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柔骨战魂第7章_柔骨战魂第7章节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09-11 11:37

西门吹雪作家的一本男频小说是柔骨战魂,目前处于已完结,本小说阅读网已经上架柔骨战魂,下面是精彩章节片段:可以说,林小军给对方带来的极大的心理压力,他们从来都没有想到,仅仅是一个大头兵,就打的他们如此狼狈,这个大头兵比起他们过去遇到的所有华夏士兵都可怕。甚至,那个黑衣人已经百分之百的肯定,他们遇到的是一个华夏特种兵。

柔骨战魂

推荐指数:8分

《柔骨战魂》在线阅读全文

柔骨战魂第七章:报仇雪恨

天色完全黑了,在这样的黑夜,女军医也无法给林小军留下什么有用的提示,这加大了林小军追踪的难度,有时候他不得不走一些绕路。

有时候他也会莫名奇妙的跑到毒贩的前面,但不管怎么说,大方向林小军知道,这些人要返回缅北,这就让林小军能一直追踪下去。

他们一路打打停停,分分合合,追了好几个小时,一路上,林小军又击毙的对方几人,这段时间里,那个黑衣人没有任何动作,林小军想,刚才自己打中黑衣人的那一枪肯定让他丧失的射击的能力。

可以说,林小军给对方带来的极大的心理压力,他们从来都没有想到,仅仅是一个大头兵,就打的他们如此狼狈,这个大头兵比起他们过去遇到的所有华夏士兵都可怕。

甚至,那个黑衣人已经百分之百的肯定,他们遇到的是一个华夏特种兵。

假如他们知道自己遇到的不过是一个刚下连队一两个月的列兵,那他们会做何感想?

深林光线很差,微弱的月光很难穿透浓密的枝叶。

正在林小军跟丢了毒贩,彷徨不定的时候,不远处出现了一点亮光,似乎有人拿着手电筒路过,

林小军心头大喜,这个时候能在深林行走,绝对是毒贩,看来自己又跑到了他们的前面,林小军赶忙伏在地上,准备打个伏击。

刚趴下,却又不见了亮光,也没有一点点的脚步声,这实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怎么能这样?人呢?

林小军正疑惑着,身后却响起了呼呼的喘息声,林小军心头大震,抱着枪一个翻滚,转过身来,啊!一种刺骨的寒冷侵袭到胸口,因为他看到了一匹腾空扑下的恶狼,那饿狼口中腥臭的气息喷到了他的脸上。

来不及任何多余的动作了,林小军把头一缩,一把搂住了饿狼的脖子,用自己的头顶在了饿狼的下巴上,人和狼在地上翻滚着。

寂静的山野只能听到人和狼呼呼的喘息声。

这绝对是一匹饥饿已久的老狼,那漆黑的眸子里闪射出阴冷犀利的死亡之光,像萤火虫般的绿光闪烁着凶恶的光芒。那低沉的吼声中透露出无法抗拒的威严,它吐出那长长的血红色的舌头,那尖利的獠牙在黑夜中白森森的骇魂夺魄,足以刺破猎物,撕碎猎物,造成巨大的伤害。

森林中,它就是王者!它就是死神!

它努力的想要摆脱顶在自己嘴下的头,想要一口咬住猎物的脖子,对于猎杀,它太有经验了,任何动物,只要让自己咬住他的脖子,就能置他于死地。

可是它绝没有想到,林小军和它有着同样的想法,瞅着一个机会,林小军一口咬在了狼的脖子上,一刹那,滚热的狼穴流进了林小军的口里,饥寒交迫的林小军,感觉周身有一股热流涌过。瞬间,四肢充满了力量。他继续撕咬着饿狼,大口的吞咽着熱呼呼的狼血。

“妈的,老子还没吃夜宵呢,正好拿你充饥!”林小军一面愤怒的想着,一面撕咬。

那只狼发出了痛苦的惨叫,可是它一点办法都没有,到后来,林小军实在是喝饱了,不想再喝了,才松开了口,而狼却慢慢的发不出声音,显得有气无力。

林小军借此机会抓住狼的一条腿,用尽全力向旁边的大树上甩去。这一下重击力量很大,使狼惨叫一声,脑浆崩了一地。

站起来喘几口粗气,擦擦嘴上的狼血,林小军又继续爬山了。

在这片充满死寂的丛林里,林小军更为小心,他知道,在某个角落里杀机正蠢蠢欲动,说不定在什么时候,一颗子弹便会穿过自己的身体,为自己打开地狱的大门。

一路走来,他的身上到处都是被荆棘刺开的伤口,腿上不断的滴血。

好久都没有看到毒贩的踪迹,彼此也没有再发生枪战,林小军心里不由得有些发毛,难道自己选择的路线不对?

可是从月亮的位置来看,自己是在往缅北的方向在追啊!

他心里七上八下的,爬上了一座山峰,一下睁大了眼睛,他几乎难以置信的看到了山坡下有一堆隐隐约约的篝火,他还看到了篝火边被绑在一棵大树上的女军医。

林小军眼中杀意顿生,给老子来圈套?你们太小看我了,就算是刀山火海,老子也要创一创。

可是,几乎同时,他又看到了一个东西!

