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女主祁贺男主祝南星的小说_可爱的我你

发布时间:2018-09-11 12:05

花生小编推荐女频小说可爱的我你不想要吗,可爱的我你不想要吗小说是作者樊清伊的一本现情小说,小说主角为祝南星祁贺,祝南星祁贺小说精彩片段:因为当时祝南星只是转个身把保温杯拿在手里,刚刚坐下还没来得及对着祁贺摆出那个让孙杨受不了的表情时,隔壁班“轰”一声,所有人都跑了出来。原本空无一人的走廊瞬间“千军万马”。

可爱的我你不想要吗

推荐指数:8分

《可爱的我你不想要吗》在线阅读全文

可爱的我你不想要吗第十八章

这次不吃早饭造成的后果到底是容易的肾结石,还是容易脑子不好,结果不得而终。

因为当时祝南星只是转个身把保温杯拿在手里,刚刚坐下还没来得及对着祁贺摆出那个让孙杨受不了的表情时,隔壁班“轰”一声,所有人都跑了出来。

原本空无一人的走廊瞬间“千军万马”。

祝南星愣了愣,看着祁贺说:“隔壁班一般都是时间来不及了,老师才会放他们出来。”

祁贺慢悠悠偏过头看向走廊,仿佛是突然间反应过来一样。他猛地站起身,头也不回地往外走,“走了。”

祝南星眨了眨眼睛,连忙跟上去。

之后的一周,祝南星发现了一件事。

祁贺不吃早餐是为了早上能多睡一会儿,而且他不仅不在家吃,在学校也从来不会吃一些零食。

这怎么能行 ?

万一以后真得肾结石了还要去医院动手术呢 !

比起吃早餐,动手术简直亏大了。

于是祝南星便开始了偷偷『摸』『摸』送早餐的道路。

祁贺的个人时间其实很规律,多观察两天便能总结出所有。

一般情况下,早读结束,祁贺就会去小卖部坐着抽烟,里面有很多“志同道合”的人,据说祁贺是他们的老大。

其余时间祁贺都在睡觉,要不就在听歌,时不时还拿笔在白纸上勾两下。

有时候祝南星试图去看他勾了些什么,只可惜祁贺的字吧……

看不懂。-_-||

偶尔被祁贺抓个正着,还会投过来一个冷漠的眼神。

祝南星把这个眼神解读为:鄙视。

哼。

有什么了不起的。

祝南星气哼哼地端起书挡在脸前,扣着手指算计送早餐的事情。

早读结束,祝南星看准祁贺走出教室,紧接着拉起周舒彤往外走。

祝南星本来就个子不高,心虚的时候总是眼神闪躲,脊背不直。

所以当祝南星刚出教室的那一刻,周舒彤就了然笑笑,随后长臂一伸,把祝南星捞进怀里,“怎么了?又想做什么坏事啊。”

祝南星手握拳状反驳,“我只做好事!”

周舒彤敷衍地点了点头,“嗯嗯嗯,行侠仗义,劫富济贫你打算走哪条道 ?”

论打嘴仗,祝南星向来不是周舒彤的对手,所以转移话题最为识相。

祝南星先是小心翼翼地看了眼周围,然后拉起周舒彤往食堂跑。

她一边跑一边喘气,“祁贺每天都不吃早饭,我爸说了两次他没听,所以我打算给他买好。”

周舒彤感觉祝南星有点多此一举,“他不想吃,你买了他也不会吃。”

祝南星不听劝,买了两个包子一杯牛『奶』以及一个白水鸡蛋,“不一定啊,他不吃早饭的主要原因是早上起不来。”

周舒彤还是不解,“那他饿了自己会买啊。”

祝南星沉思片刻,神神秘秘地朝周舒彤勾勾手指。

周舒彤无奈地看了祝南星一眼,微微弯腰,把耳朵递过去。

祝南星凑上来,小声地说:“我觉得他没有钱。”

虽然上次祁贺拿出了一百块钱,当时祝南星确实也挺震惊的。可后来她又仔细想了想,万一这一百块钱是祁贺一周的零花钱,又或者,是一个月呢 ?

顿时,祝南星就把祁贺划到了可怜娃的列表里。

对于祁贺的情况,周舒彤从祝南星那里多少了解了一点,她思考了下,觉得祝南星这个想法不是没有可能。

一个因为打架被校方退学,紧接着回到自己的出生地,并且居住在爸爸好友家里的问题少年,零花钱好像确实不应该多到哪里去。

祁贺爸爸肯定觉得祁贺事事都可以在祝南星家里做,完全没有花钱的必要。

毕竟家长都喜欢那么想。

于是仅仅一句话,祝南星说服了周舒彤。

周舒彤对此还提了一点意见,“那你是直接给还是偷偷给?”

祝南星也没想好,“不知道。”

周舒彤想了下,“偷偷给吧,当面给多尴尬啊,这个年纪的男生都贼爱面,他肯定能猜到你知道他没钱,到时候不一定愿意接受。”

祝南星觉得这想法很合理,但是她有一点疑『惑』,“那他会吃吗 ?不会怀疑有人下毒吗 ?”

