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祝南星祁贺by樊清伊_可爱的我你不想要吗

发布时间:2018-09-11 12:04

已完结小说可爱的我你不想要吗是来自晋江文学城平台的一本女频小说,作者为樊清伊,可爱的我你不想要吗樊清伊精彩节选:“昨晚又熬夜了?”祝玖肆心疼地『揉』了『揉』祝南星的脑袋,结果把刚刚整理好的头发又『揉』『乱』了。他连忙再次整理一遍,然后体贴地关上门,走之前催促了一遍,“赶紧收拾,快六点了。”

可爱的我你不想要吗

推荐指数:8分

《可爱的我你不想要吗》在线阅读全文

可爱的我你不想要吗第十七章

祝南星失眠了,因为祁贺。

昨晚翻来覆去一直到大半夜才睡着,早上醒的时候整个人摇摇晃晃像喝醉了酒。

打开门,一头扎进祝玖肆怀里,眼睛都睁不开,“爸爸,好困啊。”

祝玖肆把女儿从怀里拽出来,一路推向卫生间。

洗脸池台上有早早就准备好的牙膏牙刷,『毛』巾刚刚被热水烫过,就连护肤水和『乳』『液』都是打开盖子的。

“今天戴哪一个发套?”祝玖肆打开柜子,不需要祝南星回答,随手挑了一个蝴蝶结的套在祝南星脑袋上。

所有头发被顺到后面,『露』出光洁的面庞。脸上睡意满满,眼睛周围有一层淡淡的黑眼圈。

“昨晚又熬夜了?”祝玖肆心疼地『揉』了『揉』祝南星的脑袋,结果把刚刚整理好的头发又『揉』『乱』了。他连忙再次整理一遍,然后体贴地关上门,走之前催促了一遍,“赶紧收拾,快六点了。”

这时祝南星才努力睁开一只眼睛,把已经挤好牙膏的牙刷往嘴里塞。

她哼哼唧唧慢吞吞刷牙,洗脸,解发套,洗刘海。

一套流程下来花费十五分钟,结束的时候刘海还没吹干。

“南星,快下来吃早饭了。”祝玖肆坐在餐桌前喊了一声,旁边椅子上是已经帮祝南星收拾好的书包。

祝南星穿着拖鞋跑下去,端起白开水的同时,隔空给爸爸送了一个吻,“爱您超人爸爸。”

祝玖肆也回了个飞吻,说:“过两天你妈妈就回来了,第一件事就是问你数学成绩。”

祝南星一听脸立刻垮了下来,她有气无力地夹火腿,凶巴巴咬了一口,“这次没考好。”

祝玖肆点头,“你哪次都没考好过。”

祝南星噘嘴。

祝玖肆笑,“没事,你就说遗传你妈的,当初上学的时候你妈也是数学最烂。”

“嗯,所以被隔壁的数学小王子连哄带骗娶走了。”祝南星嘴里含着粥,说话含糊起不清。

祝玖肆:“我是全科小王子,谢谢。”

祝南星敷衍地点头,“但是英语不好。”

祝玖肆挣扎:“那是因为我们那个时候流行一句话。”

祝南星从善如流地接道:“英语不及格,全靠你爱国。”

祝玖肆:“……赶紧吃。”

祝南星为第一回合的胜利感到骄傲。

十分钟吃完早饭,祝南星起身的同时二楼房门打开,她抬头,看到一道颀长的身影。

今天周一,要升国旗。

祁贺穿了校服,不管穿在谁身上都很胖的校服居然被他穿得刚刚好,甚至多了几分……嘻哈范?

他好像刚刚洗过脸,脸上还有未干的水珠,额前黑『色』的碎发被打湿,落在眼前几乎要和他的眼睛融为一体。

清晨轻柔的光折『射』在他脸上,轻轻划过眼睛时,黑『色』的眼睛里流光四溢。

他轻轻掀眸,举手投足满满都是少年感。

“祁贺起了啊。”祝玖肆站起来,“吃点早饭吧。”

“不了。”祁贺走下来,校服外套敞开着,『露』出里面的无帽卫衣。

圆领,锁骨在领口若隐若现,线条极为清晰。

路过祝南星的时候,他脚步一顿,偏头,声音有些沉,带了清晨的沙哑,“不走?”

祝南星猛地反应过来,“哦”了一声把书包背在身上,“爸我走了。”

“嗯,再见,路上小心。”祝玖肆笑意盈盈。

祁贺也说了句,“再见叔。”

祝玖肆点头,“早自习下了买点东西吃,早饭不吃对胃不好。”

“对,还特别容易得肾结石。”祝南星附和道。

祁贺淡淡瞥了她一眼,没理她,径直走了。

一瘸一拐还走那么快。

哼。

祝南星一抬下巴,阔步跟在祁贺身后。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有几分狐假虎威的感觉。

祝玖肆无奈地摇了摇头,一路目送两个人上了公交车,才让司机来接自己。

路上,他给自己多年好友打了个电话,简单说了下好友儿子的表现,只报好的,不合适的只字不言。

另一边祝南星和祁贺刚刚到学校,时间不急,祝南星路过几家早餐摊子的时候,没忍住跑到祁贺跟前,“你不买点早饭吗?”

