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张逸雨湘宁by醉月梦春_桃运算命师醉月梦春

发布时间:2018-09-11 12:04

连载中小说桃运算命师是来自微阅云平台的一本男频小说,作者为醉月梦春,桃运算命师醉月梦春精彩节选:紧接着的是慈善捐款,贵宾们陆陆续续走到捐款箱,主持人一边介绍捐款人,一边唱读捐款数,多数是三万五万,令人意外的是雨总竟然捐款30万,成了这次慈善捐款的最多捐款人。一时众人侧目,纷纷向雨总投来各种各样的眼光,有羡慕的,有疑惑的,有不以为然的……

桃运算命师

推荐指数:8分

《桃运算命师》在线阅读全文

桃运算命师第四章云谲波诡

说话间,车子已进入深城市。

慈善拍卖会在凤凰大酒店举行。我们在里面开了三个房间,每人一间房。晚餐时,雨总问我对公司参加这次慈善拍卖会的看法。我想了想说:“在会上肯定有不少社会名流精英,如果有机会能认识多一些百利而无一弊,毕竟现在社会讲究的是关系。至于拍卖品,应该也是名家名画,瓷器,名酒茶叶,古玩之类,我觉得没有必要非要拍很贵的,因为这些实用意义不大,除非标王才会引起媒体的报道,才有一点效果,但是将会付出很大的代价,几百万甚至几千万都有可能。大家这次参加拍卖会,堂而皇之的理由是为了公益事业,但大多数无非就是为了一己之私,如认识多一些名人名流,扩大影响,提高公司的知名度而已……所以我觉得不如捐一些款比竞拍更有意义,比如你捐十万块现金肯定比竞拍十万的物品更有效果!”雨总赞许地看了我一眼,没有说什么。

晚上七点半,我们领了牌子,走进拍卖会场,坐在后排。里面已经坐了很多人,四周还有一些拍照的,估计是新闻媒体的工作人员。

台上主持的是肖氏集团公司的少掌门肖伟军。只见他约莫二十七八岁的样子,身高应有一米八左右,双目炯炯有神,显得帅气精明。他讲话完后,还介绍了一些参会的政府官员,还有参加此次拍卖会的贵宾等。然后就是拍卖会正式开始。首先拍卖的是一个贫困地区小学生捐赠的一幅他自己画的画,名字叫“牛”,画已经装裱好,看上去栩栩如生,底价是一万元,每次喊价最少500元,很快就以三万八块成交,拍得者是一位中年人,深城市某公司的老总。接着拍卖的是一本日记本,捐赠者为一贫困山区的小学生,记录的是她在父母出去打工后,如何生活和学习等情况。起拍价一万元,最后是香港某公司的李女士以五万一千元竞拍得……

接下来的拍卖品基本都是别人捐赠的,有名烟、名茶酒、名家字画、古玩等……。最后一件是台湾商人捐赠的明代紫砂壶以388万的天价将拍卖会推向高chao……

雨总基本上都没有举牌,只是偶尔举了两三次。

紧接着的是慈善捐款,贵宾们陆陆续续走到捐款箱,主持人一边介绍捐款人,一边唱读捐款数,多数是三万五万,令人意外的是雨总竟然捐款30万,成了这次慈善捐款的最多捐款人。一时众人侧目,纷纷向雨总投来各种各样的眼光,有羡慕的,有疑惑的,有不以为然的……

“雨小姐,请问你对慈善拍卖会的看法是什么?”

“雨小姐,请问你为什么拍卖时不竞拍,而是捐款呢?”

……

面对记者各种各样的提问,雨总神色自若,对着采访的镜头侃侃而谈。撩人的身段,漂亮的脸蛋,加上迷人的笑容相信很多男人都会为之神魂颠倒。果然采访一结束,就有不少的男士向雨总搭讪……。不知为什么,看到那些男士围着雨总搭话我的心里就有点不舒服,我摇摇头,走向休息区。

这是吃醋吗?不会爱上她了吧?当突然想起这个问题时,连我自己都感到吃惊!相识不到一天就有感觉,,简直荒唐之极!也许男人都好色,特别是对漂亮的女人!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突然李涵慌慌张张跑过来,早已花容失色:“雨总不见了,你见到她了吗?”

