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雄虎龙卫秦少虎燕雪娇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09-11 14:36

已完结小说雄虎龙卫是著名作家磨剑上爷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秦少虎燕雪娇,该小说划分在男频小说,现情小说雄虎龙卫精选篇章:“我觉得?”中年人咬了咬牙,“如果要我觉得的话,你应该是死人。虽然这一刻还活着,但也许下一刻就会死,而且,还会死得很难看!”没等秦少虎说话,就对另外俩墨镜男子吼了声:“我们走!”“走?”秦少虎咬着牙,神情间杀气毕露,“你们不问问我的意见就随便走吗?也太没有把哥哥我放在眼里了吧!”

雄虎龙卫

推荐指数:8分

《雄虎龙卫》在线阅读全文

雄虎龙卫第6章高手就是任性

秦少虎老老实实的跟着墨镜男子过去。

悍马的副驾座上坐着一个理着平头的中年人,长得倒是端正,却面容冷峻,那双目光里有着一种老练的锋芒,盯在秦少虎的脸上,似要把他看穿的样子。

“老大,什么事?”秦少虎陪着笑脸。

“想给你提个醒,离超市里那个小女生远一点,否则,你会死得很惨!”中年人慢吞吞地说来,自有一种威严。

让他离燕雪娇远一点?秦少虎倒是大大的意外了下,他一直觉得对方可能是与他结过梁子的人,没想到却是因为燕雪娇的事,这么看来,燕雪娇还真是身份神秘了。

“我跟雪娇是朋友,而且打算追她,怎么能离她远点呢?”秦少虎装傻充愣。

“你追她?”中年人一脸鄙视,从鼻孔里哼了声,“我总算见识了什么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而且,还是一只即将会死掉的癞蛤蟆!”

说罢,一伸手就锁向秦少虎的喉咙。

那五指如钩,出手如电,让秦少虎惊了下,从这一出手他便看出来,中年人身手不凡,格外的沉稳干练。

他脚下一蹬,人便退了开,冲着中年人说:“有话好好说嘛,动手很伤和气的。”

中年人把手收回,眼里掠过一丝惊诧,以他的身手,觉得完完全全能一出手就把秦少虎拿捏死的,没想到在猝然出手之间,还能被秦少虎闪躲开,秦少虎的反应之快也未免太不可思议了点。

而秦少虎还没事人一样。

“看来,你是深藏不露啊!”中年人总算看出来,秦少虎只是在装傻充愣逗他玩,不是真的憨厚。

边说着,中年人下了悍马车。

一米八的个子,虎背熊腰如铁塔,身材匀称,一双皮鞋黑得发亮,踏在地上发出铿锵的声音来。

另外两个墨镜男子很有默契的从左右翼对秦少虎形成夹击之势。

“你们不要动,我来看看他到底是哪块地里的葱!”中年人对两墨镜男子吩咐。

秦少虎泰然的站在那里,看见逼近而来的中年人,还是那样老实巴交地问:“老大,这是和谐社会,你真的觉得动手好么?真的很伤和气的。”

中年人的话似乎格外少,没有回答秦少虎,只是在离秦少虎两步距离的时候,突然右脚离地,以电光石火的速度鞭踢往秦少虎头部。

高鞭腿!

懂散打的人都知道,高鞭腿的优势在于,出腿很重,很难有人受得了一击;而劣势在于,踢得太高,下盘不稳,破绽大露,很容易被人反袭,遭到重创。

轻易使用高鞭腿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会点花拳绣腿三脚猫功夫的入门者,为了耍酷卖弄,一种则是身手不凡应变力超强的高手,心中有数。

秦少虎相信中年人应该是高手,才敢用这一招。但高手在他面前,也只是天空里的五个字,那都不算事。只是他还不清楚对方的来头,不想锋芒太露,所以没有招架,也没有抢攻,而是退了开。

