害死,目前不好说。但有一半的可能,李光荣也是被人弄死的。

而且,这个打渔两口子,除了李光地这个弟弟,好似也无儿无女再无亲戚。

说明给他们下葬的,肯定也就是取尸体的那人。

这个人取了打渔两口子的骨灰,做了一座煞坟。

却无凭无故的陷害我和李老三,这里师傅有两种推测。

要么是老秦爷的仇家上门,要么是师傅的仇人上门。

第二种,就是没有目的。随机杀人,但这个可能比较小。

所以,第一种老仇家上门,可能性很大。

现在对手缕缕不得手,下一步很可能会对师傅和老秦爷直接下手,或者使用更高明厉害的手段。

老秦爷听完,也是愣了好一会儿,说他一辈子都在火葬场帮人烧尸,也不会得罪谁。

问是不是师傅的仇家,结果师傅也是摇头

他说年轻的时候虽然走南闯北,但做的都好事儿。

而且都在镇上住了二十多年,也没和谁结过仇。

反而做了很多超度亡魂的好事儿,结果也让师傅一脸懵圈的样子。

但唯一肯定的是,只要这个人还在,肯定还会上门。

同时为了安全起见,师傅让老秦爷这段时间来我家挤挤。

这样一来,咱们相互也有个照应,而且遇事儿也好解决。

老秦爷和师傅相识二十多年,交情极好,没二话直接就答应了。

晚上,老秦爷带上自己的行李搬到了我家。

因为是第一晚,我便去外面打了二斤酒,和师傅、老秦爷小啄了几口,然后便给女鬼媳妇儿上了香,自己回屋睡觉去了。

结果这俩老家伙喝上了上瘾,声音也挺大,一直给喝到了午夜十二点多。

本没啥,可谁知道师傅和老王头刚回屋睡下,这才消停一会儿。

屋外便传来“咯吱咯吱”的声响,好似是屋外的房门被人给推开了。

这几天神经都比较紧绷,要是以往可能不会有太大的反应。

可现在不同,我刚听到这声音,双眼猛的就是一睁。

身子“噌”的一声就从床上弹了起来,只感觉一阵阵冰冷的寒气从屋外吹了进来。

隐约之中,我好似还听到了脚步声的声音。

心头一惊,都这个时候了,会是谁?

我变得有些紧张,但也比较镇定,毕竟师傅和老秦爷都在。

穿上拖鞋,拧起床头的一柄桃木剑就出了卧室,想看看怎么一回事儿。

但屋子里很黑,看东西很模糊,但却发现房门被打开了。

心里紧了一下,但也没有急着无关门。而是摸着电灯开关,想把灯给打开。

只听“咔擦”一声电灯开了,可是就在电灯开启的一瞬间。

我整个人都麻了,因为就在电灯开启的刹那。我发现屋子里,竟多了一个穿着白衣的人。

那人一脸惨白,甚至脸上还有一部分出现了腐烂,没有瞳孔,如同死鱼眼。

他就站在门口的位置,一脸诡异,且毫无生气的瞪着我。

心里“咯噔”一声,但也在第一时间认了出来。

赫然就是那打渔的两口子的弟弟,吊死在屋子里的赌鬼李光荣。

他的出现让我异常的意外,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且不等我完全反应过来,电灯“咔嚓”一声,又突然熄灭了。

四周一黑,脑子里“嗡”的就是一声炸响,吓得汗毛都立了起来,身子更是本能的往后倒退了几步。

嘴里当即喊了一声:“师、师傅、老秦爷,有、有鬼……”

话音刚落,便听到屋子响起一阵阵“咯咯咯”的怪笑。

同时,那男鬼沙哑诡异的声音忽然在幽暗中响起:“今晚,你是我的……”

那声音极其低沉诡异,光是听听便感觉全身发寒。

幽暗之中,我无法看清他的面容,只能通过窗外和门口照进来的月光,模糊的看到一个惨白无比的人脸和一个白影。

我握紧了桃木剑,身子继续往后退,并且另外这一只手不停的敲着师傅的房门:“师傅、师傅!”

可师傅显然是喝多了,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个家伙距离我越来越近,嘴里还不断发出“咯咯咯”的怪笑,显得极其兴奋。

“别喊了,不过今晚,你师傅是醒不来的!”声音低沉而沙哑。

“别过来,再过来我就杀你了!”我鼓足勇气的开口。

这厉鬼好似听到笑话一般,发出“咯咯咯”的笑声,还张了张嘴,那鲜红的舌头,还舔舐了一下嘴唇,显得极其恐怖。

不仅如此,这个家伙还对我开口道:“杀我?你有那能耐?”

说完,这厉鬼的脸色猛的一变,露出一脸的狰狞,举起爪子就要往我身上扑。

见到这样的一幕,我便准备和他拼了。

可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一个陌生并且高冷其带着一丝愤怒的女声,忽然在屋子里响起:“那我呢?”

三个字,可就这三个字一出,刚才还一脸狰狞嚣张无比的厉鬼,脸色“唰”的一声就变了。

露出一脸的惶恐之色,身子更是直接就僵硬住了。

“你、你……”

男鬼一脸惊愕,有些语塞的开口。

可刚说出两个字,屋子里又出现一声女性的冷哼。

“哼!”

结果这个声音一出,那男鬼就好似见了鬼似的。

嘴里“啊”的一声就叫了出来,身体不断后退且哆嗦,嘴里更是惊慌无比,惶恐异常的开口道:“不、不,小的、小的不敢,小的不敢……”

好似他见到了极度恐怖的东西,随即转身就往外跑,头也不会,一溜烟的就消失了屋外的夜色之中。

看着消失的男鬼,我惊讶的咽了口唾沫,在看向屋里四周,却啥也没瞧见。

可是我清楚,这个女声,十之八九就是我那鬼媳妇。

但也奇怪,这鬼媳妇到底何方神圣?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