我心中一惊,忽然笑了,“她难道会失踪了吗?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她被帅哥们众星拱月般围着,怎么会失踪?说不定现在正和哪个富二代官二代畅谈人生呢!”“真的不见了,刚才舞会时还和肖总跳了一曲,后来就不见了!手机也打不通……”李涵说话慌里慌张的。

我这才知道事情严重了。

按时间起了一挂,得乾之天风姤,乾为老人老夫老男人,初爻动变天风姤,五阳包一阴,老男长女,应该是有一个男人和她在一起,乾为天,应在楼顶或阳台,西北方或东南方,体克用人即回。我对李涵说不必担心,没有什么危险,很快她就会回来了。李涵半信半疑。

果然没过多久,雨总就回来了,脸色阴沉,看来是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李涵赶紧走过去打了声招呼,雨总面无表情地说:“走啦,回房间。”我感觉气氛不对劲,知道雨总一定发生了什么事,但不好意思问。

一夜无话。

清晨的阳光缓缓地泻进窗户,深城的早晨比广城来的早一些。身在异乡,似乎也没觉得有什么陌生感。我伸了个懒腰,一个鲤鱼打挺就起来了。忽然房门传来急速的敲门声,打破了早晨的宁静。

“谁呀?”我有点不耐烦。

“张逸,是我,开门吧!”原来是雨总。

我连忙跑去开门,不知雨总这么早来叫我是什么事?

“流氓!……”雨总脸色绯红,盯着我的身体尖叫着。我一愣,马上意识到自己身上只穿一条短裤,很不文雅,其实血气方刚的年轻人早上都是这样的。我老脸一红,慌忙转过身说:“对不起!稍等……”

穿好衣服后,雨总也进来了,她的脸色冰冷阴沉,刚才的尴尬也荡然无存,双眼审视着我,没有说话。我被看得莫名其妙,衣服已经穿好,一切都正常,应该不会有什么不对吧?正疑惑时,雨总说话了。

“张逸我问你,你必须老老实实回答!你昨晚去哪里?”

“我没去哪里呀!昨晚回来后就洗澡,然后看了一会电视就睡觉了。刚刚起来衣服还没穿你就敲门了……”。我感到她的语气中有异,小心地回答。

“真没有?”她怒喝一声,分贝提高了很多。

“真的没有!我敢对天发誓……雨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不禁有些气恼。

她逼视着我,眼睛似乎要杀人:“你昨晚是不是进入我的房间,还对我做了什么?老实交代……”

“翁”的一声,我脑海里浮现了雨湘宁半夜被人欺负的画面,却不知道这人是谁?我倒是想和雨总鱼水之欢,可惜不是我,不知是哪个王八蛋捡了便宜?真是好白菜都被猪拱了!

我吃惊地望着她说:“雨总,你、你昨晚被人……”

“被你个头!我就知道你这个王八蛋干的,将我的衣服脱了亵渎是吧?是个男子汉就敢作敢当!算我眼瞎了。许燕玲说你空有堂堂外表,骨子里下都是乱七八糟的东西……果然如此!”雨总已经是歇斯底里地咆哮着,完全没有了风度和形象,和骂街泼妇没有分别。

“你说是我干的吗?”我心里已经深深被震撼了!嘴巴也张成了“O”型。被人冤枉的滋味很不好受,躺着也中枪!

“真的不是我!雨总……请你相信我!”我很委屈,也很受伤。

“就是你,就是你干的!昨天占我便宜,昨晚又使坏……我不会原谅你的,王八蛋!……”她尖叫着近乎疯狂。

“啪”的一声响,我的脸上被她打了一巴掌。

“再也不想见到你!”她掩面而泣转过身跑了。

我呆呆地站着,几乎感觉不到脸上的疼痛。事情出乎意料,到底是怎么回事?在酒店发生被亵渎的事情而当事人却不知道,确实有点云谲波诡,不可思议。难道被人下药?

慢慢的我冷静了下来,从昨天开始出发一直到深城,然后就是拍卖会、舞会……一一梳理,觉得也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最可疑的是昨晚舞会时为什么雨总会“失踪”,到底发生了什么?而我则成了冤大头:昨天不小心撞到了雨总一下,在坐车时又开了雨总的玩笑,使她误会我是色狼,看来误会不是一般的深,而是非常的深!头疼……

都是八字不好,流年不利啊!

上一章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