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杯且尚温酒已冷杯欢_杯且尚温酒已冷杯

发布时间:2018-09-11 17:07

杯且尚温酒已冷这本女频小说目前处于连载中,这本小说是一本现情小说,小说主要介绍了男主靳霆熙和女主喻初露的故事,小说章节精选:喻初露兴冲冲的脚步顿住了,因为他的身边还有另外一个女人。那个女人踩着精细的高跟鞋,穿着一身时下最热门的限量单品,浑身上下珠光宝气,耀眼无比,特别是无名指上那一枚闪着银光的对戒,和迟皓无名指上的居然是一对。

杯且尚温酒已冷

推荐指数:8分

《杯且尚温酒已冷》在线阅读全文

杯且尚温酒已冷第1章 午夜契约

午夜,帝都最顶尖的别墅区。

靳家公馆无疑是这里最惹眼的一道风景线,欧洲古堡般的装潢,又有小桥流水般婉转幽深,在这片寸土寸金的市中心,这么一套占地面积庞大的府邸,正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

这里居住着帝都金融帝王——靳霆熙!

身为靳氏国际的掌权人,帝都第一望族靳家的族长,靳霆熙是帝都当之无愧的无冕之王,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也不为过。

此时,大雨滂沱,漆黑的夜空被一道道紫色的闪电划开,惊雷阵阵,一道娇弱的身影忽然推开了靳家公馆的大铁门冲了出来,瞬间被滂沱大雨淹没。

她的头发衣服被雨水打湿,绝美的容颜好像是一张被打湿揉碎的画纸,显得狼狈至极,湿透的全身衣服紧贴着肌肤,勾勒出了她高挑的身材,露出了胸口处几点放肆的吻痕,昭示着她刚才经历过一场抵死的缠绵。

喻初露死死抱着一个防水的文件夹,不顾一切地奔行在雨夜里,浑身上下像是被卡车碾过一样酸疼,那个魔鬼般的男人靳霆熙竟然把她折磨了整整一天,她脑海里一片空白,只剩下一些断断续续的话语。

“初露,我的公司不行了,我们的订婚,恐怕要推迟了……”

“喻初露,如果想拯救你男朋友的公司,就卖身给我吧!成为我的情妇,我给你五千万。”

“喻初露,来吧,取悦我吧,如果我满意了,这五千万,就是你的。”

……

迟皓和靳霆熙的话交替出现在了她的脑海里,让她头痛欲裂,脑海里一根控制着她所有情绪的弦颤颤巍巍,似乎随时都将断裂,她被抽空了所有力气,唯有紧紧地抱着怀中那本靳霆熙才签的五千万的投资书。

迟皓,帝都豪门迟氏的继承人,也是喻初露交往许久准备结婚的男朋友。

可是三天以前,迟氏企业终于确认投资失败,由于迟氏总裁迟皓负全责,损失了大量的资金,导致迟氏陷入危机,随时面临破产的危险,董事会甚至还将联手投票撤掉他的总裁职位。

他们连订婚戒指都选好了,却不得不推迟了订婚事宜。

就在这个时候,靳氏国际这位神秘的总裁靳霆熙忽然找上了喻初露,对她开出了条件,只要她愿意和他签订午夜契约,成为他的情妇,靳氏就会为迟氏提供五千万的资金。

如果有这五千万,迟氏就真的可以活了!

那个掌握着一个金融帝国的强大男人,神秘低调,拥有完美的容颜和显赫的权势,让整个帝都的名媛为他神魂颠倒,传闻他不近女色,却不知道为何要盯上她!并且就在迟氏出了问题之后,靳霆熙的助理就立马联络了喻初露。

一切就像是有预谋一样,可是靳霆熙和迟氏井水不犯河水,他完全没有理由这么做。

但喻初露只知道,如果她不按照他的意思办,迟氏就真的保不住了,虽然迟氏的势力很大,但也完全不可能是靳霆熙的对手!

靳霆熙,一个跺跺脚就能让整个帝都震动的人物,谁敢和他作对?

喻初露怀里紧紧抱着的文件袋里,正是自己用身体换来的靳霆熙对迟氏的投资书,有了这个,迟氏就能活过来了,等这场危机过了,她就能和迟皓结婚了!

喻初露跌跌撞撞地离开了,却不知道,此时,别墅里,一个颀长优雅,肆意洒脱的人影定定地站着,一双眼睛正默默地看着她,温柔的视线将女人仓皇而逃的背影包裹着。

靳霆熙如黑夜深渊一般深不可测,直至那道背影消失不见,良久,他的唇角才扬起了了一丝笑意,他穿着一身利落休闲的睡衣,似乎还在回味着她刚才的美好。

他等了这么多年了,实在不能再等了,她都快和别的男人订婚了!

套子已经下了,抢回她的心,似乎只是时间问题了,她只能是他靳霆熙的女人!

而迟皓,配不上她!

“卢省,事情办好了吗?”靳霆熙悠闲地打了一通电话。

助理卢省回:“先生,喻小姐的照片已经发给附近所有药店了,她买的任何紧急避孕药,都会是维生素C!”

“恩,干得好,下月加工资,另外,我要尽快看到我和喻初露的结婚证。”

……

喻初露抱着投资书,想回家,可是一想到那个家,内心深处的悲凉再度汹涌袭来,与其说这是家,不如说是个能休息睡觉的地方。

她的母亲早早的过世了,家里现在有她的父亲,她的继母,她的继妹,她的家早就没了。

她昨天才回家找他爸爸喻宏,希望喻氏可以出手救一下迟氏,却没想到换来他爸爸一巴掌:“贱人!像你那个妈一样下贱!给我滚!!!”

她已经被赶出家门了,家肯定不能回了,她也不能让迟皓看见自己这个模样,只能去酒店开了一间房住进去。

浴室里,她使劲搓洗着身上靳霆熙给她留下的痕迹,一闭眼,就看见了刚才靳家公馆那张灰色调的大床上,一抹鲜红如同梅花般璀璨盛开,那是她留给迟皓的新婚礼物,却没想到,就这么被人无情地夺取了。

迟皓,喻初露的脑海里现在只剩下这两个字。

迟皓,是她的男朋友,也是她的恩人。

两年前那场车祸,如果不是迟皓,她可能已经死了,所以当迟皓表白的时候,她就答应了。

无论是因为爱情还是恩情,喻初露都别无选择,她不能让迟氏破产,不能让迟皓一无所有,所以她只能臣服于靳霆熙这个魔鬼。

可她竟然用了这种耻辱的方式去救他,喻初露自嘲式的一笑……

第二天一大早,喻初露就退了房间找到了迟氏公司。

“皓哥哥!”

还没走进迟氏的大门,喻初露就看到迟皓走了出来,他今天穿的格外的正式,也格外的好看。

迟皓听到喻初露的声音,明显背影一僵,喻初露向着迟皓走去,迟皓回头,如玉般斯文的五官下是略显忧郁的眼神,在看到喻初露的时候,他的嘴角嗫嚅了一下,却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喻初露兴冲冲的脚步顿住了,因为他的身边还有另外一个女人。

那个女人踩着精细的高跟鞋,穿着一身时下最热门的限量单品,浑身上下珠光宝气,耀眼无比,特别是无名指上那一枚闪着银光的对戒,和迟皓无名指上的居然是一对。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