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景司夜楚青枝by年华不染_调教总裁大人年华

发布时间:2018-09-11 16:37

连载中小说调教总裁大人是来自微阅云平台的一本女频小说,作者为年华不染,调教总裁大人年华不染精彩节选:景司夜已经闭上了眼睛,并没有开口,像是睡着了一般。李林也没有着急,只是依旧站扎那里等着。似乎过了有两分钟,景司夜才说道,“故事很精彩,”猛地睁开眼睛,直直的看向李林,“只是,证据呢?”“李林,你跟着我的时间不短了,你应该知道再精彩的故事也不会有人愿意听完,跟没有人会相信,只有证据才能让人信服,你懂吗?”上一章

调教总裁大人

推荐指数:8分

《调教总裁大人》在线阅读全文

调教总裁大人第十八章:强迫

“景总,我查到了景二少有一个远房表亲,在4月22日当天支出了一笔不小的费用。”这个人是李林,一直跟着景司夜干活,但是在景司夜“去世”之后,用利益“叛变”到了景原的手下。

实际上,李林就是景司夜派在景原身边的卧底。

“4月22日?”

“对,”李林把手中复印的单据交给景司夜,“在您和楚小姐出事的前一天。”

“很好,继续去查,查出来这笔费用到底是花在了谁的身上。”

“好的,”李林点头,然后又说道,“景总,有件事情我觉得有必要告诉你。”

“什么?”

“您的三姐景初和景二少,景原来往有些密切。”

三姐也牵扯进来了,景司夜不由得冷笑,真是好大的一盘棋。

景司夜继续着他的调查,而楚青枝也继续在病房里……无所事事。真的是无所事事,她的手机不知道被扔在了哪里,病房里也没有电视,她连个消遣的方式都没有。

想看看外边的景色吧,偏偏这个窗户的外边是一座座高不见顶的大厦,别说风景了,能看见太阳就是不错的。

这么呆了几天,楚青枝觉得自己都快跟这个世界脱节了。她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也只能跟每天依旧定点来检查的医生说几句话了。

实在是忍无可忍,再一次劝动门口的两个大汉之后,直直的杀入景司夜的病房。

景司夜这次直接让两个手下出去了,然后抱着手臂看着怒气冲冲的楚青枝。

楚青枝也不跟他废话了,直接问道,“你的计划还有多久才能完事?我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个地方?”

“不知道,”

就回答了三个字,景司夜一向是这样的,楚青枝也没有指望他能把具体的时间告诉自己。

“那好,你把我手机给我。”

“不行,”拒绝的很是干脆。“给了你手机,你与外界有了联系,我的计划就泡汤了。”

楚青枝的怒气更盛了,“你再让我一个人憋在屋子里,与外界没有任何的联系,我会疯的。”

“你没有选择,不管你想不想,你都必须呆在这里。”景司夜是一个可以为了继承权拿自己生命去赌博的人,所以楚青枝的要求在他这里简直就像是无理取闹一般。

楚青枝十分清楚这一点,她今天来这里闹这么一回,无非就是想发泄发泄自己这些天憋闷的哭泣罢了,也顺便找个能陪自己说说话的人。

景司夜有些不耐烦了,挥手道,“闹够就回去吧,我没有精力陪你在这里浪费时间。”

楚青枝望着他,站着没有动,乌黑乌黑的瞳孔里掩藏着无数的情绪,甚至带着些许逼人的光芒,景司夜一度不愿意与她对视。

“你还有什么事?”

“有,”楚青枝点了点头,“我想回去看看我的父亲和弟弟。”

景司夜一口回绝,“不行。”

早知道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但是楚青枝就是想试试,藏在病号服宽大袖子里的手不自觉的握紧了,“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我偷偷的去看他们,绝对不让别人发现。”

这一次,景司夜没有急着回绝她,静静的看了她半晌,就在楚青枝以为有点希望的时候,景司夜的上嘴唇一碰下嘴唇,蹦出来两个字,“不行,”

住院一共也没有多长时间,这都不知道是景司夜第几次拒绝她了。但是楚青枝也反抗不了,毕竟这里是景司夜的地盘,这里的人也都是景司夜的人。楚青枝想她不能跟景司夜硬碰硬,只能想别的对策了。

从她掉下悬崖到现在,已经快一个多月了,她不知道父亲现在过得好不好,不知道渐往的身体怎么样了,对他们甚是想念和担心。

她要想办法出去一趟,把自己手里的钱给父亲,好让渐往的手术可以尽快的做了。

而依旧在病房的景司夜并不知道楚青枝要偷偷出去的想法,他正在听李林查到的最新进展。

“景二少爷远方亲戚名下的那笔钱打到了一个叫王刚的人的名下。”

“王刚?”景司夜在脑中搜索了一圈,确定自己并不认识这个人。

“是的,”李林把王刚的资料递给景司夜,然后又说道,“这个王刚是一名公务员,老老实实的本分人。”

景司夜一边翻着资料,一边点了点头,示意李林继续说下去。

“这个王刚本身到是没有什么问题,有问题的是他的老婆,叫刘红梅,这是刘红梅的资料。”

王刚的资料很中庸,没什么可看的,景司夜随手仍在了一边,接过刘红梅的资料翻了翻,这才察觉到了点意思。

“景总,您应该已经看出来了,这个刘红梅在王刚不知情的情况下当了别人的情妇。”

“恩,”景司夜点了点头,景原这次绕的圈子到是不小。

李林继续道,“刘红梅的这个情夫是北方黑社会的一个头目。”

“这个头目你查的怎么样?”

听到景司夜的询问,李林把手中的最后一份资料交给景司夜,解释道,“现在的北方地区中,黑道势力分为东西南北四部分,其中东西两边较为强势,但是也没有强势到能吞并剩下两方的实力。这四顾势力经常你争我夺的,但是谁也拿谁没有办法,四顾势力互相牵制。而刘红梅的这个情夫,被道上的人成为龙哥,是东边部分的大哥。”

顿了一下,李林继续说道,“龙哥这个人是个暴躁,易怒,并且野心极大,非常想吞并其他三家,所以通过刘红梅认识了景二少爷。”

景司夜斜靠在床边,显得有些漫不经心,对于李林所说的事情,不知道他到底听进去了多少。

李林对景司夜的态度已经习以为常了,只继续道,“景二少爷利用龙哥想要吞并其他三家的心思,和龙哥做了交易。景二少爷的要求龙哥派人毁掉楚小姐肚子里的孩子,而他可以帮助龙哥消灭其他三部,支付给龙哥大量金钱,是给龙哥的一个保证。”

李林把他调查到的事情全部陈述完之后,抬头去看半坐在床上的景司夜。

景司夜已经闭上了眼睛,并没有开口,像是睡着了一般。李林也没有着急,只是依旧站扎那里等着。

似乎过了有两分钟,景司夜才说道,“故事很精彩,”猛地睁开眼睛,直直的看向李林,“只是,证据呢?”

“李林,你跟着我的时间不短了,你应该知道再精彩的故事也不会有人愿意听完,跟没有人会相信,只有证据才能让人信服,你懂吗?”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