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女主孟子宁男主穆昊苍的小说_韶华画骨香

发布时间:2018-09-11 11:03

花生小编推荐女频小说韶华画骨香,韶华画骨香小说是作者七月的一本古言小说,小说主角为穆昊苍孟子宁,穆昊苍孟子宁小说精彩片段:孟子宁哈哈大笑起来,一脸的血泪滴落,她松开穆昊苍,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望着穆昊苍的眼神悲切而又哀恸,温暖的光照不进她模糊的血肉里。“穆昊苍,你不相信我!从头到尾,你就不肯信我——”

韶华画骨香

推荐指数:8分

《韶华画骨香》在线阅读全文

韶华画骨香第十三章

孟子宁哈哈大笑起来,一脸的血泪滴落,她松开穆昊苍,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望着穆昊苍的眼神悲切而又哀恸,温暖的光照不进她模糊的血肉里。

“穆昊苍,你不相信我!从头到尾,你就不肯信我——”

穆昊苍猛然闭上眼,勒令侍从将孟子宁捆在庭院里的木桩上。

阳光炽热,空气死寂。

孟子宁看着穆昊苍举着匕首一步步的朝她走来,也许是阳光太刺眼,竟让她眼眶一阵刺痛,穆昊苍还是那个他,但他不再是她的良人,他对她举起了屠刀,要挖走她的骨头,作为聘礼,娶别人。

可是他说要迎她为妻的呀。

这一刻,她才明白所有的痛,都抵不过他那一句亲自动手。

四肢皆被绳索牢牢捆绑住,她挣扎不开,那颗千疮百孔的心此时已成一片荒原。

他从腰间扯下那块鸳鸯玉,强硬的塞在她嘴里,态度冷漠,语调却冰冷得近乎无情:“为防止你咬舌自尽,所以……这块玉你含着。”

他偏过头,薄唇边勾勒出丝丝弧度,似有星辰洒落他的唇角,照亮他眼底的冷厉和狠戾。

孟子宁木然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心底悲伤无法抑制,可更多的却是自嘲,嘴里那块玉明是冰凉,但此时却如同红碳,要将她的舌根烧毁殆尽。

哈哈……

连死都不让她死吗?要她像一条狗一样,生不如死的活着!

玉塞在嘴里,她只能麻木的看着他,发不出一点声音,可喉咙哽咽得厉害,面颊的烧伤绽裂,却不及她心底的痛万一。

他没有一句多余的话,抬手将匕首刺入她的背脊。

元清婉说,背脊的骨头最好,也是用来做骨笛最合适的。

她绝望地闭上眼,感受到刀锋隔着单薄的布料在她的背部游移,似是在寻找,哪一块的骨头最好。

当锋利的尖刀化开衣衫,刺穿皮肤,再扎入血肉里。

啊——

她想惨叫,她想嘶吼,她想哭喊……可嘴里的玉却如同石头一样梗住,她发不出声音,在这寂静沉默的空气里只能听见她因为痛苦至极而发出的呜咽声,似挣扎,又似绝望和不甘。

痛!

什么叫做剔骨之痛?

今日,她算是领教了一番。

那一瞬。

孟子宁全身都绷紧成为一条线,她的四肢控制不住的颤抖,痛苦地埋下头,薄唇被贝齿要出模糊的伤口,鲜红的血迹沿着嘴角落下。

那样的虚弱,那样的狼狈,那样的不堪一击。

烧伤的额头渗出密密麻麻的汗珠,沿着她的发角坠落。

最后,流到她的伤口里。

他还没有停止手上的动作,握着刀柄的手在发颤,硬生生的将她的皮肉割裂,任由血流如注。

而后,尖刀穿入她的血肉里,触到她的背脊骨,他原本温和的力道却一下骤然加重,刀尖如利箭刺入她的骨头缝里,一点点的将她骨头周边的血肉剜去。

每一刀,每一下,都让她单薄的身躯颤抖着,犹如筛子一般,不受控制。

刀刺入骨缝,撕裂她的筋骨,骨髓尽断,血如泉涌。

她的皮肉被撕开,背上裂开一道血淋淋的伤口,最后一下,狠狠地用力,刀尖将她背脊骨挖出来。

“*女子的骨头果然软呢,这么快就挖出来了。”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