中年人那只脚没有踢中,落地之后,马上又麻利地一个转身后摆腿扫向秦少虎。

秦少虎没有反击的打算,只是后退。

中年人却不依不饶,开始拳脚并用,一招快过一招,那拳脚都起了风,地上的树叶和纸屑都一片乱飞,却怎么也击不中秦少虎。

两个墨镜男子在一边都看得傻眼了。他们知道中年人的本事,速度快,力道强,招式辛辣而出其不意,往往都是在举手投足之间击倒对手。而在秦少虎面前,却一点也不管用。秦少虎还只是在让,根本没有还手。

如果秦少虎还手的话,中年人也许早躺下了。

本来一直沉稳的中年人,在连番猛攻却始终奈何不了秦少虎之后,终于急躁起来,边进攻边冲着俩墨镜男子喊:“一起上,给我废了他!”

俩墨镜男子也是高手系列,并且和中年人很有默契,组成三角阵型围攻秦少虎。秦少虎开始知道,如果再示弱下去,是不会有个结果的,向三个高手示弱,可不比向一般人示弱,搞不好挨上一下,就可能筋伤骨折,后面就会更惨。

当下老虎发威,使出他的拿手绝技之一“分筋错骨手”,避开侧面墨镜男子的进攻,趁势抓向中年人的肩膀,中年人大惊后退,而秦少虎的脚下却如踩着太空步,行云流水般如影随形。

五指如钩抓到中年人的肩胛骨处,手臂一用力,关节处的骨骼发出两声脆响,力道顿时汹涌入中年人的经脉之中。

一声惨叫,中年人便摔倒出去。

一墨镜男子趁机横扫秦少虎下盘,扫倒是扫中了,却如扫在铁柱之上,不但没把秦少虎扫倒,反而自己大叫了一声,抱着脚跳到一边去。

秦少虎自小淬炼筋骨,虽然比不上少林横练功夫的金钟罩铁布衫那样刀枪不入,却也能抗击木棒击打,尤其他的马步功夫和厉害,下盘之稳,如老树盘根。

最后一个墨镜男子凶猛的一拳直奔往秦少虎喉管。

喉管是人体上最致命和脆弱的地方,喉管断裂,呼吸不通,便性命难救。这确是狠毒招数,秦少虎恼恨其歹毒,看着那拳头冲击而来,不闪不躲,张开手掌就迎向那拳头,当拳头和手心接触之时,秦少虎的手掌迅速将那拳头握住,只听得那拳头上的骨骼断裂之声,伴随着撕心裂肺的惨叫。

秦少虎再一招“顺手牵羊”,便将墨镜男子向身后摔了个“狗啃屎”。

本来气质不凡的三个人,眨眼间都变得灰头土脸。拳头被捏断裂的男子,痛得满脸是汗,包括那中年人,之前看着无比冷酷,很有气场,现在一只手臂耷拉着,也像只斗败的公鸡。他那只手臂已经被秦少虎用“分筋错骨手”伤了经脉,不能用力。

“怎么样,还要打吗?”秦少虎见中年人看着他那不甘而狠毒的眼神,故意挑衅。

“小子,你别狂,蜀东的水深得很,足够淹死你的。”虽然打输了,可中年人还是有点老气横秋。

蜀东的江湖人都喜欢说,输得了本事,输不了面子。

秦少虎笑:“我知道蜀东是大海,可我却是只海燕。大海的水再深,我都永远翱翔在大海之上,我的人生永远都只有一种态度,暴风雨如果一定要来,就让它来得更猛烈些吧,哥哥我喜欢挑战,喜欢刺激。”

“你到底是什么人?”中年人开始觉得秦少虎还真是有点深不可测,想探知些端倪。

“你觉得我是什么人呢?”秦少虎问。

“我觉得?”中年人咬了咬牙,“如果要我觉得的话,你应该是死人。虽然这一刻还活着,但也许下一刻就会死,而且,还会死得很难看!”

没等秦少虎说话,就对另外俩墨镜男子吼了声:“我们走!”

“走?”秦少虎咬着牙,神情间杀气毕露,“你们不问问我的意见就随便走吗?也太没有把哥哥我放在眼里了吧!”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