界碑!是的,这是一个印刻着五星,标著者‘华夏’两个字的界碑。

做为边陲省份的14集团军战士,从入伍第一天都学过疆界这个词的含义,毋庸置疑的说,石碑后面那就是外国,任何军人在任何时候都不能跨越那个石碑,跨越的后果很严重,搞不好会引起国家之间的外交纠纷,更有甚者,会引发两个之间的战争。

这也就是为什么边疆附近会有各种武装势力和毒贩的缘故,因为一旦有了危险,他们只需要跳过国界,就能获得绝对的安全。

林小军看着界碑呆了几秒,牙一错,管它娘的什么界碑,老子说过,就算是追到天涯海角,老子也要救出女军医,给芋头他们报仇,至于以后会不会受处分,那是另一个问题了。

他提着枪,跨越了界碑,动作敏捷的往山下移动。

黑衣人刚哥真的是疲惫不堪,奄奄一息了,从早上到现在,十多个小时他是没吃没喝,一路逃亡,肩头还中了一弹,他也没时间好好的处理,血水浸透了他大半个身子,伤痛和饥饿让他再也无法坚持,但总算到了和另外一队毒贩会和的地点,而且已经走出了华夏的地界,他长出一口气,坐在了地上。

他也懂得华夏军人的纪律,知道他们再凶悍,也绝不会跨越国界。

他的嘴里这会咬着一截树枝,一个属下正拿着一个烧的通红的匕首,按在他的伤口上,帮他临时止血。

‘刺啦啦’的一股青烟,夹杂着浓浓的焦臭味都冒了出来。

黑衣人大叫一声,疼的用头把身后的树干撞的咚咚响,好一会,他才恢复平静。

“水,给弄点水。”

“大哥,我们好久都没水喝了,那个大头兵追的我们好惨。”

“哎,总算把他甩掉了,有3个小时没见到他踪迹了。”黑衣人虚弱的说。

“是啊,是啊,不过刚哥,这样点上篝火该不会把那个大头兵招来吧?”那个属下问。

“不点上篝火,那队和我们会和的人也找不到我们,放心啊,华夏嘛!嘿嘿,是一个崇尚忍让的,喜欢和谐的国家,他们的军人是不敢跨越国界的。”

“大哥,就怕万一……”

这个属下的话还没有说完,‘砰’的一声枪响,他就被爆头了。

离他们只有十几米的地方,林小军举着枪,从树后走了出来。

“你说的不错,我们是喜欢忍让,但忍让不代表软弱,胆敢犯我河山者,杀无赦!胆敢伤我战友者,杀无赦!”

而另一个毒贩被林小军的突然出现吓破了胆,他领略过林小军的枪法,已经有了一种大难临头的绝望。

他不想留在这里了,扭身就想往森林立钻。

‘咻!’一粒子弹准确的命中了他的后脑,他连叫都没有叫一声,一头扎在了草丛中。

篝火把林小军的脸映照的格外冷酷,他缓缓的放下了枪,从腰间摸出了步兵匕首,冷冷的看着黑衣人,显然,黑衣人已经不能再射击了,几个小时前,林小军那一枪打碎了他的右肩骨,他右手根本抬不起来。

“跪下!”林小军大喝一声。

黑衣人刚哥用桀骜不驯的阴冷的看着林小军,动都不动。

“跪下,我可以给你个痛快。”

“大兵,你最好不要杀我,这会给你带来很多麻烦。”黑衣人冷色的说。

“哈哈哈,死到临头还想吓唬老子,你以为你是谁?老子不仅要杀你,还要你死的很难看!”

“何必呢,大兵,听说过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句话吗?我们天天过着刀口舔血的生活,不也是为了这些吗。我可以给你一大笔钱!”

林小军摇摇头,眼中充满了悲愤和肃杀:“当你对着我的战友开枪的时候,这个世界就没有你存活的可能了,钱帮不了你。”

林小军走上前去,抓住了他的头发。

黑衣人的伤势很重,又被追了十多个小时,现在根本没有一点反抗的力气,但他依然冷静地说:“等等,等等,我这有一百万美金,还有好多根金条!都给你,都给你。”

林小军露出了一抹狂戾的狞笑:“弄死你之后,我自己会拿!”

一刀刺进了黑衣人的刚刚止血的肩头,血水顺着刀上的血槽流了出来。

“你知道吗?被你狙杀的那个战士是我在部队唯一的,最好的哥们!”

‘噗!’又是一刀,这次是刺进了黑衣人的脊椎,这个位置是人体神经最多的部位,刺疼的感觉也最为强烈。

黑衣人忍不住惨叫了一身。

林小军拔出刀来,手腕一抖,血光一闪,割掉了他的一支耳朵。

“你真不该杀了芋头,他今年就要退伍,他说他在陕北的老家还有一个没过门的婆姨在等他,两人定亲了,但连觉都没睡过……。”

“唰”,又是一刀。

“他还有一个正在上学的妹子要他照顾,他每月的津贴都舍不得化,都寄回了老家,你不该杀他,真的不该……”

林小军哭了,一面哭,他手里的刀一面飞舞,又割掉了黑衣人的另一只耳朵和鼻子,但刀子没有停顿,继续的飞舞,继续的刺杀……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