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女主莫女鬼男主丁凡的小说_冥娇小说

发布时间:2018-09-11 17:07

花生小编推荐男频小说冥娇,冥娇小说是作者夜无声的一本玄幻小说,小说主角为丁凡莫女鬼,丁凡莫女鬼小说精彩片段:因为来取骨灰的,都会有登记,只要我们去火葬场拿到这个,便可顺藤摸瓜找到那个害我和三叔的人。等到了火葬场,老秦爷正坐在小院里抽大烟,挺闲的。

冥娇

推荐指数:8分

《冥娇》在线阅读全文

冥娇第十三章 李光荣

突然在打渔两口子的骨灰坛里见到了我的名字,这个给我吓的全身冒冷汗。

这可是盛放死人骨灰的盒子,将我的名字还有生辰八字放在这里面,这不是咒我是啥?

难怪这打渔两口子死缠着我,看来这其中除了收尸犯了忌讳外,还有其它玄机在里面。

我不由的邹了邹眉,露出一脸紧张之色:“师傅,这骨灰坛里有我的名字!”

说着,我已经将写有我名字的黄纸给拿了出来,并且递给了师傅。

而我师傅也是沉着脸:“马勒戈壁,和老子猜的一样。除了你的名字,还有李老三的!”

“三叔的也有?”

“没错,看来这事儿并不是我想象中的那么简单。这后边儿,是有人要想祸害你!”师傅一脸凝重的开口。

并且将两写有名字的黄纸给揉成了一团,一脸的怒气。

“师傅,那人是谁,我们现在怎么办?”

我显得很是意外和紧张,根本就没得罪过谁,好端端的谁要害我和三叔?

而且三叔已经死了,如今就剩下了我。

要是我不死,这幕后黑手,肯定还会上门。

师傅望了我一眼:“先照莫姥说的做,等弄完了,咱们去查查是哪个该死的家伙在作怪。”

点了点头,然后我二人便再次动起手来。

按照莫姥姥说的,将骨灰坛挖出来后,就用稻草符代替打渔夫妇的骨灰埋在这里。

而这所谓的稻草符,也就是写有名字的稻草人。

用黄布包好,最后由师傅小心翼翼,端端正正的摆放在了墓穴里。

因为这口穴位很冲,照师傅的话说,就是一处凶煞位。

所以我们在填土的时候,每盖上半米左右的土,就得点一支香。

忙碌了一个多小时左右,这才把墓里的骨灰盒给替换了出来。

在这里歇了一会儿,然后便下了山。

在路上,我问师傅这到底是怎么一回儿事儿。

师傅却说,这这事儿是有人作怪。

说打渔两口子的死,很可能就是被人害的,而不是所谓的吃了水龙王。

但这还没完,打渔两口子下葬的墓穴,更是被人动过手脚。

不仅穴位犯冲,骨灰盒更是和一桶腐臭的蛇鼠尸体在一起,加重了打渔两口子的厉气。

这才导致这两只鬼为何才是数天,便如此凶恶的原由。

师傅还说,接下来我们要做的,就是找出这个幕后黑手,搞清楚对方由头。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要是不搞定这个家伙。

就算我们摆平了打渔两口子,日后也会被接着被算计。

等回了铺子,已经下午三点多了。

供奉好了打渔两口子的骨灰坛,师傅便带着我去了火葬场。

因为来取骨灰的,都会有登记,只要我们去火葬场拿到这个,便可顺藤摸瓜找到那个害我和三叔的人。

等到了火葬场,老秦爷正坐在小院里抽大烟,挺闲的。

见我和师傅过来,便起身相迎。

可师傅也不卖关子,直接对着老秦爷开口道:“老秦,小凡这事儿越来越棘手了,今儿过来找点东西。”

老秦爷一听,当场就愣了一下。露出一脸疑惑之色,问怎么回事儿。

师傅便把坟地的遭遇,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

老秦爷刚一听完,当场就怒了,一巴掌就拍在石头桌上。

“他娘的,我这就去拿登记记录,咱们一会儿就去找那人算账!”

说完,老秦爷直接就往屋里走去。

没一会儿,老秦爷便其匆匆的拿出一个登记本。

往石桌上一扔,直接骂道:“根据登记,领走李光地夫妇骨灰的,是他弟弟李光荣!”

一听李光荣三个字,我不由的邹了邹眉。

因为这个家伙是我们镇上出了名的赌鬼,家里能输的,全被这家伙给败了个精光。

“李光荣?”师傅露出一丝疑惑。

“没错,就是这个赌鬼领走的。但这家伙就一赌鬼,阴阳风水,这家伙肯定做不了。”老秦爷再次开口。

我翻看了一下登记簿,然后忧郁的补充了一句:“都没和这个人说话过,他怎么会害我?”

“哼!不管怎么说,这事儿八成和他有关!走,咱们去找到这人,一问便知!”师傅直接开口。

老秦爷和我都是一点头,感觉要想查清楚怎么回事儿,一定得先找到这个赌鬼李光荣。

李光荣是出了名的赌鬼,最好找到他的地儿便是茶馆,也就是赌坊。

可是挺意外的,我们去赌坊时,根本没见到李光地的影子。

而且一问之下才发现,这家伙已经四五天没出现了。

当时我们也没多想,赌坊没照着,便直接去了他屋。

他屋在镇边上,也不远。

大概半个小时,我们来到了李光地家门口,大门紧闭,周围也没其它人家。

师傅在门口喊了两声,敲了好一会儿门,也没听见里面有人答应。

我都开始怀疑,这家伙可能不在家的时候,却忽然问道一股腐臭的气息。

味道很淡,但我可以确定,这腐臭气息就是从屋里传出来的。

我抽动了几下鼻子,不自觉的说了一句:“这屋里怎么那么臭啊!”

可话音刚落,师傅和老秦爷也靠近了一些,对着屋子里抽动了几下鼻子。

结果这二人仔细一闻,脸色“唰”的一声就变了。

老秦爷更是低喝道:“腐尸的味道!”

说着,一脚就踹在了大门上。

只听“哐当”一声闷响,紧锁的大门当场便被踹了开来。

对于这种在火葬场待了几十年的老人来说,死人味儿对他们尤其的敏感,所以老秦爷可以如此肯定的判断。

也就在大门被踹开的瞬间,我们赫然发现。

在这堂屋里的吊扇叶下,竟然吊着一具腐尸。

那人全身僵硬打直,身体上好些地方都出现浮肿和小范围的腐烂,勒住脖子上的麻绳,都陷入了额骨肉里。

那触摸惊心的画面,看得令人作呕。

可是当我们看清这人的脸后,更是一惊,死人不是别人正是这屋里的主人,三天前领走打渔夫妇骨灰盒的赌鬼李光荣。

可离奇的是,这家伙怎么就吊死在了自家屋里?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