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权胜无双李晓宁唐薇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09-11 12:04

连载中小说权胜无双是著名作家一斗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李晓宁唐薇,该小说划分在男频小说,都市小说权胜无双精选篇章:“哦。这么说就是很不错了。”刘奇峰一边往外走一边说着。他之所以有这么一问,一是因为晚宴上肯定要喝酒,他要对李晓宁的酒量有个大体了解,再一个就是因为今天毛秋实刚刚跟他说过,李晓宁不能喝酒,他要看看毛秋实说的是不是实话。

权胜无双

推荐指数:8分

《权胜无双》在线阅读全文

权胜无双第十四章 处处留心皆学问

往楼下走的时候,刘奇峰又想起了什么,便装作闲聊似的问道:“小李啊,你酒量怎么样?”

“还行吧。一般的客人应该都能陪的下来。”李晓宁谦虚地说道。他这还真是在谦虚,因为他的酒量何止一句“还行吧”能形容的了的?说起来,李晓宁平时并不贪杯,但是真到了酒桌之上,他有生以来还从来没有醉过,杨常卿那么一个谁也不服的人,对李晓宁的两件事也是心服口服的,一个是赌术,再一个就是酒量了。按照杨常卿的说法“老大肯定练过六脉神剑,再多的酒进了他的肚子也都变成了水,谁要找他拼酒,那就纯粹是自找难看。”

“哦。这么说就是很不错了。”刘奇峰一边往外走一边说着。他之所以有这么一问,一是因为晚宴上肯定要喝酒,他要对李晓宁的酒量有个大体了解,再一个就是因为今天毛秋实刚刚跟他说过,李晓宁不能喝酒,他要看看毛秋实说的是不是实话。

李晓宁在刘奇峰身后一步的位置,紧紧跟着,一边往市委楼下走一边给司机唐辉又打了一遍电话。

二人走到楼下的时候,挂着市委一号车牌的奥迪A6已经在门口等着了,李晓宁急忙趋前两步,给刘奇峰打开车身右侧后排的门,然后手放在门框上边,以防刘奇峰撞到头。待刘奇峰上车之后,他才关上车门,再快步走到前面,坐上副驾驶的位置上。

司机唐辉三十多岁,高高瘦瘦的,长胳膊长腿、大手大脚,看起来是个沉默寡言之人,见到刘奇峰之后,也没有说什么讨好之语,只是平平淡淡地说了一句,“刘书记好。”就再也不说话了。

李晓宁坐下后,先冲唐辉笑了笑,然后说道:“唐师傅,您好,我叫李晓宁。”他可不敢跟着刘奇峰叫人家小唐,人家起码比他大着十几岁呢。

“你好。”唐辉礼节性地回答了一句,仍然是不多说一个字。

“去开发区!”李晓宁也不再多说什么。

因为到开发区大概要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所以刘奇峰上车没多会儿,便缓缓的靠在了靠垫上,闭上了双眼,打算想趁机睡上一觉。

李晓宁见状,赶紧关上了车窗,然后低声让唐辉把暖气稍微开一点,这个时候正是秋末时分,人醒着开车窗很舒服,可是睡着了就容易感冒了。

时间不长,李晓宁和唐辉都感到浑身燥热,但看看熟睡中的刘奇峰,他们都忍住了,就算再热,也不能让书记感冒了啊。

其实刘奇峰一开始并没有睡着,李晓宁做了什么,他都很清楚,嘴上没说,但是心里其实对李晓宁很是满意的。这倒不是因为李晓宁关心自己,而是在于这份认真和细心,在官场上有了这两种素质,那就是可造之材,就属于可以培养的了。

为了缓解一下燥热,李晓宁将目光朝窗外的风景看去,滨海市的秋天是格外美丽的,湛蓝的天空亲吻着清澈的大海,新鲜的海腥味飘散在这个城市的上空。对于滨海,海是一个熟悉而亲切的朋友,她用宽阔的怀抱拥揽着这个古老而又年轻的城市。

李晓宁在来滨海之前,并没有见过大海,现在却喜欢上了看海的感觉。每次看海都会有不同的心情,站在苍茫的大海岸边,他曾有过喜悦,也曾有过忧伤,当海风抚面而过,所有的激动和不安立刻随着海浪渐渐舒缓下来,心也安静了。

滨海秋天的海不同其他季节,她深邃、清澈,还有一些可爱,没有夏季台风来临时汹涌的巨浪,也没有冬天吹来的刺骨的海风,她有的是安宁和舒缓。

但是李晓宁此时此刻的心情又如何能够安宁舒缓呢?

手机的震动,将李晓宁从思绪中拉了回来,是一条短信——“晚上我请你吃饭啊?”竟然是程小溪发来了。

虽然同在一个大院工作,但是二人平时见面的机会并不多,对于这个校友,李晓宁还是倍感亲切的,只是今天显然时机不凑巧,便回道:“我今晚有事,改天吧!”