周舒彤:“……”

临走前,周舒彤捏了捏祝南星的脸,无视她相当认真的疑『惑』,“少看点武侠小说,把那心思放在数学书上。”

祝南星扁嘴,心中大为委屈。

好好的提什么数学书啊。

有了周舒彤的掩护和配合,之后的几天里,祝南星的送早餐行动都很顺利,并且看上去,祁贺完全没有怀疑。

这还要感谢孙杨的怪论。

在接二连三从自己抽屉里发现无名早餐以后,祁贺发出了疑『惑』。

“有人来我找我了?”

祝南星和周舒彤集体摇头,宛若拨浪鼓。

孙杨问清楚什么事以后,“哈”了一声,鼓掌道:“恭喜贺哥,虏获小田螺一枚。”

李浩附和道:“肯定是哪个小姑娘暗恋你,偷偷送的。”

三言两语,祝南星脸都快红出血了。

周舒彤努力在桌子底下抓住祝南星的手,以此告诫她一定要冷静。

祁贺本来没注意到祝南星,只是目光匆匆一瞥,停住。

他视线遥遥落在祝南星耳朵上,有一点黄的头发里,她耳朵若隐若现,但凡『露』出来的地方,都格外红。

祁贺眯了眯眼睛,往后一靠。

单凭这只耳朵,他就能想到祝南星脸有多红,黑眼睛忽闪忽闪地转,唇瓣微抿。

大写的心虚。

片刻,祁贺吊着眼尾,笑了。

他指尖轻轻勾出抽屉里的早餐,懒洋洋地说了一句:“功课做的不到位啊,不知道我不喜欢吃鸡蛋?”

话落,祝南星和周舒彤纷纷一顿,然后悄悄对视一眼,暗自记下了“功课”。

这天又是周一,原纯照旧是第一个放学生去『操』场撒欢的老师,不出片刻,班里只剩下角落里的几个人。

紧接着,戏码依旧。

周舒彤和孙杨打嘴仗,从前门打到后门,从班里打到走廊,然后拽着李浩一路打到『操』场。

不知道是不是给祝南星创造机会,祁贺今天走得也特别早,并且没有和祝南星打招呼。

余光里瞥到祁贺晃出教室的身影,祝南星心里又庆幸又失落。

辛辛苦苦送早餐,出去连招呼都不打一声。

哼 !

明天就送一个鸡蛋 !

不,全送鸡蛋!

虽然这么抱怨着,下一秒祝南星还是立刻从抽屉里拿出早早备好的早餐。

这是她昨天和周舒彤在面包店提前买好的,有特制的牛『奶』,三明治还有芝士小面包。

昨晚她忍了又忍才没有半夜爬起来吃掉。

祝南星小心翼翼看了眼外面,反复确认祁贺不会再回来以后,起身。

校服塞的满满的,她猫着腰,走到祁贺位子旁边,缓缓拉开拉链。

就在这时,后门突然传来声响。

祝南星顿时后背起了一层冷汗,她手指颤抖,不敢回头。

僵直了身体暂停两三秒,直到身后没有再传来声响。

祝南星想应该是自己刚刚听错了,松了口气,转身,再次僵住。

后门门口,祁贺一身校服,斜靠在门框上。他手里把玩着一个打火机,大红『色』的,打火机在他白皙的指尖转来转去,很是灵活。

他嘴角挂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懒懒地掀眸,看向祝南星。

仅仅一眼,祝南星腿都要软了。

紧接着,校服里的各种小面包和牛『奶』哗啦啦掉了一地。

这下,祝南星更绝望了。

“我……”

她张口想要解释,却发现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反倒是祁贺挑了挑眉,“我当谁暗恋我呢,原来是你啊。”

他说着抬腿想要走过来。

祝南星“呀”了先是后撤一步,随即转身就往前门跑。

祁贺看出她的想法,转身,慢悠悠从走廊转向前门。

他一步一步靠近,祝南星都快吓哭了。

“我……我就是看你不吃早餐,怕你身体不好。”祝南星磕磕绊绊地解释。

彼时祁贺已经走到她面前,他微微垂眸,视线落在她头顶。

祝南星低着头,头发软趴趴地垂下,从这个角度看,看上去像一个无精打采的蘑菇。

“你怕我?”祁贺沉声问。

祝南星低着头,鼻子抽抽搭搭,“有一点,怕你打我。”

祁贺忽然笑出声,他心情没由来得特别好,笑眯眯地抬手『摸』了『摸』祝南星的小脑袋,低声道:“乖啊,哥哥不打女孩子的。”

祝南星闻声一顿,缓缓抬头。

她对上祁贺眯着的眼睛,心底缓缓松了口气的同时,手指软软地搭在祁贺清瘦的手腕上,“你以后别『摸』我头,我还长个呢。”

祁贺:“……”

大概是心中还余留一点恐惧,所以当祝南星跟着祁贺一同往『操』场走的时候,眼睛还是红红的,鼻子也红。

她皮肤很白,这一点红显得特别明显。

于是一场升国旗结束,学校传言,新上任的大佬祁贺在班里把他们班团宠弄哭了。

孙杨作为班级娱记,首当其冲,在厕所遇到祁贺的时候,悄悄凑上去,“贺哥,听说早上你在班里把我们小星星弄哭了 ?”

祁贺闻声一顿,随即不以为然地嗤笑一声,“弄 ?怎么弄?”

孙杨默默把目光落在祁贺手扶着的某处,瞪大了眼睛。

震惊,我们班大佬居然和团宠有着这样不为人知的秘密!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