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桃运算命师醉月梦春_桃运算命师醉月梦春

发布时间:2018-09-11 11:37

桃运算命师这本男频小说目前处于连载中,这本小说是一本现情小说,小说主要介绍了男主张逸和女主雨湘宁的故事,小说章节精选:我刚装好货,用毛巾擦了擦额头的汗,然后坐下那张用来休息的木睡椅,躺下来轻松轻松。吹着轻柔的风,感到很惬意。我是“雅思丽寝饰有限公司”的仓库保管员兼装卸工,前几天经一个老乡介绍来的。

桃运算命师

推荐指数:8分

《桃运算命师》在线阅读全文

桃运算命师第一章 大凶之兆

我刚装好货,用毛巾擦了擦额头的汗,然后坐下那张用来休息的木睡椅,躺下来轻松轻松。吹着轻柔的风,感到很惬意。

我是“雅思丽寝饰有限公司”的仓库保管员兼装卸工,前几天经一个老乡介绍来的。

“小张,雨总来了!”工友宋东来的声音有点急速在我耳边响起。今天早上起床早了些,眼很困,刚想梦见周公,听得他的声音,我一激灵,睡意全无。

“你是新来的吗?上班时间怎能睡觉?……”还没反应过来,耳边响起一声娇斥。我急忙睁开眼,扶住椅子的扶手,立起身,站起来……不料“扑”的一下,站立过急,头向前钻,一下碰到眼前的人,一阵香风扑面,定睛一看:原来美女站得太近,也是我脑袋倒霉,偏偏碰到她美腿跟的部位。

“啊!”她被撞了一个趔趄,往后摇摇欲坠……我急忙踏前一步,用手一捞。她身体往前倾,而我却往前贴,不料嘴唇碰到她的额头,我忙松手,后退一步……只见她一身职业装,年龄约二十四、五岁,身材165~168CM,曼妙高挑,冰肌玉骨,前凸后翘,脸蛋很漂亮,妩媚,肤色白里透红,说是祸国殃民绝不为过。此时她脸颊羞红,双眼充满杀意,白xi的脸蛋含嗔带怒。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连忙低声下气地说。心里却暗想,我呸!真倒霉,什么地方不碰却碰那个地方!在我乡下的地方,一个男人的头如果被女人胯下经过,是很倒霉的,我们白话就说“衰”。

“不是故意的?那么就是有意的……流氓!”雨总恨恨地说。

“许部长,你的手下就是这样的吗?目无纪律,上班睡觉,没礼貌……”她口中的许部长叫许军,三十岁左右,四川人,有点阴险和嚣张,经常给我穿小鞋。据说是仗着他的姐姐许燕玲撑的腰,许燕玲是总经理助理,很得前任凌总经理的器重,暗地里有人议论,两人关系暧昧。

雅思丽寝饰公司是华南万宝来集团公司下属的一个分公司,雅思丽寝饰公司近两年效益不好,主要是前总经理凌海管理不善,排除异己,培植亲信,将公司搞得一团糟,不少优秀员工被竞争对手“安娜丝床上用品公司”挖走。一个公司最主要的是人才,效益不好,福利不好,就留不住人才,人才留不住,单位效益则更差,形成恶性循环。万宝来公司高层为扭转雅思丽公司的颓势,就派雨湘宁下来任总经理,据说是个高材生。刚来不久,就对公司进行了大刀阔斧的调整,能者上,差者下,对纪律涣散、混日子的工人绝不留情,一律清退,前段时间已经炒了很多人的“鱿鱼”。也正因为公司人员严重不足,我才能顺利的被招进来。

仓储部上班的四个人都走了过来,都向雨总打招呼。听着雨总愤怒的话,大家心里都明白我是倒霉透顶,很快就被清退。宋东来同情地看着我,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看到雨总眼睛里的冰冷和决绝,心里苦笑了下,低下头,知道自己又要失业了,犯了纪律,又得罪雨总,最终的结果不言而喻,神情不禁默然。

