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女主顾臻男主陆慕辛的小说_调教总裁大人

发布时间:2018-09-11 16:06

花生小编推荐女频小说调教总裁大人,调教总裁大人小说是作者妙仙仙的一本都市小说,小说主角为陆慕辛顾臻,陆慕辛顾臻小说精彩片段:“你这个疯子,我警告你,你再敢对老娘动手动脚的,你信不信我阉了你!你有钱了不起是不是,你哪儿来的优越感!疯子!直男癌!神经病!你才是贱人!你特么你们全家都是贱人!”

调教总裁大人

推荐指数:8分

《调教总裁大人》在线阅读全文

调教总裁大人第六章 帮我脱了她的衣服

我睡你麻痹啊!真的是哥可忍姐不能忍!

我憋足了全身的力气,扬起手狠狠地扇了这个直男癌一个耳光。

果不其然,他没有想到我会还手,有了片刻的怔忡,我趁着这个机会站住了脚,然后双手反击,紧紧掐住了他的脖子,使劲地将他按在了浴缸里。

“你这个疯子,我警告你,你再敢对老娘动手动脚的,你信不信我阉了你!你有钱了不起是不是,你哪儿来的优越感!疯子!直男癌!神经病!你才是贱人!你特么你们全家都是贱人!”

我用尽了力气,一边死死地按着他的头,一边用尽力气谩骂他,还一边疯了似的流着眼泪。

不仅是他疯了,我也疯了,这个世界都疯了。

我的亲人为了一千万可以将我卖给别人做一辈子照顾植物人的保姆。

我的男友为了富贵荣华可以置我们三年的感情于无物。

而我的老公,在他眼里,我只是一个交易的物品……

我的眼泪越流越疯,最后模糊了我的视线。

陆慕辛被我按了大概一分多钟,最终还是他的力气战胜了我的力气,从水里抬出了头来。

他头发湿漉漉的在淌着水,整张脸都布满了幽暗的阴翳,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目光深沉地盯着我,咬着牙道:“你再说一次?”

我此时此刻是站着的,他是坐着的,虽然居高临下,可莫名的总觉得自己的气场矮了一截,就连双脚都微微有些发软了。

我特么的真的是怂得自己都嫌弃自己。

不过开弓没有回头箭,我索性也是破罐子破摔了,直接坐了下来,眼一闭,心一横:“我说了就说了,大不了你掐死我吧,反正活着也没有意思。”

“呵。”陆慕辛的呼吸平缓了下来,发出一声冷哼,随即声音冰寒道,“想死?哪有那么容易?”

他话音刚落,我便觉得唇上突地一阵冰凉,接着,便是一阵疯狂的撕咬。妈的,又玩强吻这一套!就不能有点儿新鲜的吗!

我被他咬得生痛,气得猛地睁开了眼,刚好撞进他幽暗深邃的目光中,他凶狠地瞪了我一眼,声音冷厉道:“闭上眼睛!”

我又不是你养的狗,怎么可能那么听话呢?他让我闭我偏偏不闭,还赌气似的把眼睛睁得老大了。

“很好。”陆慕辛怒极反笑,唇上勾起了一抹残忍冷酷的笑意,一字一顿道,“那你就看着我怎么弄死你。”

话毕,他手上一用力,我只听见斯拉的一声,胸前的衣服就被他粗暴地撕开了,不过几下,我的衣服就被他撕成了碎片扔到了浴缸外面。

我低头看着自己只穿了内衣裤的身子,羞愤欲死,狠狠地瞪着他,咬牙切齿道:“陆慕辛,你打架打不赢撕衣服算什么本事??”

陆慕辛唇上的弧度弯得更大了,慢条斯理道:“撕衣服当然不算本事,我自然还有让你求饶的本事,现在就让你见识见识。”

他眸光灼热而狠戾,就如同对着猎物的雄鹰。

我心中升起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抱紧双手紧紧地捂着胸前,厉声道:“我警告你别乱来啊!”

“我们是领过结婚证的,这怎么算乱来呢?夫妻义务懂吗?”陆慕辛直勾勾地盯着我脖子上地咬痕,声音阴沉得令人不寒而栗。

“还特么的有婚内强暴呢!”我瑟缩了一下,缓缓后退,打算趁机离开浴缸。

可是来不及了,陆慕辛一把拽住了我的手腕,紧紧将我压在了浴缸壁上,狠狠对着我脖子上的咬痕重重的咬了上去。

陆慕辛直接用行动回答了我,深刻直白地让我明白,得罪他到底是个什么下场。

尼玛的,吸血鬼也没有这么狠的,我感觉自己的脖子都要断了。

我发誓我都在浴缸的水里看到血色了,简直是忍无可忍了!

“你特么的属狗的?属吸血鬼的?”我一把推开他,手脚颤抖地爬出了浴缸,又哭又叫,“你们当我是什么?是你们争强好胜的战利品吗?是狗抢的骨头是不是?”