祁贺脸上那些伤已经痊愈了一些,只是他皮肤好,又不太黑,所以哪怕一点点青『色』痕迹也显得很明显。

少年戾气轻而易举显『露』无疑。

听到祝南星的话,祁贺偏头看了眼祝南星,上上下下扫了一眼,“你没吃好?”

祝南星满头黑线,一边拍肚子一边说:“特别饱!”

“哦。”祁贺因为祝南星幼稚的行为笑了下,他薄唇轻翘时会减少面上的冷酷。

尽管看上去依然不太好相处。

“你不买?”祝南星又问。

“嗯。”回答得很冷漠。

祝南星偷偷『摸』『摸』看了祁贺两眼,最终目光落在他双手抄着的口袋,犹豫两三秒,凑上去。

“你是不是没有钱啊?”问得很小声,生怕伤害了十几岁男生的自尊。

祁贺:“……”

右手掏出来,掌心一张一百的纸币。

祝南星:“……”

好吧,比她有钱。

去班级的路上,耳边忽然清净。

周围有此起彼伏的晨读声,头顶路过的大喇叭里播着音乐,偶尔有人跑过去,带去一阵秋风。

祁贺面无表情,目不斜视,心里想的却是,早知道一百块钱就能让这小鹦鹉闭嘴,第一次见面时他就应该直接贴在额头上。

周一早读升国旗是规矩,所以当祁贺和祝南星进班没多久,原纯便手拿保温杯走了进来,他站在讲台上,看了眼时间,慢悠悠地说:“校服穿好,去『操』场。”

班里一半的学生都没穿校服,听到这话纷纷把校服从抽屉里拿出来,当众穿衣服穿裤子。

原纯是学校最佛系的老师,别的老师都不允许学生这样,只有他,从来不过问。偶尔高兴了还调侃一句“男女一间更衣室,说出去也是阅历丰富。”

前后不足五分钟,所有人都穿好了衣服。

周舒彤探头看了眼窗外,四面八方晨读声朗朗,校园里空无一人。

“没人,我们班又是第一。”

祝南星把保温杯从书包里掏出来,端端正正放在桌子上,“从我进班,我们班升国旗一直都是第一个出去的。”

不仅如此,别的班级学生在『操』场听领导讲话时,手里不是拿着英语词本就是语文文言文背诵本。只有他们班,个个两手空空,站得笔直。

“这我就要再次夸一下原纯同志了。”周舒彤嘴贫地说,“多好啊,多开明啊,我就没见过那么优秀的老师。”

“那还不是您见多识广 ?”前面的孙浩欠嗖嗖地『插』嘴。

周舒彤毫不客气的一掌劈过去,孙杨夸张地吐气,侧身抱拳,“兄dei好身手,几时未见,铁砂掌已有九段。”

“真是时隔三日,当刮目相看。”李浩加入也戏精组织。

祝南星被他们逗的咯咯笑。

“出去吧,体育委员和班长带队,所有人『操』场集合。”这时原纯出声道,“不准带任何书籍,升旗就好好升旗,一心二用没什么好结果。”

班上所有同学集体说“好”,声如洪钟。

原纯摆摆手,示意可以行动。

哗啦一下,所有人都跑了出去,完全没有排队意识。

角落里,孙杨坐在桌子上吹口哨,笑眯眯地冲祝南星乐,“小星星,一会儿和我们站在一起好不好啊?”

祝南星抱着保温杯,下巴搁在杯子上面,“我们不是一直都站一起吗?”

这个角度看下去,祝南星眼睛特圆特无辜。尤其时窗外初生的阳光大片落下,从她头顶撒下时,整个人像是沐浴在光底下的精灵。

孙杨看的心尖发麻,捂着胸口,表情语气极为夸张,“哎哟哟这眼睛,哎哟哟这表情,受不了了!”

周舒彤被他欠的头皮发麻,两手握在一起,关节捏的咔咔响,“来来来,告诉我怎么个受不了。”

孙杨立刻从桌子上跳下来,跑到讲台上时扭腰甩胯,“快来追我啊,追上我就给你亲亲哟。”

周舒彤扬手就扔过去一本书,指着孙杨大喊,“你要是死就是活活被自己『骚』死的 !”

“那也比你孤独老死好。”孙杨继续叉腰。

周舒彤咬牙切齿追上去,还不忘让李浩从后门出去包抄。

孙杨一边逃跑一边骂李浩见『色』忘义。

此时,教室里已经没人。祝南星从座位上站起来准备往外走,哪知一转身,看到身后的祁贺坐姿慵懒,单手撑着太阳『穴』,目光直视。

祝南星回头看了看,整个教室除了他们俩已经没人了。

那他在看什么?

“你怎么还不走?”祝南星理了理自己的衣服领子,抬头看到祁贺漆黑的目光,愣了愣,“看什么啊?”

只见祁贺目光缓缓上移,直至落在祝南星眼睛上,他眯了眯眼睛,探索意味浓烈。

祝南星『露』出疑问的表情。

静默片刻,空『荡』安静的教室里,只听祁贺慢悠悠地说:“什么表情?”

祝南星:“啊?”

祁贺:“让他受不了的,是什么表情 ?”

祝南星:“……”

不吃早餐不仅容易得肾结石,还容易脑子不好?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