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女主梁安男主陆少霆的小说_抓不住的一指

发布时间:2018-09-11 14:36

花生小编推荐女频小说抓不住的一指流沙,抓不住的一指流沙小说是作者浅显的一本现情小说,小说主角为陆少霆梁安,陆少霆梁安小说精彩片段:梁安躺在浴缸里,艰难的解开裹在身上已经被血液凝固的被单,露出瘦骨嶙峋的肌肤以及身体上狰狞无比的疤痕,伸手吃力的从医药箱里拿出酒精涂在疤痕上逐一消毒,随后又用木棍跟纱布绑在脊背上,以此缓解脊骨处传来的剧痛。等她处理完伤口,整个浴缸已经染满了血渍,酒精刺激伤口传来的钻心刺痛让梁安躺在浴缸里不停的抽搐着翻滚着,约莫持续了半个小时痛意才逐渐消散,梁安闭上眸子,在心中不断地告诫自己,一定要记住今日的痛,这些痛都是陆少霆给的。

抓不住的一指流沙

推荐指数:8分

《抓不住的一指流沙》在线阅读全文

抓不住的一指流沙第三章:消磨掉她仅剩下的尊严

梁安将头猛力磕撞在地面上,头颅接触地面的脆响声在静谧的地下室格外清晰,陆少霆挺直身子,将冰冷森寒的眸子定格在梁安身上,见梁安磕得头破血流,陆少霆冷峻的面容才逐渐缓和,心中的酸涩哽咽也逐渐消散,倏地他声音清寒的道:“梁安,这只是开始,接下来才是重头戏。”

梁安跌坐在地面上,抬起沾满血污的面容看着陆少霆,声音之中满是乞求:“让我见见梁澈好吗?求你,陆少霆,求你,让我见见梁澈。”

陆少霆只是冷漠的瞥了梁安一眼,旋即转身迈步离开。

梁安看着陆少霆高大挺拔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视线中,当即狂笑不止。

陆少霆了解她,知道她最怕冷,所以将她光着身子扔在这个地下室。

知道她最爱面子尊严,所以他让她匍匐在他脚下,卑微求饶。

知道她最在乎的就是梁澈,所以他刻意用梁澈来逼迫她活下去。

所以正如陆少霆所说,他要让她活着,生不如死的活着。

“陆少霆.....”梁安冷笑着从嘴里蹦出他的名字,事到如今梁安不是心痛,是心寒,是彻底绝望。

夜幕降临,灯光熄灭,整个地下室顿时漆黑一片。

冷意侵袭灌入,梁安只能死死的抱住身体,忍住恐惧,蜷缩着身子倚靠在角落里以此取暖。

梁安在心中不断激励,她一定要活下去,为了梁澈她一定要活下去。

就在梁安快要坚持不住睡意朦胧的时候,一束强烈的电筒光就照射而来,倏地她便被那抹高大浑身带着怒意的身体再次笼罩,在她闭眼晕厥之际,陆少霆那张俊颜再次映入眼帘,梁安心中一紧,伸手挣扎着想要将陆少霆的容颜从眼前赶走,却被一股力量猛力扭住了双手,痛意席卷,让梁安支撑不住的晕眩了过去。

.........

梁安是被嘈杂声给惊醒的,梁安有些庆幸睁眼之时映入眼帘的不是陆少霆那张带满怨恨的俊俏容颜,而是一个妖艳的精致女人。

见梁安还有些意识不清,女人立刻端起一盆水便直直朝梁安泼去,然后嫌恶的翻了翻白眼道:“真是晦气,真不知道陆少是怎么想的,居然将如此丑陋毫无特色的废物扔给我!”

女人说完便响起男人的鄙夷声:“红姐,听说她就是当年为了得到陆少,害死陆少未婚妻的梁医生,陆少此举不过是为了报仇雪恨罢了。所以啊你得往死里整,这样一来陆少一高兴,说不准还会给红姐好处。”

红姐一听当即点头冷笑:“原来如此,我就说陆少干嘛送一个毫无用处的女人过来,原来啊是为了.....”

