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主角卫子涵白筠小说在哪看_太子心头娇宠

发布时间:2018-09-11 12:05

很多书友不知道主角卫子涵白筠小说在哪看,该小说书名叫太子心头娇宠,本小说阅读网提供卫子涵白筠小说精彩内容阅读:“云萱有个在太学当博士的爹,又有丞相叔叔撑腰,自是不愁嫁个好人家。嫂子可要好好为她挑个夫婿,慢慢的挑,挑到好的了,再将云萱嫁出去。”丞相夫人安慰道。李氏轻嗯了一声,似不经意地提起:“我想着勋贵人家的子弟大部分都骄纵了些,还是想为云萱物色仕途升迁的人家会稳妥些。对了,弟妹,筠筠年纪渐长,你可有这方面的想法?”顿了顿,又压低了声音善意提醒:“还是要早做安排,亲事订下来,上边也只能干瞪眼。”

太子心头娇宠

推荐指数:8分

《太子心头娇宠》在线阅读全文

太子心头娇宠第11章 她一点都不愁嫁

丞相夫人注视着白玉珩离去时不疾不徐的挺拔背影,只觉得谦谦君子,温润如玉,难能可贵的是,不骄不躁,沉稳大气,朝着李氏由衷赞叹道:“侄子十五岁时,头一次秋闱便中了解元,将来必定前途无量。”

提及儿子读书有出息,李氏自是觉得荣耀之极,脸上有光,自家人也不做互相恭维那一套,圆润饱满的脸颊顿时舒展开来,本就不大的眼睛这会笑眯眯的成了一条缝隙,如实说:“那时珩儿考秋闱时年纪尚小,老爷与二弟商量后决定让他再等上三年,也好在春闱中取得更好的成绩。眼见两年过去了,还望来年应考,珩儿能够取得佳绩。”

“侄子备考三年,以他的聪颖悟性高,定会在春闱的莘莘学子中脱颖而出,到时候必定光宗耀祖。”丞相夫人毫不吝啬给予高度评价。

好话人人都爱听,李氏笑得合不拢嘴:“希望借弟妹吉言。”

丞相夫人话锋一转,闲话家常又问道:“玉珩与云萱的婚事,嫂子可有开始物色合适的人家?”

儿女婚事关乎一辈子,乃是重中之重的头等大事,李氏不敢马虎,心里所想也就如实说:“珩儿我倒是不着急,想着待他考完春闱出了结果,再给他物色一个门当户对的姑娘。倒是云萱年纪越发大了,已到了议亲的年纪,可我一时间还没有寻到合适的人家,心底有些发急。”

“云萱有个在太学当博士的爹,又有丞相叔叔撑腰,自是不愁嫁个好人家。嫂子可要好好为她挑个夫婿,慢慢的挑,挑到好的了,再将云萱嫁出去。”丞相夫人安慰道。

李氏轻嗯了一声,似不经意地提起:“我想着勋贵人家的子弟大部分都骄纵了些,还是想为云萱物色仕途升迁的人家会稳妥些。对了,弟妹,筠筠年纪渐长,你可有这方面的想法?”顿了顿,又压低了声音善意提醒:“还是要早做安排,亲事订下来,上边也只能干瞪眼。”

兄嫂一家都是实在人,从未想过攀龙附凤,所以丞相夫人愿意与李氏交心,亦是压低着嗓音透露出自己的想法:“实不相瞒嫂子,筠儿此番回京,我就是有这方面的意思,倒是相爷不肯点头,想留筠儿在身边多陪伴几年。”

“欸?看不出来二弟平日里威严赫赫的人,竟然也会不舍女儿出嫁?”李氏打趣地笑道。

丞相夫人眉眼弯弯,亦是笑意盈盈:“可不是,毕竟是独女,难免宠爱一些。其实我也舍不得将她嫁出去,可是放在身边呀,总归不放心,找机会嫂子也帮我在大哥跟前分析一下利害关系,想来若是大哥愿意开口,以相爷对大哥的尊重,兴许就点头答应为筠儿许人家了。”

“好,回去我就与老爷如实说明情况,以免耽误了筠筠。”李氏承诺道。

丞相夫人深吸一口气,似吃了颗定心丸,思及女儿刚回京就与太子牵扯不清,她的心底堵呀,听了宫里传来选秀的密信,更是不安得睡不着觉,如今只有早日为女儿订亲,方能保女儿一世安稳幸福。

世人皆以为嫁入皇家风光无限,她就没想过高攀这门亲事,只取一位夫人的王爷至吴国建国以来,一只手都数得清楚,她可不敢幻想着女儿嫁入皇家还能够享受着一夫一妻的天大福份。

众观在京的王爷,后院里有名分的妾侍最少也有四位,还有没名分的通房,那是日日夜夜上演着争宠的戏码。前段时间,还听说恭王爷家里的妾侍胆敢对王妃的嫡女下毒,好在发现及时,才没让犯了妒嫉的妾侍阴谋得逞。

丞相夫人忆起还未出嫁前,他爹后院的女人亦是暗地里用下作的手段,企图谋害她娘。如今轮到她的女儿要出嫁,若是在夫家还要过着胆战心惊的日子,岂不是令她食不下咽,不敢闭眼睡觉?

她是想得明白透彻了,低门嫁女才好,夫家忌惮女儿的娘家,只得将女儿捧在手心里,不敢造次纳一堆莺莺燕燕回府。

如今得到李氏点头,丞相夫人赶紧应声,就怕李氏不将此事放在心上:“那就有劳嫂子了,我等嫂子的好消息。”

“包在嫂子身上,弟妹放心。”

桐花院里苦等人的白筠,尚且还不知道她的亲娘正卖足力气的准备将她推销出去,手里握着几颗小石子,倚在一棵紫桐花树下,琢磨着如何随爹娘出府祭扫后踏青的正事。

白玉珩领着妹妹一路跟随着百合的脚步,由正厅东面的拱门处走了出来。

白筠见到许久不见的亲人,凤眸里绽放出光彩,指尖捏着一枚石子弹射出去。

石子落地发出脆生生‘啪—’的一声轻响。

“咦?哪来的石子?”白云萱惊讶,顺眼望去,见到紫桐花树后立的绰约身影,可不就是心心念念机挂在心上缠绵病榻的女主人,嗔道:“好哇!你这妮子,这是装病骗我们呢!不让你体验一回撒谎的后果,我就不姓白!”

说罢,提起裙摆朝着白筠冲了过去,两只手挠在她的腰间,咯得她痒痒讨饶道:“好姐姐!饶了我这次吧!我再也不敢了。”

白筠绕着树干跑起圈圈,趁白云萱不备,赶忙躲在白玉珩的身后,探出个头笑吟吟道:“我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欺骗二哥与三姐,真的。”仰头时,正好对视上玉珩的目光,立马服软道:“好二哥,你不能见死不救啊!”

白玉珩十分够义气,将白云萱拦在身前,嘴角挂着一丝愉悦:“筠筠身子刚好,可不能陪你疯。”

“二哥不带这样偏心的!我可没看出来她有大病一场,还身子刚好。”白云萱嘟囔着嘴,不甘心的跺脚瞪了白筠一眼,轻哼一声,大度道:“哼,看在二哥的面子上,这次就饶了你吧。”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