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新婚甜如蜜付少宠上天付战寒裴飞烟小说

发布时间:2018-09-11 11:37

已完结小说新婚甜如蜜付少宠上天是著名作家三生三笑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付战寒裴飞烟,该小说划分在女频小说,现情小说新婚甜如蜜付少宠上天精选篇章:裴飞烟发觉他车子换得很勤,光是她见到的千万级以上豪车就好几辆了。她上了副驾驶座,刻意用眼镜掩饰自己发红的眼圈,然并卵,付战寒一眼发现:“怎么哭了?”“哪里有,沙子迷了眼而已。”话音未落,两根冰凉有力的食指勾起她下巴,“年纪轻轻说话要老实。”

新婚甜如蜜付少宠上天

推荐指数:8分

《新婚甜如蜜付少宠上天》在线阅读全文

新婚甜如蜜付少宠上天第15章 改造裴飞烟

裴飞烟亮出牙齿,想要咬裴明道,被裴明道抢先一步推搡开去。

她狠狠揉揉鼻子,忍着眼泪,昂首阔步的出门上车。

付战寒的布加迪威龙停在门口。

裴飞烟发觉他车子换得很勤,光是她见到的千万级以上豪车就好几辆了。她上了副驾驶座,刻意用眼镜掩饰自己发红的眼圈,然并卵,付战寒一眼发现:“怎么哭了?”

“哪里有,沙子迷了眼而已。”

话音未落,两根冰凉有力的食指勾起她下巴,“年纪轻轻说话要老实。”

裴飞烟疼得眼泪都出来了,狠命推付战寒,被付战寒伸手捏住纤细手腕拨到一边去。裴飞烟怒道:“你可不可以别多管闲事!”

她两眼红红地,大兔子一般,付战寒怔了一怔,裴飞烟还以为他要发怒,不料他松开手,薄唇紧抿,冷冰冰地说:“好!”

那么俊朗强健的男人,那生硬的一声“好”很是压抑。

他在忍耐自己的坏脾气吗?

裴飞烟的愕然不过片刻,下一秒,付战寒已经用力踩下油门。车子从静止状态加速到时速100只不过花了两秒不到,强大的后坐力差点儿把裴飞烟甩到车尾箱去,裴飞烟抓着把手:“啊啊啊啊!”

压抑个屁啊!这男人把所有怒气都发泄到油门上了!

车子飞速在内环路上疾驰,左冲右突的,等到到了目的地,裴飞烟恨不得把自己的肝都吐出来!

好不容易停了车,裴飞烟连滚带爬滚出车子,扶着车门哇哇大吐。

某人还在头顶落下不屑目光:“真没用。”

“废话!”裴飞烟吐一会儿,眼泪汪汪抬头,“要不等会儿回去时候我开车,你坐我位置?”

女孩炸了毛,男人却好像很好笑,他眉头舒展,露出整整齐齐的牙齿:“逞强。”

裴飞烟很想揍付战寒,真的。

这时,门口迎出两个穿粉红色护士服的小姐姐,殷勤地把裴飞烟搀扶进去。

进了建筑物,她闻到淡淡的消毒药水味道,好奇地问:“这是哪里?”

“医疗中心。”付战寒淡淡地说,“你的眼镜太难看了,必须摘掉。”

这是付战寒改造裴飞烟计划的第一步。

漂不漂亮倒在其次,这丫头的视力实在说不过去,脱掉眼镜就认不清人。要是以后把别人认成他怎么办?

因此,不经裴飞烟同意,付战寒就找来世界上最好的激光近视治疗医生来给裴飞烟动手术。

“裴飞烟小姐您放心,我们的医生技术是世界上第一流的,仪器也非常先进。做完手术之后第二天就可以恢复正常生活,不会带来任何后遗症和痛苦。”助理医师一边带裴飞烟去手术室,一边细声细气地为裴飞烟解释。

也许是这里温和高级的气氛起了作用,裴飞烟原本的一点紧张很快消失了。

手术时间很短,不过20分钟。

而且果然如医生所说,没有一点痛苦,感觉就是打了个盹,就完成了。

等到裴飞烟做完手术出来,她脸上已经带了两个厚厚的眼罩。

“手术中用了麻药,所以你现在属于短暂失明状态。今天和明天还是得留在家里好好休息。然后就可以摘掉眼镜愉快的生活啰!”

在护士的欢送声中,裴飞烟被带出了术后观察室,一出来,双手落入一只冰凉大手中。

“手术怎样?”

低沉有磁性的声音,是付战寒。

他竟然一直在门外等着她?

裴飞烟心中的琴弦仿佛被无形的手指拨动。

另一个声音属于那个医生:“手术很顺利,以后裴小姐都不必戴眼镜了。这两天好好休息,不要流泪,也不要过度用眼就好了。一个月之后回来复查。”

付战寒低声答应着,牵女儿一样牵着裴飞烟来到门外。

裴飞烟现在等于瞎子,什么都看不见,气焰也没有来的时候高了。付战寒亲自把她搀扶到车里,绑安全带的时候,他的重量覆盖在她身上。她忽然之间紧张起来,忐忑地说:“你……你可不能再飙车啦呀!”

平时野猫一样中气十足的小样儿,如今荡然无存,竟然透露几分可爱的柔弱。

付战寒轻声低笑……

“呵!”

他的笑声无限悦耳,挠得裴飞烟心里痒痒的。

虽然看不见,裴飞烟感到自己脸蛋发烫得厉害。

“放心。现在是司机开车。”

身边座椅一沉,男人气息攸然而至,付战寒坐到她身边。

砰!车门关上的声音。

狭窄的空间里,丧失了视觉,让触觉和嗅觉格外敏锐。付战寒身上的淡淡古龙水香味传入鼻中,掺杂荷尔蒙的气息,撩拨得裴飞烟心乱如麻。她低声说:“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你毕竟是女孩子,这样做太不安全。”

裴飞烟无言以对,安静片刻,突然惊呼一声:“糟糕了!”

她说:“我爸看到我这副鬼样子,肯定又要啰嗦了!怎么办!”

“这你不必担心。你做手术的时候我已经打电话给你父亲,告诉他你会在我这里度过周末之后直接回学校。他很爽快地答应了。”

裴飞烟冷笑:“他巴不得呢!可以踢走我这个碍眼的家伙!”

付战寒沉默片刻,终究没有问裴飞烟和裴明道之间的恩怨。

真是奇怪,他本来不是八卦的人,可是今天早上看到裴飞烟从家里出来时那红了眼圈脸蛋鼓成包子的委屈样儿时候,心底某个柔软地方传来蛰痛。

情不自禁地破例问了这么多她的情况……

只是一个用来搪塞流言的丫头,没必要浪费太多口舌的。

付战寒迅速冷却下来,正襟危坐,不再和裴飞烟说话。

一路无言。

裴飞烟原本还担心付战寒会趁火打劫什么的,然而她想得太多了,接下来的车程,付战寒规规矩矩的什么也没做。要不是那气息还在时刻提醒着裴飞烟他的存在,裴飞烟几乎以为车厢里就她自己一个人。

麻药还没有完全褪去,不多久,她昏昏沉沉的就睡过去了。

……

睡梦中,裴飞烟梦见自家的萨摩耶银杏。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