红姐说完立刻朝一旁的男人使了使眼色,男人挑眉面露凶恶,上前一把将梁安从床上给提了起来重重扔在地上,然后语气森寒的道:“梁医生,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们红姐的仆人,我们红姐说什么你就得干什么,不然的话我们这里的手段可多着呢.....”

梁安抬头打量着眼前的两个人,为首的红姐长得妖艳穿着暴露,而一旁的男人长得眉清目秀却带着一股堕落的气息,梁安一眼便知道,这两个人定是在夜场里面干出卖色相行当的。

梁安捏紧拳头,陆少霆那张带满狰狞凶恶的面容就顿时炸现在梁安的脑海中,倏地一行清泪就从眼眶中滑落。

梁安没想到陆少霆能心狠绝情到如此地步,肢体上的折磨羞辱在陆少霆看来还不足以泄愤,所以陆少霆决定在灵魂上给她羞辱,将她送到夜场里消磨她的意志与仅剩下的一点尊严。

面对这样的羞辱,若是换做以前的梁安,就算是丢了性命也不会就范半分。

但是此刻的梁安别无选择,为了梁澈她只有选择妥协。

既然陆少霆想看她跟狗一样被人踩在脚底下,肆意凌辱,既然陆少霆想要,那她就给他看个够,或许那样能让他放过梁澈。

见梁安半晌不做回应,眸光中闪烁着傲气清骨,一旁的红姐当即有些按奈不住了,迈步上前抬手就给梁安两个巴掌,然后面带凶光低吼道:“你既然来了这里,就得守这里的规矩,就得收起你那自视清高的性子,就得知道如何卑躬屈膝的去迎合别人,而不是在我面前装出一副清白花的模样,这只是教训,再有下一次可没那么容易放过你。”

红姐说完便抬眸扫视了一旁的男人两眼,然后命令道:“卿怀将她扔进浴室洗干净,然后从明天开始就给我打杂干活,我这里可不养闲人!”

卿怀朝红姐点点头,等红姐迈着妖娆的步子走后这才一脸嫌恶的说:“浴室就在隔壁房间,你等下去把自己收拾干净,脏成这样,真是恶心。”

梁安强忍住脸颊处传来的火辣辣的刺痛,以及大脑处传来的嗡嗡声,蠕动干涩的唇用微弱的声音乞求道:“拜托....帮我找个医药箱,然后找几根木棍,谢谢...”

卿怀瞪视了梁安好几眼,见她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样动了些许恻隐之心,不耐烦地道:“好,快点滚过去把自己洗干净。”

梁安连连点头,等卿怀走了之后,这才将身子匍匐在地上,咬牙忍住剧痛慢慢朝浴室里蠕动爬去。

此刻的梁安就像是一只没有骨头的蚯蚓,每爬行一步都要耗动全身的力气。

梁安躺在浴缸里,艰难的解开裹在身上已经被血液凝固的被单,露出瘦骨嶙峋的肌肤以及身体上狰狞无比的疤痕,伸手吃力的从医药箱里拿出酒精涂在疤痕上逐一消毒,随后又用木棍跟纱布绑在脊背上,以此缓解脊骨处传来的剧痛。

等她处理完伤口,整个浴缸已经染满了血渍,酒精刺激伤口传来的钻心刺痛让梁安躺在浴缸里不停的抽搐着翻滚着,约莫持续了半个小时痛意才逐渐消散,梁安闭上眸子,在心中不断地告诫自己,一定要记住今日的痛,这些痛都是陆少霆给的。

三年前的身败名裂,三年中的监狱折磨,三年后的百般凌辱,这一切都是她最爱的陆少霆给的。

“陆少霆,从这一刻起我对你只有恨,没有爱....”梁安的声音格外苍凉,异常冰冷。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