“你叫张逸是吗?你现在就到财务部……”据说雨总办事雷厉风行,绝不拖泥带水。现在见识了,但我知道一切都无法挽回,

正在这时,雨总旁边的女孩拉了拉她的衣袖,雨总愣了一下,转过头低声和那个女孩嘀咕着。这时我才注意到那个女孩,她看起来三十多岁,浑身透着成shu女人的味道。瓜子脸,桃花眼,鱼尾纹较乱,眼袋略带黑,应是xing生活旺盛之人,婚姻感情不顺。皮肤脂白,好像化了淡妆,颊颧微隆,准头还算高,应该有点财富,鼻孔微露,嘴唇薄,面部肉不多,看来她口才佳,能力强,为人刻薄,是难缠之辈,耳朵戴有耳环,不厚,耳垂短而无珠,福份一般,眼露贪婪之色,欲望较重。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看一个人的眼睛就能看出心里所想。印堂昧暗不明,近来恐有不吉。目测身高约165—170CM左右,胸前高耸,颈部略露锁骨,倒有点迷人……

宋东来碰了碰我,小声在耳边说:“这是许燕玲。”我愕然。

“张逸,你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是吧?……”。我正端详着许燕玲,她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恼怒地说。我平时不轻易给人看相,不想这次失态了。

“马上到办公室!”许燕玲对我大声叫道。说完就和雨总“蹬蹬”的走了。

雨总的办公室在8楼,我忐忑不安的走了进去。办公室分里外两间,装修得很大气、舒适,估计是前任老总的杰作。许燕玲在外间,应该是充当秘书或助理的角色。

许燕玲早就在里面,双眼狠狠地瞪我,我的心一惊,忙陪笑说:“刚才对不起,失态了!公司里谁不知道许助理是个大美人?我从来没有看见过像您这样漂亮的女孩,您是我们公司男生心目中的女神,谁都想一睹芳容啊!”我为自己违心的拍马屁而感恶心,但是现实很无奈,物择天竞适者生存,在当今物欲横流的社会,一个人太有棱角,注定会碰得头破血流。自从我大学毕业后,在社会中打滚多年,无数次的吃亏已将棱角磨圆滑不少。

许助理脸色缓和不少,我连忙打了个哈哈,就走进雨总的办公室。“雨总!”我小心翼翼地叫了一声。

雨总坐在办公椅上,好像在整理文件。她瞪了我一眼,淡淡地说:“稍等”。我忙将眼光移开,不敢正视她。

然后是沉默。

我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如芒在背。心里暗想:她会开除我吗?这是我好不容易得来的一份工啊……。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可能有十几分钟吧,别人是度日如年,我却是度秒如年。感觉她是故意这样的,不禁心里来了气:MD,什么东西,横直都是死,还在这里受什么娘们的气……。于是“咳”了一声说:“雨总,你叫我来这里到底是啥事?我犯了公司的纪律不假,你想怎么样处分我都认了,哪怕是开除……”

雨总闻言,抬起头直视我,冷笑道:“哼,开除你?我本来就想开除你的,不过许助理对我说,可以给你一个机会……”

她盯着我,停顿了一下。知道她是看我的反应。

“什么机会?”

“如果是别人,早卷铺盖走人啦,公司不养懒散之人!不过现在公司内忧外患,人员不足,所以决定调你去销售部,如果有成绩,继续留在公司,如果干不好,你应该知道怎么办了吧?”我苦笑了一下,刚想回答。许助理敲门走了进来,对雨总说:“深城肖氏集团公司主办的年度慈善拍卖会是今天晚上在深城举行的,举办方问雨总今晚是否过去?”

雨总沉吟片刻,道:“今天下午和明天公司有什么安排?”许助理答道:“今天下午有个公司例会,明天后天是星期,没有安排。”雨总说:“好,那我就参加吧,也能认识一些社会名流。下午的例会,就由王副总和你主持,回来时你整理一份报告给我。”说完她拿起水杯喝茶,不知怎的,还没有喝到水,杯子“啪”的一声掉到地上,碎了。两个女人都“啊”的一声尖叫着,雨总略显慌乱,小心地挪开双脚。而许助理扫了我一眼,小声嘀咕:“都是你这个倒霉鬼!”就出去拿扫把去了。唉,躺着也中枪!

我心中一动,暗暗用邵康节的梅花易数起卦。水为坎,地为坤,水掉地上,上坎下坤为水地比卦,用年月日时取动爻,第六爻动,变风地观。第六爻爻辞曰:比之无首,凶。前卦为体克用,变为用克体,明显的大凶之兆!我忙对雨总说:“雨总要去深城吗?我看是大凶之兆啊!小心为好……”

“什么胸罩?下流!滚……”雨总很愤怒。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