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主角祝南星祁贺小说在哪看_可爱的我你不

发布时间:2018-09-11 12:05

很多书友不知道主角祝南星祁贺小说在哪看,该小说书名叫可爱的我你不想要吗,本小说阅读网提供祝南星祁贺小说精彩内容阅读:“我看您还是别费心了。”周舒彤三言两语说出重点,“大多数问题少年都不是一朝一夕长成的,这其中必定经历了考试不及格,课上和老师顶嘴课下和混混交心,包括但不仅限于抽烟喝酒旷课打架,以及,上课睡觉。”

可爱的我你不想要吗

推荐指数:8分

《可爱的我你不想要吗》在线阅读全文

可爱的我你不想要吗第十六章

五点半进班,五点二十的时候祝南星还在公交车上。

因为正好是上课的时间点,所以公交站每一站都有很多人,车子走走停停,开得很慢。

求学十几年,祝南星从来没有过卡着点进班的情况,一般情况下五点十分就到班了。

今天忽然发生这种事情,祝南星忍不住心慌意『乱』。

其实下午祁贺提出五点十分再出家门的时候,祝南星就想建议早一点。但当时祁贺刚刚回家,她想让他多休息一会儿。

而且,她想着祁贺腿长,不会走很慢。

就算时间真得来不及,他们也可以跑起来。

只可惜……她当时忘记了祁贺的腿伤。

眼下时间急成这样,人又越来越多,祝南星愈发坐立不安。

她坐在靠窗的位置,时不时探头往窗外看,每看到一个学生骑着自行车飞驰而过,她的心就duang一下。

完了,又要罚站了。

祝南星忍不住鼓起腮帮子,在心里唉声叹气。

她上次还信誓旦旦跟彤彤说肯定不会再迟到,结果这才过了多久啊。

嘤。脸疼。

想起罪魁祸首,祝南星扭头看祁贺,比起她,祁贺就显得淡定很多。

他坐在她旁边,始终闭眼假寐。

少年五官硬朗,下颚线棱角分明。从侧面看去,他整个面目线条流畅的像是工笔画勾勒出来的。

晚上光线柔和,穿过高楼大厦,透过拥挤的人群,从缝隙里落在他脸上。

眼皮贴上了一层淡粉『色』的光,浓密又黑的睫『毛』像是被轻描淡写撒了一层金粉。

他长得真的很精致。

比起那些漫画里小说里的男生,简直是过犹之而无不及。

正当祝南星盯的出神时,祁贺忽然睁开眼睛。

他有所察觉地偏头,对上祝南星专注的目光。

猝不及防,被抓个正着。

额……

“那个……”祝南星想了一下,觉得说实话也没什么不合适,“你有点好看。”

“一不小心看入『迷』了。”祝南星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

祁贺被祝南星雷的说不出话来。

究竟是怎样的脑回路才能使她面不改『色』说出这样的话?

还是说她对别人也这样?

想到祝南星眼睛无辜,一本正经夸别人好看的画面,祁贺不动声『色』地拧了拧眉。

这时公交车到站,车上为数不多的几个学生仓惶下车。

祝南星也赶紧站起来,催促祁贺,“快点快点,要迟到了。”

祁贺站起来的同时忽略了心底的稍稍不舒服,他甚至没来得及弄清楚这些不舒服来自哪里。

也许是祝南星一路的念叨起了效果,最终俩人没有迟到,踏进班级的那一刻,祝南星长长松了口气。

祁贺慢悠悠跟在祝南星后面,视线轻轻扫过她的头顶,唇角无意识提了提。

他看着祝南星径直走向第三排,在看到第三排已经有别人时,祁贺和祝南星同时愣了一下。

周舒彤“哎哟”一声,扬声提醒道:“小可爱跑错啦!”

下一秒,班上发出热闹的笑声。

祝南星这时才反应过来,抬手捂住脸原路返回。

一直停在祁贺位子的前排。

坐下。

祁贺愣了愣,看了眼班上所有人,最终目光落在祝南星之前的位子。

班上大多数人都换了位置。祁贺想起前几天各科老师都在提的月考成绩,猜到应该是调位置了。

只不过,他倒还真没想到祝南星成绩那么差,居然坐到了倒数第二排。

收了目光,祁贺坐到自己位子上,慢条斯理地开书包,找耳机。

而坐在前面的周舒彤则是一边狂拍孙浩的背一边得意洋洋地说:“这周不要晚餐,换成早餐。”

孙浩输了赌注心情很不好,几乎时时刻刻都在迟到的祁贺今天居然没有迟到?

他好奇的心痒,隔着周舒彤回头问祁贺:“贺哥,你今天怎么没迟到啊?”

祁贺轻轻扫了他一眼,把耳机塞到了耳朵里。

孙浩把这一眼定义为:“滚”。

周舒彤看戏一样乐了半天,这才问祝南星,“你今天差点迟到了啊。”

“嗯。差点。”祝南星掏出数学书,一字一句地说,“那就是没有。”

哟,哪学来的酷劲。

周舒彤悄悄看了眼已经睡下的祁贺,凑到祝南星耳朵旁小声地说:“因为贺哥你才差点迟到的吧 ?”

祝南星淡淡看了周舒彤一眼,装神弄鬼地保持沉默。

周舒彤把这一眼定义为——欠揍。

与是她手悄悄放到桌子底下,拧祝南星的腿。

祝南星还在思考明天应该几点起床,正沉浸其中,被周舒彤拧一下吓了一跳。

“你干嘛 ?”

周舒彤眯着眼睛,“他因为你才没迟到?”

祝南星不知道这俩问题有什么意义,敷衍地点头,“是是是。”

提起祁贺,祝南星忽然想起一件更重要的事情。

她回头,果不其然看到祁贺又趴下了。

周舒彤也跟着回头看了一眼,很是幸灾乐祸,“不是要管教问题少年吗 ?来吧,开始你的表演。”

祝南星:“……”

理论很容易,实践很困难。

尤其实践对象是祁贺,这意味着难度系数直线上升。

“我看您还是别费心了。”周舒彤三言两语说出重点,“大多数问题少年都不是一朝一夕长成的,这其中必定经历了考试不及格,课上和老师顶嘴课下和混混交心,包括但不仅限于抽烟喝酒旷课打架,以及,上课睡觉。”

祝南星:“……”

听上去难度系数又上升了。

“那怎么办啊?”祝南星都快愁死了,她抓了抓头发,想起下午祁贺说的话,扁了扁嘴道,“快秃了。”

周舒彤小声的“哈哈”两声,使了个眼『色』,“要不,您先把他喊起来 ?”

祝南星犹豫踌躇,觉得自己以后任重而道远。

最后在一整个晚自习的商讨下,周舒彤建议祝南星申请一个小组组长的身份,以后利用收作业等各种名义来开始教育问题少年的漫漫长路。

晚上回去的路上,祝南星看着自己的影子,顿时觉得自己的身影伟大起来。

年纪轻轻,担起如此重任。

忍不住自我骄傲。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