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可爱的我你不想要吗第十四章_可爱的我你

发布时间:2018-09-11 12:05

樊清伊作家的一本女频小说是可爱的我你不想要吗,目前处于已完结,本小说阅读网已经上架可爱的我你不想要吗,下面是精彩章节片段:贺岩坐在桌子上,双腿不老实地『乱』晃,“不怎么样,没看到一个正儿八经过来给我刚的人,不过有几个人看上去确实不太好惹的样子,从我身边路过瞅我几眼,我差点没想捶烂他们的头。”

可爱的我你不想要吗

推荐指数:8分

《可爱的我你不想要吗》在线阅读全文

可爱的我你不想要吗第十四章

说这话时,祝南星仰着头,头发坠在耳后,白皙的小脸『露』出来。

那双眼睛,黑的像山里湖底的黑曜石。

侧面有光落在她脸上,粉『色』的唇瓣像是被镶了一层金边。

啧。

自己长的就像一颗糖。

圆圆的脑袋细细的腿。

瘦了吧唧,就算是颗糖也不一定好吃到哪里去。

祁贺眯着眼睛看了看面前的少女,忽然薄唇轻翘,笑了。

他舌尖顶了顶腮帮,抱肩站着,重心全在没受伤的腿上。

说话的时候眼眸微垂,眼尾吊着一分痞笑,“糖 ?当我三岁小孩儿啊。”

啊,不喜欢吃糖啊。

祝南星闻声绞着手指,脚尖也无意识地点来点去。

她能感受到头顶的目光,很直,像祁贺的人一样,看上去很不会拐弯的样子。

也很硬。

让她无处可躲。

少女就那么笔直地站着,低着头,一副犯了什么错的模样。

祁贺盯着她的头顶,忍不住目光比划了两下。

她是……不到一米六?

正打量着,少女忽然抬头。

猝不及防,四目对视。

看着面前无辜的眼睛,祁贺微微一怔,随即冷漠开口,“你赶紧回去。”

他这样的眼神,让祝南星心情一下子落到了谷底。

他应该很讨厌被约束吧。

祝南星想着垂下眼眸,他应该不太喜欢自己。

毕竟自己三番两次『插』手他的生活。

倘若有一个人这样反复管她,她应该也不太高兴。

这么换位思考一下,祝南星忽然就理解了祁贺。

虽然依然不太喜欢他和这些看上去不太好的人在一起。

“那好吧。”祝南星点头,“那我回去了,你什么时候回?”

“明天晚上。”

祝南星“哦”了一声,这才转身往公交站牌走。

祁贺看着祝南星上了公交车,然后心情很好地从窗户探出脑袋,拼命地挥手再见。

“……”

十几年没见,个子没怎么长,怎么智商看上去也没怎么长。

“贺哥,别看了。”万池瞅了半天才喊了一嗓子,“赶紧进来,事情还没商量出个结果呢。”

祁贺闻声“嗯”了一声,拖着受伤的腿一瘸一拐走近房间,顺手关上了门。

房间瞬间暗了几分,万池天生八卦,有什么好奇的事不弄清楚就浑身难受。

他两步凑到祁贺旁边,伸着头问:“那谁啊?您这刚到没几天就招来一个小可爱?”

祁贺抬手把他头推到一边,无视他的问题看向贺岩,“怎么样 ?”

贺岩坐在桌子上,双腿不老实地『乱』晃,“不怎么样,没看到一个正儿八经过来给我刚的人,不过有几个人看上去确实不太好惹的样子,从我身边路过瞅我几眼,我差点没想捶烂他们的头。”

万池笑得很欠,“指不定人家就是单纯看你不顺眼,和你身上的衣服没半『毛』钱关系。”

贺岩指着他,“你过来,老子捶爆你的头。”

他们又吵又闹,祁贺却一句话没有。

他顺手从旁边『摸』了一盒烟,倒出一根叼在嘴里,没点火。

眯着眼睛,半晌才问:“碰见个儿高的了吗?”

贺岩笑出声,“都不怎么矮呢,个个跟从小吃化肥长大似的。”

祁贺没应话,随便找了个打火机点上烟。

昏暗的角落,火苗穿过烟支,烟草的味道瞬间弥漫在鼻尖。

白烟袅袅,成缕往上空飘,盘旋在祁贺头顶。

万池看祁贺深沉成这样,没忍住说:“怕什么啊,真来就刚呗,比比谁头铁,反正今天他敢偷偷『摸』『摸』划你腿,明天咱就敢正大光明敲他头。”

高琛难得这次没附和,“我觉得要不就让岩狗先打听打听,富二代圈里有没有这号人,别万一踢到短板了,贺哥又得找个学校重新打天下。”

“我靠,琛子可以啊,说好的一起智障到天涯呢?”万池一把搂住高琛,表情很是痛心,“怎么你就偷偷长了心眼?”

高琛:“对不起,您这种天生缺心眼后天又脑残的人,我是追不上了。望尘莫及兄dei!”

万池:“滚!”

这时胡木从休息室出来,她径直走到祁贺身边,手里拿的有『药』和纱布,“要换吗?”

她说着弯腰去碰祁贺的腿。

祁贺原本还在想事情,肌肤猛地被人触碰,他条件反『射』地踢了一下。

胡木没躲开,手里东西掉了一地。

顿时,屋内一片寂静。

祁贺嘴里还叼着烟,掀眸的时候黑『色』的瞳仁中央闪着火星光芒,他看了看胡木,没什么太大的表情。

“抱歉,条件反『射』。”

胡木也没太大的反应,“嗯”了一声,捡起东西放在沙发上,转身坐到一张椅子上。

这群人里,胡木年龄最大,至少成年了。

她初中就辍学了,开了家纹身店,后来认识了祁贺这群人。

前段时间祁贺转学,胡木把店搬了过来。

周末大家没事就过来帮忙,主要是来看祁贺。

哪知道临时出了意外。

原本几个人约在店里见,电话里祁贺还好好的,等他到了腿就伤了。

更离谱的是,祁贺根本不知道伤他的是谁,只知道一辆摩托车过去,眼前闪过一道亮影,紧接着腿上就刺痛。

在胡木这里简单处理一下之后,祁贺就让贺岩穿着他的衣服出去溜一圈。

这群人里,只有贺岩有能力出去单打独斗。

贺岩小时候皮,仗着家里有钱有势到处惹是生非,最后直接被家里人扔进了少林寺,学了一身搞事的本事。

祁贺和贺岩初中就认识,知道他能力在哪,所以才让他去。

只是没想到,钓鱼执法没能成功。

还钓回来一只絮絮叨叨的三好学生。

祁贺一边想一边头疼,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身边多了一条甩不掉的尾巴。

“诶,贺哥,今天回青城,明晚喝大酒去啊。”贺岩提了一嘴。

祁贺想了一会儿,说:“明晚不行,得回来。”

不回那条尾巴又该找上门了。

啧。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