短信发过去之后,李晓宁想了想,怕程小溪心里不舒服,便又发过去一条短信——“要不我今晚回来后请你吃宵夜吧?”

很快程小溪的短信又回了过来——“好的,我等你电话。”

车子快到开发区的时候,李晓宁轻轻地叫醒了刘奇峰,他不能让市委书记下车时是一副刚刚睡醒的状态。

晚宴设在开发区唯一的一家五星级酒店——凯宾斯大酒店,大楼门口,摆满了各种绿色植物,挂着大红的欢迎标语。此时此刻门前早已站满了等着迎接市委书记的人,这里面有很多开发区的官员,但是更多的还是各大企业的老总。华夏国向来如此,官商之间的关系一直都是密不可分的,只要是做生意的,不管你是私营企业还是国有企业,想要赚钱,都必须有自己的政治友谊,在官场上没朋友,生意绝对做不长久。

车子停下之后,李晓宁率先下了车,也没有同那些人打招呼,径自走到后面,帮刘奇峰打开车门,手放到门框上边,待刘奇峰出来后才关上门,低调地跟在刘奇峰的后面。

他很清楚,今天的主角是刘奇峰,他只不过是个跟班的,打招呼根本就轮不上他,更何况他也不认识这些人。虽然他曾经抱着几大本通讯录,将市委市政府和各区县主要领导的名字死记硬背过一番,可那些人名和具体的人他还是对应不起来的。

其实李晓宁不知道的是,今天开发区四套班子的领导都来了,这个高规格的欢迎仪式,让刘奇峰眉头一皱,国家一直在号召勤俭节约,三令五申禁止在迎来送往上铺张浪费,这不是顶风作案吗?

刘奇峰觉得有必要敲打一下,便冲正领头快步走过来,准备和他握手的那名中年官员沉声说道:“玉强同志,你告诉我,是你这个区委书记说话不起作用呢,还是我这个市委书记说话不起作用?”李晓宁这才知道这人就是开发区的区委书记张玉强。

事实上,张玉强对中央的指示精神一样也是非常清楚的,但是这是刘奇峰上任以来,第一次到下面的区县参加活动,该用什么样的欢迎规格,根本就没有先例可以借鉴。几乎所有的领导下去,都会提前打招呼,说不准迎接。可是下面如果真的不迎接,他们又会觉得自己没被尊重,暗中给你记一笔。所以张玉强衡量再三,还是决定,与其让刘奇峰留下不好印象,还不如现场挨一次批评。

现在果然挨上批评了,但是张玉强也听的出来,刘奇峰这火发得很温柔,听上去,像是在开玩笑。

张玉强自然知道刘奇峰的意思,连忙低下头,弓着身子说道:“是我的错,我向首长检讨。”

刘奇峰说道:“你这个玉强同志,这是要做什么?都什么年代了?你这还搞低头认罪呢?快点起来,别让人看了笑话。”

刘奇峰这话里的玩笑意味就更重了,张玉强自然也听的出来,连忙直起身子笑着说道:“首长批评的是,我以后一定改进。晚宴都准备好了,首长请进!”

刘奇峰边往里走,便说道:“关于你们这个高科技产业园的规划报告我已经看过了,想法很好。我关心的是,目前进度怎么样了?”

张玉强一挺胸脯说道:“我们的目标是建成国内一流的高科技园区,目前正在洽谈的,主要有两大项目,分别由国内两家大的IT公司在此建分公司,两个项目投产后,年产值将高达五十亿以上,三年后年产值将接近百亿。整个园区建设完毕后,能拉动近千亿的GDP。”

李晓宁一直没说话,紧紧地跟着众领导跟在刘奇峰的身后。少说多看多做,这是李晓宁认为自己目前的身份应该遵守的。对于刘奇峰一上来就直接说公事,他一点也不觉得奇怪,什么位置的人说什么话,假如刘奇峰一进来就和众开发区的领导说家长里短的倒是会让人觉得不伦不类,而且领导的权威也将消失殆尽。更何况高科技产业园这个项目也确实值得重视,这可是能带动千亿GDP的项目啊,对任何一位领导,都是个巨大的政绩工程,谁不需要?

他倒是对刘奇峰和张玉强之间的相互称呼产生了兴趣。刘奇峰管张玉强叫“玉强同志”,这倒还好理解,作为上级,这么叫,既不失身份,又可以显得自己和蔼可亲;张玉强不称呼刘奇峰的官职,而是叫“首长”就值得玩味了。凭着感觉,李晓宁记得这个称呼一般出现在军队之中,与它相对应的一个称呼往往是“小鬼”。

细细一想,李晓宁又觉得这种场合,如果张玉强管刘奇峰叫“刘书记”,也确实显得太公事公办了。那是否可以从这个不显得生疏的称呼可以推测出来,张玉强这是在向这位刚刚入住滨海不久的市委书记的一种示好呢?看来这对领导的称呼,确实也是个很大的学问。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