“简直不可理喻!丧心病狂!丧尽天良!”我嚎了一声,随手扯起了给他准备的浴袍裹着自己,狼狈不堪地打开门飞奔而出。

委屈和耻辱混合,催发了源源不断的眼泪,我一边捂着嘴哭泣,一边接受着路人异样的目光。

我崩溃地跑在路上,不知道自己跑到了哪里,反正是跑到了没有人的地方,扯开了嗓子就嚎,简直恨不得嚎得天地动容,日月失色。

最后,不记得自己嚎了多久,直到嗓子干了,声音哑了,我才颤抖着瘫软在草地上,疲惫不堪地捂住双眼,挡住了源源不断的滚烫眼泪。

“你还在这里哭?哭什么哭?把我耳屎都嚎出来了!”一道尖锐的嗓音蓦地响在了我头顶。

我顿感难堪,用袖子擦了擦眼泪,眼睛迷糊地抬起头,只见一个妆容精致的女子怒气冲冲地瞪着我,咬牙切齿道:“你老公都要被别人勾走了,你就知道哭?”

哦,我想起来了,这不就是在陆越婚礼上啪啪刮了我两巴掌的徐佳宁吗?

我神色冷淡,声音嘶哑道:“谁要便抢,我不稀罕。”

徐佳宁一听急得跳脚,愤愤地从地上拉扯着我起来:“真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你赶紧跟我回去!”

我现在真的是随时都想原地爆炸,毁灭世界,很生气地推开了她,拉下脸道:“我跟你不熟,请你不要打扰我一个人哭嚎!”

“阿姨,你有没有搞错!女人的眼泪很宝贵的!要掉给心疼你的人看!你以为你是孟姜女啊!”徐佳宁气得跳脚,一把拽住我,将我拖着走,“我就是看不惯薛梓窈那个勾三搭四的模样,你拿出点威风来啊!”

我被她拖得相当的狼狈,赶紧投降:“行了行了,我自己走行不行!”

薛梓窈勾三搭四的,说实话我觉得实在是太喜大奔普了!这本来就是它正确的轨道,我和陆越,都是意外!

我衷心祝愿他们死灰复燃破镜重圆啊!那我和陆越……

陆越……

我心头蓦地痛了一下,转瞬便收起脸上没所谓的表情,站稳了脚步对着徐佳宁正色道:“你说得对!我不应该退让的!我们走!”

说走咱就走啊,风风火火把奸捉啊……

结果当然是……大失所望!

我怀着一颗虔诚捉奸的心推开了病房的门,却只看到了病床上的陆慕辛穿着浴袍,一脸冷凝地正襟危坐。

我还不死心地瞄了瞄四周,看看有没有薛梓窈来过的迹象,然而只得到陆慕辛阴沉幽暗的眸光。

“陆大哥,陆大哥!你看我把她叫回来了!我有资格当你的助理了吗?”徐佳宁却兴冲冲地越过我,直奔陆慕辛,一脸兴奋地问道。

“你做得很好,从现在开始,你就担任我的助理吧。”陆慕辛目光灼灼地盯着我,却又语气诚恳地跟徐佳宁说着话。

我:“……”

感情我不仅是他和陆越争强斗胜的骨头,还是他反复利用的鸡肋??

我都不知道自己居然这么有价值!

“你不觉得这么利用我,有点儿太过分了么?”我握紧了拳头,咬牙切齿地说。

陆慕辛只是勾了勾嘴角,眼里写满了嘲讽:“一千万,难道还不够你被我利用几千次?”

好吧,无话可说。

我收起眼底的愤怒,假装无所谓地摊了摊手:“既然你现在有小助理了,我也乐得清闲多歇一歇。”

“谁允许你清闲了?助理……还有很多不能做的事情。”陆慕辛声音清冷,看向我的眼神像是藏了刀子。

这刀子……还正好扔在了我的胸上。

我后退两步,抬起手臂捂住了胸口,低声骂了一句:“变态。”

没想到徐佳宁气到跳脚,瞪大了眼步步紧逼质问我:“你骂什么呢?陆大哥能利用你也是看得起你了!”

“我……”

我还没来得及做出垂死挣扎,只看到徐佳宁迅速转身,蹲在病床边,睫毛忽闪忽闪的,笑容甜美:“陆大哥,既然我是你的助理,就没有我做不了的事儿啊!”

这娇滴滴的声音,就差投怀送抱了吧!我在心里啧啧感叹了两声,同时悄悄瞥了一眼陆慕辛,他好像还非常受用,脸上写满了“性福即将来临”,冲徐佳宁扬了扬眉:“你确定么?”

呕。

我知道你俩很熟,但是打情骂俏也分个场合好吧?怎么着我也是跟病床上这个瘫子领了证的。

再抬头的时候,向我投射的目光更加凌厉了一些。

行吧,我投降,我不在这儿照亮你们了。你们聊你们的骚,我跑我的路还不行么?

我一边做出再见的手势,一边往门外退。

心里觉得有点儿尴尬,待会儿是去楼下转转?还是在走廊听现场表演呢?自己头上这绿帽子,好像有点儿重啊。

“既然没有你做不了的事儿,”在我即将退出房间的时候,陆慕辛的话停顿了下来,指着我对徐佳宁这个小助理说,“把她衣服脱了,丢到我床上,你就可以走了。”

我愣在原地,以为他搞错了说话对象。

徐佳宁一脸委屈,咬牙切齿地瞪了我一眼。

我摊了摊手,开始安慰她:“他这样,就算把我扒光了,他也做不了什么。你还有的是机会。”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